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芥子】《清明的孩子們》〈二、亡者的回音〉00.~03.

阿洗 | 2021-06-23 17:00:05 | 巴幣 0 | 人氣 27


00.
  「哈哈哈哈哈那可真是災難啊!」
  礦石中浮出的光球中,白衣白髮的俊美青年毫不客氣的端著紅茶杯仰頭大笑不止。
  這裡是藍瓦樓在小鎮的分部裡,在通訊用的單間內,幽暗空曠的房內只有一張燻木桌與桌面上的拋光礦石,綠袍少女筆直站在桌前,正向遠在新都的理事孤芳報告這幾日的經過。
  「理事!這可不是好笑的事。」野央儘管惱怒,但在仰慕的對象面前她仍然控制了音量與理智,清咳一聲,繼續自己的報告:「雖然我能明白理事信任他的能力,不過我還是覺得此人相當缺乏協調性,不是適合共同任務的夥伴。」
  「那也無可厚非,」藍瓦樓的理事依然笑意未止,放下的茶杯與瓷盤碰出一聲清脆,笑道:「他們本來就都是獨行者,是我私心這樣安排的,造成你的困擾真是不好意思。」話雖這麼說,他臉上倒是完全看不出一絲不好意思。
  「他……們?」野央愣了下,腦中忽然閃過一絲孰悉感。
  光球中的青年偏了偏頭,挑眉:「嗯?畢畢沒說過嗎?這小東西辦事真不牢靠。」
  「……啊!」野央想起來了。
  「見過他們其中一個,就跟見過其他個差不多啦!反正都是一樣的。」
  確實,小傢伙曾經這樣說過,但她不明其意。
  「正好說到這裡,就順便通知你下個任務。」從光球映照範圍外的執事長手中接過資料,理事直接翻轉過來,舉到光球前:「因為保密性和時間考量,得麻煩你直接這樣看了。」
  「這是……」野央傾身湊近閱讀。
  「地點就在小鎮附近,性質也很類似,可以合理懷疑跟屍狼的事件有關。」湊滿了文字的光球繼續傳出理事的聲音。
  「的確很可疑,明夏也有做過這種猜測。」一邊快速的瀏覽內容,野央一心二用的一邊回應。
  「因為牽涉到上古遺跡,丹泉也派神官過去了,你可以去跟他會合。」
  「要跟丹泉神殿合作嗎?」野央愕然抬頭,藍瓦樓與丹泉神殿之間向來關係緊繃,理事居然會輕易同意雙方合作調查這種事,實在相當罕見。
  資料略略拉開了點,後方的孤芳只露出那雙靛藍色的眼睛,從野央的角度看不出情緒,卻似乎是笑了兩聲:「荒村事件是我們這邊解決的,對方為請求情報共享而先釋出善意,派來了我絕對不會拒絕的人。」
  「您絕對不會拒絕的人?」
  「沒錯,並且強而有力、萬無一失。」靛藍的雙眼彎成了兩道虹彩。


01.
  剛走出藍瓦樓分部的大門,野央就迎來了從天而降的紅棕色小傢伙。
  「畢畢!你這傢伙,跑哪去了啊?」
  自從明夏現身的那晚後就不見蹤影的小傢伙飛撲過來,立刻熟練的竄上她的肩頭,嘿嘿笑道:「既然你跟他見面了,我的任務就完成了嘛!」
  「哼,我看是落荒而逃了吧。」野央賞牠一記冷笑:「還說派得上用場,結果一見屍狼就逃之夭夭。」
  想到那晚的狼口餘生,小傢伙仍是寒毛直豎,勉強扯著笑:「我這身肉都還不夠牠們塞牙縫,就不要給你們添亂了,對不對?」
  貪生怕死的小東西。野央翻翻白眼,懶得再吐槽牠了:「那你現在又來幹嘛?不會是又要我幫你買莓果吧?」
  「啊、你要幫我買莓果那就太好了!」畢畢圓溜的小眼睛一亮,諂媚的尾巴在她脖子上打轉:「孤芳叫我來的,讓我帶你去小鎮的泉社找那個人。」
  「這樣啊……」想到將要見面的那位神官,野央就覺得沒精打采,顯然這位神官又是「他們」其中之一,真讓人提不起勁。
  「見過一位、就跟見過其他一樣……嗎?」
  小鎮是一處周圍被河谷所環繞的內陸島,因地形而區分為上町與下町,藍瓦樓的分部在靠近新都這側的上町、靠近舊都的下町則有青塔的分部,而丹泉神殿設在小鎮的「泉社」則剛好在交界帶。
  就在即將抵達小鎮泉社的途中,野央偶然的發現了一間旅館的木牌,不由得面露驚訝的表情駐足停留。
  「居然……真的叫『一間』旅館。」不僅是對於這麼奇葩的名字感到吃驚,而是她本來以為明夏口中的意思是小鎮裡的某間旅館,還想對方隨便敷衍的場面話也很拙劣,沒料到真有這樣名字的旅館。
  「好香啊!野央也想喝果酒嗎?」躲在她兜帽裡的畢畢探出鼻尖在空中嗅了嗅。
  「你就只對吃的敏銳。」野央屈指輕彈了一下牠的鼻頭。
  仔細一看,旅館旁的木棚裡還設有酒吧,裡頭人聲鼎沸,看來以果酒馳名也不是明夏信口開河的。她抬頭仰望木造旅館的閣樓,明夏就住在這裡?他會不會正在窗邊,發現路上的自己呢?
  「嘖!最好別發現。」回神察覺自己的胡思亂想,野央趕緊低下頭,拉起法袍的兜帽快步離開。
  「那邊的法師大人請等等!」
  才剛邁出步伐,一道清柔的吶喊聲就從酒吧的人潮中響起,緊接著一名褐色卷髮的少女一手抱著托盤一手提著裙角擠出人群直奔過來。
  「呃、叫我?」野央張望左右,顯然這條街上穿著法袍的只有自己了。
  「請問是野央大人吧?」少女終於來到了她的面前,喘著氣問。
  「是的,你……」野央話說到一半就哽住,眼前的少女比她略高了一些,喘息未定的胸口……十分宏偉,就算同是女性也片刻移不開視線的那種宏偉。
  相比水靈族的遺傳就是什麼都小巧……雖然芥之鄉的審美是以中庸靈秀為主流,碩大並不一定就是美,可是……人總是會羨慕自己沒有的嘛!
  「太好了!果然像明夏說的來了。」少女似乎沒注意到對方的視線所在,欣喜的笑道。
  「明夏說的?」野央趕緊收回目光,轉向對方。
  「我叫優夕,是旅館老闆的女兒。」卷髮少女先是介紹了自己,然後說:「明夏出發前交代過,希望我能好好招待你,請進來坐坐吧?」
  野央趕緊搖著雙手:「不、不用了……他這麼快就又出門了?」
  優夕點點頭,主動說明:「他在公會認識的朋友遇上麻煩,所以就先趕去了。你真的不進來坐坐?我們的果酒很不錯的。」她燦爛陽光的笑顏滿溢著熱情。
  嚥了嚥口水,野央強忍住嘴饞,再次用力搖手:「真的不用了,我還有任務在身,得去泉社跟人會合才行。」
  「泉社、任務?」優夕好奇地眨眨眼,湊近她打量一番。
  「嗯、所以要趕緊……」野央這時才發現旅館女兒的那雙眼睛並不是純黑色,而是星夜般的深藍,和粉潤的臉蛋一起低調的藏在她鬆軟捲翹的褐髮裡。
  「那肯定是來找秋霜的。」星夜藍的眼睛轉了轉,靈巧的一笑:「他這時候不會在泉社噢!我帶你去找他。」
  「哎?咦?」
  「爸爸、我替法師大人帶路一趟!」
  「……咦咦咦?」腦筋還沒反應過來,野央就糊里糊塗的被優夕親暱挽著手臂,穿越過人群往前方岔路的另一邊走去。


02.
  眼看優夕拉著她越來越往泉社的反方向走,野央忍不住出聲:「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別急,很快就到了。」旅館女兒笑瞇瞇的說。
  野央只好耐住性子,順便向對方表達心裡的疑問:「你說的秋霜,難道是明夏的……?」
  「是明夏的兄弟。」優夕很坦然的說:「丹泉神殿的玫衣神官也只有他最常來小鎮,昨天我就聽他說有要事得等藍瓦樓的人來接洽,原來是野央大人。」
  丹泉神殿的神官一般分為四等級,由下而上分別是初衣神官、白衣神官、玫衣神官、丹衣神官,稱呼的由來是他們身上長衫的顏色;最初階的神官身著未經漂染的初成色長衫稱為初衣,再來是漂淨的白衣,接著是以丹泉染為淺紅的玫衣,而最高階的丹衣則是經過多次覆染的深紅色長衫。
  雪山丹泉對於神官而言是施術的必要條件,本身就比魔法師使用的紋章礦石還要珍貴,想當然能穿著丹泉染長衫的神官肯定都有絕對的地位。
  想不到那位叫秋霜的還是名玫衣神官,這讓野央心底更加好奇孤芳理事和他們的關係,向來都對神殿沒好臉色的理事,居然會如此信任明夏和這個人,除了他們的特殊能力之外,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吧?
  「到了,就在這裡。」
  「醫館?」
  尋思之間,優夕帶她到了下町前的木造建築外,一旁的紅藍雙色塔柱顯示出這裡是三大勢力共同守護的場域──也就是醫館。
  相較於魔法是控制四大元素的法術,神官的神術則是以符咒操縱生體機能,或治療、或傷害,因此神官經常現身醫館並不罕見,但貴為玫衣神官還往醫館跑就比較稀奇了。
  「秋霜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去醫館診治重症的病患,這是他的習慣了。」優夕微笑著對她解釋,並道:「現在一定很多人圍觀,我帶你從後門進去。」
  事已至此,野央也只能隨她安排了。
  從建築物另一端繞進醫館內,看優夕與一名女護士狀似熟悉的交談幾句後,才回頭來對她說:「秋霜還有兩三位病人,應該不會花太久時間,野央大人要在這裡等候還是過去旁觀?」
  「過去看看吧。」野央說到,然後遲疑了一下,才又開口:「你可以叫我野央就好。」對方這麼親切的幫助,讓她有些不太好意思。
  「好,野央。」優夕從善如流的笑著回應。
  野央紅著臉扯了扯兜帽,心裡暗自有些羨慕,親切又坦率、這樣落落大方的女孩子想必很受大家喜愛,完全就是和自己不同的類型;雖然她對自己現在的身分並沒有不滿,再說魔法師本來就屬於比較世俗之外的群體,不過野央偶爾仍會對普通少女們的日常生活有些許憧憬。
  「中間銀髮穿著丹泉染的就是秋霜。」
  整個醫館裡就一位玫衣神官,優夕就算不指出,野央其實也能辨認出來,不過銀色長髮的神官額上繫著黑紗幡遮住半臉,看不清模樣,只見方才的女護士走到他身旁去低語幾句,然後神官轉過來朝她們點點頭,似乎淡淡一笑。
  「玫衣神官不能露臉嗎?」在醫館裡也不禁放低聲音的野央向優夕詢問。
  優夕也低聲回答她:「很多人相信丹泉染的神官具有神格,尋常不得仰見,所以他們在公共場合都會繫上面幡,但通常都是白紗,只有秋霜會繫黑紗的,說是怕眼睛嚇著病人。」
  「原來如此。」想起明夏的那雙眼,野央表示理解,近乎透明的虹膜、醒目的一點黑瞳,那種異常感,初見之下確實有些悚然。
  「他就是這麼溫柔的人。」優夕微笑著說。
  遠望著那邊仔細診斷病患、然後持筆書寫治療符的神官,野央疑惑的歪了歪頭:「感覺……和明夏很不一樣。」
  一旁的優夕莞爾一笑:「跟明夏那個傻瓜當然不一樣啊!」


03.
  這次的任務地點在與小鎮相隔一片寬闊湖泊的山脈間,那裏有一處上古遺跡,近日以來有數人在那附近遭到「屍熊」的襲擊;之所以能夠肯定是屍妖,是因為獵戶能夠辨識出那頭兇熊上個月才被他們所狙殺,當地人的習俗是不能將完整的獸屍帶下山,他們原本搬運到山屋內收藏,沒想到隔日要再前往處理時便發現遭盜,再見到那頭熊就是這次事件了。
  屍狼與屍熊事件接連發生,的確很難不讓人聯想在一起,加上獵戶們追蹤熊跡發現是來自遺跡群內,引起了神殿的注意。
  丹泉神殿本就是源自於上古,但過去王權時代因為王族後期的專制而失落了許多傳承,這數十年來神殿一直積極探索各地史蹟典籍,試圖找回那些遺失的傳承。
  丹泉神殿出手的理由很明顯,野央卻納悶著他們家理事孤芳的行動,先是荒村、後是上古遺跡,盡是些人煙罕至的地方,身為聯合商會的藍瓦樓理事,為什麼會插手這些案件?
  本以為荒村事件和舊都開發有關,後來證實關聯性相當薄弱,顯然達不到藍瓦樓出手的理由。
  野央向畢畢詢問,啃著莓果的小傢伙也只是含糊一句:「我哪知道,孤芳那老頭一肚子黑水,你就別瞎琢磨了。」
  野央恨恨的彈了牠腦門一下。
  那日在醫館和秋霜簡單打過招呼、商量好出發時間後,野央就回到藍瓦樓分部的宿所整理行囊,此次要去的地方是深山野嶺內,需要事前準備的東西更多……其實這些都算好辦,最麻煩的還是理事吩咐她得帶上畢畢,讓膽小的小傢伙呼天搶地的鬧脾氣,害她多買了好幾包莓果才打發過去。
  「等等、優夕也要一起去?」到了一間旅館外會合時,野央看到旅館女兒一身遊俠裝扮和背著的行囊才驚覺不對。
  「別看我這樣,我在公會也是個二星遊俠呢!」優夕自豪的挺了挺她壯觀的胸膛。
  瞧她這模樣有一星就算走運了,怎麼可能有二星?野央於是將眼神轉往玫衣神官,她想以秋霜和優夕的交情,應該不會同意這麼冒險的事才是,豈料秋霜卻只是無奈的攤手,黑紗幡下露出一個隱約的苦笑。
  「她是嚮導。」
  「不行,太危險了。」野央仍然出言反對。
  優夕雙手插腰,自信滿滿的回問:「那你們知道遺跡的位置嗎?」
  「……」
  看野央儘管無言以對但還是一臉的不贊同,優夕笑道:「放心吧!我也時常跟爸爸上山打獵,不會拖累你們的,更何況還有秋霜保護我啊!」
  話不是這麼說的!這和上山打獵怎麼能相比!野央緊抿雙唇,強忍住心裡的吐槽。
  再看秋霜,他竟然一臉和藹還帶點謙遜的笑著點了點頭:「嗯。」
  兩個沒常識的傢伙!
  抹了把臉,野央內心崩潰,對於這次的行動感到十二萬分的擔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