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九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6-25 00:00:07 | 巴幣 102 | 人氣 57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九話(一)
第三條跑道

滴——滴——滴————

茱莉亞躺在床上,盯著什麼都沒有的天花,聽著由廚房傳來的水滴聲。

「克里斯哥哥真的刺殺了多佛爾衛兵總長嗎?」

當她被戴上手扣,在眾目睽睽下被押到審問室的時候,腦袋便已經變得一片空白。她記得托倫索和其他下屬不斷為她辯護,亦看到其他衛兵隊的同僚不是迴避她的視線,就是向她投來敵意的目光。

那一刻根本沒人理會她究竟是否清白,更沒人記得上一刻的她正追着魯珀特,質問對方催淚煙從何而來。

人們只記得,她是發現多佛爾總長屍體的人,而被指控刺殺總長的,就是她的兄長克里斯 · 科爾曼。

無論最終內部調查的結果如何,今晚茱莉亞已先被判定為有罪了。

被軟禁在家的她卸下了盔甲和佩劍,再一次躺在家中這張床上,那感覺就猶如赤裸著身體,重新變回剛剛失去未婚夫艾倫 · 優格時候,那個一觸即碎的自己。

自那次白銀祭司維克托 · 亨特跟她說克里斯身受重傷之後,茱莉亞就一直穿著盔甲和拿着佩劍,替哥哥肩負起加入衛兵隊的責任。但如今看來,這份「責任」或許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想到這裡,一滴眼淚從眼角落下來,然而她卻搞不清楚這滴淚究竟是為了誰而哭。

咔沙————

廚房突然傳來窗戶被推開的聲音。

茱莉亞趕緊抹乾眼淚,一手抓起放在床頭的短棒翻身下床。

「怎麼了,這麼晚還沒睡嗎?」

房門慢慢被推開,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茱莉亞的眼中。

「哥!」茱莉亞喜極而泣。

克里斯摟住茱莉亞,一臉抱歉的道:「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你失踪了好久,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魯珀特說你殺害多佛爾總長,這是真的嗎?」

茱莉亞的連珠炮發讓克里斯差點招架不住,他鬆開了手,從懷裡掏出一根纏著布條的木棒,並將布條從木棒上解下來道:「刺殺多佛爾總長的人不是我,是魯珀特。」

茱莉亞一愣。魯珀特不僅是她的直屬上司,更是克里斯離職後,成為衛兵小隊隊長的繼任人。這個人除了平常比較懶散和比較貪錢之外,根本無法讓人跟多佛爾總長遇害的事情扯上關係。
「魯珀特這傢伙把我是臥底的消息賣給領主了。」

茱莉亞呆住了。

臥底?

「當年街童虐殺事件,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有跟你說。」

看着克里斯苦澀的神情,茱莉亞彷彿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在尤利爾的大宅裡面發現了凱倫的屍體。可是無論我怎樣找,還是找不到比比……」克里斯借助深呼吸,獲取說下去的力氣繼續道:「後來我在追捕外道虐殺者期間,終於親眼看到外道虐殺者的樣貌,而那個人就是我們從小認識的比比 · 貝格斯。」

那個從小跟在艾倫 · 優格身後,和他們一同長大的小伙子就是街童虐殺事件的元兇,那個駭人聽聞的外道虐殺者(The Butcher)?

茱莉亞猛地搖頭怒道:「不可能!當年比比只是個十七歲的街童!怎可能在首富尤里爾的家裡幹出那樣的事?」

比比 · 貝格斯(Pepe Begus)的家裡並不富有,但他為人機智,從小就擁有一張很會哄人的嘴巴,可說艾倫優格調查團的開心果。這樣的比比跟赫澤爾頓首富尤利爾 · 摩根根本毫無交集,更不可能是那個兇殘的外道虐殺者。

克里斯攤開右手,向茱莉亞展示一條長達五寸左右,從手腕直割到虎口位置的刀疤。

「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跟外道虐殺者戰鬥時候,把我的右手弄成這樣的人,我看得很清楚毫無疑問就是比比。」

茱莉亞無言了。

她知道克里斯不可能認錯對手,尤其是在他身上留下這種傷痕的人。

「哥,等一下!那時候你不是說,外道虐殺者已經被你親手殺死嗎?那麼……」

「當時比比的神情和動作都跟我們認識的截然不同。我受傷的同時也把他撞到大樓的圍欄外。按道理說,從那種高度掉下去是肯定活不了,可是之後我們一直都找不到他的屍首。」克里斯眉頭深鎖,顯然這個謎至今依然困擾着他。「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找到外道虐殺者,所以當我又一次失去他的踪影後,我就向多佛爾總長提出請求,希望他能對外發佈虐殺者已死的消息,然後我就以臥底的身份繼續追尋下去。而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多佛爾總長和魯珀特兩個。」

也就是說外道虐殺者,又或者是比比 · 貝格斯至今依然在生。

「這就是你跑去德理斯拉姆商會做兼職的原因?」茱莉亞問。

克里斯點頭道:「我接近羅杰,成功查到比比在他的手底下曾經工作了幾個月。在那段時間,他一直在追尋一本叫『阿夫因研究手札』的東西。」

「阿夫因……你是說羅倫茲 · 阿夫因?我記得他好像是在尤利爾府上遇害的政府研究員?」

「羅杰不知道從什麼渠道獲得了那本阿夫因手札,然後輾轉把手札賣了給領主。比比在查到手札去向之後就離開了羅杰。而我就今天乘亂潛進去領主府,成功把那本手札偷了出來……」

克里斯嘴巴說得簡略,但要從領主府中偷取一本手札,又豈是容易之事?茱莉亞心忖今天的潛入行動,多佛爾總長跟克里斯大概早已部署多時,亦難怪多佛爾總長今天在指揮中心一直神情有異。

她道:「拿到手札之後,你就馬上聯絡多佛爾總長,打算引蛇出洞。」

「沒錯,然後我跟多佛爾總長匯報的時候,魯珀特和領主府的人就突然出現了。」

當時茱莉亞正好就在現場附近,可是她對這一切都一無所知。

克里斯安慰一下茱莉亞,然後將手中那條木條拆下來的布條塞進她手裡,並道:

「魯珀特為了找回手札,肯定派了不少人在外面找我。我今晚找朋友幫忙,才成功誤導他們回來見你。現在你把這布條藏起來,適當時候我會找人拿着這木棒跟你聯絡。」

克里斯沒解釋布條和木棒有什麼作用,只是緊緊的把茱莉亞摟住。

「哥,你明知這麼危險,為什麼還要回來?」

「因為我欠你,還有欠艾倫一句說話。」克里斯放開了茱莉亞,推開睡房的窗確認附近沒有人後,轉身再道:「艾倫 · 優格調查團第二代團長,克里斯 · 科爾曼正式宣布,調查比比 · 貝格斯這宗案子,我們調查團接下來了。」

克里斯說罷翻身跳到窗外,轉眼便已消失於黑夜之中。

第二代團長嗎?

茱莉亞看見克里斯說這句話時候,雙眼綻放出小時候跟夥伴們四處奔跑的那份光彩。原本心情沉重的她,這刻竟然不自覺的嘴角上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