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2 喪神祭 第五章 臨時救援小組III

琉魚 | 2021-06-25 12:00:03 | 巴幣 116 | 人氣 68


  通往二樓的樓梯上爆出一連串高亢的笑聲,嬌小的身影翻過欄杆縱身躍下,輕盈地降落至潘笛面前。這棟宅邸採光不佳,明明是下午時間,屋內卻一片昏暗,即便如此,潘笛依舊可以清晰的看見鮮豔的粉紅頭髮與螢綠眼眸。

  「唉唷,妳醒來的時間比我預期的還快呢。嘻嘻嘻嘻,咿哈哈哈哈──龍的體質比我想像得更能抵抗睡眠粉呢!」

  啪噠!大燈被點亮,黑暗瞬間無所遁形。巫莉還是在笑,邪佞的笑容掛在臉上,像是戴上了一張不自然的面具。她走路的模樣輕盈地像是在跳躍,稚氣的臉上飽含純真,卻有著不符合這份純真的戲謔。

  巫莉尖銳的笑聲吵醒了茱莉蕥,她睜開眼睛,睡眼惺忪。當她察覺自己陷入什麼處境,眼中的迷茫先是變成驚惶,隨後又轉為鎮定,她已從姊姊被綁架的驚嚇中回復過來,一雙獸眸冷冷地瞪著巫莉。

  「報喪主,妳把我姊姊帶到哪去了!把她給我還來!」

  巫莉一個箭步,立即出現在茱莉蕥面前,迅雷不及掩耳地摀住她張開的嘴,一副長輩糾正做錯事孩子的模樣。「不準唱歌,也不準施展幻術,否則我可不保證莉莉茲的生死。妳是個會顧及到姊姊的乖孩子,對吧?」

  茱莉蕥眼神含恨,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頭,並試圖在巫莉收手時咬她個幾口。巫莉靈巧地躲過茱莉蕥銳利的牙齒,凝視她的眼神彷彿在盤算什麼事。

  潘笛怕她真會做出什麼事,趕緊衝到兩人之間,將茱莉蕥護在身後,要不是雙手被繩索捆住,她一定會二話不說撲倒報喪主猛打。

  「妳有種就放開我們兩個,堂堂正正打上一架,淨使些卑鄙的手段不覺得可恥嘛!」

  「跟報喪主講道理?這真是今天最好笑的事了!」巫莉饒有興味地轉向潘笛,眼中輪轉著瘋狂。「卑鄙的手段?我可是正大光明、禮禮貌貌地敲了門,是莉莉茲主動幫我開門的,怎麼會是卑鄙呢?順便告訴妳,她還把我當成茱莉蕥了呢!」

  茱莉蕥壓平雙耳,震怒地發出咆哮,「妳抓莉莉茲到底是想幹嘛!」

  「嘻嘻,生氣了,像貓一樣地生氣了。告訴妳也無妨,我原本確實只是想隨便抓個人來玩玩,然後我突然想到,巫貓神選者有個姊姊,拐走她可以讓公會和神選者一起跳腳,還有什麼事比這更完美?看人們慌張最好玩了。

  「可是我沒想到,妳們居然自己就送上門來了。巫貓姊妹跟米希雅的小女兒,嘰嘻嘻嘻嘻,有趣,太有趣了!我該拿妳們怎麼辦呢?」

  巫莉裝模作樣地踱來踱去,像是打從心裡煩惱該拿她們怎麼辦。在巫莉說話的期間,潘笛也在拚命地找出擺脫繩索的方法,嘗試到現在都還沒成功。

  潘笛沒有看到莉莉茲,要不是她被關在另一個地方,就是已經罹難。潘笛努力說服自己莉莉茲沒事,卻克制不住腦子往壞的方向想,她腦袋發熱,思緒轉得飛快,出現在腦海裡的點子卻沒有哪個是她現在可以用上的……

  她還沒想完,巫莉就停下了腳步,妖冶的笑容燦爛到一個讓人生畏的地步。

  「啊哈!我知道了!」

  巫莉豁然開朗,無視潘笛的阻擋,走到炸毛的茱莉蕥面前,輕柔地說:「想見妳姊姊嗎?」

  「廢話!妳把她關在哪裡!」

  「想要我放她出來嗎?」

  「當然想啊!」

  茱莉蕥惡狠狠地瞪視報喪主,搞不懂她葫蘆裡賣什麼藥。巫莉無視茱莉蕥的無禮,笑容從沒這麼溫柔過。「那就取悅我吧。取悅我,我就放了莉莉茲。」

  巫莉縱身一躍,將自己拋回樓梯間,挑了個視野最好的位置俯視她們。離潘笛不遠處的地面上,綻出幅員廣闊的巨大法陣,有什麼東西在一片陣光中悠悠浮出,是一只雕飾精美的巨型鳥籠,內部空間大得足以供成人站立。

  透過欄桿間的縫隙,潘笛可以看到有抹人影蜷曲在地,已經沒有了意識,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以為莉莉茲真的被巫莉怎麼了,隨後很快就發現她只是單純昏了過去。

  「姊姊!」

  茱莉蕥著急地想跑到籠前,親眼確認莉莉茲是否真的安然無恙,綁在手上的繩索限制了她的行動,硬生生在她和鳥籠之間隔出距離。

  「啊,我都忘了這個東西。」

  巫莉「哦」了一聲,一副現在才注意到的模樣,她解開茱莉蕥手上的繩子。雙手一恢復自由,茱莉蕥立即撲到籠子面前,她沿著鳥籠摸了一圈,想找出籠門或大鎖,卻絕望地發現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存在。

  茱莉蕥不放棄地想用蠻力突破,但先別說她這副身體只有十二歲小女生的力氣,鳥籠的材質更是用貨真價實的鐵做成的,堅不可摧,根本無法拗彎分毫。她氣得嘶嘶哈氣,開始叫喚縮在籠底的莉莉茲,但不論她怎麼叫、怎麼喊,莉莉茲都不為所動,要不是還有在呼吸,說是死了也沒人不敢相信。

  「巫莉!妳到底對莉莉茲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不是看就知道了嗎?」

  茱莉蕥停下了叫喚,逐漸沒了底氣,眼神發直地盯著莉莉茲。那是她的姊姊,她那有點糊塗又沒什麼脾氣的姊姊、她那平凡的姊姊、她那可以長大的姊姊……

  「為什麼要那個表情呢?妳不是很討厭她嗎?」巫莉的聲音像是惡魔的耳語,呢喃著撕毀理智的咒語。

  「我才沒有!」

  「那妳為什麼要這麼激動呢?只不過是個無能的姊姊,沒有種族能力,無法保護妹妹,是有什麼重要的呢?」

  「妳閉嘴!我不準妳汙辱莉莉茲!」

  「這樣啊,她對妳很重要啊。那我就不懂了,既然她很重要,這些年來妳卻都冷落她,甚至對她惡言相向呢?」

  「妳不要亂說!我才沒有!」

  「哦?真的沒有嗎?」

  茱莉蕥也不明白自己的反應會這麼大,心中極力想埋藏的一角被巫莉掀開,狠狠戳刺,這種舉動猶如在傷口上灑鹽、火上加油,狂暴的情緒也跟著水漲船高,像一波巨浪將她淹沒。

  隨著茱莉蕥情緒越來越高漲,飄浮在空氣中的粒子也被激活,籠罩下螢藍色光芒。巫莉愉悅地將眼睛彎成月牙狀,笑容燦爛得一副就是得逞的模樣。

  下一秒,連同潘笛在內,所有人都被吞進茱莉蕥的記憶中。

  

  薩格爾嚇壞了迦南公會的每一個人。

  他來勢洶洶,情緒激動,甫到鎮上就衝進公會,直搗黃龍,絲毫不打算收斂情緒。公會當下以為自己出了什麼差錯,嚴重到需要神選者殺來興師問罪,之後才弄懂問題不是出在他們身上,但也沒因此鬆一口氣。

  「我們鎮上有報喪主?而她現在綁了你們的人,所以要找報喪主藏身的住宅?」

  公會負責人一頭霧水,同時嚇得不輕,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們一直都是埃利西翁前幾安全的城鎮之一,別說荒魂,粒子不尋常躁動也很少遇到,更沒想過會有喪王的直屬報喪主藏匿。

  「薩格爾閣、閣下,就算您這麼說,我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啊。有沒有更詳細的線索,我們才比較好調度人員……」

  聽到公會無法立即提供協助,薩格爾更光火了,他張嘴想說些什麼,隨後趕來的依萊正好看到這幕,趕緊將他拉住。

  「薩格爾,冷靜點!」

  再這樣下去,神選者欺負地方神眷的謠言就要滿天飛了,他當然不能讓這種事發生。依萊將薩格爾拉到一旁去說話,一面對被嚇壞的公會負責人露出安撫的微笑──可惜不太成功,負責人看起來快哭了。

  「不要對別人發脾氣,你嚇壞人家了!」

  薩格爾不悅地瞇起眼睛,對依萊的話不以為然,「我嚇壞人家?公會自己辦事不利,還說是我嚇壞人家?這有沒有搞錯啊?」

  「這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

  「要是在他們拖拖拉拉的時候,潘笛出事情了要怎麼辦!」

  吵到這裡,依萊一把火就起來了,他反脣相譏:「薩格爾,你不要一扯到潘笛的事就這麼不理性好不好。洛那都說她不會出什麼大事了,你可不可以冷靜一點!」

  薩格爾猛然一震,表情變得很可怕,「我才沒有……扯到潘笛就不理性。」

  「你就是有!拜託,潘笛又不是沒有自保能力的小女孩,她現在也已經是正式神選者了,可以自己應付危險,你用不著這麼過度保護!」

  「我才沒有……過度保護……」

  「你沒有?那為什麼潘笛老是在控訴你管她管太多?你敢說你真的沒有嗎?」

  「你給我閉嘴!」

  薩格爾這句話幾乎是用吼的,他雙手緊握,用力到指節發白,龍鱗翻掀而出,龍壓沉重地降臨,他那雙宛若能奪取靈魂的眼眸瞪視著依萊,人性搖曳,獸性的本能拉扯著他,嘶吼著要從人類的外貌釋放。

  依萊瞠目結舌地愣住了,當下腦中的想法只有「做得太過火了」,但薩格爾並沒有向本能屈服,變成駭人的巨大白龍,他只是呻吟著按上眉心,閉了閉眼,人性的光輝安穩地回到眼裡。

  「這是我們的家務事,用不著你管。」

  「對不起……」

  被這麼一激,薩格爾反而恢復冷靜了,他掃了一下周遭被嚇傻的人群,每個人都一臉呆滯地看他們吵架,尤其是特別把視線釘在他身上,讓人怪不自在。他深吸一口氣,將翻出的龍鱗收起,「你說得對,我不該遷怒的,著急對找到我妹這件事沒有幫助。」

  依萊還是一副有點嚇到的模樣,這些日子相處起來,薩格爾隱約知道,艾莉西亞的新神選者雖然看起來總是很冷靜,但還是可以從表情不多的臉上解讀神情。

  呵,過度冷靜壓抑的傢伙嗎。

  頓時間,薩格爾好像忽然知道,米希雅為什麼要發那莫名其妙的委託單了。

  他努力不讓心中五味雜陳的感覺顯現在臉上,轉身大步邁開,依萊走在他身後,也跟著離開了公會。

  「薩格爾,你接下來要怎麼做?」

  薩格爾輕笑了一下,看向依萊,魔法師小子已經完全恢復冷靜了。

  「我跟潘笛是龍族,就用龍族的方式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