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楔子 為雪活埋的我遇見了燒焦的飛天(3)

ほらほら | 2021-06-27 10:34:19 | 巴幣 4 | 人氣 33

連載中電子書試讀版(每2000字一則)
資料夾簡介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平凡人如何成為神話中最強神明的中二爆氣故事!

一想到自己的禱告終於得到了回應,美里再度感動落淚,虔誠地睜大雙眼直盯著還在天空中奔馳的飛車,繼續向因陀羅大人道謝,卻完全沒注意世界雖然短時間恢復了光明,但地表的震動仍舊沒有歇止的跡象。
而正當她仰著小臉以景仰的神情觀望遠方天空的因陀羅將手裡的火矢射向穹頂時,早已吞沒山頂表面上大半生靈的雪浪疾速沿著斜坡推倒鬱鬱針林直往營帳的方向撲來。
唰!
就連女孩還來不及察覺到致命的雪崩襲來,一聲巨響後整個人就瞬息捲入一片寒冽的黑暗之中,連同雷聲、閃電及火光,以及曇花一現的希望,全都隨著一陣撞擊後陷入了一片靜默中。
等到美里再度恢復意識的時候,她發現的自己週遭的只剩下黑暗和寒冷包圍著。
啊……好冷!
絲毫沒有減緩的低溫和濕漉讓女孩馬上意識到自己早已被埋進深深的雪層裡,不禁害怕地想要挪動自己的身體爬起身來試圖逃離現場。
然而,早已凍到僵硬的軀幹卻完全不聽使喚,一動也不動,身上原先禦寒的衣物也逐漸為融雪浸濕,寒氣開始從衣物細縫滲進肌膚,就像鑽子往骨裡扎去,讓動彈不得的女孩更加難受;她先是咳了幾聲,但這漆黑中滿是冷氣,張口更是讓冷氣容易灌入肺部,引發美里更加劇烈的咳嗽,下半身的腳丫子更因為濕黏冰冷的雪水開始麻木失溫,她只感覺全身逐漸要和附近的冰雪融為一體。
冷……好冷……我會死在這裡嗎?
隨著體溫快速下降,美里唯一想到的是此時此刻自己這般卑微無助的生命會不會在這個寂靜無聲的地方消逝,然而她已沒有力氣去向外哭喊求救,更別期待有人會發現受困於雪堆裡的自己。
不過,唯一慶幸的是,那枚自天空落下的扳指至今仍緊緊地握在她的手裡,雖然在知覺被寒意逐漸麻痺的情況下快感覺不到扳指的輪廓,但她仍然選擇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釋迦提桓因陀羅不會那麼輕易放棄自己,於是試圖打起精神告訴自己要鎮定下來。
沒錯!就連我的祈禱神明大人都聽到了,所以再怎麼樣祂一定會想辦法救自己的!
然而,現實卻是殘酷的,漫長的寂靜和寒冷並沒有因為女孩樂觀的想像而減少受困軀體的折磨,漸漸地,女孩的感官知覺只剩下刺骨的冷和無垠的黑,但奇蹟卻始終不曾沒出現過。
「好……好冷……」
為什麼……祂……還沒有來呢?還是說,我真的被神遺棄了?
慢慢地,女孩的意識也在低溫中開始模糊,就在她昏沉之中打算放棄希望之時,一個哭泣的聲音出現了。
「嗚嗚嗚……」
那是一個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女孩抽噎的微弱聲響,美里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畢竟自己已經被埋在雪堆裡面了,怎麼可能會聽到別人說話的聲音呢?然而,那個又是啜泣和喘息的聲音仍還繼續說著,彷彿在像女孩提示不要忽略它的存在:
「明明……我跟富軍(Vasusen)都這麼努力了……明明……明明太陽就已經恢復正常了呀……」
從對方斷斷續續泣不成聲的話語中,女孩似乎聽出了一些跟自己方才遭遇有關的關鍵字,這讓她感到有些驚訝,一時之間忘了自己快要凍死的事實。
太陽……恢復正常?難道……世界真的被因陀羅大人拯救了嗎?那麼這個說話的孩子跟那個叫富軍的傢伙究竟又是誰呢?
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幻聽的美里勉強打起精神思索了一下後,決定繼續豎起耳朵繼續停下去。
這時,週遭仍一片漆黑,但那個帶著鼻音的聲響卻打破了令人絕望和不安的死寂,讓女孩的內心感到莫名地踏實。
「可是、可是啊……為什麼、為什麼……還是有人死去了呢……嗚嗚嗚嗚嗚……」
然而,令人感傷的是嚶嚅聲裡盡是鬱悶絕望的消息,美里頓時覺得胸口有些沉重,但隨後她也想起自己正還在死亡邊緣掙扎,既然已經有人來了,怎麼可以就在這裡輕易放棄呢!
沒錯!只有還有一口氣在,我,美里•卡曼戈爾就不能放棄各種活下去的可能性!
於是,打定注意的女孩試圖用僅剩的一點力氣,忍受胸口的刺痛,費了一番工夫讓已經凍僵多時的唇瓣微微翕動,勉強擠出虛弱幾乎自己也難以察覺的氣聲。
「救……我,我……在這裡……」
雖然美里深知自己這點連蚊蚋聲都沒壓過的微弱求救幾乎無法能為自身多增加獲救的希望,但她仍然願意選擇相信自己最後會存活下來。
「咦?有人……在那裡嗎?」
結果,對方奇蹟式地回應了她的「呼喚」;不過,她完全聽不到對方朝自己走過來的腳步聲,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週遭的溫度在這一聲回應後頓時提高了不少,原來徘徊不離的寒氣居然一掃而空,彷彿自己已經擺脫了眾多感官上的痛苦,來到了真正的因陀羅天堂(Amarāvati in Svarga),這般溫暖的舒適感讓女孩終於恢復了些許精力,足以維持意識睜開雙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