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89-紛陳過往的碎片

九方思想貓 | 2021-06-23 16:30:34 | 巴幣 158 | 人氣 93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良久之後,莫英從我的懷裡重新探出頭來。雖然有些勉強,但總算可以重新展露她的笑容,示意我她早已接受了這一切。

  望著面貌仍十分年輕的母親白祈,以及堅強地從被操弄的生命裡起而反抗的莫英,難於接受這些過於沉重現實的,彷彿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照這樣推敲的話,造成夜界和光界之間發生交錯的『大衝擊』,恐怕也和納契脫不了關係吧。」我垮著肩膀,像是說著夢話般喃喃地說。

  「詳情我也不太清楚,但也許真是這樣沒錯。」莫英略顯苦澀的微笑裡,輕輕地染上絲微薄霧,「可以確定的是,在我從冬眠艙蘇醒時,整個冬眠區域……到處都是戰鬥過後的殘跡。相信你返回南柯研究室取得戰術特勤服的時候,也有看到那個慘況。」

  想起那個昏暗的密室,瘡痍滿目、屍骨無數的空間,再次令我深深嘆息。

  「當時我們躺進冬眠艙裡,所期待的是透過五十年的冬眠,跨越紛亂的世界,在嶄新的時代裡展開重啟的人生。原本我以為來到了異界,也算是展開了全新的人生,卻萬萬沒有想到,我們仍處在一樣的局裡。」

  「這就是你們這兩個孩子選擇逃避的結果。」

  白祈臉上帶著高昂的笑意,卻在我和莫英兩人的腦袋上狠很打了一記。

  「啊嗚!」

  莫英的叫聲很有趣,而我的喊聲大概也不遑多讓……

  「人生在世,我們不斷在做各式各樣的選擇,藉由選擇,我們得以在時間之流當中辛苦地前進,並成就些什麼、失去些什麼。我們選擇、後悔;為成功欣喜,為失敗感慨,但始終我們不能不做選擇。你瞧瞧,本來打算沉睡五十年,結果睡了千年的妳們倆,在另一個世界裡成神,結果被放置的問題還不是追了過來?」

  「對不起……」莫英小聲地說。

  給母親這麼一說,我也無從辯駁。

  「遇到問題三大步驟: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你們跳過了前兩個步驟就想要放下它,不做選擇的人,最後肯定會被問題給淹沒。神眠千年,幡然醒悟,不算遲嗎?我覺得可遲了!」

  白祈說得既務實且嚴厲,對於四歲時就已經失去她的我,沒有其他過多的回憶可以參考,但像她這樣的說話方式與語氣,卻沒來由地有著難以言喻的親切感,也有著真正屬於母親的溫柔。

  看我們垂頭喪氣的樣子,母親像是拿我們這兩隻瑟瑟發抖的小動物沒輒似的吁了口氣,手按在我們的頭頂又揉了揉。

  「好啦,別這麼支離破碎的樣子,我們母子相隔了這麼久的時空,終於又再度見面,就算是我已經變成了半人半神,你也成了個什麼真神的,也是親人相聚的美好時刻。甚至,還見了你這麼優秀的女朋友,我這個做娘的還是有些高興的。」她點了點頭,眼底既是滿意,又是疼惜,「千年以來,也是辛苦你們了。真的是對不起,我們這些成年人,把時代弄得一團糟啊。」

  「白祈小姐,也別這麼說……」莫英不好意思地望著白祈,「還是……應該叫媽媽?我這樣會不會太不要臉了?」

  「你們什麼時候婚禮,就什麼時候可以叫媽!」白祈哈哈大笑著說:「不說這個了,我想妳事隔多年,帶著醒來的小豫來永夜之國找我,恐怕也不是單純探望我這麼簡單吧?」

  「啊,這麼一攪和,我都差點忘記來的目的了。」莫英像是大夢初醒般張開了嘴,「是這樣的,我想豫你也有和幽世旅團接觸吧,你有被『邀請』進入團長的房間過嗎?」莫英望著我眨了眨眼,「依照你的個性,應該不會把房間的細節漏看才對。」

  「有的,作為靈力十分強大的存在,我想團長恐怕也曾經引導妳前往他的所在之處談判過吧。那個房間有和光界十分類似的樣貌與結構,陳設與家具也和夜界大大不同。」

  「白祈小姐,我想借妳的東西一用。」莫英從椅子上起身,走向房間一旁放置的紅色斗櫃,並將上面擺飾的一副相框拿了過來。

  她將相框放在我們面前時,白祈露出了懷念的表情,而我則是渾身一震。

  「媽,這個相框裡的人是……?」

  那是一張全家福,年幼的黑髮幼童,依偎在一位戴著眼鏡,留著一頭奶油黃色頭髮,冷豔而知性的美麗女性懷裡。在她們身邊的健壯男子,則有著一頭同樣灰黑色的削短髮,爽朗而燦爛的笑容令人感到安心。

  「雖然現在我們都和照片上的樣子有些不一樣了,但這正是年幼的你、年輕的我,還有你的爸爸九方毅。」白祈的眼底承載著數不清的感慨與無法掩飾的惆悵,「如果當年在『七日島鏈戰爭』,沒有在城市戰當中戰死的話,你爸不知道會不會和我們一樣變成『光神』?」

  「我現在要說的,就和這事有關。」莫英嚴肅地看了我一眼,又望向白祈。

  而我的眉頭,在此時此刻怕是皺得可以擰出水來,而白祈的臉上則掛著無比疑惑的表情。

  「怎麼啦?」

  「我記得,我曾看過這張照片。」我覺得眉間蹙得既麻又癢,恐怕這輩子,眉頭從沒擰得這麼用力過,「就是在最近的事。」

  「什麼?真的假的?」白祈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著我。

  而我只能沉痛地點了點頭。

  「我在夜界搜尋莫英的蹤跡時,找到了利用南柯的『神眠艙』封印住莫英的軀體,並將意識體逼出身體外,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元兇。那是個叫做『幽世旅團』的組織,一個想要利用夜界之人,透過某種方法投入光界成為『純能源』,打通了光與夜界通道的一群狂人。」

  白祈一聽,美麗的臉蛋隨即蒙上了陰影,「這豈不是和『南柯』最初的目的十分相似的工作嗎?」

  「我們受邀和團長碰面時,在他隱蔽在某個次元的房裡也聊過此事。如果和媽媽這邊釐清的真相對照,再加上這位團長親口說過『神眠艙』是由『南柯』所研發的東西,可以確認『幽世旅團』本身恐怕就是『南柯』的一部份真相。」

  「確實非常有可能。」白祈神情穆然地點了點頭,隨即又遲疑地問:「等等,那和這個照片又有什麼關係?」

  「我不是說不久之前才看過嗎?」我露出不願意相信的苦笑,「這個相框,在幽世旅團的團長房間裡的五斗櫃上,這麼湊巧也有一個。」

  白祈激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沈吟著,像是忍耐著什麼,又像是要在忽然被揪緊的思緒裡尋找適合的詞彙,卻怎樣也無法從喉嚨裡擠出話語。

  「他……那個團長,有說過自己的名字嗎?」

  「他自稱叫做『白毅』。」莫英接過話題,回憶著說:「而且在我被關進神眠艙的時候,由於持續發動著『意念感知』,他最深切的願望流入了我的腦海,我相信豫可能也有聽見。」

  「對……」我沉痛且心情複雜地說。

  「我記得他的話語是這樣說的:『祈……就快了,很快就會實現的,妳在那個世界等著我吧。』」

  沉默在房裡張狂著,紛陳的思念與泛黃的回憶,在靜謐的空間裡交織盤旋。憤怒、惋惜、沉痛、傷悲,混雜著驚喜、願望、救贖與禱告,如同巨大的漩渦,將我們的思緒深深捲入其中。

  「毅……」白祈重重地坐回椅子上,像是喪失了全身的力氣一般,「這個大傻瓜……」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