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64 衝突

佛萊曼 | 2021-06-25 20:19:38 | 巴幣 22 | 人氣 55


  隔天早上醒來,克萊蕾雅發現自己又做了那個夢。睜開雙眼,是一片漆黑,她連忙坐起來,發現有一絲光亮,透過微風吹拂的窗簾透進來。

  有那樣的感覺,同樣想不起來。就算冷靜下來,認真回想,也沒有一點線索,彷彿被牢牢鎖住的房門。

  內部的陳設是旅館的樣貌,梳妝台、衣櫃、桌子、沙發、地毯以及床鋪。

  不知何時,她們住在旅館裡了。大家都睡在同一間,女孩們都在床上,道爾森在沙發上,洛克斯特和布拉雷爾則是打地鋪。

  大概是道爾森用瞬間移動送他們來到這裡。

  克彌希亞和奈娜醒著,她們以坐姿在床上交談。

  「妳醒啦?要去吃早餐嗎?」克彌希亞輕聲詢問。

  「妳們在聊什麼?」克萊蕾雅同樣壓低嗓音問。

  奈娜用眼神向克彌希亞徵詢,後者點點頭。

  「是關於道爾森先生的事情。」奈娜說:「克彌希亞小姐和我討論了一下,我把想法和經過告訴她。妳們昨晚只聊到諾菲特王國的事情,對吧?」

  聽到這裡,克萊蕾雅不禁有些不滿,因為姐姐把她們私下談的內容告訴這位同伴,雖然奈娜不是陌生人,在同伴中稱不上是熟稔,不過她有一種良善和神祕的優雅,是她所心神蕩漾的。

  「對。道爾森怎麼了嗎?」

  「我們是在討論他離開第四層的神殿之後的事情。」克彌希亞說。

  「克彌希亞小姐對於道爾森先生暗黑化的事情很有興趣,我們是用這個字眼交談。雖然離開神殿後,我們多少都有感覺到道爾森先生的改變。」

  「改變?可是我不覺得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克萊蕾雅說。

  她試著回想了一下當初的經過,她們只是看著道爾森憑空消失,然後過不久後回來。

  外表上沒有太大的變化,感覺也是一樣,有股神秘的力量潛藏,似乎是這樣子,真要說不同的話,便是這樣。

  也許是因為克萊蕾雅的感知不夠敏銳。

  「所以我才要問奈娜呀!妳太遲鈍了,而且實力還不夠。」克彌希亞說。「妳來說看看吧,奈娜。」

  奈娜點點頭,了然於心的說:「自從離開那座詭異的神殿後,他的確變得有點奇怪。不過就像克萊蕾雅小姐一樣,我只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單純就另一點平心而論,那個種族崇拜的神祉是邪惡的。這也是為什麼會被封印。黑暗精靈是被精靈族群放逐的種族,他們是眾人嗤之以鼻的,殺人放火、誘騙人類男子殺害、搶奪物資、佔領據點,各種想像的到的壞事都有分,而他們的神明,想必不會是好東西。如果那樣的神願意接納的人類,肯定……」

  「怎麼會……」克萊蕾雅瞪大眼睛,淚光閃爍,「道爾森不是壞人。他是個善良的好人,在洛卡斯的時候,常常幫助大家,還是神職人員,像他那樣的人,一定是受到神的認可才對。」

  「邪神就是另一回事了,人什麼時候改變都不奇怪,或許在妳沒有發現的時候,他已經悄悄改變了。」克彌希亞說。

  克萊蕾雅望著道爾森熟睡的側臉,他發出輕微的鼾聲,衣衫襤褸,上半身規律的起伏,那張臉彷彿從沒變過,或許是他們在一起太久了。

  起了疑惑和感到茫然,奈娜和她姊姊的話固然有道理,可是真正長久和對方相處的人,是克萊蕾雅。

  沒錯,奈娜是中途旅行加入的,她懂什麼?

  姐姐在道爾森來洛卡斯的早期,壓根兒沒打算要認識他的意思。

  「外地來的流浪漢?妳為什麼要認識那種人?他過不久就會離開洛卡斯了。」當時的克彌希亞是以這個理由婉拒。

  想當然耳,以皇族的身分而言,跟流浪漢可是天地之遙。

  克萊蕾雅一開始並沒有認識對方的打算,可是命運就是如此湊巧,他們相遇了。不是以白馬王子和公主的方式,也不是英雄救美。

  而是一種相當平凡的過程。那時的道爾森同樣衣衫襤褸,身上發出惡臭,渾身髒兮兮的,看的出來是流浪的旅行者,或許是逃出來的戰俘。

  「我希望能在此找到歸屬。」道爾森首先拜訪的地方,便是洛卡斯水之神殿。根據他的說法,其他乞討者都來這裡參加儀式和禮拜,等結束後就能領到供品和配給。

  不過道爾森並不打算拿那些東西,他希望能落腳,盡自己一份心力,而且他不是單純的流浪者,身上的權杖顯示他很可能是魔法師。

  使用魔法不是稀有的事情,但會用魔法的人,在洛卡斯是鳳毛麟角。

  「凡是抱持良善的心,想要成為神的僕人,你就是我們的一份子。」當時收留他的祭司是這麼回答的。

  於是,道爾森成了水之神殿的僧侶和教徒。因為會使用魔法,因而吸引了克萊蕾雅的目光。

  他使用魔法來幫助民眾,而不是花俏的攻擊,或絢麗的表演。是最樸實真摯的,正因為如此,克萊蕾雅深感敬佩。

  他可以用魔法做很多事情,可是他卻選擇這種用法,替老婆婆拿菜,幫忙建築工人修築民宅,還有替農場主人趕羊。

  祭司表示,身為神職人員,幫助百姓是教徒的義務。道爾森義不容辭參與幫助百姓的活動,就那樣好多年。

  不光是如此,就連王國發生大事時,他必定會出一份心力。這麼多年以來,克萊蕾雅都看在眼裡。

  要說那樣的道爾森是壞人,她實在不能容忍,這些人的懷疑簡直是無稽之談,洛卡斯的百姓熱愛道爾森,神殿的人們敬重他。

  「道爾森絕對不是那種人!我不懂妳們為什麼有這種懷疑,太可笑了!」克萊蕾雅怒氣沖沖走出房間,甩上房門。

  奈娜憂心忡忡低著頭,克彌希亞嘆了口氣。

  「敬愛和感情使的克萊蕾雅盲目,這不能怪她。何況在那之前,或許道爾森真的都是好人,但我們不能保證,未來依舊如此。」克彌希亞說。

  「時間和環境都會改變一個人的想法和性格。」奈娜說。

  不可能,道爾森絕對不會輕易變了個人。他都願意捨命救姐姐了,克萊蕾雅在旅館的三樓露台上吹風,現在是白天,不知試煉之塔的溫暖從何而來。

  聽說植物的光源也伴隨著加熱的作用。克萊蕾雅不願去思考道爾森的好壞問題,因為對方的重要性早已遠勝那些如浮雲的小事情。

  即使他是壞人,說不定她也願意接受。

  「早安,我的小公主。」道爾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她高興的轉身去向對方揮手,光是聽見他的聲音,看見他的到來,多麼平凡的小事情,都讓她樂不可支。

  「早安,道爾森。」

  道爾森已經經過梳理和打扮,頭髮變整齊,臉龐也變得白淨。

  「布拉雷爾和洛克斯特都還在睡呢,我以為妳們會在一起的。」他用大拇指指著室內。

  道爾森口中的妳們,估計是指克彌希亞和奈娜,還有她。

  「姊姊不在房間嗎?」她問。

  「對,她和奈娜都不在。我原本以為妳們會待在一起,旅館的員工告訴我,他看見妳待在露台,所以我就優先來找妳。」

  優先,這個字眼讓克萊蕾雅有種優越感。她的地位勝過其他同伴,她的存在是獨一無二的。

  「要去吃早餐嗎?」克萊蕾雅問。

  「好啊,也找其他人一起來吧。」

  「克萊蕾雅,妳不要靠近他。」克彌希亞從露台另一側出現,奈娜跟在背後,如影隨形。

  露台上有幾棵盆栽和座椅,由磁磚地面鋪成,呈現L字形。在其他地方有不少人將身子倚在欄杆上俯瞰下方的街道和城市的景色。

  「姊姊,妳們也在這裡。」克萊蕾雅感到一陣困惑。

  「克彌希亞,看樣子妳對我很有意見呢。」道爾森說:「不如我們就在這裡講清楚,是擅自答應漢威爾那件事,讓妳很惱火嗎?」

  「那是一回事,但你的人格和個性是另一回事。我不相信你,讓克萊蕾雅繼續跟著你,不會有好事發生。從昨天的戰鬥中我就知道了。」克彌希亞說。

  「這樣說不太好吧?其實現在……我還是覺得道爾森先生是好人。」奈娜說。

  「昨天的戰鬥?」道爾森皺眉說:「難道我用了什麼邪魔歪道嗎?」

  「沒錯,你擅自與邪神締結契約,你或許沒感覺,在沒感覺的情況下,人格意志沉淪。」克彌希亞說。

  「昨晚的溝通應該講的很清楚了不是嗎?為什麼還要將矛頭指向道爾森?」克萊蕾雅問。

  「妳們都閉嘴,現在讓我跟道爾森單獨交談。妳要知道,昨晚出來散步的時候,那傢伙也悄悄跟在後面監視,你有何居心?」克彌希亞說。

  監視?克萊蕾雅完全沒發現,心頭一驚。她注視道爾森的眼睛,他的眼眸澄澈,沒有惡意。

  無形的怒火正在醞釀。

  「哦,妳果然發現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單純不放心讓妳們獨處而已,可是想到妳們兄妹多年不見,應該留給妳們一點隱私空間,即使妳們是姊妹,但分開那麼多年,妳獨自一人在外生活多年,誰曉得妳現在是否還是過去的那個克彌希亞?又或者妳已經變了?」道爾森說。

  克彌希亞咬牙切齒,氣的大吼:「你這傢伙!只是把我的那套想法改掉拿來聲明而已!」

  「是阿,就像妳對我有疑慮。我對妳同樣抱持如此的想法。」道爾森眼神一變,變得銳利又充滿殺傷力。「妳以為只有妳感到懷疑和警戒嗎?克彌希亞。不消分說,妳也變了。」

  克萊蕾雅不曉得該幫誰說話,衝突在迅速的形成,以她無法想像的速度。

  「既然如此,那就訴諸於戰鬥,一決勝負吧!道爾森。在戰場上勝利的人,才有資格使喚對方!」克彌希亞說。

  「求之不得!」道爾森說:「輸的人要答應對方一個要求!怎麼樣?」

創作回應

Koito
騙人的吧....道爾森居然崇拜邪神?
2021-06-25 21:05:25
佛萊曼
看下去吧[e7]
2021-06-27 20:50:40
Reineke
是姊妹才對,兄妹是什麼鬼…
2021-06-25 21:20:52
佛萊曼
不好意思,打錯已經修正,謝謝
2021-06-27 20:50: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