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二章—接近皇子,需要人脈(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6-27 20:06:23 | 巴幣 14 | 人氣 94


盧埃林和桑普森找到地方坐下來,兩人悠哉吃著牛排和生菜沙拉,吃到一半,盧埃林想起一件事情:「你說你得到的訊息有皇子的喜好,那個……請問皇子的喜好是?」

「那個啊,聽說皇子殿下喜歡旅行者講故事,即使不是旅行者,只要故事有趣,他也會喜歡。不少貴族已經過去找殿下聊天了,我們兩個平民大概沒份吧?」

「這樣不行啦,不靠近對方一點,我看不見異狀啊。」盧埃林一臉沮喪。

「嘛,現在不行的話,你只好等騎士競技囉,皇子殿下一定會出現在騎士競技上。」

「……那要等多久?」

「少說十天吧?」桑普森隨性回答。

「太慢了,等到那時候,人說不定已經被吃掉了啦!」

「那你直接去跟皇子殿下講不可思議之國發生的故事,保證能釣起對方的胃口,不過會被其他貴族白眼就是了。」

盧埃林頭上彷彿烏雲密佈,一想到會被白眼,他根本不敢隨便過去。

要不,乾脆拜託凱爾賽……盧埃林用力搖了搖頭,甩掉突然冒出的想法。

「怕麻煩別人嗎?」桑普森挑了下眉,又說:「有時拜託別人不是壞事,明明想自己來,卻又拉不下臉皮做,這樣什麼都沒辦法做喔。」

「可、可是要是萬一凱爾賽覺得我很麻煩……那位皇子覺得我很礙眼怎麼辦?」

「別預設立場,你不見得會讓凱爾賽覺得麻煩,再說,有話要說卻又不說,別人只會覺得你很奇怪。這種溝通能力,你的父母沒有教你嗎?」

盧埃林輕輕搖了搖頭,苦著臉說:「我、我應該去找他們嗎?可、可是不是聽說貴族很多嗎?其他人優先的話,我、我要怎麼跟對方講話?」

「不從皇子下手,從凱爾賽總行了吧?」

「咦?啊……不知道凱爾賽幫我問得怎樣了……」

「要是一個人沒膽子,我陪你去,但是你想問什麼,必須由你親自問。」桑普森的提議讓盧埃林安心不少。

桑普森帶著盧埃林穿越人群,來到最前面的王族用餐區,台階上的王座沒人,台階下的餐桌前有一群穿著華服的人,七嘴八舌跟皇族的人聊天,有說有笑,聊得頗為愉快。

桑普森掠過那些貴族,走到凱爾賽身旁,「盧埃林有事找你。」

「你、終、於、來、了!」凱爾賽掐住盧埃林的肩膀,這一舉動被夏格爾發現,他立刻彎腰在艾諾耳邊說了幾句話。

「抱歉,可以請各位等一下嗎?」艾諾打斷其他人的說話聲,轉頭對凱爾賽說:「紙條的主人呢?」
凱爾賽把盧埃林抓到艾諾面前,沒好氣說:「就是這傢伙。」

「咦?剛才的人?」

「你是剛才在牆邊的那個人,真有緣。」

「殿下,這種不知名的貴族犯得著讓您打斷我們嗎?」一名貴族男性不滿說道。

「讓我解開這張紙條在寫什麼,還是……你們看得懂呢?」艾諾把紙條放在桌上,貴族們看了後,集體皺起眉頭。

上面寫的是他們完全沒見過的文字,有人問:「這是哪個國家的古文字嗎?」

「對不起!這是我故鄉的文字,我忘了你們只看得懂大陸通用語!」盧埃林連忙把紙條拿走,低頭道歉,「我這就去拿字典重寫一張,等我一下!」

「不用,你直接問殿下算了,有夠麻煩的。」凱爾賽賞了他一枚白眼。

「不行啦,有的涉及別人的隱私,直接問……不好吧?」

「拿你沒辦法,你想問什麼,我寫一寫給殿下。」凱爾賽嘆氣,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意料之外的失誤導致任務現在進行不下去。

「很重要的問題?」艾諾露出好奇的目光,又補了一句:「和你所謂的『任務』有關嗎?」

「有,但是……我、我不好意思問……對不起,寫了你們看不懂的紙條……我會努力翻成大陸通用語……」

「要不然我幫你翻譯吧?在場懂你的家鄉語和大陸通用語的只有我。」桑普森自告奮勇,又說:「我不會過問你和凱爾賽的任務。」

「可不可以換我們跟殿下講話了?無名貴族沒資格佔用殿下那麼多時間。」

「就是啊!我們有很多話要跟殿下講,你們這種無名貴族只要在殿下面前跪下就好。」

「我、我……真的很對不起……浪費你們的時間很抱……」盧埃林身子一僵,四處張望,有一瞬間,他感覺到某個強烈的邪氣,下意識握緊法杖,架起防護罩。

「怎麼了,盧埃林?」桑普森蹙眉。

「消失了……錯覺嗎?」盧埃林四處張望,已經找不到剛才的氣息了。

「剛才似乎出現了奇怪的氣息。」艾諾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艾諾殿下,是您多心了,我國的皇家騎士和魔兵團防守那麼好,怎麼可能讓可疑人士進來呢?」貴族男子堆著討好的笑容說道,「再說,三位賢者大人都沒說話了。」

「雖然的確有可疑的氣息,但是已經消失,也追不到。」克勒斯解釋,對盧埃林露出一抹淡笑,說:「這位先生的反應力不錯,這麼微小又快速的氣息也能感應出來。」

幾個貴族魔法師對盧埃林投以一記狠瞪,盧埃林抖了抖,躲到桑普森身後,拉著他的衣服說:「我、我們回去重寫紙條好了。」

「打擾到各位,萬分抱歉。」桑普森行禮說道。

就在他們轉身要離開時,三名穿著花枝招展的女性朝著皇族人員的餐桌靠近。

盧埃林拉住桑普森,低聲說:「我想觀察一下。」

「我也贊成,那個女人身上有和我類似的氣息。」桑普森盯著為首的中年女子,和盧埃林一起走到離皇族餐桌最近的餐桌旁,假裝普通賓客混在裡面。

盧埃林暗暗使用魔法,讓他們隔著一堆說話聲音,依然能聽清楚特定範圍的談話內容。
 

「殿下,晚上好,祝您生日快樂。」為首的白色低胸華麗禮服女子恭敬行禮,臉上些許的歲月痕跡看得出她年過四十五歲,但皮膚保養得相當不錯,皮膚白皙,皺紋不明顯。

「謝謝,請問妳們是?」

「殿下,是我的妻子塔莉雅和兩個女兒,大的是莫莉,小的是莎娜絲。」克勒斯皮笑肉不笑地介紹。

艾諾打量了一下兩名年輕的女孩。

大姐身高和仙杜瑞拉差不多,但身材豐腴,因此用深藍色的禮服和把腰部稍微束緊,讓自己的身材看起來瘦一些。二姐又高又瘦,眼角微上吊,看起來頗有幾分精明,但眼睛太細長,鼻子有點塌,還有些雀斑,不算是個美女。

「我的兩個女兒生得優雅美麗,談吐又好,嫁進皇室,一定不虧。」

「嗯,我……考慮一下。」艾諾猶豫了一下,用含糊又禮貌的方式回應。

燈光暗下來,艾諾把視線轉向舞台,一名穿著粉紅色上衣、黑色高腰長裙的女子上台,在大部分的人眼裡,她金髮碧眼,相貌清秀,相當耐看,但是魔力高的人看那金髮碧眼的清秀臉龐相當模糊,底下似乎藏了其他容貌。

「是幻術。」桑普森低聲說出這魔法的名字。

「使用者的魔法不錯,但好像是臨時用的耶……」

「看來是個魔法操作很不穩定的人用的。」桑普森點頭附和盧埃林的推測。

站在台上的仙杜瑞拉看了底下的人們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氣,音樂換成歌曲的前奏,她朱唇微啟,優美的歌聲輕輕發出,原本輕柔的聲音,逐漸染上一絲哭音,但是,演唱者完全沒有哭。

厲害,這唱腔是第一次聽見……盧埃林頗為訝異,不自覺放下茶杯,沉醉在用幻術的歌女的表演中。
而其他人也停止了聊天,專心在聽仙杜瑞拉的演唱。

她換了三首歌之後,對台下的人說:「大家好,我是天使的歌聲,接下來我要唱的這首歌,是獻給我最喜歡的人的一首歌曲。」

輕快的音樂響起時,她轉變唱法,充滿愛與希望的歌曲中,夾雜著一絲離別的意味。

「這首歌……」艾諾輕輕按著心口,苦笑著說:「搞得好像都是我的錯啊,心裡感覺被插了好幾劍……」
「您去跟她坦白如何?」夏格爾笑著問。

「雖然這是個好主意,但是太過普通的坦白可一點意義都沒有,要給她一點驚喜。」

「最後會變成驚嚇吧?」凱爾賽滿頭黑線吐槽。

塔莉雅臉色有些蒼白,額頭和太陽穴滲出些許汗水,仍努力保持著優雅的笑容說:「皇帝陛下、皇后陛下、艾諾殿下、親愛的,我的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女兒就在此陪各位聊聊,晚點我會過來接她們。」說完,她對女兒交代:「好好跟皇帝陛下他們相處。」

塔莉雅離開後,皇帝陛下對著兩名女子說:「兩位也去舞池找舞伴如何?艾諾這孩子有個堅持一定要在一起的對象,他應該不會和那一位以外的人跳舞。」

「那麼,我就去找『那一位』囉,順便去準備一下給她的驚喜。夏格爾,在遠處跟著我,凱爾賽,去剛才那兩個無名貴族,確認一下可疑人士的氣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