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010. 變化

虛月 | 2021-06-24 02:28:02 | 巴幣 4 | 人氣 32


010.
精靈之家,魔法森林。

薄荷揮一揮袖,魔法森林回到了它本來的樣子。
與卡特兩人看過的地方無異,一樣四周長滿了美輪美奐的花朵、周邊有大樹阻擋。不同的是,在寬大的空地當中,豎立著一顆大樹。大樹在風的吹拂下落下大大小小的棕紅色葉子。

「有事相問?」薄荷遲延了一陣子,「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卡特與圖亞對視了一眼,不明所以。
「你們來晚了。」薄荷看兩人仿佛還在睡夢中,開口提醒。

「請問你這是甚麼意思?我們從出發到這裡,不過也才2天時間吧?」卡特詢問。當初他預計的時間是一星期來回,現在只花了兩天就到達,可以說是很快了。是自己拖延了幾天出門了嗎?
「對啊,昨天我們才在那個幻象裡被邀請吃飯呢。幸好我都沒吃下去,不然就危險了。」圖亞輕拍卡特的肩。
殊不知,薄荷的眼睛更加的堅定,看來自己的推測正確了。

「你們有多久沒有脫下掩住臉的布了?」薄荷問。
兩人的確一路下來也沒有多少時間放下布條,圖亞也只有在砍樹的時候有做了一下。
在這趟旅程中,這種布條是必須品。正因旁邊就是敵國,身為國家著名的人物必須包裝一下,以免發生不必要的誤會。另外,布條也有助於掩蓋自己的氣味。雖然有防禦魔法的保護,可是睡覺時間正值野獸出沒,保障能多加一層是一層。

兩人拿下布條,相互對視。只見兩人的鬍子早就長得像一路走來的雜草一般。
頓時,他們心覺不妙。
「你們路經的幻象就像一個巨型的流沙洞,」薄荷解釋,「你們留在那裡的時間愈長,沙就流得愈快。」
「我們離出國到現在過多久了?」圖亞心焦。
「十天!我們就這樣過了十天!」卡特拿出魔法日歷比劃。

魔法日歷可是依照古時一種極為偉大的魔法所造。模仿可以,但要把它理解可是難於登天。就連史加林家族,花了大半個世紀也只有研究出了皮毛。也正正是這些皮毛,就讓他們做出了讓常人也能夠使用的魔法日歷。
日歷的強大讓它足以凌駕高級的幻象。可是卡特不以為意,沒想到會出現扭曲時間的幻象。

「你手上的東西,很有趣的樣子呢。」薄荷看著卡特手中的魔法日歷。
「如此,只能快點問完回去了,我的休假要結束了,再不回去會被問罪的。」圖亞正色道。
「啊,那個的話,已經不用問了。」薄荷突然語出驚人。

「這是甚麼意思?你知道我們想要問甚麼?」卡特疑慮。
薄荷也沒說甚麼,手一翻的動作就把一個水晶球拿了出來。
水晶球裡出現的畫面讓兩人都驚訝萬分。

卡圖亞王國已經被戰火所覆蓋。
地上的磚塊早已被轟炸出一個又一個的大洞、金石建築的房屋也不勝敵國炮火的連番摧殘。
城門的建築只剩下無用的支架在燃燒,絲毫不能阻擋敵軍的入侵。

「我需要解釋。」圖亞冷眼的看著薄荷。
「很簡單,這是一天前的影像。卡圖亞王國被美狄雅王國攻陷了。」對方沒有一點的害怕,「原因就是救下了他們的通緝犯。」
圖亞聽見,怒火中燒。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們會用這個理由來處理掉日益漸壯的我國!」圖亞撕聲大喊,句裡透露著滿腔的不甘。
「卡特!現在就回去補救!看國王會不會免除我們的死罪!」圖亞心裡絕不希望因為一時的興起而讓自身、親友至交、乃至國家也受到牽連。

「對了,你們想知道的…」薄荷沒說完,就被圖亞打斷了,「我現在不想聽到你的聲音!」
「是我讓她去卡圖亞王國的。」可是她堅持己意的把話說了出來。

不說還好,一說出來,圖亞的理智線被狠狠的扯斷了。
他拔出巨劍,向薄荷的方向橫掃。她一個後跳就逃過了攻擊。
「你才是罪魁禍首!」圖亞拖劍奔跑,走到薄荷面前再一刀豎斬。
薄荷冷不防的出現在他身後,而他劍指之處,一棵大樹被硬生生切開了一半。

「這是為了世界的最優先選擇。」她說。
「難道為了世界,你就要這樣放棄我國嗎!國裡都是一條條人命哪!」圖亞大喊,往後又是一個橫掃。
薄荷再次後跳,可惜還是被傷到了一點。被劃破的位置冒出鮮血,染紅了薄紗。
「我們現在就回去。」圖亞見著她受傷,也收回了劍。理智回來的他可沒興致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

「慢著,」薄荷正在用魔法治癒自己受傷的大腿,看得圖亞牙癢癢的,可是圖亞也決定先聽薄荷有甚麼要說,「我能送你們回去啊?為甚麼要自己跑。」
一旁不敢說話的卡森也是呆地原地。

「你會?那你一開始不說?」圖亞恨不得現在再拔劍把四周的樹都砍光。
「你一開始就對我怒目相向,我怎麼說?」薄荷的一句反問讓圖亞說不出話來。

「那你快點送我們回去啊?我國都快要…」圖亞身為守關者,還是有一定愛國心的。
薄荷一聽,自覺態度不好,也不再猶豫了。

她拔出腰間的小刀,往自己手腕一劃!
疼痛使得面紗後的容貌扭曲,可她也強忍著叫喊聲。
「你在幹嘛!你那個不是魔法嗎!」圖亞以為薄荷單純的在做傷害自己的行為。
「你…你以為…用隨時能復原的魔力…能支撐起…這種魔法嗎…?」薄荷的虛弱早已掩蓋不了。

圖亞也震驚了。想到自己剛剛的迫問,可又想到了家國,心中的思想似是在拔河,難分高下。

見兩人也沒有問題了,薄荷開始唸咒文。
這些咒文都是以精靈語所頌,卡特也只是半知半解。

地上漸漸出現由血色組成的圓形,周遭滴落的血液也往裡面靠攏。
暗淡的紅色突然轉變為白色的亮光。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強風掃過眾人。
卡特定睛一看,白色的魔法陣已經成型。魔法陣的樣式並不是教科書上有著星形的模樣,而是一條又一條的線交叉重疊,在中間再編織出一個圓形。再加上它緩慢的旋轉速度,讓人會不自覺的被吸入其中。

「咳咳,走吧…」薄荷躺在了地上,已經無力再回答他們的問題了。
卡特見狀,也不好再詢問答案。他正在思考她說的"已然不用問了"到底是甚麼意思。
想了沒幾秒,發現至交已經半隻腳踏在魔法陣上了。
「欸你等等我啊?」卡特打斷了思考,也跳進魔法陣。

兩人的存在伴隨著傳送陣而消失。
躺在地上的薄荷也閉上了眼睛。為了等他們,她也是熬了好幾天的夜,讓身邊的精靈擔心不已。
薄荷的身旁開始凝聚成百上千、大大小小、不同色彩的小光點。一隻又一隻的小精靈正用盡全力把他們的照顧者搬到床上。
大功告成後,他們也都鬆了口氣。看來,今晚他們打算開個小精靈晚會。可惜,並不會有人類能夠出席這次的盛宴。
……

卡圖亞王國,邊關。
兩個人影在半空中落下,毫無準備的摔在地板上。
要不是看著身後寫著"卡圖亞"的城牆,兩人根本不相信自己回到家了。

環顧四周,已經被戰火吞噬,民眾雖然大部份成功避難,可也有一部份慘遭毒手。
地上躺著一具又一具的屍體,有老有少,更多的是身穿美狄雅軍服的士兵。

「這種規模…難道大家都出來應戰了?」卡特急起腳步,往家裡走去。
首要的是確定家人安全,其次是確認劍有沒有被奪去。
在他走了沒幾步路,他看到有一個人影。人影正把手中盛發藍光的劍從一名被刺穿胸膛的美狄雅士兵拔出。一揮,劍上的血跡在地上形成一弧線。

「……卡森?」
=====

今天有點卡頓
感覺在這次的過場中能描述的東西不足,大概只是我自己的詞彙量太少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