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2.弟弟(5)-不想去想那麼遙遠的事情

暮羽 | 2021-06-25 19:00:11 | 巴幣 128 | 人氣 75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姊姊的骨灰被安置在納骨塔裡後,繁雜的奠儀也正式告一個段落,他們一家人的作息也逐漸回歸正常。

  只是大哥不知道這時發了什麼神經,竟然領養一隻貓回來。

  那隻貓咪有著黑白相間的斑紋,乍看之下倒有點像姊姊遺照上手裡環抱的那隻貓咪。

  「俊哲啊……你怎麼帶了一隻貓回來呢?」母親看到大哥興沖沖地將貓咪從地上抱起,不禁有些頭痛道:「我們家沒什麼空間可以養貓咪啊。」

  「筠萱生前一直想要養貓咪但都沒能實現,就只好由我來幫她實現吧……至於這隻貓咪我之後會帶回台中養的。」

  大哥的話霎時讓家裡的氣氛又變得凝重,而母親在聽到姊姊的名字後又開始兀自難過起來。

  「唉……都是我們家沒什麼錢……什麼好的東西都沒能給她就這樣突然走掉……」

  「媽,妳別難過了。」大哥見狀趕緊拍了母親的肩膀安慰道:「筠萱知道你們都已經將最好的東西給她的,她絕對不會去怪你們的。沒事了,別再難過了,這樣很傷身子的。」

  廖俊哲將貓咪放下,扶著母親慢慢走到客廳的沙發上休息,這時被放下的貓咪忽然跑到廖辰安的腳邊,鼻子緊貼在皮膚上用力嗅了一段時間後兀自開始舔起他的腳趾頭。

  「哎唷喂呀好癢啊!你別舔我的腳趾頭啦,去去去去!快走開!癢死我了啦!」

  未料他越是閃開,那隻貓咪就靠他越近,而且還更拼命舔舐他的腳趾頭,讓他不得已只好狼狽地在家裡四處逃竄。

  「你這隻笨貓!我不是你主人,這麼愛舔腳趾頭去舔前面那個戴黑色粗框眼鏡,穿著綠色POLO衫的男人,那個才是把你抱回來的主人啊,你不要亂認爹娘啊!」

  看到廖辰安努力驅趕貓咪的窘樣,讓自從廖筠萱過世後就鮮少露出笑容的母親不禁笑出聲音,而站在一旁靜靜觀看這一切發生的廖俊哲一臉幸災樂禍地說:「看來這貓咪還蠻喜歡你的啊,沒想到你這麼有貓緣啊,不然這樣好了,你幫那隻貓取個名字吧。」

  廖辰安好不容易把貓咪抓離地面,免除自己的腳趾沾了一攤口水的災難,聽到大哥的話後,皺著眉頭瞪著用一雙水汪汪大眼注視自己的貓咪低頭沉思,不一回後才開口說:「你既然這麼愛我,那不然就叫辰安的貓好了,不過這樣名字好像有點太長,不如就縮寫,叫安喵好了!」

  「……廖辰安,那隻貓是我領養回來的,主人是我啊!」

  「唉唷我們都一家人幹嘛這麼計較,要的話你拿去,別怪牠等等又跑回來舔我的腳趾。」說完他便將貓咪塞到大哥懷裡,跑回餐桌繼續吃早餐。

  「是說……現在都這麼晚了,今天不是要上課嗎?你怎麼還能這麼悠閒吃早餐」廖俊哲看向牆面的時鐘已經八點半了。

  「嗯?」廖辰安一邊咬著吐司一邊不以為然地回答:「沒差啦,反正等等第一節課也只是老阿公在上課,那個不上也沒差。」

  「辰安,都跟你說多少次了,沒事不要亂翹課,你這個年紀就是要好好讀書,難得你是我們家最會讀書的,怎麼樣也要把成……」

  「我有請假!」他立刻打斷母親的責備大聲嚷嚷:「我等等去上課就會填假單了,不會有曠課紀錄的。」

  「話不是這樣說,你是學生,怎麼可以隨便亂請假……」

  「好了,老媽妳就別念了,老師們都會體諒我的,畢竟最近發生這麼多事情。」他將吐司一口塞到嘴裡,再將豆漿一飲而盡後拿著碗盤杯子放到洗手槽以最快速的速度清洗,接著再衝回房間裡背起書包。

  「我要去上課了,老媽大哥掰掰!安喵掰掰!」趕在被兩人碎念之前,廖辰安迅速地穿好鞋子並打開大門,在關門的那一瞬間,他彷彿看到母親搖頭嘆氣及大哥無奈的模樣。





  『……檢方近日調查出,廖姓女大學生的死亡時間大約介於半夜兩點半至三點半左右,而目前也確認死者身上多數的瘀青是在生前時遭受到暴力對待,而是否為楊姓兇嫌還要再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這個楊方杰是什麼人呢?他的身家背景勢力可是很雄厚的,父親-楊士賢是格裕食品集團的董事長,身家可看上好幾億,是去年台灣最賺錢的食品企業;母親-江甯則曾是很有名的名媛,不只外貌亮眼、氣質出眾,更曾留英學畫,也曾在台灣和國外辦過很多場次的個人畫展。而為何有如此優秀父母的楊方杰,竟然會犯下如此兇殘的凶殺案呢?據悉,楊方杰是楊士賢董事長夫妻求了多年才誕下的兒子,且又為家中獨子。那這個獨子呢當然自小就被家中的人捧在手心上呵護,那自然的,被家人長期溺愛下的……』

  『但真的都是楊方杰的錯嗎?我覺得不竟然,你們想想看楊方杰的身家背景這麼雄厚,難道那名廖姓死者不曾貪圖過楊家的家產嗎?說不定真的是因為那名死者生前多次向楊方杰獅子大開口,才因此有這次的憾事發生……』

  『聽說廖筠萱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好,才大二的她平常就有兼職不少工作,說不定真的是貪圖刺激跟錢財才會跟楊方杰攀上關係,不然你們大家想看看,楊方杰為格裕集團董事長楊士賢的獨子,平常人哪有這麼容易接觸到這種社會頂層的人……』

  『這種憑著自己家裡有權有勢就為非作歹的殺人兇手應該要判死刑才對,若不判死刑,那台灣的司法體系就真的只是天大的笑話,只保障那些有頭有臉的有錢人,罔顧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的權益!』


  上課的路上經過許多店家,店內播放的新聞電台有八成都是跟姊姊有關的凶殺案報導。

  「去!連YouTube都竟是這些報導,連平常根本不會碰這種題材的YouTuber竟然也做了相關影片。」廖辰安坐在便利商店的用餐區開啟手機,一連滑下來發現清一色都是有關這起凶殺案的報導。

  因著好奇心他還是點了其中幾支影片看,卻發現不管哪一支影片都讓他看到一半就想關掉,且很多報導果真如前幾日那個電話裡的記者說的一樣,矛頭開始指向姊姊是個貪圖錢財的壞女人,完全聽不下去這些毀謗言論的他憤怒出拳打了架上的餅乾包,被店員瞪了一眼後趁著對方轉身時用中指回敬,最後大步走到用餐區開啟手機遊戲轉移心情。 

  「莫名其妙……搞得好像全台灣只有我姊姊死一樣……明明平均一天有快五百人死掉,也有很多人因為意外身亡,幹嘛媒體一直報導姊姊……」

  「廖辰安,你怎麼會在這?」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嚇得他不小心將手機摔到地上,彎腰撿手機的同時一邊向來人哀怨道:「我才想問你怎麼會在這裡,小志?翹班嗎?」

  「都說幾百次了不要叫我小志,還有我沒有翹班,是趁著空堂請補休出來處理事情。」高挑的清秀男子嘆了口氣後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坐下。

  「我們這麼叫你這麼久了,你不都應該要習慣了?」

  「我好歹也是你們的班導師,就算平常再怎麼打鬧,該有的尊師重道也應該要有吧。」

  「有啊,我一直都很尊敬你呢,小志。」

  「那請問廖辰安同學,現在上課時間你在這裡幹嘛呢?」

  聞言,廖辰安不禁低頭啐了一聲,低聲抱怨道:「我都特地找離學校很遠的便利商店了,怎麼還會這麼衰遇到小志你啊……」

  「真是不巧剛好被出來辦事情的我遇到呢。」班導雙臂交叉於胸前,有些好笑似地看著他問:「你為什麼又蹺課?」

  「第一節是老阿公的課,我不想上。」

  「你這樣說王老師也太沒禮貌了,好歹他也是學校的資深老師。那你哪時要回學校上課。」

  「你走了之後。」

  「老師我才不會這麼容易被你騙的,等等你跟我走,我帶你回學校。」

  「蛤!」被班導拆穿詭計的他不禁大聲哀號。

  「少在那邊蛤,你這次請假又想掰什麼理由?你能請的喪假已經用完了,也別想再用病假或事假,請這麼多這種假搞得其他老師以為你身體虛弱或家裡一天到晚出事情,你再這樣請老師我也幫不了你了。」

  「那……我請生理假可以嗎?」

  「你在說笑嗎,辰安同學?」

  這時班導忽然起身去店裡買了兩瓶飲料跟一包餅乾,回到座位將餅乾及一瓶飲料放到他面前後說:「接過這個就是被我賄賂,等等跟我回學校吧。」

  「可以不要嗎?」

  「不行。」班導斬釘截鐵的回答讓他絲毫沒有反駁的餘地。

  廖辰安默默旋開飲料的瓶蓋,喝了一口酸甜的氣泡飲料後,低著頭刻意避開班導的眼神說:「吶,小志……我……不想參加科展了。」

  「噗!咳咳咳……」班導不小心因他的話被飲料嗆到,一連用力咳了好幾聲。「你、你在跟我開玩笑嗎?當初不是好不容易才找好人,也終於決定好研究主題,怎麼能說不參加就不參加?」

  「就不想參加……我……沒那個心情。」廖辰安神色黯淡地說著。

  聞言,班導僅是用著擔憂的眼神注視他好一陣子後,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離報名截止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再想想吧……你當初可是為了這科展事前做了很多準備,而且這也會對你以後申請大學有很大的幫助的。」

  「有意義嗎?有沒有申請到好大學對我來說有差嗎?」

  「辰安,依你的資質你有適合……」

  「再說吧……我現在不想去想那麼遙遠的事情……」

  看廖辰安不願再多說的樣子,班導也不再繼續強求科展的事情,僅是向他叮囑:「學校接下來有幫你安排心理諮商,時間表等等回學校給你,我也會交代班長跟輔導股長提醒你去,你千萬千萬千萬別給我故意翹掉諮商,知道沒?」

  「蛤!小志不要啦,去諮商是能做啥啦,你幫我諮商不好嗎?」

  「亂講,我是化學老師可不是諮商師,我叫你去你就給我去!」說完班導又從包包裡掏出一包日本包裝的巧克力,一臉不捨地將巧克力放到他面前。「我把我僅有的巧克力給你了,接過這賄賂就一定要去諮商。」

  「……哪有人這樣強行賄賂人的啊,小志。」



歡迎給予GP或底下留言~~~~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用巧克力賄賂有點可愛www
還捨不得的樣子www
2021-06-26 02:18:43
暮羽
寫到這邊時我會心一笑
2021-06-27 12:01: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