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美好星期天 01 初次見面 阿星茶餐廳 變種病毒 疫苗爭議

GC 請勿干擾模式 | 2021-06-27 22:00:02 | 巴幣 1002 | 人氣 51

連載中美好星期天
資料夾簡介
美好星期天廣播劇 關於漢華 樂怡 彩虹 文傑四個虛構人物的日常小事 以及阿星茶餐廳的午時飯聚

* * * * * *
今天是每週最後的美好星期天
就讓我們 漢華 文傑 樂怡 彩虹
把你們的 憂愁 苦悶 抑鬱 煩厭
交給我們 成為你的解憂雜貨店

Everything is Awesome,
Everything is cool when you're part of a team
Everything is Awesome
when you're living out a dream
* * * * * *

(本劇所有對話如非特別提及 皆以書面語表達)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瓢濁酒盡余歡 今宵別夢寒

漢華:這句話我都很久沒有聽過了,有幾年了,呃,大概有三四年了。當時剛剛中學畢業,聽到這首<送別>,差點流了男兒淚。現在快要完成大學四年級,同學偷偷給我播了這首,鼻子又酸了一下。幸好我現在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在領先有限公司當一個文員。哎,文員!普普通通一個文員,薪水湊個一萬八[1],好歹都是一份高薪厚祿,對於一個大學畢業生來說。啊,忘了介紹自己:我是漢華,是一位大學畢業生。我自己也知道我的脾氣不是怎樣的好,所以找工作也盡量選擇一份有良好工作環境的,老闆對員工態度很好的。只不過,你知道嘛,很多時候都是表面風光,內裡敗壞的,在外面跟別人說自己是什麼什麼良好老闆,關顧下屬之類的,到頭來......你懂的。所以認真說,找工作其實是在碰運氣而已,找到好的,就跟一世;不好的,莫非你辭掉?經濟不景哦,這麼容易就放棄辛辛苦苦找到的工作?這個可不是辛不辛苦的問題,而是日常生活的問題,找到好的算你走運,不好的也得好好撐住,生活艱難啊。啊,今天就是我第一天上班,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子的同事呢?哎呀,我現在又緊張有期待,真有一種以前上學的時候,等待公布什麼老師會叫我什麼科目的時候的心情呢......

旁白:(調侃)哎呀,不用擔心,都是說是<美好星期天>,你的同事不會差得哪裡的。

嘟!

漢華:欸,終於回到公司了,比原定時間早了十五分鐘。那當然了,我想看看有什麼同事坐在我隔壁,那我之後工作也會精神一點......哇,是兩個女的,又年輕,還不錯耶。莫非又是新入職的?這下我要發了。雖然有點尷尬,但是我過去問一下......

漢華:呃......(突兀地)你們是新來的嗎?

樂怡:嚇,你怎樣知道的?

漢華:(尷尬地)我猜的。

樂怡:你猜的又那麼準......既然大家也不知道對方,不如先介紹自己吧。我是樂怡,隔壁的那個是彩虹。我們兩個人人從小學就已經互相認識了,然後升上同一間中學,在中學考完時候又有差不多的分數。我們又有類似的興趣,於是一同進入了同一間大學,讀同一科,由始至終都是在一起,是好朋友,好閨蜜。

彩虹:對啊,我們幾乎有共同話題,一拍即合,就這樣維持了十幾年,雖然可能會有一些小爭執,但是很快就會和好起來的。

漢華:那你們其實很相似啊,有沒有一些獨特的性格呢?

彩虹:有,她(樂怡)是天然傻,傻起來很可愛。

樂怡:(臉紅)沒這回事啦!

眾人:哈哈......

漢華:那你們感情很好啊,真的要珍惜。我也介紹一下自己:我剛大學畢業,是的:香江大學,但是是那些垃圾學系畢業......

彩虹:不要這樣貶低自己啦!

漢華:沒什麼,新聞傳理系。

樂怡:哇,好厲害!

漢華:厲害甚麼,你見我讀完之後還是在這裡當文員,就知道我的學分有多差了吧。啊,對了,我自己承認我的脾氣不是很好,所以不要在我精神狀態不佳的情況下刺激我的神經喔......

彩虹:你是開玩笑嗎?我不相信。

樂怡:不是耶,我以第一印象覺得你很好人啊。

漢華:(啪手指)你是不是想試試?(奸笑)

彩虹、樂怡:啊!!!

旁白:這時候,有一個人聽到那兩個女的尖叫聲,默默地行了過來。

文傑:(疑惑)幹嘛?

三人:(假裝鎮定)呃......沒......沒事......

漢華:我們都是新入職的,剛剛才認識。不如你先介紹一下自己吧。

文傑:我是從香江大學畢業的......

漢華:欸,我也是耶,你是什麼學科的?

文傑:社會科學......

漢華:對不起,我新聞傳理的,不認識你。那兩個女的是一起的,都是新入職,剛剛認識。

(遞手)歡迎加入這個大家庭。

旁白:於是,他們就那麼簡單地認識了對方,快快樂樂地過了第一天的上午了......(疑惑)

旁白:然後就到了他們的吃飯時間。四個人一起離開辦公室,準備找一家好吃的。

漢華:我想說,究竟有誰是住在附近的?聽說我們工作附近沒有什麼好吃的,這豈是糟糕?日後我不想每天都要自己帶飯盒吃,自己做飯太清淡,吃了很多街外的東西,突然要每天做飯,我就有點不習慣了。

樂怡、彩虹:(異口同聲地)我不是。

漢華:(調侃)你們用不用這麼齊啊,問個地方吃飯而已。

樂怡:我都是剛巧在這裡遭到工作才去的。

彩虹:我也是,如果在我家附近找到好工作,也不用去這裡啊。只不過這裡交通方便,起薪點又高,犧牲一點美食上的慾望沒什麼。

漢華:說到這裡好像美食沙漠這樣,真的有那麼差嗎?

文傑:你們不來問我?

三人:(詫異)甚麼?

文傑:我是住在附近的。

漢華:(自己說悄悄話)為什麼我們好像把它邊緣了......

文傑:(不理會漢華,繼續講)其實我住在芒角差不多有十五年了,雖然餐廳的數量的確是少了一點,但是並不代表高質素的餐廳也很少啊。我家附近有一家餐廳,叫做「阿星茶餐廳」。名字上就叫做茶餐廳,但是它其實有賣很多種菜式,譬如香江菜、台灣菜、東南亞菜,應有盡有;而且每一種菜單上列出來的菜式都很好吃,都是老闆精心炮製出來的,下苦工熟練了烹飪的手法,才會有信心列在菜單上。所以每一項菜式都很好吃。

彩虹:欸,聽起來不錯。

文傑:而且老闆也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好了,走了,不講那麼多,快點帶你們去餐廳吃飯吧,不要拖那麼久了,我的肚子也咕咕聲了,你們都應該肚子餓了嗎,工作了三個多小時。

三人:對啊。

鈴鈴

文傑:(廣東話)唔該,四位。

老闆娘:(指著旁邊卡位)(廣東話)入嚟,呢度。(熟練地放了四杯熱水和餐具)欸文傑,好耐冇見你啦,去咗邊度?

文傑:(廣東話)冇乜嘢,只係啱啱大學畢業,畢業前慣例住喺宿舍啫。

老闆娘:(手忙腳亂)(廣東話)我有啲忙,你不如叫佢幫手落單啦。(一個南亞裔人走來)

漢華:(驚訝)(大聲地)(廣東話)我不要一個阿差[2]幫我落單!好污糟!我唔食啦!

(眾食客轉向頭來,望向漢華)

食客A:用不用這麼大反應呀,種族歧視也不是這樣吧。

食客B:用不著以這個那麼具侮辱性的字眼形容老闆吧,這麼沒禮貌。

漢華:(臉容失色)(不知所措)甚麼?你們說他是老闆?我剛才說了什麼?(轉頭面向老闆)(叩頭謝罪)對不起,我剛才失言了,請問你可不可以原諒我?(不斷叩頭)你拜託,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老闆,請問你可不可以原諒我?

樂怡:(竊笑)人不思考就把話說出來,就會落得如斯下場囉。

阿星:(微笑)沒問題,沒問題!以前我剛到香江的時候也遇過更多更離譜的事啊,不過很認真反省是很好的事,有更多更多的人自認自己的行為師沒有錯的,而繼續向其他同胞進行同一種行為,那些才是我們最不齒的。啊,你們不如快點說說想吃什麼,趁餐廳沒有太多食客,我煮完飯餸之後,有時間才跟你們談談。

眾人:好啊!

漢華:那你有什麼給我們推薦?我有選擇困難症。

阿星:好!今日推薦咖喱牛腩飯,咖喱早上煮開,蠻新鮮的,香氣撲鼻!

漢華:那沒問題!我要一碗!

樂怡:兩碗!

彩虹:三碗!

文傑:那我要個揚州炒飯吧。

阿星:喝什麼湯?有西洋菜湯和羅宋湯。

漢華:我要西洋菜湯一碗!

樂怡:兩碗!

彩虹:三碗!

文傑:一碗羅宋湯,謝謝。

阿星:那飲料呢?我們用印度淡奶和棕櫚糖,推薦你們試試我的印度拉茶。

漢華:我就要一杯凍印度拉茶!

樂怡:兩杯!

彩虹:三杯!

文傑:我要一杯凍檸茶,少甜少冰。

阿星:那好吧,趁人少,我可以親自煮給你們吃,人多一點就要勞煩助手了。

(廚房裡阿星忙碌中)

樂怡:其實你覺不覺得,老闆人很好啊。

漢華:對,所以我有點後悔剛才做的事。不要只看人的樣貌,模樣,就斷定那個人是怎樣。我以前住的區域,有很多罪案,大多數都是一些南亞裔人士在社區犯搶劫案、風化案,對我留下了負面的印象,令到我日後認為每一個南亞人都是這樣,都是社會中的敗類。殊不知原來社會中還存在著一些友善的南亞人。

彩虹:對啊。我承認自己是個吃貨,去過了很多餐廳,但是極少餐廳的員工有這麼良善的態度。他們黑口黑面的,落單時毫無表情,上菜時甚至把碟子摔在桌上,有湯汁的直接漏了幾滴在我的桌上,害到我要用紙巾抹乾淨。你知道什麼是「香江人的態度」嗎?是「西客服務[3]」啊!

文傑:毋庸置疑。

彩虹:這家餐廳所帶給我的服務,是我一生在香江吃的,數一數二的好。不只是員工已經和熟客融為一體,連老闆和老闆娘也和熟客打成一片,更何況是對待我們的態度也是跟熟客的一樣?簡直是難以置信。不過服務好歸好,食物好吃也是重點。

文傑:這個你倒也不用擔心,這家店的出品,保證好吃。

樂怡:你那麼肯定?

文傑:你忘了我之前說了什麼?我住了這裡附近已經有十五年了,這家餐廳還是我剛搬進來就已經存在了,我也自小就已經在這裡吃飯,質素當然不僅僅是沒問題而已。

(說著說著,老闆和老闆娘把飯菜逐一送過來)

阿星:三個咖喱牛腩飯......(吃力地搬)一個揚州炒飯,三杯拉茶,一杯檸茶,還有例湯!慢用。

彩虹:(一大匙舀咖喱牛腩,吞下去,思考一會兒,舉拇指稱讚)咖喱夠豐富!夠嗆!白飯軟硬度剛剛好,拉茶的淡奶又沒有搶去了茶的甘香,例湯沒有下味精!煮的很好啊!(連聲稱讚)

旁白:我相信,他們多了一個地方來談天說笑了。

(回到公司)

漢華:這家「阿星茶餐廳」,食物質素又好,服務態度又佳,下次如果一起吃飯的話,不如就在那裡吃吧。

眾人:好!

漢華:還有我覺得阿星的廣東話很好,是不是自己訓練過很多次?

彩虹:這個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不只是「訓練」而已,肯定有用功苦讀。他用的詞語、句法也很標準。

漢華:那說不定是他能屹立多年的原因了。

旁白:於是他們就斷斷續續地工作了一個多小時,然後有點無聊了。

漢華:哎,才第一天工作了,就想要放假了。

樂怡:不要第一天工作就怨這個怨那個!被老闆聽到你死定了。何況今天是星期五[4],之後有兩天假期給你慢慢休息。

漢華: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我只是擔心如果之後也是這種工作量的話,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連撐五日。

彩虹:哎呀,我們已經很好的啦,初入職的不用加班、OT,準時朝九晚五,試問有多少企業可以做到這麼良心的嗎:雖然根據勞工條例,超時工作是要補水[5]的,但是我也有朋友就很不幸運地遇到無良老闆,仗著自己的威嚴,不僅僅喝令員工加班,以強行增加生產力,而且對超時補水置之不理,員工投訴無門,投訴的話隨時連工也失去。你知道嘛,現在這個市道,誰會夠膽讓自己失業呢?

漢華:那就是,寧願辛辛苦苦地工作,也比失業好。

(領先有限公司的老闆轉頭望向四人,然後繼續工作)

文傑:也不是你說的那麼辛苦吧,至少老闆准許我們一起在辦公室談幾句,我從早上到現在也不覺得老闆的為人很差啊。

樂怡:(對文傑說悄悄話)你很有拍馬屁的潛力。

(三人竊笑)

文傑:(尷尬)沒......沒有......

漢華:拍馬屁的是就算了。不過,我有點興趣知道,你們在這段時間,在家裡是怎樣過的。

彩虹:不明白。

漢華:這午餐有夠高水準的!

樂怡:哇,很好吃!

(文傑連連點頭)

漢華:啊對了,我現在知道叫一個南亞裔人士做「阿差」是一種很侮辱性的話語,但是為什麼老闆你會把這家餐廳的名字叫做「阿星茶餐廳」呢?我記得「阿星」好像有其他含義的。

阿星:對啊,但是那個就沒有什麼負面的解釋了。我改這個名字有三個原因:第一,其實我是印度錫克教徒,以前香江人會叫我們「阿星」,就是因為錫克的英文發音Sikh很像「星」字,所以為了方便稱呼,就叫做「阿星」;第二,就是我的中文譯名有一個星字;第三,就是要永遠記住我以前的經歷......

漢華:甚麼經歷?你以前也有被人歧視過嗎?

阿星:那當然了。二十多年前,我們一家人偷渡來了香江,辦了一張臨時居住證。當時的香江並沒有現在的那麼支持和鼓勵種族共融的,而是香江人優先,外來人次之。他們把所有最好的給了本地人,甚至連外來人突圍而出的機會都給抹殺了,因為他們根本是對外來人存在偏見,尤其是我們南亞裔和黑人。白人可能好一點,但是對我們就不同了。他們會覺得我們骯髒,有礙市容,破壞社會秩序。尤其是好像我們的非法難民,更加有一種偏見,就是我們不可能對社會作出貢獻,只會姦淫擄掠,作奸犯科。我要證明我不是這種人。當時我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不知怎的混了一張永久居民證,於是我決心要幹一番大事業。可是在職場上已經被擋了,那我還有什麼方面可以有過人的表現呢?我就想起了自己的廚藝不錯。於是我就把當初在印度學到的菜式帶給食客,剛開始就是在芒角繁榮花園找到了一間非出租的店鋪,我辛辛苦苦存錢和借錢買回來,萬事起頭難啊。然後還要受盡居民歧視,說是一個阿差煮東西,煮出來的菜肯定很髒之類的;又有部分居民互相溝通、互傳,說要罷食這間餐廳;甚至有人在剛上線的食評網站刷負評,寫負面食評等等,種種你想得出來用來減少餐廳潛在食客的招數都用了。但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啊,二十年過去了,食客倒是多了不少,之前買舖欠下的債務早就清了,現在還能賺錢。

樂怡:(呆了)......很厲害......

阿星:那為什麼人到現在還多了?一來是二十年過去了,人與人之間的誤會、隔閡、偏見少了。越來越多南亞裔人士證明了自己其實並不是社會中的害群之馬,使出真本領,使不少香江市民對南亞裔人士和黑人的印象改觀;第二:我相信是我的廚藝精益求精,憑著食客雪亮的慧眼,即使多有偏見,對於真正的美食,其實都是難以抗拒的。

漢華:這餐我獲益良多啊。(吸飲管的聲音)這餐真好吃,我這麼快就吃完了。埋單!

文傑:這餐你全付?那麼好。

眾人:哈哈......

漢華:呃,我的意思是,在疫情中,你是怎樣過的?

文傑:我通常都是呆在家裡,看看新聞,上網,間中出門,就這樣吧。

漢華:你不擔心出門會被感染嗎:

文傑:不擔心,新冠病毒其實絕大部分的傳染途徑都是飛沫,所以只要帶上能夠有效阻擋飛沫的口罩,其實已經房了九成以上的病毒進入身體了。

樂怡:那什麼是「能有效阻擋飛沫的口罩」呢?

文傑:其實口罩有分很多種:我們普通人常用的是一次性的外科口罩,我自己最推薦用這個,一來防護性高,除了可以擋飛沫,還有效防止絕大部分的病毒和細菌進入身體,從而進一步減低染上其他病毒的機會。政府派發的那款「銅芯抗疫口罩」,顧名思義,就是以銅製作的濾芯,過濾病毒和細菌。好處就是可以重用,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在大熱天時會很悶熱;還有口罩本身很重,如果在吃飯時,或是要除下口罩的時候,會很難放置,不過這些都是小問題了。

樂怡:還有甚麼類型的口罩呢?這些我都聽過了。

文傑:還有活性炭口罩、不織布口罩和纖維口罩,不過這些又貴,又低效用,主要都是以時尚為主,在防疫方面的表現參差,我個人就不建議了。

彩虹:所以呢文傑,你既然知道那麼多,那你建議我們戴甚麼類型的口罩呢?

文傑:我都是說,平日出門,最建議你們戴外科口罩。如果不想棄置那麼多外科口罩的話,可以用銅芯口罩或是活性炭濾芯口罩,不過要注意,兩者用了十次左右也要換濾芯,或是不能換的就要丟掉。我自己又比較窮,又不是環保人士,我就通常用外科口罩了。

漢華:長知識了,我自己也沒有特別研究自己戴過的口罩。那其他人呢,究竟你們在幹什麼?

樂怡:我就甚少出門,通常只是看劇也花了不少的時間,是如果家裡沒東西吃,才會出去買食物。

彩虹:我就主要在看書。我在中學和大學時期已經甚少有時間去看書,是在這一兩年突然多了不少空閒時間,我才可以把我封塵已久的珍藏好好看完了。其實有蠻多得著呢,總是覺得以前的我太趕了,不論做什麼都在趕時間,生活節奏太快,忽略了很多細節。放慢了步伐,我才發現,原來有很多東西,都是當自己走太快的時候,沒有注意到。

漢華:原來你們都是這麼充實啊,我都是在家裡當宅男,每天看動漫,還有約了大學同學一起玩lol 至於學分方面,我向來都是deadline fighter,沒到最後一刻也不去完成工作,在疫情中也是,都把自己的心力放在遊戲和動漫上,完全忘記了課業。

文傑:我順便問問你們,你們打了疫苗了嗎?

其餘三人:(驚訝)甚麼?

文傑:我打了。

漢華:這麼勇敢?你不怕副作用嗎?

文傑:我原本都有點怕,直到現在我看了有變種病毒殺入社區,我才下定決心,在近日打了第一劑。

漢華:你說甚麼變種病毒?是印度病毒嗎:

文傑:呃......嚴格來講是德爾塔病毒,就是出自在印度的。

漢華:為什麼不說印度病毒?這樣方便記憶啊。

文傑:為什麼你們稱呼新冠肺炎是武漢肺炎?因為這樣也方便記憶啊。

漢華:對啊,我都覺得武漢肺炎很惡毒,打擾了我們平常的生活。但是我留意到你一直在講疫情的時候,並沒有稱呼他作「武漢肺炎」啊。

文傑:對啊,因為這樣就會把武漢這個地方污名化。一日沒有斷定新冠肺炎的源頭是在武漢,一天我們都不應該把它叫做武漢肺炎。所以世衛對它有個名字,叫做「COVID-19」,以年份命名,省卻了污名化和政治化的問題。

漢華:所以我們稱呼變種病毒時,也沒有以發源地命名,就是因為這樣?

文傑:是的,以希臘字母命名,除了沒有爭議,也是中性的,同時也確保在醫學界的專業性,不只是以英文字母命名這麼馬虎。

樂怡:但是普通人不會那麼容易記住希臘字母吧?

文傑:我想稍有學識的都會記得吧,普通人要記住也應該不太難,幾乎每一個希臘字母都是兩個音節的,讀起來很琅琅上口,很快就會記住的啦。而且我們這些大學畢業生,正常的不可能忘記高中物理吧?輻射的種類也是以希臘字母分類的(阿爾法,貝塔,伽瑪),標記角度也是一種希臘字母(西塔),應該你也會懂幾個了吧。

漢華:對不起,這些我真的已經還給老師了。(苦笑)

文傑:這次的德爾塔變種很恐怖。阿爾法變種病毒的傳播率已經是比初期的新冠病毒高出1.5倍,德爾塔變種更是比阿爾法變種的高出60%。如果沒有戴上口罩的話,已經有能力在短短十幾秒鐘就可以令到第二個人受感染,威力可想而知。但是,我們是有能力、有辦法保護自己的。

彩虹:我們還能做什麼?

文傑:就當然是打針啊!雖然疫苗種類繁多,而且效用和效能各異,但是所有疫苗其實都有能力防重症。什麼是防重症?就是當你不幸中了新冠肺炎,也不會讓自己處於嚴重或是危殆的程度。這很重要,因為這個代表注射了疫苗之後,會降低整體的死亡率,也代表即使自己有了新冠肺炎,也極大機會不會死亡。當然呢,每一種疫苗都有其副作用和不好的地方。滅活疫苗效用最低,但是副作用也相對最低,有些我認識的朋友甚至打完之後甚麼副作用也沒有,甚至是連肌肉疼也沒有。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是全新的科技,效用非常高,而且對變種病毒的全面保護也很足,有八九成。副作用就相對明顯一點,很多人打了都有輕微發燒、肌肉疼、疲累等,但是這些也很輕微的,嚴重副作用的幾率少於一萬分之一。至於其他什麼亞蛋白疫苗、噴霧式疫苗等等,我就不詳細講了,你在香江都沒有機會打,那何必知道呢?(微笑)

漢華:哇文傑,原來你知道這麼多,從哪裡知道這些知識的?

文傑:新聞啊,但是要選什麼新聞,看哪種新聞,又是一大學問,有時間才告訴你。

彩虹:但是你只是說了打疫苗有什麼作用,普通人聽完之後,沒有什麼動機,也不會立刻打吧。

漢華:(自信滿滿)欸這個不是,我身為「著數王」,我可以說說,打完之後,你有什麼「著數」[6]可以拿吧!

彩虹:看來你真的是一位「著數王」,連打疫苗也只看著數。

文傑:回歸原點。你們打疫苗就只是為了這些嗎?
樂怡:有「著數」?有什麼打完針之後才可以享有的?

漢華:那你就少留意新聞了。打完針之後,可以參加大抽獎。不同的機構也有自己的大抽獎:航空公司就送私人飛機派對,或是飛行裡數;郵輪公司就送出免費郵輪票;大商業家就送出巨額禮券;地產商甚至還送出一個位於市中心、巴士總站上蓋的一個三百多尺的單位!

樂怡:可是,你覺得你會中嗎?

漢華:我不知道,但是我向來運氣蠻好的,所以我也可以來試試運氣......?

彩虹:可以的,不過應該都不是你中的,名額總共連一千個也不知道有沒有,但是單是香江的常住人口就已經有七百萬了,更何況有新移民......

文傑:你覺得疫情的時候,會有每日一百五十個新限額嗎?

彩虹:啊,我想多了,不過聽說,如果外佣有打疫苗,它即使不是香江永久性居民,也可以參加大抽獎,對嗎?

文傑:以我收集過來的信息,是對的。

漢華:那我來打疫苗幹嗎?我原本覺得打疫苗就是來全拿「著數」的,但是現在不僅僅是香江居民擁有,連外佣也能摻一腳,那我的勝率豈不是更低?

漢華:呃......我當初也就是這樣的......

樂怡:不是......

文傑:打疫苗不只是為了「著數」。「著數」只是一個誘因,來吸引不同人打疫苗。老實說,不同地區,不同國家,對打疫苗一事也有不同障礙、阻滯。絕大部分的已發展地區都有共同的問題:疫苗過剩,但是來打疫苗的人很少。我需要一些經濟誘因來吸引人們去打疫苗。那些經濟誘因也分為兩種:一種是純粹是獎勵式的誘因--我來辦一個大抽獎,大獎是一種很吸引人的東西,例如現金獎、一生免費享用某些服務等等。不同國家或是地區對某些種類的誘因是特別大,例如對於歐美地區來說,現金獎重要得多,因為有了現金,人們可以把它花費在他們想要的東西,以此提高生活質素。但是對於香江人來說,絕大部分的人都是沒能力買樓房。香江的房價是瘋狂的,甚至買樓的重要性比擁有現錢的高,所以「送房子」的吸引力特別高。

彩虹:但是什麼是第二種的經濟誘因呢?

文傑:第二種就是一些非金錢上的經濟誘因。我大概只能用一些平常人也聽得懂的想法,因為我也不是讀經濟學。那些非金錢上的誘因就是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的,以前疫情剛開始是失去,但是現在只要達成某些目標,你就可以重獲部分以前擁有的東西。譬如以前無論是兩個人吃飯,或是十個人一起吃飯,吃「大茶飯」[7],都是沒問題的,頂多十個人一起吃飯,要耐心地等多一點時間。但是你們還記得剛開始疫情時,堂食的限制是甚麼?

漢華:最嚴重的的時候好像是一桌兩人,晚上禁止堂食,如果不是因為得罪了太多持份者,堂食恐怕也要全日禁止了。

文傑:是的。所以如果我說,你們打了疫苗之後,可以恢復4人一桌,甚至合作一點,6人、8人也可以,你會不會打針呢?

彩虹:那當然會啊,我約朋友出去吃飯、敘舊、聊天也更方便。

樂怡:我會打啊,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跟其他大學同學,甚至中學同學一起吃飯了。

文傑:我就通常一個人吃飯,打了和沒打根本沒分別。不過聽你們說就知道,其實很多人都不是好像我那樣,喜歡一個人吃飯,當一個「孤獨的美食家」。所以就是因為這樣,政府實行這些政策,聆聽了各大持份者的聲音,從而提供合理的誘因,對廣大市民和各大持份者而言,也大有廣益:我們有更多的機會跟熟悉的朋友或是同事吃飯,飲食業界也增加了做生意的時間,一舉多得,這就是一種非常奏效的誘因。

漢華:是啊,如果我們這時的疫情還是跟當初剛開始時的一模一樣,因為除了文傑,我們還沒打疫苗,我們就不能四個人一桌,到阿星那裡吃飯了,也不會了聊得那麼開心。

樂怡:還有什麼例子是第二種經濟誘因呢?

文傑:你們在疫情前會出門幹什麼?

樂怡:跟朋友看電影!

彩虹:看演唱會!

漢華:到圖書館或二手書店找漫畫來看,我還記得香江島那邊有一家二手書店養了很多貓貓,超級可愛,因為疫情我也少去了那裡......

文傑:沒錯!這些都是在疫情之前,很正常、很普通的日常生活吧!之前疫情剛開始時,戲院關了,體育館關了,圖書館關了。但是我現在跟你說:打了疫苗,你可以看電影,但是要坐開一點;打了疫苗,你可以看演唱會,但是人會少一點;打了疫苗,你可以進入圖書館,但是會早一點關門。我說的「第二種經濟誘因」就是盡量把不正常的生活,逐漸變成正常一點,讓你們回歸部分以前慣常的生活規律。100%回覆正常是不可能的,至少在現階段而言,但是我們有能力恢復一部分,就是靠著打疫苗了。

彩虹:可是文傑,你都說了這些誘因對你來說,有和沒有都沒分別,那你為什麼還打疫苗呢?

文傑:那還用說,保護自己啊!你們是不是說著誘因,忘記了疫苗的真正用意,就是保護自己免受病毒入侵?

三人:(鴉雀無聲)......

文傑:你也不想自己因為這個病毒而死亡啊?你也不想因為剛好中了這個病毒,而要放棄自己的薪水,放棄自己的事業,放棄自己的健康,被迫放14-21日無薪隔離假吧?我就更偉大一點,我是不想因為自己中了病毒,害得其他人也感染病毒,連累全家人、全公司,所以我就打了疫苗。

漢華:(說悄悄話)你之前不是說因為變種病毒殺入社區,你害怕所以才打疫苗?

文傑:(撇嘴)(小聲地)我都沒說我害怕...... (提振精神)啊對了,我就很痛恨某些媒體放大副作用的死亡率,其實真實的情況就是如果一個健健康康的正常人,非常建議你打疫苗,副作用非常輕微,遇到嚴重副作用的話,我建議你出院後立即買彩票。

三人:哈哈......

文傑:(從幽默改回嚴肅)但是如果家裡有一些長期病患者的話,問問醫生的建議。如果自己的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風險比較高,更加建議他們咨詢醫生的意見,權衡過後才確定打不打疫苗,始終我們不是專業人員,不知道打完疫苗後對他們的潛在風險,我們負不起這種責任的。

漢華:那你覺得如果一些國家或是地區疫苗數量不足夠的話,應該是給甚麼人先打呢?

文傑:這個......我就當然建議是醫護人員先打,他們最長接觸病患,有最高風險染疫,應當最先打疫苗,構築第一道防線。

漢華:之後呢?

文傑:應該給邊境人員,例如港口海關、機場入境等。他們最常處理外來輸入個案,也有極高機率接觸病毒,應該為城市或是國家提供最堅固的邊境防線,從而減少輸入個案,再進一步避免本地爆發。

樂怡:但是我們好像只有三成到四成的醫護人員打了疫苗,而且不是每一個機場員工都打了疫苗......

彩虹:聽說有一個地方,把疫苗先給了最高潛在死亡率的八十五歲以上年齡層......

文傑:我也知道有一個地方,囤積了超過十億劑,但是遲遲沒有公平分配給其他國家......

(老闆走過來)

老闆:別以為我聽不到你們在說話,你們說的我全都聽得懂。

文傑:(毫不畏懼)那你有沒有打疫苗?

老闆:當然有,至少我可以保證,我沒有把病毒傳給我的員工。

漢華:(感慨有一個好老闆)很難得啊,有我認識的人打了疫苗。

老闆:我之後應該會強制員工打了疫苗才能上班,保障員工的安全,你們出去打疫苗和之後一天的薪金我全給......等等,我好想說太多了。現在幾點啊......四點半?你們偷懶了多久?別以為你們第一天就可以為所欲為,再不工作,你們一個半小時後才能下班!

四人:(恐慌)遵命!

注釋:

[1]:這裡指港幣,不是台幣,不過我覺得台幣也有可能......?

[2]:「阿差」,泛指印度裔的警務人員。當時警察部門貪賄成風,大多數南亞裔人士對廣東話又不太熟悉,而這個字又和「差」字諧音,把原本中性的詞語逐漸變為貶義,所以現在對南亞裔人士說他們是「阿差」是一種很嚴重的種族歧視。

[3]:「西客服務」,「西」字和一個廣東話髒話諧音,這裡指極不禮貌的待客態度和服務。

[4]:劇裡設定是每一個禮拜的星期五,這樣就更為合理一點。

[5]:「補水」,即是超時薪津,勞工條例規定一定要給員工比平常工作時間更高的薪水,以彌補失去的休息時間和員工活動自由,但是很多無良老闆和雇主都無視老公條例,而給員工更少的薪水,甚至甚麼都不給。

[6]:「著數」,即是台語的「好康」,指很優惠的東西。

[7]:「大茶飯」,廣東話裡有很多種解釋,這裡指在粵式茶樓「飲茶」。

最後送一首曲,祝你們有一個美好星期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