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43 正向的力量

都是假的 | 2021-06-23 18:04:29 | 巴幣 0 | 人氣 56

上個禮拜聽Kevin Hart 的訪談,發現他這個人真的是滿滿的正能量!



有兩個影片,連結在下面。


這不是第一次聽這兩個podcast,因為平常有在看脫口秀,有幾個喜歡的脫口秀演員,如Kevin Hart、Bill Burr、Louis CK 和Jim Jefferies,我會去看這些脫口秀演員的特別節目、其他節目、訪談等等。上禮拜心血來潮想說再來聽一下Kevin Hart 的訪談。之前聽是有「激勵人心」的感覺,但上次沒紀錄,這次就想說「來記錄一下好了!」

部分人所認識的脫口秀演員,都覺得他們不管台上還是台下,都應該要和台上一樣,非常激動、喜歡逗別人笑、無時無刻都很開心,任何時候都是在〝表演〞的感覺。但脫口秀演員也是人,應該說所有表演者,我們看到的只是那個人其中的一面,更何況他的職業被稱之為〝演員〞。

Kevin Hart 表示所有的脫口秀都是有計畫地進行,沒有即興表演,他背後有一個強大的團隊,編輯看稿沒問題後給法律顧問,看有沒有觸法需要修改,然後再給親朋好友,有非常多管道在確認自己的段子到底O不OK。脫口秀演員們花非常多時間在思考要如何把一件很平常的事,轉化為好笑的段子,這真的是一件十分專業的職業...如果要我去做這種〝表演〞..我是做不出來啦。

很多脫口秀演員都提到,現在很多人沒辦法分清楚〝脫口秀只是個表演〞台上的演出並不代表演員真的想法,台上的演出只是搏君一笑,不好笑請不要放在心上,因為這只是個表演。

之前看到某個段子在說〝強姦〞,把強姦講的好像是件很平常,且必須要做的事,並用了各種說法來諷刺。有個觀眾看到後就認為他不應該拿強姦來開玩笑,寫了一篇部落格批評這位脫口秀演員並投稿新聞。那位脫口秀演員表示:「我在台上講的任何話不代表我真正的想法。你想知道我真正對強姦的想法?強姦很可怕,任何人都不應該被強姦,也不能去強姦任何人,END,但這樣有好笑嗎?」

這讓我想到在台灣蠻紅的博恩,在這之前台灣的脫口秀好像規模較小,透過博恩的努力,讓台灣更多人認識了脫口秀這東西,但也因為剛開始搞這東西,好像常常講幾個敏感的題材就收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言論,可以在他的fb 或yt 留言區看到。還是說不管哪個國家,都存在這些人呢?

脫口秀不只是好笑,很多時候這些脫口秀對特定的議題都會提出一些特別的看法,這些特別的看法又會激發更多新的想法,我想重點就是〝幫助自己思考〞吧。

Kevin Hart 還提到如何和自己的家人溝通。

他跟小孩有個「Free Speaking Zone」,當他小孩說「FSZ」,表示小朋友想講些認真的東西,想問個認真的問題,而不管小朋友說什麼,Kevin Hart 都不能生氣,而且會認真地聆聽、幫助他的小孩看這個問題要如何解決。當然他也跟小朋友溝通過這東西不能隨便亂用,如果用來逃避某些責任,久而久之就沒辦法用了。

有次他女兒用「FSZ」說學校流行某個造型,他女兒也想用,但怎麼用就是沒辦法做出想要的造型,很煩惱才來找老爸看怎麼解決。Kevin Hart 提到每個人都有在學校上過課,都知道那個環境如何,如果學校中的〝酷同學們〞在流行某個造型,那你也要做那種造型,或死黨們都在玩同一款遊戲,那你最好也一起來玩。總之Kevin Hart 知道這件事情對他女兒的影響有多大,他讓女兒了解,她的價值並不是取決於她的頭髮和其他人一樣或她的外表怎麼樣,而是自己想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增加她女兒對自己的自信和認識,當然在這之後還是有好好幫她女兒搞定頭髮的造型。

是不是每個家庭都需要有個可以「自由講話」的空間?不管是父母對兒女,兒女對父母,還是父母雙方、情侶、朋友,甚至擴大到公司或一整個國家?我覺得有時候碰到或看到一些東西,心裡可能會覺「這東西好像有點敏感,講出來可能對傷雙方的感情或有點尷尬。」就什麼都不講,或有時候講出來,卻收到「哎呀~下次再說下次再說。」然後就沒有下次了。又或著是跟自己的父母、上司說一件事,但對方卻認為自己的意見不是意見,因為你還年輕,你資歷不足,乖乖聽我的話吧。

我覺得講出「FSZ」是讓對方知道「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請不要敷衍我。」很多時候被敷衍都是雙方認知不同,可能對方覺得這件事不重要就稍微敷衍一下,然後對方就覺得你都不重視我之類的。

我是覺得有個可以自由講話的空間很不錯,但要怎麼〝限制〞這東西的用法,可能還要再想一下?不然每件事都拿來用..用到後面就會變得毫無用處。

除了「FSZ」,雖然Kevin Hart 很忙,是個國際巨星,還是會好好地將工作和家庭分開,每天每周都有些家庭活動,如電影日、披薩日、家庭出遊等等。他說他知道這些〝童年〞讓家中有些共同的回憶,同時也在塑造這個小朋友的未來,更影響碰到的所有人。

還聽到Kevin Hart 認為成年人的〝工作〞。

他認為一個成年人應該要創造更多機會,將資源交給下一代,不管是自己的小孩還是姪子,甚至不是你的親人,說的是整個人類的下一代,人類的未來。如果你沒有在做你應該做的事,過了二三十年人類還在原地踏步,那你就要舉起手自首說「好吧,我可能稍微偷懶了一點。」

我是認同也不認同。

不可能叫街友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吧?應該說相比起來,有更多資源的人是不是應該做更多的努力呢?但有資源的人可能會覺得「挖靠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可以讓我享受一下再說嗎?」我覺得有大愛的精神是很好,讓我們有個目標,知道做這些並不是為了自己,後面有個強大的理念在支撐著,但這也要在那個人已經顧好自己的情況下吧?自己都顧不好了還顧其他人?

雖然是這樣說。

因為上禮拜聽Kevin Hart 的訪談,聽到不只上面提到的想法,還有很多正面的能量。我上一段所提出的疑問其實就有一點負面,他的出發點是好的,是為了這個世界著想,而我卻對他的這個好意打問號?感覺有點像「新鄰居拿水果拜訪,然後我先猜測這水果有沒有下毒藥」的感覺?

因為上禮拜聽Kevin Hart 的訪談,又要再講一次...吸收到很多正面的能量,真的讓我有更多能量想做更多事,也想到自己說的話、做的事,或不管是做哪種類型的創作,好像有時候會做一些批評,釋放一些負能量的感覺,我也想和Kevin Hart 一樣,成為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

說真的這篇好像也沒有很正能量..要來好好來練習一下了!






music / Midnight Stroll [Relaxing Study Music] by Ghostrifter Official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