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06

小光光 | 2021-06-23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19

NEW第一卷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夜蝶詛咒-22

伴隨著車水馬龍的人潮,洗禮的日子正式來到。

「雖然早就預料到了...不會還真是可怕阿」

神殿前方的景象幾乎是曉月看過最誇張的,如果說漫展那種排隊幾小時叫做可怕,那麼這個洗禮的隊伍就是永無止盡的夢靨。

還是再去逛逛,反正這個洗禮長達10天。他本來是想這樣說服自己的,可是溫柔系黑長直巨乳文學美少女是不能退讓的!長達15年未曾見到理想的女性,曉月想要問清楚原因的想法絲毫不輸給自己懶惰的個性。

在無趣的隊伍之中,僅僅5分鐘他就開始感到煩躁了。

這個隊伍有再移動嗎?為什麼每年都有的東西還這麼多人!諸如此類的想法開始在他的腦海中盤聚。

然而陷入糾結的他並未察覺,隊伍是一批一批的進場,人數流逝相當快速,不到1小時就輪到自己了。還必須要有人叫,才後知後覺反應到已經輪到自己了。

進到了神殿之中,高聳廣闊的空間給人一股震撼心靈的充實感。

隨之抬頭,上方的天花板上雕刻著無比精巧的作畫,而在延續畫作的盡頭佇立著十三個精美雕像,他們相互注視著地面上有著一個充斥儀式感的圖像。

「請各位孩子們站到前方的圖形上,並向神明獻上你的祈禱,神明們就會回應你們」

當大家都站到圖形之上,曉月也隨著大家的動作跪下禱告,不過他腦海中才不是祈禱,而是夢寐以求的溫柔系黑長直巨乳文學少女以及找負責人討個說法。

隨後大家的祈求心意召喚了炫目的白光壟罩了四周。

「好!這裡又是哪裡?」

隨著傳送,曉月來到了一處堂皇富麗的殿堂,與管理者那樸實的住所有所不同,許多美感的設計互相衝突,讓人有種為了追求美感反倒造成負擔的認知。

「...這又是什麼設計?」

挑高的階梯與無法一眼盡收的長度,他感覺自己該坐下來好好思考是不是該爬上去。

「如果這時候有根香菸就好了」

儘管他自己不抽菸,不過心煩的時候點一根給它燒有種解壓的效果。

不過任性終歸是任性,眼下這遙望無盡的樓梯終究是要爬。

在他花費了2分鐘以上爬完這毫無必要的高聳階梯後,原先遠觀就相當巨大的殿堂變成了炫富的建築。

整個就是大!從入口處的噴水池開始,長廊、裝飾品等等的東西全部都是大。

「這也太大了吧....我又不是觀光客來參觀的」

當他打開大門,位於兩側的七色旗幟最先映入眼簾,而後一股不明的壓力讓他定睛看向遠方的石製王座。

看到雙腿縮於右側,姿勢嫵媚地坐在上頭的美麗女子,曉月就明白他就是被稱為神的存在。

當女人從石座上緩慢的起身,這樣畫面彷彿有著致命吸引力一般,會讓人在不知覺間著魔。

「真是難得阿,妾身的殿堂會有人來」

曉月在著迷於美色之時,她的言語有著更勝於外貌的吸引力,喚回了曉月的注意力。

隨著紅毯的階梯步行而下之時,她那純白色的尾巴隨著腳步慢慢的露出原貌。

「你是...白老鼠嗎?」

「老....鼠....」

本是高貴的妖狐之神,卻被人戲弄成白老鼠,女人只能按捺自己的憤怒完成自己的責任。

「本以為是祈禱之人,沒想到...是不速之客阿」

「喔!抱歉抱歉,我可能是被召喚錯誤了,我的祈禱是溫柔的黑長直巨乳文學美少女,不要妖豔美麗的白老鼠系熟女姐姐」

「又...又一次」

女人已經無法保持冷靜高尚的姿態,剛剛還在悠然自得煽動的扇子,現在以遭憤怒渲染被緊緊的抓著扇子。

「那麼你的祈禱僅僅是這樣嗎...」

憤怒寫在臉上的她在忍耐的邊緣尋問到

「已經沒了」

「是嗎,那你就–—」

正當她要處刑曉月之時,曉月想起來還有一事件存在於腦海中。

「等等!真要說好像還包含管理者吧」

「原來你是大人的客人,那麼也是妾身的客人,那麼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曉月,請問白老鼠小姐尊姓大名?」

「妾..妾身叫薇露妲」

當她握住曉月的手後,便開始慢慢的施力。

「那個...你握得太大力了我會痛」

「知道」

美艷的女性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這只會讓人感覺到惡寒。

「那妳可以放手了嗎?」

「你還記得你說了三次白老鼠嗎?」

突然之間,曉月感覺自己的手指開始往不可思議的方向移動。

「等!等等!手指要折了」

「那很好啊~」

「不不!絕對不好!」

「放心~會在死不了的程度讓你為自己的惡行惡狀付出代價的」

「我做了什麼嗎?需要這麼興師動眾的折磨我」

對於他癡呆的反應,薇露妲很生氣。

「妾身可是高貴的妖狐神,你說什麼白老鼠,像話嗎!」

憤怒的薇露妲抬起手就是一個巴掌。

「嗷!很痛耶」

捂著右臉的他不由的抱怨。

「我也很痛阿!」

「你不會要說打我讓你手很痛,這一類的蠢話吧?」

「妾身看起來有這麼低俗嗎?妾身是被你白老鼠白老鼠的叫心很痛!」

「...那也不用打我吧!更何況打架不打臉這不是潛規則嗎」

「你想說什麼?這是懲罰,不是打架」

在也找不到反駁點,曉月只剩下一個辦法。

當他甩開薇露妲的手,雙方的氣氛瞬間陷入緊張。

「喔?你想要幹嘛阿?」

「呵!這還用說嗎?」

突然之間曉月低下頭以90度鞠躬道歉。

「請你手下留情阿,狐狸姐姐」

「好!我原諒你,只要在讓我打2下就好」

「不對,你這根本是懷恨在心」

「沒有問題阿,公平公正,你說了3次白老鼠,僅僅3下的皮肉傷很划算」

「這根本是你的偏——」

還沒說完,他就體會到飛翔的感覺。

待人落下後,薇露妲手臂轉著圈躍躍欲試的樣子說了一句:

「好了,還有一下」

「等..咳..等等!咳!會死人...咳咳...的」

僅僅腹部挨上一拳而已,他就明顯感覺自己倒地不起了,再來上一拳肯定命不久已。

「放心~不會死掉的」

只見薇露妲越靠越近,曉月已經開始在人生跑馬燈了。

可怕的是,這15年根本沒有什麼跑馬燈可以跑,對比轉生前的生活,現在度過的東西連個屁都不是。

「可惡阿!我的溫柔系黑長直巨乳文學美少女」

「明明有妾身這種大美人在,還在幻想」

走近的薇露妲小手輕輕的彈了曉月的額頭。

「那麼這樣就算扯平囉~」

露出微笑的她站起身來端正姿態重新發言。

「那麼接下來妾身想你做一件事」

「在那之前,我先拒絕了」

「恩??什麼都還沒說,這樣不太好」

「動都動不了...咳!怎麼幫?」

「對齁」

後知後覺的她抬起手一揮就治好了曉月。

「這樣就可以聽聽接下來的要求了嗎?」

看她一副神情凝重的樣子,曉月是真的不想答應,感覺就沒好事。

「我可以拒絕嗎?」

「不行」

「好吧...那就進行一下形式上的委託」

至少這樣被要求,他能感覺心情好一點。

「這件事很重要,希望你能做好。妾身希望你能沖壺好喝的紅茶」

「好!我肯定做不...等等!你說泡茶?」

「恩!這很重要,今天下屬們都休息沒人做」

此刻躺在地上的他只有一個想法:「你的人設是不是跑掉了!剛剛才打飛我現在變成鄰家傻大姐?你開什麼玩笑!」

不過這些感慨只能藏於心中,他只是「好,不過先讓我緩一下」的說了一句。

雖然在薇露妲的治療下自己身上那無法移動的負重感已經消去,可是疼痛還是留在體內,一直半會勢必要躺著。

「那麼廚房在哪?」

狀態恢復,曉月便隨著指示走到廚房。

「一應俱全呢」

不單單是茶具,連同點心都有,可是這些點心不符合曉月的堅持。

並非要多麼高級的點心,而是相適性問題。

就好像手搖奶茶要配炸雞排一樣,手工茶就是該配手工點心。

「你要不要吃點不一樣的點心?」

隨著大喊無人回應,曉月好奇地走轉過身打算去看看怎麼回事。

然而幸福總是來的很突然,一轉過身去彈性十足的胸部就將人給彈開。

「這樣很危險啊!」

揉著撞到廚桌的腰部,他如此抱怨到。

「因為你叫了妾身,那麼自然是要來看看囉,更何況你還像個色鬼往胸部撞下去」

明明是對方的錯,卻搞得像自己的問題,曉月真不知道能說什麼。

「比起這些,你是打算做什麼?」

面對他那豐富的情緒,曉月感覺有點累。

「巧克力蛋糕」

選擇巧克力蛋糕只是因為櫃子內有很多巧克力。

「好吃嗎?甜甜的還是純巧克力那種苦苦的?」

「好不好吃喔,如果是我來說肯定很難吃,至於他是甜是苦,大概是甜的吧」

「...你在搞笑?料理人自己都不確定成品長怎樣,是在玩哪齣戲?」

對於她的不滿,曉月可以理解,問題自己就不是專業職人,端的出手的料理最多就是不錯,怎麼可能是美味。

「功夫不到家,端不出像樣的甜點,不過比你這些點心更適合當茶點,這我到能保證」

給他亂搞結果弄個四不像,豈不是浪費時間。可是想想更棒的茶點,身為女人的自尊讓薇露妲必不可免的妥協了。

「姑且信心你一回」

「那麼你就去坐著乖乖等東西出爐」

「不要,感覺你這邊比較有趣」

「真是任性的白老...妖狐小姐」

「那麼妾身就當沒聽到,任性這麼一回,可以嗎~?」

敗給嘴笨的自己,同時曉月也敗給她的灑脫。

「是是,你好就好」

說完,曉月就開始著手準備。

主要就是在盆子中加入糖、少量鹽以及蛋,然後溫火隔水攪拌均勻,之後加入過篩的低筋麵粉、牛奶、香草,然後就可以放到容器中烤了。

容器的部分則是完全看薇露妲秀操作,靠著魔力他能夠將大鐵片輕易地切割、捲曲弄成烤具,看到這麼神奇的操作,曉月只是「喔~!」的露出呆滯的臉替他拍拍手。

「哼哼!如何阿」

「很棒喔」

雖然不知道他在自信什麼,不過曉月還是順著他的意思稱讚他。

「那麼剩下的部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可以去休息了」

「你還要幹什麼?」

「就是巧克力隔水加熱,篩網過篩之後塗在蛋糕上,以及順便泡茶」

「喔!好,那妾身要去休息了」

聽到剩下的部分感覺特別沒趣,薇露妲就一溜煙的跑出廚房。

「說起來...那個露肩和服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竟然這樣動都不會掉」

「因為妾身穿得很習慣了」

曉月沒想到無意的呢喃竟然得到了回答,不過他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加熱巧克力與注意茶壺。
而在廚房忙碌之時,等待的她感覺到意外的無趣。

「難得這麼無聊」

趴在桌上的薇露妲無聊的翻弄指尖,看向空無一物的前方。

不知過了多久,當廚房電燈熄滅,薇露妲早以睡著了。

「...還真享受阿」

看著美女睡覺,曉月俏俏的為她佈置好一切,隨後回到廚房準備一個驚喜給她。

確定一切穩妥,金屬鍋子與大湯匙已經待機準備好。

「起床囉!」

「 咿呀!」

突如其來的巨大噪音讓她嚇了一大跳,還從椅子上跌落。

「你幹什麼阿!」

「嗯...驚喜?」

對於他的疑問句,薇露妲感覺特別的惱火。

「你是不是有病阿!看到我這麼個大美人睡著竟然幹這種蠢事,你是不是男人阿!」

「阿哈?」

自損格調的發言弄的他是一臉糊塗。

「看到我這種美人竟然沒有想對我做出想入非非的事情,你...該不會是喜歡男的吧?」

「阿?我對殘念系美女才沒有慾望的衝動」

「竟然不否認自己喜歡男的,看來你果然是基佬」

對於這種抹黑的發言,曉月很想說點什麼,不過事實勝於雄辯。

「你果然是基佬」

「才不是呢!」

「齁~這麼急於辯解,果然你就是喜歡男的」

「你根本就只是想報復我!」

本來還想著她在語不驚人休不死什麼意思的,結果只是小孩子鬧脾氣。

「...我才沒有小孩子脾氣!我可是成熟的女性」

成熟女性才不是這副德性。

如此的感言卻不能有感而發,曉月只能嘆息。

「比起繼續鬥嘴,我們還是來喝茶如何?」

「哼!搞的好像我要跟你吵架一樣」

儘管她還在放不下面子的在耍脾氣,可是手還是很老實的接過蛋糕與紅茶。

當點心一入口,薇露妲已經拋棄那毫不重要的面子,只是一心享受巧克力蛋糕。

而曉月只是挖起一小塊淺嚐便放下了叉子。

「那麼來說說正事吧」

「嗯...?」

吃到嘴角都是的薇露妲抬起頭,看了看曉月。

「...我可沒有手帕可以替你擦拭」

「我、我..這點事情我還是可以自己來的」

薇露妲抹了抹雙唇上的巧克力,卻造成更大範圍的傷害。

「...真是厲害的妖狐」

說罷他就起身拿衣袖替她擦乾淨。

「好了,現在你可以盡神明的責任嗎?」

「有什麼責任要負責?」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跟我玩阿?」

看她滿臉問號的搖頭,曉月只能提醒他狀態欄的事情。

「喔喔!狀態欄喔」

只見她一個揮手,隨即便又吃起了蛋糕。

「這樣就好了?」

看到薇露妲對自己點頭,他又有疑問接踵而來。

「那要怎麼用?」

看到她比了比自己,曉月只是滿臉問號。

「你在說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

當她搖搖頭在次比向自己,曉月有股衝動想沒收蛋糕。

「給我說清楚在吃」

當曉月準備收走蛋糕,她立刻身手敏捷的將東西奪走並保護起來。

「你可以行為舉止像個神明嗎!貪吃成這樣!」

面對抨擊,薇露妲吞下口中的蛋糕馬上回擊。

「你才是!像個性向正常的男人可以嗎!欺負我一個嬌弱的女子,你還是男人嗎」

面對這麼誇張的神明,曉月的忍耐快突破極限了。

「你在不好好的講話,就休怪我無情了」

彷彿挑釁一般,他吐出舌頭擺個鬼臉給曉月看。

「阿!!你這個廢材神,你現在是在幫智障增加顏色嗎,現在連白色都是智障嗎!」

「啊哈呀!」

突然被人拉著臉皮,薇露妲痛的叫出聲。

「擬尼你!!尊重蛇明阿」

被用力拉扯雙頰讓她連話都說不好。

「誰管你是神還是鬼!你已經越線了!」

在肆意蹂躪的時候,薇露妲受不了的踢向他。然而那誇張的動作早已被注意到。

「我靠!你現在到底是怎樣?肆意妄為還想往我褲襠踢下去!」

躲避了男性危機的曉月不由得抱怨。

「這話是妾身要說的,這麼美麗的臉龐被你拉大怎麼辦!」

「才不會有美人說自己是美人!更何況你這個脫線個性早就幫你的美麗扣很多分了!」

「這是找碴!聽來就是你的偏見」

「沒錯!就是我的偏見,溫柔儒雅的黑長直巨乳美少女輕鬆輾壓你這脫線女神」

這段否認薇露妲自信來源的話著實傷到她,只見她「哼!」的一聲就回到座位上喝起茶來。

而看到她這樣,曉月的火氣再度上來。

「脫線女神!到底狀態欄要怎用你還沒說,不要再吃蛋糕了!」

「心中默念並給他一個你希望的形狀」

當他隨著薇露妲的指示成功召喚出狀態欄,他便一改前嫌。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阿,這是最直觀的想法。狀態欄僅僅4個東西,從上到下分別是姓名、種族、稱號、技能。

「女神要做還是可以做得很好嘛!」

「哼!」

不開心的薇露妲一點都不想理他,只是吃蛋糕配著紅茶。

而在看過狀態欄後,曉月又產生了新的困擾,自選的兩個技能怎麼辦?

「女神可以給我技能嗎?」

「哼!」

看到她還沒消氣,曉月只沒辦法只能苦惱的搔搔頭。

「那你可以找到管理者嗎?」

當她再度撇過頭之時曉月明白,不管再向她說什麼大概都是沒希望了。

在兩人之間的氣溫降至零點以下之前,曉月也是努力的挽回,不管是道歉還是再替她準備點心,許多的方法都試過了可是都沒用。

而在他抱頭哀嘆之時,管理者的出現打破僵局。

「怎麼了?一個一臉痛苦的抱頭,一個氣憤的吃東西?」

「大人,你的客人欺負我!」

「冷靜冷靜,先把小嘴擦一擦」

看得薇露妲嘴角的巧克力,管理者拿出手帕替他擦拭。

一旁的曉月則感覺到一股既事感。

待他清理完畢,薇露妲便開始哭訴曉月的惡形惡狀。

在了解了一方的陳述後,管理者只是摸摸她的頭安慰她。

「好,那麼你要補充或反駁嗎?」

「雖然實際上需要,不過我看不是不用了」

看到管理者玩趣的臉色,在多補充怕是浪費時間。

「算你識相,誠實回答我就量刑從寬。」

對當事人而言,這種帶著享受混亂的笑容一點都不像他所說的量刑從寬。

「那麼妲妲想要怎麼做?」

「把愛稱收起來!」

「是是」

看著她害羞的樣子,管理者只是笑著應付過去。

「我要他無條件接受我的要求」

「不可能!我不是你的奴隸」

「大人你看看,他是這個態度」

「這...不是我要袒護曉月,你的要求確實過份了」

本想著管理者會維護自己的薇露妲沒想過會吃鱉,而讓她「咕..!」的發出驚嘆聲。

「不然這樣好了,曉月必須無條件接受薇露妲一次的要求,你們看如何?」

「不行!」x2

兩人幾乎是同時喊出聲。

「要是脫線女神要我去死,我豈不是要去死」

「我才是!被人這樣對待,才一次怎麼想都吃虧」

聽著兩人憤恨不平的為自己發聲,管理者只能「好好好」的喊停他們。

「那麼就合理範圍內的兩次無條件要求」

「不——」x2

「我說的算,就這麼定了!」

看他們還打算討價還價,管理者立刻展現上位者的脾氣壓倒他們。

「喔...我知道了」

「好啦,這回就算給曉月撿到」

「你們接受就好」

明明知道兩人只是有苦難言,可是管理者還是以看戲的心態如此說到。

隨後管理者丟出了兩個戒指給曉月。

「其中一個是單向由薇露妲聯繫你的,另一個是雙向的,你可以有問題就連絡我」

說完他隨即彈響一個響亮的彈指,曉月的面前就出現一個透明的玻璃帷幕。

「那麼接下來請你在此獲得鑑定與道具欄」

在曉月伸手去觸摸之時,手卻穿了過去。

「這是什麼?」

「技能選擇板」

「不不,我問的是怎麼我的手就傳過去了」

他的提問實在愚蠢,讓管理者都笑了出來。

「動動腦想想你在哪裡,將自己所學到的新事物學以致用」

彷彿猜謎一般的提示,曉月卻是立即融會貫通。

手指一經魔力包覆,在觸及面板,無數的資訊便出現於四周。

「怎麼這麼多?!」

對於習慣瀏覽器分頁的曉月來說,數個面板同時出現的彈出式介面並不太習慣,而且一次還是5個。

「順帶一問,上面有的是亮的有的是暗的,還有灰色的,那是怎樣?」

「亮的是以具備該項技能的能力,灰的則是需要學習才有可能習得,至於暗的是幾乎不可能習得」

聽管理者這麼一說,本來他還想抱怨「新世界的樂趣怎麼先天減少?」不過在看到一個暗的技能他也就釋懷了。『龍鋒爪』這種技能在怎麼看都不是不可能學會的,除非種族改變手指變成利爪。

大概瀏覽了之後,曉月也不由的感嘆,灰色的技能所剩無幾,而且大部份還是轉生前所放棄的東西。

「...技能在哪阿!」

在琳瑯滿目的技能當中,他已經找的老眼昏花了。

「慢慢找,順便看看未來有沒有想要哪個技能,也可以朝那個方向努力」

管理者的提議他不喜歡,對他而言充滿未知的未來遠比模糊的軌跡來的美妙,可是管理者已經跟著薇露妲喝起茶來,眼下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茶好喝嗎?」

總算找到了鑑定與道具欄,曉月不滿的調侃二人。

「還不錯,你怎麼看呢,薇露妲」

「手藝確實不錯,如果能在來一壺就好了」

看到薇露妲捧起空蕩蕩的茶壺交給自己,曉月感覺心好累。

「你在等什麼?那樣欺負我,在一壺茶不過份!」

「是是是」

對於這些自顧己見的傢伙,曉月只是苦笑的接過茶壺。

而在進去廚房前,他還想跟薇露妲拿一些原料。

「我拿一點砂糖、巧克力之類的沒問題吧?」

「可以喔,反正很好取得」

而在他進去泡茶之時,兩人已經開始熱絡的閒話家常了,不過這也不甘他的事,畢竟現在是網羅原料的最佳時機。

一邊注意著水壺,曉月迅速的往道具欄塞入各式各樣的點心原料。

而在他準備完紅茶要送出去的時候,兩人即將結束的對話中出現了『夜蝶詛咒』與自己的名子。

「在聊什麼阿,這麼開心」

「為你準備的驚喜」

管理者這麼說到。

「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事」

管理者只是笑著在倒了一杯紅茶。

「比起這些,我還有一個問題。」

「請說」

管理者一邊品嚐紅茶一邊等候。

「我的溫柔系黑長直巨乳文學美少女呢?」

「很快了,還會包含著你渴望的刺激」

「希望如此」

「那麼今天就差不多到這裡了,就讓我送你回去」

講到這裡曉月才想到自己已經呆很久了。

「說的也是,可能別人都結束了我人還呆在這裡」

「這點你放心,這裡的時間流逝比較慢,你最多也只是比別人慢60~90秒」

被管理者送走後,當他再度睜眼後突然有一堆人在注視自己。

有些尷尬的氣氛讓他只能趕緊從旁邊跑走,然而自己的行動過於矚目直到他跑出神殿為止都能感覺到來自背後的視線。

脫離了異樣的壓力後,他伸了一個懶腰就往旅館的方向走去。
---分隔線---
斷章沒段好,又再加了一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