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慾望與慾望的故事 005 姐姐大人

肥宅鯊J shark | 2021-06-24 13:16:25 | 巴幣 154 | 人氣 208

連載中魔女—慾望與慾望的故事
資料夾簡介
討厭魔女的克里絲達卻得跟四位魔女成為同個隊伍,活力滿滿的夏、渴望喝酒的優花梨、膽小懦弱的希爾薇、全身是謎的古拉,由五人開始的奇幻故事

  我帶著些許不愉悅從床上起來,幸好沒有做那時候的夢,看見時鐘才知道已經五點,沒想到我休息那麼久。

  正當我打算起身去洗手間的時候,發現活力魔女以及鯊魚魔女都睡在我身旁,治癒魔女則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起來是在照顧我,酒鬼魔女則是睡到我旁邊的床位上。

  魔女還保有著人類的想法嗎?

  我看著睡著的活力魔女,搞不好她其實是故意的,就是要讓我疼痛並對她感到畏懼,然而這個想法很快就被我刷掉,根據兩個禮拜的觀察她不可能會這樣做。

  而她剛剛害怕的樣子想必跟她成為魔女前的過去有關,面對這些我打算不理會。

  當我從洗手間出來後,就看見活力魔女爬起身來四處尋找我的身影,當我出現在她視野範圍後她馬上靠過來。

  「安靜。」我喝聲說道,「我現在不想跟妳說話。」

  她聽見後閉上想開口的嘴,伸出手想抓住我的衣擺,卻被我避開。

  「我去處理晚餐。」我漠視在我身後失落的活力魔女,她小小的身軀承受著怎麼樣的過去都與我無關。

  「克里絲達大人妳沒事吧?」我一到樓下,馬上被協會的人包圍並關心,我揮揮手示意沒問題,並跟他們要求五份晚餐。

  「記得我早上說的,不要亂做什麼,我會受傷只是因為我疏忽了,既然隊伍裡有魔女,這就是我該承受的風險。」我再次提醒他們不要做什麼奇怪的事情,並再次申明那是我的疏忽。

  他們帶著幾分尊敬的眼神看我,在帝國魔法師學院時我時常被這種眼神注視,特別是低年級的人,但我還是不太習慣。

  我回到房間內就發現他們所有人都已經醒來,我決定繼續練習魔法直到餐點到來。

  房間內十分安靜,鯊魚魔女感受到氣氛的不愉悅,跟著治癒魔女到另一個床位,活力魔女和酒鬼魔女都是安靜地待在自己的床位。

  在晚餐送來並吃飽後,我打算帶著他們出去巡邏,讓他們習慣外出同時執行任務,瑟莉卡說過這個任務並不是要我們真的去捉補魔女,那就讓他們習慣外面的世界或是讓我習慣在外面控制他們。

  我命令他們穿好協會的制服後才準備出去巡邏,走到門口時能看見魔法師們厭惡的眼神,平民們倒是沒什麼反應,只覺得我們是生面孔或是對我們有幾分好奇。

  「有酒!」酒鬼魔女開心地指向一旁的酒吧。

  才剛出去沒多久,她馬上被酒給吸引,我一點也不意外,畢竟酒就是她的慾望。

  「如果表現好再讓妳喝。」我繼續拉著酒鬼魔女前進,同時注意其他人。

  活力魔女此時十分不活力,紅色的雙馬尾沒有像以往甩來甩去,而是帶著幾分孤單垂在身後。

  此時的她完全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和她之間的事情,只能默默地跟在我身後。

  接連發生的事情讓我的隊伍氛圍不太好,更讓我覺得他們是人類,然而我的意識裡無法將他們與魔女劃分開來,明明我的社交技巧沒有到很差,卻因為他們是魔女而無法好好進行溝通,我只能抱著之後再處理的想法。

  整個城鎮沒有很大,只有幾千人而已,很快就能走完一圈,酒鬼魔女今天沒有什麼狀況,我打算買給她一瓶酒讓她緩緩。

  正當我們打算回去魔法師協會的時候。

  「哎呀哎呀~可愛的小姐們,可以請你們告訴我幾件事嗎?」一個高昂的女性聲音從一旁傳來。

  一名用斗篷蓋住頭的女人緩慢靠近,黑色消光的斗篷彷彿融入進陰影內,她的身體以及大部分的容貌幾乎都被斗篷掩蓋住,這種情況下我馬上警戒著她,伸出手將魔女們擋在身後,他們看見我戒備的模樣後也逐漸意識到不對。

  「為什麼要那麼警戒呢~不過就是想問幾個問題而已。」沒遮住的嘴巴揚起微笑,完全就是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那請妳拉下兜帽,而且不要再靠近了,否則我將實施武力自我保護。」我警告她。

  她沒有聽我的停下來,而是緩慢地踏出步伐,聽聲音應該是某種有跟的鞋,在行動上應該屬於不方便的鞋子,然而她一點影響也沒有,安穩地走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

  「怎麼可能不靠近,人與人之間問問題如果距離太遠不就毫無意義,而且我想問的問題可不是隨便的問題。」她說完後停了下來,微微彎曲膝蓋,擺出隨時能向前衝刺的姿勢。

  「很抱歉,我不太喜歡與人太近。」我將兩隻手置於胸前,做好迎擊的準備。

  「是嗎?」她抬起頭正視我,兜帽下血紅色的雙眼兇狠地盯著我,「既然不喜歡問題和距離,那請妳安靜地發出慘叫,讓我能享受妳的血液!」

  一個魔法陣在她身上展開,我馬上意識到那是強化魔法,對手是魔女還是魔犬?如果是魔犬還好。

  魔犬指的並不是特別的生物,而是指通過正常管道或是私下自學魔法後走上歪路,學習禁術或是尊崇魔女的存在。

  但如果她是魔女這就很麻煩,她施放的強化魔法並不像是她的特殊技能,比較像是日後學習的。我們覺得最麻煩的其中一種魔女就是學習其他魔法的魔女,而不是只依靠自己特殊魔法的魔女。

  她衝過來的瞬間從懷裡扔出兩枚匕首,然而目標並不是我,我馬上使用魔法擋住,匕首掉落到地面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匕首丟出的瞬間有出現微弱的魔力反應,我猜測匕首是用魔法召喚出來,屬於武器召喚,與魔力構成武器的方式不一樣,是讓魔力變換成不同的材質或是幻化成武器。

  面對她的進攻我直接鑽進她的懷裡進行截擊,她卻沒有露出驚訝或緊張的臉色,完全不防禦地張開雙手,斗篷內無數匕首噴出,我趕緊施展防禦魔法抵擋,然而她沒有繼續進攻,而是往後拉開距離。

  同時我判斷她並不是專研武器召喚的魔法師,明明是如此數量的匕首,卻沒有出現大量的魔力反應,我猜測她就是魔女,那種匕首就是她的特殊魔法,只要耗費少量魔力就能夠製作出來並進行一定程度的控制。

  「特殊魔法是武器召喚的魔女…」我在腦中思考她到底是誰,然而我記得的只有A級以上的魔女。

  「沒想到這趟任務會出現魔女…」我散發出殺氣面對魔女,然而她只是微笑著,我不禁詢問,「妳是誰?」

  「哼哼~誰知道呢~我想要的不過是鮮血罷了。」她伸出舌頭舔舐手中的匕首,隨後丟出匕首,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為了保險我再次施展防禦魔法。

  匕首卻沒有如我預期的被擋住,而是什麼都沒有觸碰到,穿過防禦魔法刺進我的肩膀,我馬上將匕首拔出並使用魔法回擊,她輕盈地跳開迴避。

  治癒魔女看見後馬上過來幫我療傷,其他人則是被限制住而無法參與戰鬥,我也沒有打算讓他們參與。

  「妳的血看起來好美。」她露出沉醉的表情,興奮地扭動身軀,樣子看起來十分噁心,「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那麼美麗的血液~我一定要將妳帶回去,然後圈養起來,成為我美麗的血奴。」

  「不要開玩笑…」我突然感受到身體有點無力,明明傷口已經復原,難道是有某種治癒魔女無法解除的毒嗎?

  在我感到無力的瞬間,酒鬼魔女和鯊魚魔女身上的萬縛之水慢慢化成一灘水落在地面上,正當我在思考該怎麼辦的時候,活力魔女率先衝出去。

  「妳竟敢傷害隊長!」活力魔女因為手環的關係被封印住魔法,她的速度卻完全不受影響,衝刺的速度連敵人都沒有意識到。

  她揮出的強力一擊擊中敵人,但我有看見敵人在關鍵時刻使用魔法進行格擋,刷新我對她特殊魔法的認知。

  不知名的魔女被擊飛後,撞進民宅之中,然而她一派輕鬆地從瓦礫堆中走出來,伸出手撥掉身上的沙塵,在她身上有一整塊厚厚的鐵片。

  這點刷新我的認知,她召喚出來的匕首並非是武器召喚類型的,而是不用魔法陣便能召喚出金屬物質,並讓它塑造成一定形狀。

  趁著理解的瞬間,我看向附近她剛剛扔出的所有匕首,果然如我所想,那些並非是匕首,只能夠說是刀片而已,沒有可以握的握把,是我的主觀意識認為那是匕首。

  「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身軀居然有如此力量,妳的血液一定跟她一樣十分漂亮,然而不是時候。」她一個躍身跳到屋頂上,「明晚半夜我將會再來一次,你們要怎麼樣對付我都可以,但是你們沒有殺死我或是誰離開這裡的話,我就殺光整座城市的人。」

  說完後,她笑笑地跳入黑暗之中,同時我感覺身體恢復許多,馬上拉住躁動的活力魔女,不讓她繼續追擊。

  她看見我沒事後眼帶淚光緊緊地抱住我,我在眾人的環視下安撫她,隨後協會的人派出一批人了解狀況,我將狀況告訴他們後帶著魔女們回去協會內,讓協會的人處理後續。

  ~★~

  「不要一直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沒事。」身旁的活力魔女一直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我,看得我覺得有點煩。

  「喔…」她聽到我說的馬上別開視線,我則是繼續調整體內的魔力。

  那個魔女的體液可能有特殊效果,能夠穿透魔法或是魔法無法對其起作用,被體液接觸到的人可能會出現無力虛弱的狀態。

  對她而言,近身戰是完全的強項,不只能夠隨時塑造鐵,同時體液擁有特殊效果,只可能在中遠距離獲得優勢,但她會使用強化魔法,可能會藉由增強的速度迅速拉近距離。

  我很想要進行中遠距離的作戰對付她,但我們被限制在這個城鎮內,不只場地小還有許多建築物。人民的安全也要算在裡面,不知道她會不會拿居民當作人質。

  調整結束後,我就打算跟樓下的魔法師們討論該怎麼辦,治癒魔女突然拉住我。

  「怎麼了嗎?」我詢問治癒魔女。

  「那個…請不要逞強…」治癒魔女感受到我的氛圍有點躊躇地說道,「希望妳可以多多依賴我們…」

  「依賴你們?」我下意識的環視他們四人,「我能做的就是監視你們,保證你們不會闖禍,而且你們無法保證你們跟那位魔女之間的關係,我很有可能被你們背叛,我無法打從內心相信你們。」

  治癒魔女聽見我說的話鬆開手,低著頭好像在思考什麼。

  離開房間之前,我確認萬縛之水是否有纏繞在他們手上後再離開。

  「克里絲達大人我們該怎麼做?」負責人擔心地看著我,想必是我受傷這件事情引起他們更多的擔憂。

  「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與其在這裡自亂陣腳,不如趕緊制定好計畫準備行動。」

  我接過城鎮中的地圖查看狀況,馬上下達指令,「有誰擅長畫魔法陣,我需要幾個人在城鎮中心畫好幾個魔法陣防禦…先暫時將她命名為『血液魔女』。」

  我看著幾個人舉手馬上告訴他們要畫什麼類型的魔法陣,並繼續指派任務,這是攸關無數人的性命,可不能夠馬虎。

  我很想使用魔法聯絡帝國內的其他魔法師,卻沒有辦法聯絡,可能是對方使用某種道具或魔法阻斷訊號。派人出去也是一件不太好的主意,我擔心她潛伏在民宅中,只要有一個人離開她就會開始大開殺戒。

  「該使用他們的力量嗎…」

  我不禁思考到底該不該把我的小隊算進戰力之中,如我一開始所想,我難以判斷血液魔女跟他們之間是否有關係,如果有關係將會造成無法挽回的事態。

  在我思考的時候門被推開,我以為是剛剛被派出去的人來向我詢問有關任務的內容,結果是鯊魚魔女用一顆小腦袋從門口往裡頭查看狀況,確定是我後緩慢靠近。

  「怎麼了?為什麼隨便離開房間?」我質問她,她聽到後先是往後退了一步,隨即向前握住我的手。

  「相、相信我們!」她向我大喊。

  「相信你們?我說過了吧,只要無法保證你們和她的關係,我是不可能讓你們參與任務的。」我再次重申一次立場,門口再次出現一個人。

  「可、可是妳也不能保證妳跟她沒關係!」治癒魔女突然走進來,加上她說的話讓我覺得莫名其妙。

  「治癒魔女我知道妳有時候滿喜歡看書之類的,但是這時候講這句話沒有什麼用。」我走近她身邊,「請問我和血液魔女認識對我有什麼好處?憎恨魔女的我要領導你們已經是十分痛苦的事情,為什麼妳覺得我會去認識魔女?」

  克里絲達的眼神變得冷峻,希爾薇無法止住顫抖,就算如此,她知道自己此時此刻絕對不能不作聲,不然他們這個小隊將會一直維持這個狀態,克里絲達也會永遠地憎恨著魔女。

  「只靠…你們…根本就不能阻擋那個魔女!」希爾薇止住顫抖的大聲說話,然而這句話挑戰到克里絲達,散發出的霸氣讓希爾薇承受不住,溫熱的液體從她胯下流出。

  「真是的…」克里絲達見到這場景收起怒氣,扶起跪坐在尿液裡啜泣的希爾薇,緊張、羞恥、恐懼各種情感爆發,此時的希爾薇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

  我帶著哭泣的治癒魔女到浴室內,幫她脫掉身上的衣服,利用魔法道具控制水的溫度,在我覺得水的溫度適合後,才對準她的下體沖洗,把水關掉後,拿起肥皂幫她搓洗。

  她的臉此時此刻紅的跟蘋果一樣,但她沒有提出任何意見,只是看著我把她弄乾淨。

  「謝謝…」她小聲說道。

  「不用道謝,不過是盡到我的責任,等等自己擦乾身體穿衣服,我要去清理地板。」

  「對不起…不只弄髒地板還讓您幫我清洗身體…」她帶著歉意說道。

  「沒什麼。」我將她身上的泡沫沖乾淨後就準備離開,她卻突然抓住我的手,另一手則是遮住下體,「怎麼了?需要我幫妳擦拭嗎?」

  「不、不是…」她亮黃色的瞳孔中帶著拜託看著我,不禁讓我想起自己的妹妹。

  如果說鯊魚魔女是外型像我的妹妹,治癒魔女則是個性上像我的妹妹,這種弱弱的、很聽我的話,都帶著幾分妹妹的感覺。

  「克里絲達小姐…妳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一定能理解夏小姐他們絕對不是壞人。」治癒魔女說出她的想法,我則是拿起浴巾回應她。

  「這個我自己會判斷。」我將浴巾披在她身上,「記得下面要擦乾,不然有可能感染。」

  「我、我知道啦!」她聽到這句話臉變得更紅,可能是覺得我過度把她當作小孩。

  當我回去整理環境的時候,古拉已經幫我把液體丟到某處,只留下殘餘的成分在地板上,我只好想辦法清理一下,並拿芳香劑改善一下味道

  當我回到房間的時候,他們四個坐在同一張床上,看起來是要聽我下令的樣子。

  「看在治癒魔女尿褲子的份上,我就讓你們參與任務吧,但是一切都要聽我的,我的命令就是絕對。」她們聽聞馬上點點頭,只有治癒魔女害羞地不敢看向別人。

  此時我第一個要處理的就是活力魔女,我曾經稍微測試過,她的情緒跟她的魔法有很大程度的關係,現在她的情緒那麼低落,估計魔法不會強到哪裡。

  「活力魔女妳可以戰鬥嗎?」我站在她面前詢問她,她微微抬起頭卻不太敢直視我。

  「可以…」聽到她的語氣我就知道她絕對不行,我彎曲膝蓋蹲下,只要她低頭就能夠看著我。

  我牽住她的手,她疑惑地看著我,「關於之前的事情我已經完全不在意,我知道妳是不小心的,對妳生氣完全是出於我的情緒控制不當。」

  「不…那個…都是我的錯…」她緩緩說道,「如果我好好聽隊長的話…」

  「沒關係。」我輕撫她的臉龐,正視著她的雙眼,「我身為隊長該做的就是包容隊員,而不是譴責你們,既然知道妳真正的理由我就該原諒你們,而不是因為我個人的原因而無理取鬧。」

  所有人都專心的聽著我說話,尤其是活力魔女和治癒魔女。

  「妳要做的就是努力讓大家保持微笑,然而光靠唱歌、跳舞時不可能讓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微笑,妳能夠理解嗎?」

  「嗯。」活力魔女點了點頭。

  「現在有個隱藏的危機就潛伏在城鎮內,只要這個危險存在,我們就不可能安心的微笑,所以我能夠借用妳的力量嗎?」

  活力魔女馬上露出笑容,「沒問題!」

  「讓我好好期待妳的力量。」我摸了摸她的頭準備重新構思計畫,發現治癒魔女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我湊到治癒魔女的耳邊,「書中的內容是要這樣用的。」

  「姐姐大人…」希爾薇脫口而出的話讓克里絲達愣住,她在學校內就時常被這樣稱呼,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然而會變成這樣跟瑟莉卡有很大的關係,為了讓小時候的她不要過度在仇恨之中,就逼迫她讀魔法以外的書,為了不要讓她隨便應付,逼迫她學習裡頭的角色或是問裡面的劇情。

  久而久之,克里絲達有時會帶著小說中人物的影子,讓本來就備受尊敬的她變得更加帥氣,吸引許多同性注意。

  「啊…不是…」治癒魔女害羞地想否定她說的話。

  「這個我就先否決了,等任務成功之後再說。」

  我不再理會害羞的治癒魔女,而是拿起地圖開始思考計畫。

  「姐姐大人好帥…」此時的希爾薇用崇拜的眼光注視克里絲達,因為克里絲達正在認真思考計畫,所以希爾薇能夠看到滿足。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