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三十七章

MIT | 2021-06-28 01:08:08 | 巴幣 0 | 人氣 51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三十七章:鬼神的哀傷
在吃完飯後,我們在包廂裡繼續聊著天,不知不覺時間也晚了,到了該回旅店的時候了。
我們到了餐廳的外面等候馬車,在等的期間小聊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話題莫名其妙地跑到了之前決鬥時的賭盤。
當時我的賠率好像很高的樣子,大多數的貴族都賭蘭迪爾希,他好像是騎士名門的小孩,所以多數人都覺得他會贏…感覺會變得很麻煩…還是先別多想好了。
范思和爸爸他們當時在我身上好像賭了很多的樣子,所以算上賠率直接賺翻,畢竟是相信我實力的人,所以覺得我不會輸才這樣賭吧,不然實在想不出爸爸他這麼謹慎的人會做出梭哈這種事。
到底賺了多少呢…算了,反正也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事情,不過我之後的零用錢應該會增加一陣子吧?
說著說著范思他的馬車來了,我們簡單的告別過後就目送他們離開。
在過了一陣子後,依絲也駕著馬車過來接我們,話說為什麼一絲每次都在別人離開後才把馬車開過來呢?是考慮到我們還要和對方聊天嗎?
在上了馬車後,我開始向鬼神詢問一些我覺得很奇怪的事情。
“鬼神。”
“嘿。”
“剛剛吃飯的時候…我情緒失控是不是因為你的原因?”
在吃飯的時候想了想,總覺得很奇怪,雖然我很討厭別人汙辱我的朋友和家人,但是應該也沒有這麼容易失控才對,不然之前格蕾那次我怎麼沒失控…不過汙辱的力道和方式不一樣呢…也許是因為這個?
…總之我沒有那麼容易失控,但這次卻動手了,怎麼想都不對勁。
“不,這和余沒有關係,不過和面具倒是有點關係就是了。”
“你之前不是說面具的效果會被我的加護給抵消?那為什麼和面具有關?”
“嗯…大概是因為你的精神動搖了吧?又或是面具還是有稍微的影響到你一點,因為這和余沒什麼關係,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你不是寄宿在面具上面嗎?怎麼會不清楚?”
“姆…這個面具又不是余做的,我怎麼可能完全清楚上面有什麼效果?”
“不是你做的?要不然是誰做的?”
“余以前的信徒們,好像花了好幾代的時間,來做這個祭祀余的面具。”
所以鬼神以前是會被別人祭祀的對象?不過既然自稱是神那有信徒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那你現在怎麼住進去了,還多了這些奇怪的效果?這些效果人是做不出來的吧?”
“……住進去先不說,多了這些效果大概是余的權能外露吧?”
“所以有這些效果還不是因為你!”
“余怎麼會知道嘛!”
“…算了,所以要怎麼解決?”
“姆…余也不清楚欸。”
“……”
有關面具的事情她真的基本一問三不知欸…她不是住在面具裡嗎…
“算了,你沒辦法那也沒輒,對了,之前面具說的”天靈”是什麼?”
既然現在沒辦法那就先擱在旁邊不管了,沒辦法的東西再怎麼想也還是不知道,不如先問問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天靈嗎…這個東西並不好解釋,先簡單理解成神靈就行了。”
“既然是神靈那你為什麼要說成天靈?”
“…聽起來比較帥,而且說神靈的話聽起來就很異教徒吧?”
“……”
你這個異教徒的神說什麼呢…雖然想這麼說但好歹是忍了下來,不過竟然是因為帥啊…這能算黑歷史吧?
“雖然余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總覺得背脊涼涼的~”
“你有背脊啊?”
“形容一下而已,現在余又沒有實體。”
“說到這個,你沒有實體那你怎麼感知外界?”
既然沒有實體那理應沒有辦法感知到外界才對,但她好像對外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那就代表她一定有觀察外界的手段。
“余共用了你的知覺呦,在你來之前那真的是又黑又無聊呢~如果是一般種的話估計早就瘋了,還好余是神靈~”
“有沒有瘋和你是神靈有什麼關係?”
“神靈和一般種的價值觀、時間觀這類的都不太一樣,而且神靈的靈魂強度比起一般人種要來的更高,所以沒瘋,不過余因為長期和信徒待在一起,所以思考模式這些都比較偏向一般種,嗯…有點懷念了呢~”
從鬼神的聲音中流露出了一種十分柔和的懷念聲,但也能夠隱隱約約感受到悲傷的感覺…從語氣來看能感覺到她十分親近那些信徒,也能感覺到她很想念那些人。
“你還想見到他們嗎?”
“能的話余肯定是想的…不過這也沒辦法嘛,畢竟那些傢伙們早就已經死光了,他們的後代見到余估計都認不出來了吧…大概以後再也不會有人記得余…”
她說話越說越小聲也越無力,剛剛的悲傷感變得很明顯,從原本的隱隱約約變成現在佔據她內心的主心情。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至少現在還有我記得你。”
“但…你也會死,神靈是極度長壽的生命,有些甚至沒有壽命,神靈只有在接近消亡的時候才會知道自己的壽命,余…余甚至不知道余什麼時候會消亡…余…很怕,一個不被一般種知道的神靈有什麼意義?余的存在還有意義嗎?余孤獨的消亡,沒有人記得,這樣好嗎?”
她越說越小聲,沒有平時的那種無所謂,也沒有平時的那種自在感,只能感到悲傷、困惑、渴望,她在渴望別人認可她的存在,她希冀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我能聽到小小的啜泣聲,感覺她不想被聽到但又忍不住。
“你說的這些我不能理解,那些都是神靈的事情,不過我能這麼說,生命本來就不存在意義,這些都是自己尋求或是他人賦予的,但是他人賦予的那真的是自己存在的意義嗎?鬼知道,探尋生命的意義本身就是最沒有意義的事情,既然還活著,那就好好活著,別管什麼意義不意義的,開心就好。”
“…但余還是怕,余好怕,自從把靈魂依附在了這個面具理,這麼久以來沒有被人知曉,余已經麻痺了…原本以為余是這麼想的,但余錯了,余只是裝作不去在意,欺騙蒙蔽自己,藉此來保護自己,但自從被你喚醒後,雖然才幾天,但每天都很開心,外面的世界變了這麼多,城鎮變得這麼繁華,而且遇見了你,帶給余無數的驚喜,和你在的每一天都很開心,這讓余更加的害怕,害怕回到那暗無天日的日…”
她說著說著從原本的啜泣變成嚎啕大哭,像是情緒潰堤一樣,感覺一陣子是冷靜不下來的。
“……我,向你保證,你再也不會回到以前的那種日子,我會讓你重新用自己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用自己的耳朵來聆聽這個世間,用自己的嘴品嘗一切美味,用自己的皮膚感受涼風吹拂的感覺。”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她的哭聲逐漸穩定下來,變回了一開始的啜泣聲。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需要你的幫助,我需要你教我靈魂魔法。”
既然她之前說她是用靈魂魔法依附進這個面具的,那我在學到靈魂魔法之後我應該也能把她從面具裡弄出來,至於載體的部分之後再想辦法處理。
原本就有想要學靈魂魔法,不過也沒有想到要這麼用,大概是把她待在面具理當成理所當然的了…
「迦納,喂,迦納!」
「嗯?怎麼了?」
在鬼神講話和專心的思考之後要怎麼辦的時候,突然聽到爸爸很大聲的在叫我,我被嚇到,頓了一下後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到旅館了,你最近發呆的也太嚴重了吧?是不是累了?」
爸爸他提出了一個很合理的疑問,最近經歷的事情以一個五歲小孩的身體確實負擔太大了,我也感覺到有些許的疲倦。
「不,我沒事。」
我搖了頭後這麼說,我總不能直接說出是在和鬼神說話吧?
「是嗎?…如果有不舒服要說哦。」
「嗯,我知道。」
爸爸他雖然不太相信,但是也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說完就從馬車上下來進到了旅館裡面,在回房間的路途中我和鬼神稍微再說了一下。
“等一下半夜的時候,我會到之前給你看火魔法的那個地方,到時候你再教我靈魂魔法。”
鬼神沒有回應,但是我有感覺到她在默默地點頭。
她現在還在啜泣,光是聽著就能感到不忍心,心裡總覺得有點心塞。
不過講實話,有一個人一直在腦裡哭泣,這種感覺很怪,而且久了其實很煩人…不過也不能直接和她說就是了。
回到房間後,先是躺到了沙發上,整理了一下目前的狀況,當然,有被媽媽念說不要躺在沙發上,然後一如既往的敷衍過去
…目前的話半夜要先出去一趟學靈魂魔法,如果能的話試試看能不能把鬼神先附到其他的東西上看看,不過總覺得不會這麼順利,這要看之後的情況…
然後是明天要和格蕾說不要把轉移的事說出去,不過從爸爸他們的反應來看他們應該還不知道我會轉移,格蕾大概是還沒有說出去吧。
然後之後要問問爸爸有關他以前的事…雖然現在問也可以,但是現在我們都很累,而且可能會拖得很晚,所以先把這件事延後好了。
目前大概就這些事吧,雖然有一些之前弄得其他事在,不過那算隱患,而且現在也沒辦法處理,所以到時候再說。
想玩這些候我從沙發上起來,默默地走到浴室裡去洗了澡,然後回到沙發上繼續躺著。
「迦納,去洗…你洗澡完了?」
「嗯,洗完了。」
原本媽媽想要叫我去洗澡,不過看到我微濕的頭髮和換了一件的衣服後發現我已經洗完了,所以換成確認的語氣。
「嗯,那就換我了~」
再去認完後媽媽自言自語了這麼一句,語氣聽起來很愉悅,不過想想媽媽她確實很喜歡洗澡,如果沒事都會慢慢洗。
就這樣到了半夜,我傳送到了之前的那個荒原,這裡是適合做各種實驗的地方,而且沒有什麼人,更何況現在是晚上。
要熬到半夜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要躺在床上不睡著還是有點難度,索性就直接用魔法強制提神了。
總之,接下來就要開始練習靈魂魔法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