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翻譯]FGO暮間物語 安娜塔西亞 極氷封印/漂着する魂は

ハラルド | 2021-06-25 21:43:26 | 巴幣 1018 | 人氣 647

唐突地寫了一篇翻譯文
身為忠實的安娜推し
昨天剛更新的暮間物語當然也是第一時間看完
結果劇情整個尊い到害我被電到睡不著w
然後就在期末考前熬夜翻譯了這篇劇情(尛)
我只能說,我的生涯一片無悔
這段劇情對安娜廚來說實在是太美好了,我必須和世人分享^q^

註:藍色文字為主角台詞
綠色文字為劇情地點
為差分劇情連接點
希望大家看得懂~


安娜塔西亞 暮間物語:極冰封印/漂流的靈魂

(Part.1)


—是我
—殺了你最重視的人們嗎?
 
《???》
聽好囉,皇女殿下。
我們也是具有人格的人類。
雖然多少有些特異的能力啦。
就算有著比起常人來得優秀的力量,
從不同角度來看也可說是“僅此而已”。
但是啊,與此同時我們也是影子法師、用完就丟的棋子。
以魔術用語要怎麼說來著?境界紀錄帶之類的玩意兒。
我們只是「紀錄」,絕非生者。
有著形成各自人格的過去,也有著構築我們能力的歷史。
不過,即便如此。
我們只在受召喚時才真正誕生。
這麼想也沒什麼問題呢。
我想說的就到此為止啦。
妳是自從那一天,被召喚出來之後才誕生的。
恭喜妳,冰之皇女。
妳被託付了未來呢。

—被召喚出來沒多久之後。
就聽到可疑的老人講了這些可疑的話。
接著在經歷了各種事件之後,我得知了。
曾經襲擊迦勒底的不是別人,正是另外一個安娜塔西亞(我)
知曉這件事情之後,我就這麼確信了。
確信並接受了這個事實。
如果保有記憶的話也許會很痛苦吧,
但到頭來,我和她依然是不同人。
那時,我很乾脆地切割開來了。
御主對這件事也認知得清清楚楚。
我和我,是僅僅分享著同樣過去的陌生人。
他對我說:『現在的妳,是我的從者喔。』
到此為止。
只不過是個早在那時就結束掉的插曲罷了。

…………我們之間的嫌隙是從何開始的呢。
是從聊到俄羅斯異聞帶、看見閃過你臉上的陰影時嗎?
還是說,正好相反。
是從我受到紀錄的夢魘纏身時開始?
…………從者明明不應該會做夢的。
雖然不應該會做夢。
但不知為何,每當我閉上雙眼,那副光景就會浮現腦中。
罪惡感日漸向我逼近。
痛苦到令人快要作嘔。
即便如此,羈絆依然存在。
我和御主之間的羈絆,強烈的互相連結著。
看著他那過分的執著、和不乾脆的拘泥。
然後,漸漸地。
我打開了那扇禁忌之門。
 
惡夢,惡夢把我,安娜—給俘虜了。
  
《安娜塔西亞》
拜託……你……
逃……走吧。
快逃啊…………御主……。
 

(迦勒底)
《戈爾德魯夫》
請問一下發生什麼事了嗎!?
雖然正趕緊跟著人群的方向走,但其實我完全還沒掌握現狀喔!

《瑪修》
是的,根據水手.尼莫先生的緊急報告,碼頭似乎發生了異常事態!

詳情我也還沒聽說……
好像是港口不能用了!

《戈爾德魯夫》
那、那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態啊!
喂,你們兩位也快點喔!

(港口)

《水手.尼莫》
嗚哇—,你們終於來了—!

《馬修》
這……請問這是……冰嗎?

《水手.尼莫》
對啊—,一直到剛剛為止都還不斷的侵蝕著港口呢!

《美狄亞》
雖然目前是靠我來抑制住的呢。

美狄亞…………!

《戈爾德魯夫》
嗯……好的。
那麼原因是?
是否有找出解決的手段了呢?

《美狄亞》
光是要抑制住就很吃力了,根本沒有餘裕去調查那個啦。
不過因為御主來了,現在就開始看喔。(施術)

《戈爾德魯夫》
(但是仔細想一想啊)
(像這樣看著我們奉獻一生也不見得能學得會的魔術如此隨意的被使用著……)
(總覺得有某種重要的感覺被麻痹了啊……)

《美狄亞》
好的,解析完成了。
冰塊裡面有從者喔,根據波長來看是安娜塔西亞呢。

安娜塔西亞被…………!?

《戈爾德魯夫》
那、那難道說…………是那樣嗎?
回想起了……異聞帶的記憶…………想叛亂……?

我覺得那不可能,新所長。

《美狄亞》
“回想起來”,這件事首先就沒有可能喔。
異聞帶的皇女,和這邊所召喚出的那孩子是不同人。
僅僅是容貌相同,根本完全是別人。

《戈爾德魯夫》
嗯……嗯。
雖然道理我都懂。

《美狄亞》
比起那種事,問題是解決方法喔。
目前只是抑制著而已。
雖然如果是我這種程度的caster的話,想繼續封印也不是不行。
但那麼做的話必須要匯集我的全力呢。
……也就是說,戰力會減少一人喔。

《福爾摩斯》
可不能讓那發生呢。
畢竟優秀的caster,可以算是迦勒底的生命線喔。

《瑪修》
福爾摩斯先生!

《福爾摩斯》
抱歉我來遲了。
美狄亞女士,在妳看來這是源自外部的問題嗎?
有從外在以某種形式攻擊安娜塔西亞的人……類似這樣的。

《美狄亞》
……怎麼說呢。
這個冰塊本身,恐怕是源自她本身的暴走吧。
但是,那個原因來自外部還是內部也搞不清楚喔。
我現在能明白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這樣放著不管的話皇女殿下會非常危險。
就算有ノウム.カルデア的支援,像這樣持續浪費魔力的話她可會消失喔。

《戈爾德魯夫》

只要靈體化不就沒問題了嗎?

《美狄亞》
要是能夠正常地靈體化的話,確實如此呢。
但是啊,懂了嗎?
她現在可還正持續行使著魔術喔!
透過靈體化,要是能夠正常地重置這種異常的話還好。
……但要是弄不好,可能就不是重置,而會變成關機喔。

《戈爾德魯夫》
總而言之就是和死亡沒什麼兩樣是吧!?
那可是令人困擾!非常困擾!

《瑪修》
但是,那要如何是好呢。

《美狄亞》
……是呢。
不管是源自外部還是內部。
她的精神都確實正在暴走著。
既然如此,除了侵入她的內心以外別無他法了吧。

《福爾摩斯》
這樣啊。

《美狄亞》
入侵精神和靈魂的讀心魔術,如果要找的話應該也是有。
但這次不需要這麼強力的魔術喔。
畢竟,現在的她正暴走著。
如果是我的話,用現成的魔術來把御主的精神硬塞進夢裡也是可行的喔。

也就是……要自己進入夢中嗎?

《美狄亞》
是喔,雖然可能很危險,要做嗎?

我想做。

《戈爾德魯夫》
即答!
(主角)啊,
請你多思考一下再行動好嗎!
……算了,這次確實沒有那種時間了啦……
那先姑且不論,應該不可能連從者都不能帶去吧?

《瑪修》
我當然也會一起去。

《美狄亞》
……不對,妳不行呢。
妳和安娜塔西亞的相性很差。
被夢境阻擋在外的可能性很高喔。

《瑪修》
這……這樣啊。

《福爾摩斯》
美狄亞女士。
那麼相性良好的從者有誰呢?
是能夠同情她的人、或是完全不同情她的人嗎。
……男女之間的性差也會有影響嗎?

《美狄亞》
答案全都是NO。
請你們去把不是人類的從者叫來吧。
那種從者,稍微找一下也能找得到吧。

這麼說的話就是……

《海森.羅伯》
………
………

《戈爾德魯夫》
真虧你能帶過來啊!?

拼命拜託了一番……

《美狄亞》
這位應該就可以了吧。
但是,這之後還有個問題呢。

《福爾摩斯》
還有什麼必需的人材嗎?

《美狄亞》
首先,想要一騎能夠融化冰塊的的從者喔。
要我順便做也是可以,但是正確性會稍微失準。

《戈爾德魯夫》
正確性……?

《美狄亞》
就像一邊安撫著兇暴的公牛,一邊用另一隻手穿線那樣。
這樣舉例能聽懂嗎?

《戈爾德魯夫》
非常能夠理解。
也就是極度困難對吧。

《伽爾納》
……
……

《阿周那》
……
……

《美狄亞》
一聽到要融冰就覺得「該自己出場了」、在那邊蠢蠢欲動的兩位。
你們兩個的火,有點過度猛烈了喔。
不好意思,不過你們這次就旁觀吧

(他們很沮喪地走掉了……)
(之後再去安慰他們吧)

《傑羅尼莫》
原來如此。
所以才找上我啊。
但我的寶具並非火焰,而是象徵太陽的東西。
就算只是融冰,可能也得花上不少時間……。

《美狄亞》
那就讓另一騎來幫忙吧。

《福爾摩斯》
原來如此。
傑羅尼莫負責讓冰融化,再讓他一口氣破壞冰塊啊。

《伊凡雷帝》
……既然那女孩陷入了危機,朕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我揮下這杵杖的時機,就交給美狄亞和傑羅尼莫,你們兩位了。
朕就只會無心地把冰塊給破壞掉而已。

《美狄亞》
那就決定了呢。

等等
要怎麼進入夢中啊?

《美狄亞》
現在就對你施術喔。
好的完成。

《戈爾德魯夫》
哇—喔,眨眼之間。
進入他人的夢,竟然比施加高度的強化還要輕鬆什麼的……

《美狄亞》
畢竟施術者不一樣嘛。

那麼,這之後要怎麼做……

《美狄亞》
緊密接觸的話應該就會發動了。
嗯—……
只要接個吻應該就可以了吧。

《瑪修》
嗚哇!?

《美狄亞》
……話雖如此。
就算只是牽手應該也行喔,大概沒問題。
要選哪種,就看你自己囉。

了解!

《戈爾德魯夫》
(沒問題嗎?)
(唉算了,雖然擬似從者的心理照護也很重要……)

《福爾摩斯》
(那部分還是不點破比較紳士喔,新所長)

《傑羅尼莫》
那麼差不多該開始了。
寶具解放。
陽氣的郊狼、憤怒的太陽,
請將力量連同炊煙一同借予我吧。
『創造大地之者』!

《水手.尼莫》
嗚哇,好—熱喔!

《戈爾德魯夫》
突……突然變成像仲夏那般炎熱了呢。
唔……,讓人懷念起夏威夷……那是夏威夷來著?

《傑羅尼莫》
不轉換為攻擊,就請郊狼持續抱著冰塊吧。
到祂忍受不了寒氣而消失的時候,就輪到雷帝上場了。

《伊凡雷帝》
知道了。

《美狄亞》
……
……熱。
傑羅尼莫,不能再快點嗎。
安娜塔西亞的魔力消耗可是相當激烈的。
這樣會沒辦法把她救出來喔。

《傑羅尼莫》
了解了。

傑羅尼莫……!

《傑羅尼莫》
我懂的。
請冷靜下來,御主。
你有屬於你自己的重要使命。
可不能夠忘記了喔。

《海森.羅伯》
……

《瑪修》
羅伯先生!?

(要我就這樣共乘著,是這個意思嗎?)

《傑羅尼莫》
……好了,離開吧郊狼!
雷帝!

《伊凡雷帝》
明白了!!
啊啊—吾之神、吾之杖啊。
拯救我那遠在夢境的子孫吧!
碎裂吧!!

《海森.羅伯》
(狼嚎)

《美狄亞》
……冰塊的重組很快,請你們快點!

《海森.羅伯》
(狼嚎)

安娜塔西亞……!

《安娜塔西亞》
……

快……逃開
別……管我

(握住她的手……!)
(吻她的臉頰!)


(Part.2)


—好寒冷、好痛苦、好孤單、好難受。
這世界,到頭來還是如此殘酷。
我沒有注意到這件事、當作沒看到,一直這樣舒服地生活著。
但是,我明明什麼都沒做。
為什麼我要……我要—
被蹂躪到這種程度呢。

《安娜塔西亞》
我很憎惡。

《安娜塔西亞B》
我很悲傷。

《安娜塔西亞》
我絕不原諒他們。

《安娜塔西亞B》
我怎樣都無所謂。

《安娜塔西亞》
—但是,儘管如此,我依然愛著人類。

《安娜塔西亞B》
—而我,早就對人類失望透頂。

《安娜塔西亞》
所以我要為之而戰。

《安娜塔西亞B》
所以我要將之殺盡。

《安娜塔西亞》
御主,為了你。
讓我來守護人理吧。

《安娜塔西亞B》
卡多克,我可不是為了你喔。
我只不過是,做我想做的事而已。

骰子的惡意、命運的玩笑。
我沒有成為妳,只是因為運氣好嗎?
要是像妳被用一樣的方法召喚、被一樣的方式對待。
我也會像妳一樣為他付出所有嗎?
像妳一樣輕易地就重現出那個地獄、那場慘劇。
我,絕對不要那樣。
非常非常,厭惡到難以忍受。
因為,這樣一來。
我就會成為,殺了御主重要的人們的女人。
……不要。
那種的……絕對不行……

(夢中世界)

《海森.羅伯》
(狼嚎)

好了,再來該怎麼辦呢

《海森》
『羅伯可以追蹤她的氣味喔。』

這樣啊……誒
說話了!?

《海森》
『畢竟是在夢境裡呢。偶爾也會有這種情況吧』
『雖然很遺憾,但牠好像還是沒辦法講話……』
『作為補償,就讓我來講三倍的話吧。』
『不過在那之前,先來把這些傢伙掃除吧!』
『好了,要上囉!』

(戰鬥)

《海森》
『畢竟是夢境的世界,不出所料地溶化了嗎。』
『那麼,來追蹤她的氣味吧,御主。』

羅伯,拜託了
狼王,拜託了

《海森》
『牠似乎是在說,跟過來吧』

不管怎麼說
暴風雪也太激烈了吧……

《海森》
『不知是她現在的心象景色、還是印象深刻的地點。』
『不管是哪種,都十分令人羨慕。畢竟我們兩個,甚至都沒辦法好好想起故鄉啊。』
『……雖然我也不是那麼留戀故鄉啦!』
『倒不如說我對更重要的事才有所留戀喔!!』
『說實話啊!那就是!』
『頭!』

這樣啊……確實如此呢……

《海森》
『沒有頭的無頭騎士什麼的—就跟沒有肉球的貓沒兩樣』
『你不這麼想嗎?』
『既不能吃飯也不能聊天,鼻毛就算變長了也沒辦法拔掉喔!」
『不對,雖然我也不想看到別人的鼻毛啦!』
『啊,對了對了。回去之後希望你能幫我跟小童謠傳個話。』
『請她不要再因為萬聖節快到了就把南瓜戴到我身上了!』
『而且還在剖半的南瓜裡放蠟燭,這樣火光會閃個不停啦。』

你看得到嗎?

《海森》
『不,完全看不到。因為我是靠肌感覺來戰鬥的。』
『喔?好像有其他人在呢。』

安娜塔西亞……!?

《???》
—喂。你搞錯囉。

(城堡內)

《安娜塔西亞》
……?
哎呀、 阿列克榭怎麼了嗎?

《???》
阿列克榭在休息喔
好像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的樣子。

《安娜塔西亞》
……那我去探望一下阿列克榭吧。
畢竟他只有一個人,心思又很纖細。

《???》
啊,妳好狡猾。
人家明明也想早點逃出這場派對的。

《安娜塔西亞》
先搶的人先贏對吧?

《???》
……真拿妳沒辦法,那就用輪班的吧。
請記得要乖乖回來喔。

《安娜塔西亞》
好的好的。
遵照姊姊大人的吩咐。

—我當然很清楚。
這只不過是場夢。
僅僅是用來滿足願望的,永遠都不會結束的幸福的日子。
……這樣就夠了。
我再也不會回到迦勒底,不想再回去了。

《安娜塔西亞》
Viy
拜託你,再多讓我看一點。
再讓我看更多更多,
幸福的時光、幸福的一瞬,在這段假寐的期間,永遠永遠。

……Viy睜開了雙眼。
我看到了有如薔薇一般美麗的幻象。
啊啊,多麼地平穩。
我再也不用擔心受到輕蔑。
也不必再被他的舉手投足所驚嚇。
只要像這樣靜靜地、慢慢地等待自己的滅亡即可。
像異聞帶那樣。
某天突然就「啪」地斷線—這樣就結束了。
難以補償、無法贖罪,
說到底也算不上是罪過。
但是,對我來說,身為「我」就是一種罪。
……為什麼,你要如此地親近我呢。
乾脆只作為單純的主僕關係的話不就好了。
完全不帶感情地、像機械一樣使喚我。
……然而,為什麼那個人不這樣對待我呢。
—明明光是看到我的臉就一定會很難受的。
腦中的疑問剛浮現就又驟然消失。
……作為我方夥伴的從者變成敵人是常有的情況。
但是,在那個時候、那個瞬間、那個場合的。
只有安娜塔西亞.尼古拉耶芙娜.羅麥諾娃一人。

《安娜塔西亞(?)》
—那也沒辦法嘛。
畢竟我很討厭人類。
不管是那些殺死我的軍人、還是憎恨我的市民、
還是那些決定一看到我就殺死的政治家。
不管是誰都……既討厭又可憎簡直噁心至極啊。

明明如此,妳卻想成為皇帝啊。

《安娜塔西亞(?)》
嗯,畢竟那是御主的願望。
……是那個可愛的人的,重要的願望。

—我,非常地討厭妳喔。

《安娜塔西亞(?)》
那還真是多謝了。
因為我也是,打從心底的討厭妳喔。

(城堡外部)

你……是哪位啊?

《???》
是誰都沒差吧。
我想幫忙她。
你們幾個也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到這種夢中的吧。

《海森》
『當然是為了幫忙才來的。請問您的大名?』
『要是騙子的話可會把你斬首喔。由我或牠其中一邊來。』
『啊,我絕對不會做把砍下來的頭戴到身上這種獵奇的事。這件事我可以賭上傭兵的名譽來保證。』

希望你能把名字告訴我。

《???》
……
……阿列克榭。

阿列克榭……?*(劇情差分)
我記得 阿列克榭是她的弟弟……

《阿列克榭》
對喔,有好好調查過了呢。
……雖然對御主來說是理所當然的呢!

《海森》
『阿列克榭弟弟真的很嚴格呢。』

《阿列克榭》
你管我!
我起碼還有這種程度的權利吧!
……話說回來,嗚哇是怪物啊!!

*《海森》
『哈哈哈,真沒禮貌。那先姑且不管,請你告訴我們具體要怎麼做才能救你姊姊吧。』

《阿列克榭》
……我……我知道了。
……安娜把自己一個人鎖在那座城堡裡。
讓適當的角色做著適當的舉動,就這樣一直生活著。
以體感時間來看,大約兩年左右了吧?

安娜塔西亞知道這件事嗎?

《阿列克榭》
她知道。
不管是繼續下去自己會消失的事、還是連再度召喚的機會都會徹底斬斷的事,她全都做好了心理準備。

《海森》
『為什麼要這樣做?』

《阿列克榭》
因為安娜她,曾經是另一個御主的從者啊。
這樣說你就懂了吧。

那是—
是這樣……沒錯……

《阿列克榭》
啊啊,我知道喔,我都知道的。
我知道你一直以來有多努力。
但是,安娜也都知道的。
……果然還是會怕她吧,你這傢伙。

……

《阿列克榭》
那也沒辦法啊。
大家都無能為力。
因為是從者,所以也會發生這種事。
要是有辦法這樣想的話,那姑且就沒問題了。
但是—
啊啊,可惡。
這可是你的錯喔。
你啊,明明只要不這麼親切地和她交往的話……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阿列克榭》
……呿。
竟然連殺戮獵兵都動員了嗎。
我當然是沒辦法戰鬥囉。
總之交給你了。

了解,你趕快退後!
沒辦法多少給點幫忙嗎?*(劇情差分)

《阿列克榭》
啊……嗯。
算了,那麼我就不出手了。
自己加油喔。

(戰鬥)

(Part.3)


《海森》
『真是的,竟然連夢中都這樣刀光劍影的,她到底怎麼了啊。』

《阿列克榭》
沒辦法啊,這就是安娜的防禦機制嘛。
要是有異物混進來的話就排除掉,人體也一樣吧。

《海森》
『為什麼她會把我們視為敵人呢?』

《阿列克榭》
當然啊,你們是來打擾她小睡的入侵者吧。
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喔,(主角)。

為什麼?

《 阿列克榭》
……那種事,你自己去問她。
好了,差不多要到了。
  
(城堡內)

羅伯,怎麼了嗎?

《海森》
『牠在禁戒著呢。雖然……理由不太清楚。』
『“有點不爽”之類的感覺。』

《阿列克榭》
大概是那個吧。
持有魔眼的精靈,Viy。
注意一點啊。
……不管看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
那都不是安娜真正的意志。
不對,就算她說那是真的……
更深處的地方肯定也還有隱藏著的理由。

知道了。

《阿列克榭》
……真的懂了嗎?
算了,我也該走了。
一進到這座城堡我也會變成角色的一員。
我作為可憐的夭子,不得不被安娜看顧著。
……最後再給你一個忠告。
既然這個世界是她的夢境,她就是絕對的支配者。
不管是認真的對決、還是針對她的弱點都沒用的。
因為就算打贏了,也沒辦法達成目的。
—除了相信她之外別無他法了。
那麼,之後就交給你了。

《海森》
『那麼,看來也只能和原先一樣追蹤她的氣味了呢。』
『但是,破壞這場夢啊。御主,你怎麼想?』
『你覺得我們有權利破壞這場夢嗎?』

……沒有。

《海森》
『沒錯,我們並沒有破壞這場夢的權利。』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你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嗎?』

這—

—今天也持續著小睡的日子。
我已經放手了。
放開了御主的手。
多麼平穩的罪過、多麼平穩的懲罰。
把一切忘卻,就這樣過著生活。

《安娜塔西亞》
……明明應該是這樣的,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闖進來呢。
為什麼,你要來帶我回去呢。
我並沒有那樣的價值。
請你把愛奉獻給其他的從者吧。

《安娜塔西亞(?)》
那傢伙,不是那麼能幹的人吧。

吵死了。
少管閒事。
明明只不過是我所創造的幻覺。

《安娜塔西亞(?)》
哎呀,好可怕好可怕。
那我去把他殺了,你也無所謂吧?

—那當然。
就算被殺死了,在現實世界也不算死亡,只是被趕回去罷了。
雖然對心靈可能會有所傷害,但只要照顧一下就沒什麼大不了吧。

《安娜塔西亞(?)》
……是呢,確實如此。
那麼,我要去復仇囉。
妳就在這裡等我的好消息吧。
……不對,是壞消息呢。

吵死了。
快去啦。
……
……
我沒有做錯,沒有做錯沒有做錯。
——我已經不想再看到那張臉了。

《安娜塔西亞(?)》
—你來了啊。
  
《海森》
『啊啊,找到人真是太好了。那麼趕緊把她帶回去吧……怎麼了?』

妳是……

《安娜塔西亞(?)》
—呵呵呵
你要是跑過來的話,我本來還想給你個痛快呢。
這該說是幸還是不幸呢。

《海森》
『那傢伙是敵人嗎。』

《安娜塔西亞(?)》
沒錯喔,無名的妖怪先生。
我是獸國的皇女。
—雖然可愛之人已經不在了。
但在這場夢中,安娜塔西亞是絕對的喔。
我要殺了你。
然後請你認清事實。
名叫安娜塔西亞.尼古拉耶芙娜.羅麥諾娃的從者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我拒絕。

《海森》
『沒錯,就是這樣。我已經聽完御主的答案了。』

—就算要破壞這場夢。我也想見她、和她談談。

《海森》
『既然如此,那我非常樂意破壞這場夢!』

《獸國的皇女》
—是喔
那麼我和Viy都要全力上了喔。
在夢中,是不可能贏過監督著夢境的本人的。
我就再提醒你一下這個單純的事實吧。
好了,讓我們重現那時的絕望吧!

《海森》
『要來了!這可真是突然啊』
  
《羅伯》
(狼嚎)

《海森》
『……誒? 對方是野獸的話,那我也要出全力了?』
『御主!牠好像要認真起來囉!』

了解,拜託了!

《海森》
『明明應該已經斬首給她最後一擊了……!唔!』

《獸國的皇女》
真遺憾,還早得很喔。

做到這種程度還是……!?

《獸國的皇女》
只要還在夢境的世界裡,我就不會死。
好了,乖乖被冰塊壓爛吧。

《海森》
『御主,快退到後面!』

……安娜塔西亞

《獸國的皇女》

我是—

《安娜塔西亞》
……已經夠了。
妳快給我消失吧。

《海森》
『竟然有第二個……!不對,這次是本人嗎?』
『本人?果然啊」

《獸國的皇女》
哎呀,這樣沒關係嗎,安娜塔西亞。
我是被強加了罪孽的無辜的怪物。
要是我不在了,妳的心靈搞不好會崩潰喔。

《安娜塔西亞》
……就算那樣,也沒關係。
至少最後,我想和他好好談談。

《獸國的皇女》
是嗎。
那麼就,最後再說一次。
我,果然還是很討厭妳喔

《安娜塔西亞》
是嗎。
我也沒辦法原諒妳,所以扯平了呢。

《海森》
『御主……』

我想和她獨處一下

《海森》
『……了解』

《安娜塔西亞》
……
……
為什麼,你要過來。
我明明沒有向你求救。

我不會丟下妳不管的
因為我想幫助妳*(劇情差分)

《安娜塔西亞》
……這樣啊。
不管什麼時候,御主總是這樣呢。
*—我並沒有被你在意的資格。
—沒辦法對你報恩
—沒有被你觸碰的資格
因為我對你來說……只不過是獸國的皇女罷了。

—才不是這樣

《安娜塔西亞》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不管我做什麼,都沒辦法償還、沒辦法贖罪……!
明明如此,你卻總是笑笑地!接受著我的存在!
……不過內心深處有多害怕或憎恨,都不表現出一分一毫……!
對此感到安心的自己、
對你逐漸親近的自己,
我真的是……打從心底的感到厭惡!
別再和我扯上關係!
別再這樣親近我!別再牽起我的手!
真的,別再繼續了……
拜託……讓我就這樣死去吧……

—安娜塔西亞
(抱)

《安娜塔西亞》
啊—御主—?
拜託了……請你放手……

我不會放開妳的
我不會讓妳死的

《安娜塔西亞》
啊啊……

體內的細胞像在大喊著它們的喜悅一般。
像這樣被他抱著,快感就迸發而出。
快退開、快放手。
我並沒有這樣的資格。
明明……沒有的。

《安娜塔西亞》
果然還是……會怕我吧?

會怕喔,但是……

《安娜塔西亞》
但是……?

我沒打算讓妳擔罪
這對於那位皇女來說也很失禮啊

《安娜塔西亞》
——!

他給了一個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
光是要理解就得花上一些時間。

我絕不原諒那個皇女做的事情
但是,那些行為是屬於她的選擇

不管如何,她都為了那位青年御主而行動了。
為了他而成為獸國的皇女、甚至以生命保護他。
不管那是戀情、還是愛情。
甚至是那之上、在那以外的任何感情。
對我來說都永遠不會明白,也永遠無法瞭解。
—儘管如此
她也堅信著她所選擇的事物,為之而戰了。
……那些罪孽、感情,都不是我可以擅自搶奪的。

《安娜塔西亞》
……御主。
我,可能是個非常麻煩的人喔。
優柔寡斷、不開朗、為所欲為、任性、又很黏人喔。
雖然會受你的話語影響,
但這種性格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喔。
也可能,會再做出這種事情。
即便如此,你還是願意—
繼續保護我嗎?

如果在我的能力範圍的話
我會盡全力試試看的

《安娜塔西亞》
……好的,御主。

啊啊,真的好開心。
全身都感受到歡愉、心情像是要飄起來一樣
雖然一輩子都無法抹滅這股罪惡感。
雖然到離別的日子為止都無法忘懷。
儘管如此,我還是想相信他的話語。
—不管怎樣,我還是個軟弱的人。
要是不相信御主的話,大概就活不下去了吧。

(內心獨白)

《獸國的皇女》
……是喔
我是根本就理解不了他有什麼好的啦。

《安娜塔西亞》
我想也是呢。
我也一樣,比起妳的御主更喜歡自己的喔。
彼此彼此,是這樣說吧。

……到頭來,人們唯有產生關聯之後才會感受到他人的魅力。
保持關係、彼此溝通、達成共識、或是反對、對彼此仁慈—
然後,才會孕育出戀情或是愛情吧。
不管是對完全陌生的人還是家庭來說,肯定都是如此。
—反過來說,
完全沒有關係的陌生人變成敵人也是有可能的。
我愛著我的家庭,家人們也都愛著我。
……但是我並不愛著俄羅斯的大地,因此大地也並不愛著我。
一昧地認為那與我無關,所以才會變成那種下場吧。

《獸國的皇女》
……永別了,安娜塔西亞.尼古拉耶芙娜.羅麥諾娃。

《安娜塔西亞》
永別了。
還請妳永遠都別再回來喔。
—安娜塔西亞.尼古拉耶芙娜.羅麥諾娃。

—接著,一覺醒來後。

(迦勒底)

《安娜塔西亞》
……大家,早安啊……
還有……那個……對不起……。

等著我的是怒濤般的說教。

(虛擬空間)

《安娜塔西亞》
……總而言之,我目前被暫時軟禁在虛擬空間裡喔。
……罷了,這也算我咎由自取就是了。

唉唉……

《安娜塔西亞》
話又說回來。
……現在回想起來……
……
……海森先生,講了超多話呢……。

真的是被他嚇了一跳呢!

《安娜塔西亞》
雖然他本人說是夢境的影響,平常不太講話。
……難道不是因為沒有嘴巴才講不出話……

或許吧……

《安娜塔西亞》
呵呵。
……還真是一段沒營養的談話呢。

—就算現在閉上眼,她所犯下的罪行還是會浮現腦中。
令人既難受又痛苦、卻又不是任何人的責任,
不屬於我的,我的罪過。
……但是,我已經不打算再把那些當作是我所做的事了。
那些是,她的罪、她的責任、她……奉獻一切的結果。
即便毫無回報,她依舊認為那值得她獻出生命。
所以我不會背負這條罪,也沒有資格背負。

《安娜塔西亞》
吶……御主。
就這樣待在我身邊,請不要放開你緊握著的手。
雖然我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但我還是想一直待在重要的人身邊。

……我答應妳。

你好像是有些害羞了,扭過頭去搔著臉頰。
每當看見你這樣的反應,就忍不住地想捉弄你。
不管這股感情是什麼,我現在就只打算感受這個瞬間。
啊啊。
請寬恕罪孽深重的我吧。
只有這比起任何財寶都來得珍貴的,和他一同度過的時光……
是我絕對不想失去的事物。
這片持續迷走徬徨的靈魂所漂流到的,令人深愛得無法自拔的天地。

(劇情差分1)
阿列克榭……?
我記得 阿列克榭是她的弟弟……


《阿列克榭》
你竟然完全不認識我啊!
我是安娜的弟弟啦!

《羅伯》
(低吼)

《海森》
『啊,你這麼大聲說話會讓牠不開心的,能請你注意一下嗎?』

《阿列克榭》
啊、嗯。
我知道了。
……呀啊怪物啊!!

(以下相同)


(劇情差分2)

了解,你趕快退後!
沒辦法多少給點幫忙嗎?


《阿列克榭》
怎麼,你有需要啊。
行啊,我就稍微幫你一把。
魔眼起動。
……看招,混亂吧混亂吧!

(戰鬥)

剛才的魔眼是……?

《阿列克榭》
很遺憾,那不是我的力量。
只不過是稍微借用安娜的罷了。
……畢竟我不是魔術師啊。
雖然安娜也不是啦。

(接 Part.3)


(劇情差分3)

我不會丟下妳不管的
因為我想幫助妳


《安娜塔西亞》
不要有這種想法。
我並沒有那樣的資格。

(以下相同)

(後記- 6/25更新)
總之第一次做的劇情翻譯就獻給皇女様了(滿足)
想順便寫一下個人很喜歡的部分:

《海森》
本次的搞笑擔當,一開口直接讓我心中原本的酷酷騎士形象全毀www
開場一長串跟主角的謎之訴苦還有跟阿列克榭的小茶番都很有趣。
明明是皇女的暮間卻莫名地刷了一波好感度。

《阿列克榭》
很毒舌的小鬼,果然是親生姊弟(蓋章)
對於主角認不認識自己(有沒有關心安娜)這件事反應很大,
從這點也可以看出他對姊姊的重視程度。

《安娜塔西亞》
本次女主角,比起前一篇故事有了更多的內心小劇場。
本來以為上次暮間物語的事件已經告一段落了,結果沒有想到是在鋪本篇的梗。
不知為何會一直看見異聞帶時的紀錄,雖然已經跟主角關係不錯了,但還是默默累積了很多心理壓力。
這次藉著自暴自棄的壯膽才終於全部一吐而快,明明已經很重視主角卻又害怕自己的存在會傷到他,
搞到甚至想讓自己徹底消失,這樣一直虐她讓我看得好痛啊(つд`゚)・゚・
不過互相告白完之後看起來總算是有好好講開了,安娜也終於能夠劃清跟異聞帶自己的界線。
最後在模擬器裡跟主角浪漫約會時才又回到開始聊沒營養對話的日常www
雖然鑽牛角尖到傲嬌的安娜也很可愛,但我果然還是最喜歡小惡魔狀態的搞怪皇女w


其他還有開頭時很苦勞的美狄亞跟專業吐槽的新所長也都讓我笑到不行。
當然劇情裡面公然吃豆腐還有告白的部分也是整個被甜到蛀牙(〃∀〃)
雖然可以看得出寫手想努力把異聞帶和泛人類史的安娜切割開來討好玩家
不過我因為是廚主角X皇女的CP所以吃得很開心啦。
最後非常感謝官方發糖,這樣我目前為止暴死一個月也沒有怨言了(不要瞎掰好嗎)


曬一下我迦的老婆,目前除了卡片強化值和寶具之外基本上都點滿了(QP不夠_(┐「ε:)_)
再來的目標應該是要補語音吧。把雷帝抽回來證婚
然後就是希望今年有機會看到安娜的泳裝,出了我他媽課爆!!


大致上就寫到這邊,本人第一次搞翻譯,所以如果有發現錯誤請鞭小力一點( ˘•ω•˘ )
如果喜歡這篇的話也可以給個GP或是來留言跟我聊個天喔(FGO宅大歡迎!)


創作回應

YosoroLu
這顆糖真棒,有夠甜的!! 不過台版還要等2年.... 感謝大大翻譯。我也是皇女推,台版也歡迎加個好友喔~
2021-07-16 00:15:09
ハラルド
皇女很棒對吧(握手)
當初一聽到絆5的語音就整個暈到不行(*‘ v`*)
這篇翻譯可以甜到同好也就值了

不過我目前只有玩日服ㄟ~台日雙修對我來說可能還是太硬了^q^
2021-07-17 10:01:30
YosoroLu
沒關係啦XD 不過我現在台版很掙扎QQ 即將迎接仇凜,然後馬上就是幕間11皇女一次單up ....石頭要死光了!
2021-07-21 01:03:56
ハラルド
我也好想拚寶具等級喔 (´;ω;`)
但是又會很想抽新角,整個心情超矛盾XD
目前石頭都先存著看今年會不會出安娜的泳裝
2021-07-21 20:52:53
YosoroLu
我真的很難忍到幕間16才抽爆,要等2年真的太痛苦啦!!!! 每天任務(情人節語音聽1次!)
2021-07-21 01:11:12
ハラルド
希望可以再開一次自選五星,這樣我就明年情人節PU就可以去拚皇女了d(`・∀・)b

但我覺得情人節劇情實在是不夠甜,難得都有語音了,我想多跟安娜打情罵俏啊QQ
雖然不太可能,不過還是好想聽有配音的幕間物語(打滾)
2021-07-21 21:02: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