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好像喜歡上妳了》18.你們可別死了

21歲-黑白山水 | 2021-06-23 18:00:05 | 巴幣 14 | 人氣 40

連載中《我好像喜歡上妳了》
資料夾簡介
菜鳥傭兵與妹妹與職業女殺手的故事

日一高這次的校園頂樓暴力事件逐漸被推上火坑。

風向為兩派:

1. 被報復活該死好派。

「活該!還敢討錢啊!耖!」

「看到學長被揍成這樣我超爽的❤」

「什麼青龍派的兒子…還不是靠爸…」

「犯罪者雖然是犯罪者,但他是我的英雄❤❤」

「我是被其中一人勒索毆打過的人…但看到他們這樣…我覺得…沒死算便宜了他們^_^」


2. 杜絕校園暴力派。

「日一高還敢自稱日本第一?」

「校園霸凌猖狂。」

「負責人不用出來面對?」

「聽說是GM旗下的…這次事件會讓GM名聲臭掉吧?」

「GM!下去!」


被害的七名家長揚言提告學校…

而校方表示,七名學生在頂樓把監視器挪開,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為理由…

站在風口浪尖的日一高…現在只能依靠…

#

「frog?是我。」

「什麼風把你吹來了~eagle?」

「你應該有看到日本的新聞吧?」

「你說高中校園那個?」

「對。」

「那些學生很慘诶…被打成失智了吧?」

「我記得你在日本有私人情報所對吧?」

「喂…喂…喂…你不會要…」

「告訴我位置。」

星期六  下午:1點07分  東京 XX GM 便利商店小巷 → 暗門。

「通關密語。」

「紅寶石紅寶紅寶。」

「請進。」

情報屋裡沒有過多的擺飾,就只有幾台電腦跟電視機,還有放卡帶的老古董。

「少年?這裡不是你這愛喝牛奶的年紀所該來的地方。」

「一百萬美金夠不夠?」

「你把我這當成什麼啊?你這樣做是對我的侮辱!」

老闆原本想要大聲斥責的…但看到這麼多錢放在桌上…

「您想要什麼?」

「日一高校園案件七名學生家長的住址,還有日一高受害學生的資料。」

「不會吧…青龍派的老大得罪到您?」

「不要屁話,做還是不做?」

「您…六點後回來…應該可以拿到資料。」

把裝錢的箱子放在桌上,這樣的舉動加速了老闆的幹勁。

「Hacker、C-cool、wood有工作了…而且是大工作…」


解決黑社會的方法…就是比黑社會更黑社會。

「小朋友~買武士刀啊?刀很危險捏~看看就好啊~不要玩啊~」

「二千萬美金可以買到什麼程度的刀?」

「??????」

又是同樣的舉動。

「哈…我這快八十歲的老頭…好久沒那麼熱血了…」

倉本 智一郎   鍛造刀械經歷 → 60年

年紀很小的時候就輟學,有一天看到鍛造師鍛造刀的樣子,覺得很酷…

「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了…」

「…」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你那堅定的眼神…想必有非拿刀的事吧?」

「嗯…很重要的事…」

「你不會要拿去砍人吧?」

「我要拿去切西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鍛造師傅笑到差點咳出肝來。「面白い!」

但是訂製的武士刀可不是說做就做的…

「來…讓我看看你的手…」

在接觸的手的一瞬間…倉本師傅整個人頭皮發麻…

「這…」

外表只是個戴眼鏡拿書的文弱書生,但接觸之後…

「好了嗎?」

「好了…」

倉本師傅自認為身體硬朗,晚上睡覺得時候沒有〝夜間漏尿〞的情況。「牙敗…漏了兩滴…」

優一笑了笑問:「你看到了什麼?」

倉本師傅摸了摸鼻子「沒什麼…傍晚六點來拿吧!」

#

該做的事情做完之後,回到了家裡…

「今晚…我想來點…」此為Ubeprr eats 的招牌台詞。

上面的人不是痔0 J J,也不是兩百伍。

「哈…花森同學果然很紅呢…」

電視機每一台,都跟花森脫不了關係,新聞、綜藝、電影、音樂…幾乎都看得到她。

「該吃點東西了。」

電視轉到日本綜藝節目,看見小梨菜馬上轉台。

轉到音樂節目,看見小梨菜馬上轉台。

又轉到電影台…

「這次應該沒有了吧?」

柔和的背景音樂,加上演員的台詞,讓優一沉浸在那個舒服的氛圍裡。

「你…愛我嗎?」

「我當然愛妳。」

「那她是誰?」

????

吃章魚燒吃到一半抬頭,看了看…「怎麼又是妳。」

索性的把電視關掉。

「難道日本沒有花森就活不下去了嗎?」

「菜菜很棒啊~幹嘛關掉?」

「嗯?」

轉頭發現是奈緒里站在身後,吃章魚燒差點噎到。

「我可以看嗎?」

「可以啊,這本來就是妳家。」

但是不管什麼節目都看得到小梨菜…

「這個外景節目不錯诶!介紹當地文化~」

「嗯…」

看了三秒,主持人用跳的進到畫面裡。「呀哈囉~我是菜菜~」

差點又噎到…

「差不多要好了吧?」

「什麼要好了?」

「妳看家一下,我很快回來。」

輕便著裝之後,深呼吸 → 衝刺

家裡距離情報屋至少有五公里的路程。

主角才沒那麼笨會用跑的。「不好意思~森下先生…」

有免費的伺機當然要call來載,就像在坐的各位是個工具人

「今晚我可能會晚點回家。」

「有什麼事情嗎?」

「小事。」

情報屋 → 拿到了資料 ( O )

「不少受害學生呢…仗著自己是黑社會老大的兒子嗎?」

「青龍派總人數18315人?把他老爸抓出來扁一頓應該就可以了吧?」

「今晚…我想來點…你老爸的道歉^_^」

GM武士刀專賣店 → (O)

「這把就不收你的錢了。」

「???」

「就當作送給未來大人物的禮物吧。」

「那我就心存感激的收下了。」

花了幾個小時辛辛苦苦鍛造出來的刀,就這麼輕易的送人了。

「師傅為什麼就這樣送他啊?」

「因為是老闆的兒子。」

「就這樣?」

「不單單只是這樣。」


星期六  晚上:11點13分  東京 XX XX XX 株式會社 → 組長室。

「這次律師準備好了吧?」

「青龍派的人脈挺廣的呢~」

「利用這次事件,大肆宣傳事情的嚴重性,把GM集團整個拉下來。」

#
日一高所有權都在GM底下。
#

「看來青龍派遲早要成為日本第一。」

「看來我家孩子犧牲值得了^_^」

「你都不會難過?」

「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誰叫他自己活該?」

「總之我們就瘋狂利用媒體吧!」

「好!」

一口同聲的把這杯〝十五代〞的日本清酒給乾了。

「哇!好烈啊!」

「嗝!嗝!想睡了…」

「怎麼辦…我也…想…Zzzzzzz」

「這酒…是…誰…」

七名全身無力睡著的人 → 被打成失智的家長

#

在拿完情報的時候,我聯絡了所有受害的同學。

「想要復仇嗎?我可以稍微…幫助你。」

這次找來了二十名同學,派十名在我的私人地下室等待,另外十名幫我把睡著的小王八蛋拖上車。

肯定有很多人想問,都沒有小弟看守嗎?

「同學們在樓下等我。」

「太危險了!我們也一起上去吧!」

「你們上來也只是我的累贅。」

在場的人從頭到尾都戴著白色面具,他們彼此不認識,但共通點就只有一個…

「我等等會叫你們,你們無線電記得準備好。」

「我們知道了。」

受害的同學都很聰明,戰術的運用、無線電的使用方法都很快學會,不去當傭兵太可惜了。

「你是誰啊!?」

使用〝站立式斷頭檯〞,控制在會死跟昏迷之間。

「看家狗大概…五十人?這也太少了吧?我可打不夠啊!」

衝上去就是爆揍一頓,眼睛、喉嚨、重要部位,不拖泥帶水,一下放倒。

從一樓打到十樓,也只是一眨眼的事。

「裡面應該就是大本營了吧?」

利用偷聽器順便錄音,此道具還附帶影像功能。

「看來該讓你們睡一下了。」

把送酒的服務生打暈,搶下他的衣服。

「您好我來送酒了。」

在他們喝得很開心的時候,我站在門外用儀器看著他們。

「沒事沒事,安眠藥而已。」

讓他們睡著之後,我用無線電把等待的小弟叫了上來。

「好多人躺在地上…」

「這人不會有什麼超能力吧…」

「不會被監視器拍到嗎?」

「我猜他很早就把監控室的人喀嚓掉了吧…」

星期日  凌晨:2點06分  深山 → 私人倉庫。

「這倉庫用買的還真便宜。」

七名白雪公主終於醒來了。

「醒來啦?」

「你誰啊你!?」

啪!一巴掌揮過去!

「我有叫你講話嗎?在坐的各位沒有發言權,只有我問你,你才能回答。」

沒有人說話。

一腳送了過去。

「川村!」

啪!一巴掌又過去。「是不是覺得很沒有理由?因為你們家的孩子也是這樣^_^」

世界上沒有正義,自以為正義的正義只是虛假的。

靠自己的雙手報復,只是為了那一口氣罷了。

「同學們^_^~給你們一小時~想怎麼打都可以!」

「但不能打死哦❤如果暈了,就等他醒來在扁就可以了❤」

那一個凌晨,某個地方正舉行著比嚴刑拷打還恐怖的事…

「你們可別死了。」



創作回應

21歲-黑白山水
打人不用錢!
2021-06-23 18:06: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