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雛 第四章 紅顏妓命〈選擇買下〉 找伊莉西絲

懵夢 | 2021-06-24 09:22:55 | 巴幣 110 | 人氣 95




  • 尋找伊莉西絲
 

  雛端坐在房間,等待時間的到來。

  夜已深,打更人的聲音還未聽見,但生理時鐘還是隱約知道約定的期限即將過去。

  在這最後一天,沉靜了一整個星期,即將迎來屬於她的最終結局。

  微弱的燭光,點亮並違逆著房間主人平時的習慣。原本這個時間點早該睡了,原以為會因為一天的工作下來所累積的疲勞極為想睡,但出乎預料的精神非常好,甚至到睡不著的程度。

  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又好像在期盼著甚麼,明明自己身為妓女不該抱有期待,但內心總是會不由自主期望著少年的身影能夠出現。

  深夜寧靜的連根針落下的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耳朵毫不費力捕捉到外頭的動靜。那個聲音輕飄飄的,帶著雲煙的溫柔以及微風的柔情,但這些形容又不如日出那般貼切,溫暖卻又不刺眼。

  門輕輕打開,一名有著蒼灰長髮的少女很有禮貌地走了進來,端莊優雅的氣質模樣散發著與怡紅院截然不同的氣場,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姣好的容顏、發育良好的身材,一看就是深受男人喜愛的類型。不過雛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若有朝一日墮為娼妓,那麼這整個世界應該也快完蛋了──那名少女就是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光明,純潔的彷彿身陷於泥沼之中仍然能夠出淤泥而不染。

  帶著蒼藍光澤的雙眸有著萬物沉靜的平和,內心的想法清澈的一覽無遺。雛看出對方是來找自己,而且似乎認識她──不過是單方面認識,雛自認自己從沒見過對方。

  雖然好奇眼神深處藏有的情緒,但作為一名妓女,知道一直盯著客人,很沒有禮貌立刻便收了回來。

  既然看的到而且不是壞人,就不用去深究對方刻意隱瞞的部分。

  判斷應該是少年刻意找來的人,內心忽然湧起一股憤怒的情緒。這個情感雛有些陌生,會令人生氣的客人不是沒有,但她鮮少因為客人帶來的女孩子而感到生氣。

  忌妒?雛驚訝自己竟然湧起這樣的情緒,若她自認得沒錯,這不就代表──

  「不好意思妾身打擾了。」

  當輕柔的聲音響起,瞬間趕走了疑似名為「忌妒」的情緒。雛後知後覺的發現到自己不知不覺間冷靜了下來,宛如任何負面情緒在對方柔和的雙眼中都會回歸平靜。

  少年的身影從背後走出,滿臉不好意思。雖然不是看得很清楚但還是大概看出他內心的尷尬,男人的自尊問題是無解的,但同時也表示對方很重視著自己。

  雛的嘴角忍不住上揚,油然而生的情感是被珍視的喜悅。明知求助他人很傷自己的自尊,但為了她願意放下那無謂的資尊,代表的意義對一個女性而言是幸福的。

  只是帶來的對象若是如此美麗的女性,這份幸福,似乎讓人有想像的空間。不過對方天生氣場過於恐怖,想要敵視卻生氣不起來,這股無力感甚至連討厭也稱不上,有些難以應付。

  那名女性勾起一貫的微笑,眼神中帶有的清澈打消了雛的念頭,如此坦然的眼神顯然是她想多了。

  少女的名字是伊莉西絲,是少年特意請來的幫手。雖然前者沒有明說,但無不透露初一切事情都搞定的感覺,這點說明簡陋的讓人無法置信,但對雛而言是另一層意義的不敢相信。

  一個星期的期限少年光是找人就找了六天,最後終於在最後一天,也就是今日清晨找到人,並且將來龍去脈解釋給對方知道。

  然後他便與伊莉西絲一同去找老闆娘喝了杯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從眼神中看不出任何驚心動魄,雖然有些隱瞞但仍然逃不過雛的眼睛,整起事件真的就只是去喝杯茶便能落下帷幕,彷彿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只需要透過溝通就能解決。

  如果能坐下來好好溝通,老闆娘的眼神透露的訊息就該更加平靜,雛也不會深信賣掉自己是最好的選擇。

  明明是同一件事情但換了個人就好像不是同一件事情,這正是她不敢置信的點。

  偏偏這明顯是真話,對方那如此清澈的眼神中是不存在著謊言的,根本沒有理由懷疑,雛沒有理由懷疑對方。

  事情解決了,自己也恢復了自由。雖然沒有任何金錢參與,但商品間的交易模式本就不只侷限於金錢貨幣,達成目標的同時表示她也脫去名為「妓女」身份的枷鎖。

  伊莉西絲輕輕將雛嬌小的身軀抱在懷裡,稚嫩的小臉被柔軟的雙峰擠壓,微微抬起的頭瞬間明白了什麼。
 

  ──自己的所有權,目前是在這名少女,而非少年身上。
 

  伊莉西絲的確主導著這一切,即使是由少年請託,但沒有白紙黑字的硬性規定,於情於理所有權應該都在她手中。

  雛不解地將視線放在少年身上,那雙眼睛看不見任何情感──剛剛露出的破綻已經彌補填平,早已看不透。
少年尷尬地搔了搔臉,但還是堅決的將自己的想法緩緩告訴雛。

  「因為我個人因素,我沒辦法帶上妳。讓伊莉西絲帶著妳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妳會過得比較……幸福。」

  話語透露出的苦衷讓雛卻步,她知道自己不該奢求太多,但還未確認內心對於少年的想法就強迫分開,這點無疑是她不願意見到的情況。即使過的不幸福,她也希望自己能待在對方身邊。

  即使最後這個情感並非戀愛,她也希望能成為能讓對方依靠的對象。就如同對方遇到事情會想依靠伊莉西絲小姐那樣。

  這個目的似乎要許久才會達成,不過雛並沒有堅持,內心的任性最終還是放下,靜靜聽候兩人的安排。
 

  生活了八年的地方,幾乎沒有帶走任何東西,若有的話,也是將與大姊生活的回憶帶離開。

  兩手空空,衣服也僅有身上穿的這套。感覺不到感傷,安靜地默默關上了怡紅院的大門,在子時的打更聲當中悄然離開了。

  永遠可能不會回來,雛的內心半點感傷也沒有,平靜的連自己都感到訝異。

  唯一掛念著的,或許是那名少年。她緩緩抬起臉,卻發現在打更人的聲響之中,人已經消失於黑夜,尋不著身影。

  雛默默看了一眼,然後便轉向了伊莉西絲,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出了數個情緒。其中最明顯的,還是不捨與擔心。

  下一秒,透明的水珠從雙頰滑落。伊莉西絲一個動作便將雛緊緊擁入懷裡,對於前者一瞬之間的情感後者來不及反應,有些措手不及。

  雛想從對方眼神判斷怎麼回事,但施予的力道輕微到連她這個八歲的女孩都能輕易掙脫也就不敢太過強硬的反抗,小聲的啜氣聲若非初次見面時已經看清她們毫無血緣關係,不然還以為會揭示自己的身世之謎。

  伊莉西絲察覺自己的失態,輕輕鬆開了雛,蹲了下來與對方的視線平高,此時雛才知道對方哭的理由……以及少年會選擇離開的原因。
 

  默默闔上雙眼,無視著脆弱輕柔但卻非常溫柔的聲音,靜靜地接受自己身體內起藏著異樣的事實。

  大姊死於傳染病、二姊也死於傳染病。她不是沒有想過只是自己的身體都沒有出現任何症狀也沒有任何身體不舒服的感覺,這才沒有意識到自己也遭到染病的事情。
 

  而這個傳染病目前無藥可醫,是就連藥師與大夫都束手無策的傳染疾病。

  雖然還活著,但是離死也不遠了。
 

  在伊莉西絲的啜泣聲中,她緩緩閉上眼睛。

  這樣就好,這應該是最符合她的結局。
 
 
※END B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