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六十六章 此仇

草士 | 2021-06-27 19:00:06 | 巴幣 0 | 人氣 93


第二百六十六章 此仇

只見霍純雙眼瞪得老大,似乎不敢置信般,嘴巴一張,頓時啞口無言,不知該作何反應才是。他適才聽袁昊轉述小琉璃的遭遇,深慮妥當,知不可違悖眾人之聲,因此附和袁昊的話,卻怎麼也想不到,袁昊口中的狗王八蛋,竟就是他們霍家子弟。

霍純面如土色,錯愕之際,他腦中閃過千頭萬緒,目中陡生怒火,面目猙獰起來,臉皮肌肉微微跳動,看來可怖可畏。

霍尹等人的所作所為,峨嵋派中本來就鮮少人知,就算知情者心知肚明,礙于撫仙霍家的勢力,以及三位師太始終未嘗開口,長久以來亦不敢張言替小琉璃說話。如今事情已過,小琉璃恢復清白,峨嵋派弟子思回整件事情,當覺驚駭難言,對霍尹、霍哲大感憎惡,而對小琉璃愧疚以對。若非有袁昊出手相助,天曉得小琉璃師妹還得受困洞中多少日?是以當新弟子入得門派,竟無人提及小琉璃的事情,也就無從知曉。

袁昊見霍純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又見旁人睜大一雙雙眼睹的反應,甚是滿意,笑嘻嘻又道:「那霍尹、霍哲姓霍,卻是狗王八蛋。好巧不巧,霍兄弟你也姓霍。」說罷,打了個哈哈,便不再接著說。

一旁弟子只聽得莫名其妙,面有不解,不過稍有心思細膩者,思索片刻,立時察覺袁昊話中有話,藏有玄機,他是意有所指,至於所指何物,他們自然不敢去說,只偷偷打量霍純反應。

只見霍純冷下臉,道:「袁兄,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那些人有天大膽子,欺侮小琉璃師姐,實在可惡之極。他們絕不可能是咱們霍家子弟,定是打著咱們霍家大名招搖撞騙的武者,他們自然是狗⋯⋯狗⋯⋯你怎麼說的,他們就是甚麼。」他自詡修養極好,得在眾人面前當個風度翩翩的君子,絕口不說那「狗王八蛋」四字。

眾弟子聽他這麼說,細細想著那霍尹的不恥惡行,想起袁昊稱那些人是「狗王八蛋」,只覺再合適不過,他們愈想愈覺好笑,忽有一人輕笑,數人齊笑,最終哄堂大笑。

霍純氣惱之極,那霍尹、霍哲如何不是他霍家之人?他們不僅僅是霍家子弟,那霍尹還是他表兄弟,自小玩在一塊,彼此關係甚親。霍純長年居於江南一帶,這些年來,那霍尹時不時會寫信向他炫耀派中大小事情,對於小琉璃的事情,他更是早已清楚。他會決定拜入峨嵋派門下,很大原因都是霍尹、霍哲二人在此。

只見袁昊邊笑邊說著霍尹等人當時如何反應,一步步鋪成下來,而他又是如何應對,一步步化解難題,替小琉璃師姊討回公道,令真相大白。眾弟子聽了明白,不禁又服氣又敬佩,總算曉得袁昊為何可以先他們一步習得峨山四劍。

惟有霍純是愈聽愈怒,忍著滿腔怒火,斜眼望向定寧師太,見對方有意無意避過目光,臉色蒼白,顯是感到心虛有愧。他更是怒極,心想定寧師太在派中地位崇高,又和他們霍家大有關聯,居然沒辦法從一個剛入門的弟子手中保住人?他朝袁昊狠狠瞪過一眼,暗恨道:「原來尹哥和哲哥都是被你所害!怪不得這幾日我怎地都尋不著人,哼!要是沒有你,咱們霍家大可手握大權,派中上下誰也不敢招惹咱們。袁昊,你當真好大的膽子。這梁子既然已是結上,我霍純不殺你小命,替尹哥、哲哥出口惡氣,誓不為人。」

其實此事是非對錯,依旁人看來,無疑是錯在霍尹為非作歹,而非袁昊,然而對霍純來說,霍尹、霍哲始終是自家表兄弟,人心素來向己而排外,和袁昊這外人相比,他理應是向著霍尹、霍哲,哪怕事實擺在眼前,哪怕袁昊所言為真,兀自篤定錯在袁昊而非己家人身上。

只見他死死盯著袁昊一會兒,目中湧動四起,似有殺意、怒意、快意,錯綜交織,一轉即過,很快又收斂下來,最後看了定寧師太一眼,輕哼一聲,衣袂輕甩,走遠到旁。

這日傍晚時分,袁昊、都爭先跟著眾人用完齋食,回到房內,一屁股落在床上,沏茶啜飲,隨後閉目養神,歇息片刻,待天色深了,就欲修練「逍遙定心訣」。

其時,忽聽都爭先問道:「姓袁的,你明知那人是霍家人,幹什麼非要招惹他?」聲音當中,全是一片無奈之感。

袁昊笑道:「姓都的,你分明清楚得很,那霍家人無恥無德,欺淩老百姓人家,還自視甚高,儼然以為自己是山大王。這事咱們在撫仙早有體悟,咱們不找他麻煩,他遲早也會找咱們麻煩,還不如趁此之前,當眾給他個下馬威,往後倘若發生甚麼事情,他人首當其衝所想,定然就是他霍家所為。」

都爭先腦筋一轉,嘴中「啊」的一聲,連連拍了三下大腿,叫好起來。卻原來袁昊刻意尋霍純麻煩,當是為了搶先對方一步,一來令眾弟子知道霍家曾經做出這等惡事,早有預謀,心思不正,二來要是他倆當真出了甚麼意外,眾人首當其衝就會發難霍家人,說他們這是作賊心虛,又想圖謀不軌,是以對眼中釘痛下殺手。

都爭先想了想,突然眉頭一皺,又問:「不對,不對,你這話聽來動聽,可是對咱們島民根本毫無好處。」

袁昊身子略頓,咳嗽一聲,臉上微紅,道:「不錯。」眼看都爭先目光始終不離自己,他頗是不自在道:「好了,天色不早,咱們趕緊修練,明早還要上山念經呢。」

都爭先又「啊」了一聲,似乎想通過來,眼中雪亮,但下個瞬間,卻聽他大罵一聲,道:「他媽的!你、你……你,哈哈哈,姓袁的,想不到你這整天想著壞把戲的娃兒,竟然會為了替峨眉派除掉派中毒瘤,特意多此一舉?」他自己說到後來,覺得好笑之極,嘴角微微一勾,哈哈笑出了聲。

袁昊哼了一聲,毫不理會都爭先嘻笑言語,闔眼修練逍遙定心訣,心中悄然想道:「我最近經常有感,那佛法中說的善業惡業,和咱們江湖人常說的『好有好報,惡有惡報』,豈不是同理?小琉璃師姐、二位師太這等人,無非是大善人,而像霍家那等人,就是大大惡人,我替峨嵋派除掉惡人,造福好人,不過是因果迴圈,報應不爽。姓都的何必大驚小怪?」

待夜色更深,二人熄燭入睡,隔日一早接著念經、練武、打坐,日復一日,這清閒日子稍縱即逝,便是整整三個月。

這日天尚未亮,小琉璃挖起袁昊、都爭先,將他倆帶上山巔,拜見二位師太。

圓如師太慈和一笑,道:「嗯,昊兒,先兒,你們來啦。今日找你倆過來,是有一事要你們去做。」

袁昊拱手稱是,道:「師父直說無妨,弟子自當盡力而為。」

都爭先也道:「弟子定當竭盡全力。」

圓如師太連連點頭,甚是欣慰道:「好,好,其實今早為師收到道盟的武律聖令,這回少年大會的地點,決定辦在咱們峨眉山。你們師姊師兄為了本門聲譽,全心全意投入修練,我想請你們負責招待各門各派要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