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守書人:無字天書】:第五章-幻象

珀璠 | 2021-06-26 13:00:02 | 巴幣 12 | 人氣 72

連載中守書人-無字天書
資料夾簡介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看完恐怖懸疑故事以後,或是看過那些光怪陸離的SCP檔案以後,總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這些恐懼,其實其來有自。



  清晨五點,幼諠穿好運動服,把兩隻色彩斑斕的匕首掛在腰間,手上抓著昨天被罰寫的作業,來到客廳喝了一罐舒跑,就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等哥哥下樓。

  電視一開就是新聞台,幼諠本想著就直接轉台過去了,卻被斗大的標題吸引住,放下了遙控器。

  “驚見萬人集體自殺!北台灣最大水上樂園今封鎖”

  「這是甚麼世道啊……?」幼諠邊看著電視畫面,一邊喃喃自語。

  忽然之間,窗戶忽然咚咚咚地震動起來,像是有東西在外面敲著想進來,幼諠嚇了好大一跳,下意識握緊了腰間的武器。

  幼諠快步跑上樓衝到哥哥房間,從地毯下摸出鑰匙打開了門。

  「哥哥!醒醒──」

  她掀開被子,卻發現床上空無一人,床上甚至連一點餘溫都沒有。

  哥哥去哪裡了?這個問句跳出了出來的同時,連同不安與恐懼也被抓了出來。

  心臟咚咚咚地跳地飛快,幼諠一手抓著鑰匙,一手抓緊了匕首。同樣地,她開了爸爸的房間,發現裡面依舊空空如也。

  不可能、這不可能!

  恐懼佔據了腦海,拍打著窗戶的聲音依舊,甚至還越來越大。

  她顫抖著拿出手機,屏幕上面顯示著現在時刻05:10,她撥通了哥哥的手機。

  鈴鈴──鈴──

  幼諠躺在床上驚醒,她快速坐了起來,抹乾冷汗密布的額頭。

  怎麼回事?是惡夢?還是預知夢?

  她按掉手機的鬧鐘,刺眼的屏幕顯示出現在時間:

  05:01。

  一如以往,幼諠快速換上運動服,將匕首固定在腰帶上,簡單的洗漱過後,她先去了哥哥的房間。

  她看見門縫下透出光亮,心裡安定不少,抬起手敲了敲房門,裡面傳出了哥哥說等一下的聲音。

  幼諠此刻是真的安心了,依照習慣,她下樓到廚房拿了一罐舒跑來喝,接著就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

  電視打開以後,跳出的新聞就和夢裡的是一樣的。

  她心裡的警報響了起來,抬眼環視四周,果不其然,門窗開始咚咚咚的震動。  

  不安的感覺緊掐著心臟,現在的幼諠就連呼吸都覺得費力。

  她一樣來到哥哥的房間,看見門縫已不再透出光線,她心一緊,快速摸出鑰匙,打開房門,看到的卻是禮滕一身是血趴在地上的模樣。

  怎麼會……

  還來不及細想,鼻子一酸就紅了眼眶,幼諠不想再去看哥哥的屍體,她一轉頭就往爸爸的房間跑去。

  正當她要打開爸爸房間的門時,一股熟悉的味道襲來,然後她的雙眼就被人從後面摀住了。

  幼諠想也不想就要拔出匕首往後突刺,緊接著她的手就被另一雙更溫暖的大手壓住了。

  「……哥?」她顫抖著說,淚水忍不住就奪眶而出。

  禮滕翻了個白眼,直接給幼諠頭上來了個大暴栗。

  「看不清時就閉上眼睛,連中了幻象自己都不知道嗎,還是這種破綻百出的幻象?」黑暗之中,幼諠可以看見禮滕搖了搖頭。「妳呀,看來是我的訓練還不夠紮實,等等去宗祠的時候,再跟舅舅討教一下好了。」

  「別別別、千萬別──」幼諠立刻從感動中脫離而出,一想到舅舅那魔鬼般的訓練計劃,她就覺得胃酸逆流。

  咚咚咚咚咚─!

  碰碰碰碰碰─!

  兄妹倆同時轉身舉起了武器,只見走廊的盡頭,窗簾正無風飄盪著,敲打門窗的聲音更大聲了。

  「爸爸沒事吧?」幼諠問到。

  「他不在幻象之中,正睡著呢,不怕。」

  哥哥在自己身邊,爸爸也沒事,幼諠的心裡總算是安定下來,現在即使給他來個大BOSS殺殺,她都可以當訓練一樣過去了。

  「哥,現在怎麼辦?」

  「等。」禮滕收起了弓,冷淡著看著不停被拍打的窗,牽起妹妹冰涼的手,來到客廳。

  電視依舊開著,還一樣播著萬人集體自戕的新聞,看來這便是今日的頭版了。

  禮滕看了兩眼,眉頭緊鎖,關掉了電視。

  「阿諠,最近有做甚麼夢嗎?」

  「沒有。」幼諠看著禮滕的雙眼,不知怎麼的,鬼使神差之下,她說謊了。

  禮滕點點頭,抱著弓和箭筒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幼諠的心情平復下來以後,肚子頓時感到飢餓起來。她從櫃子裡拿出牛奶麥片沖泡包,泡了兩杯又香又濃的燕麥奶,她把一杯放在客廳的茶几上。

  如果這個人真的是禮滕,那麼他就絕對不會喝。

  歸禮滕患有嚴重的乳糖不耐症,這件事只有幼諠和爸爸知道。

  「謝謝。」

  禮滕沒有睜開眼睛,伸手就去拿杯耳,不料幼諠忽然換了杯子的方向,他的手就這麼碰在了滾燙的杯壁上。

  「阿諠!」禮滕痛的睜眼,卻看見幼諠已經拔出了窮華匕,冰涼的鋒刃正架著他的脖子。「阿諠,妳做什麼?」

  幼諠眼神凜然,手勁又加重了些,刀刃已經劃開了皮肉,流出的卻不是鮮血,而是濃黑的墨汁。

  她朝著“禮滕”大吼。

  「說!我哥在哪?」

  “禮滕”的嘴角裂開了,在“禮滕”這副人皮面具下的,是另一張更美艷的鵝蛋臉。

  「果真是兄妹情深啊……」

  空氣凝聚了,一連串得意且狂妄的笑聲從這具軀體散發而出,震的幼諠耳膜直疼。

  「亞神的女兒,生的可還真像。」那女人刺耳的聲音讚嘆著,也怨恨著:「就是這張臉!這張臉迷惑了陛下──」

  說著,撲上前來就打算撕了幼諠的臉。

  幼諠身形微動,輕巧地閃過那一波攻擊,接著大喝一聲,想也不想地直接將眼前的古裝美女給砍成兩半。

  「大膽妖孽,去死!」

  「哈哈哈哈哈──徒勞呀,徒勞……」美麗的女子詭異地笑著,在青藍色的火焰中化為灰燼。

  女子一消失,門窗就安歇了下來,吵鬧的聲音不再,只留下電視台依舊撥放著今日的頭條。

  幻象解除。

  幼諠頓了頓,看著匕首上的濃密墨水被鋒刃吸收,刀刃變的更加晶亮,還隱有錚──的微音。 

  哥哥!

  幼諠忽然想到了個恐怖的後果,她急急忙忙衝上樓,衝進房間,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她紅了眼眶。

  「哥哥……」

  禮滕就如同幻象裡看到的那樣,趴在血泊裡,左手抓著那張莎草紙,他的弓箭和箭桶散落在地上,窗上的符紙已經破碎了。

  幼諠放聲大哭起來,就連樓下大門被踹開了也沒有發覺。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哭成了甚麼樣子,只知道三個舅舅們衝進了房間裡,一個把又叫又哭的她從哥哥身上拉開,一個跪在地上開始施行治癒術,另一個則跑去爸爸房間後又衝回來,搖了搖頭以後開始撥打電話。

  哭到不知道吐了幾次的幼諠,終於失去了意識。

  三舅亞濬抱著她到床上安放,大舅亞倫掛掉了電話以後,房門之上又重疊了另一個更華麗的門的虛影,虛影的門打開,透出幾聲喵喵叫和濃濃的咖啡香,緊接著,一個穿著民國初年女學生模樣的波浪短髮女孩子走了出來。

  她是五喵咖啡館的老闆娘夏靜川,和歸家一樣也不一樣,夏家的超能力是把想像力用在現實層面的能力。

  「還有氣嗎?」她一來,二舅亞齊舅滿頭大汗的退開禮滕身邊,那女子很自然的接手了亞齊的位置。

  「很弱,一來的時候簡直跟沒有一樣。」

  接著,靜川注意到了禮滕手上握著的莎草紙,在她眼裡,那莎草紙閃著微微的紫光和金光。

  「看來,有人已經保住了他的小命。」她輕輕地抽出那張散著雜亂無章的字眼的莎草紙。「亞倫,把你妹寫的那箱小說都帶過來我店裡吧,我們慢慢再談。」

  一個彈指,房間內出現了好幾個白色小人,它們分成兩批,分別把幼諠和禮滕抬進華麗的大門裡。

  夏靜川對著門一個揮手,門扉緊閉,然後消失不見。

  接著,她往宋志霖的房間而去。

  宋志霖的房間乾淨而整潔,不同於禮滕的房間那般,他的房間像是很久沒用過,飯店客房剛入住的那樣子,唯一吸人眼球的,就是那本擺在他書桌上,很厚重很大一本的書本。

  仔細看,那本書像是經歷了久遠的年代,原本精緻的書皮已經開始斑駁,書頁也泛黃有皺褶,像是有人經常翻閱它那樣。

  但是,它卻是一本超級空白的書。

  「無字天書?」亞濬想出手翻動書頁,卻被靜川打掉了,他抓著自己泛紅的手背直喊疼。

  「既然知道還亂碰,活該!」回到大哥身邊,亞濬又受了亞倫的一顆爆栗。

  亞濬嘟起嘴,轉頭看向亞齊,把受傷的頭和手湊了過去,亞齊無奈地笑笑,開始幫他治傷。

  夏靜川沒有在意三兄弟的舉動,只是瞇起眼又在房間裡巡視了一圈,便把書本闔起來帶走了。

  華麗的木門再次開啟,夏靜川牽著亞齊的手消失在木門之後,亞倫和亞濬則回到宗祠搬亞神當初寫的小說。

  宗祠裡已經聚集了一部分的歸家人,見到亞倫和亞濬出現,他們紛紛圍上前去。有的是來交換情報,有的想知道最新消息。

  在一片吵吵嚷嚷中,有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他拿著可作為登山杖功能的雨傘,重重往地面敲了三聲,宗祠裡瞬間鴉雀無聲。

  「吵什麼,也不讓人家把話說完!都幾歲人了還這麼毛毛躁躁!」歸文龍喘了一大口氣,坐回自己的檀香木太師椅上。「阿倫!你來說。」

  「爸,你別激動。」亞倫上前拍了拍父親的背,幫他順順氣,不料卻被老爸賞了一個大爆栗。

  「別激動?阮孫攏袂死了哩哉謀?這樣你還叫我別激動?」

  歸亞倫無言地扶額,他清了清嗓子,對聚集而來的宗親們說:

  「各位,就我們目前知道的,噬幻怪的主人又再度甦醒,同樣放出了一批巫師和女巫混淆視聽,這部分已經有魔法部門協助處理,目標是阻止黑暗中世紀再度降臨。

  另外在亞洲地區,我們熟悉的妖怪也被放了一些出來,最近襲擊我小妹家的便是一個,情況有點複雜,夏家也已經介入,我和阿濬現在要去找夏老闆討論討論。目前還不清楚那邊的目的要做什麼,可能又跟上次一樣只是好玩而已,總之大家保持聯絡,隨機應變,年輕人不要單獨行動,以上!祝大家平平安安出任務,順順利利回家!」

  亞倫下台一鞠躬,群眾爆出如雷的掌聲,歸文龍欣慰的眼神落在大兒子身上,最後眼神看向那個塵封已久的箱子,心裡頓時痛苦了起來。

  想當年,老四在的時候是多麽風光,因為亞神擁有極強的創造天份,她在守書人的才華方面也是展露無遺,怎麼最後會變成這樣······?

  這一切都怪那個青陽!

  看著老爸的神情變化,亞濬嘆了一口氣,湊上前說:「爸,禮滕這次能活著,是青陽救了他。或許到最後,一切都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歸文龍瞪了他一眼,不耐煩地揮揮手,要他們趕緊去找夏老闆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