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GO同人 特異點F

夜宮邢 | 2021-06-23 14:53:59 | 巴幣 0 | 人氣 94


 最近一直在感冒不舒服,所以要寫文有點困難……。
        這篇大概會寫到魔獸戰線吧(因為之後的都沒看過),然後我這是用漫畫(Fate/Grand Order-turas réalta-)下去改的(推薦可以去看看(?))



          第一章:特異點F
  
  碰咚——,淺紫色頭髮的少女被一個穿著黑色鎧甲的人撞擊到牆上,發出了激烈的碰撞聲。
  灰色石塊因震動飄散在地。
  「這可真是……讓我看到歷史性的一刻啊。」
  從天空發出一道聲音,同時在牆上的瑪修身上發出了白光稍微的包裹住她。藤丸立香抬起頭來,看到的就是一個人從上方高速的落下打斷了準備在攻擊瑪修的亞瑟王。
  「亞瑟王阿爾托莉亞?」
  落在地上、僅用一本書就抵擋住阿爾托莉亞劍的人影從灰塵中透露出來,她稍稍地在手指上發力,劍就被反彈開來了。
  「漂流者……嗯不對。」
  留著剩下讓瑪修對抗阿爾托莉亞的同時,那個人也走到他們前面,對他們擺用了一個禮儀姿勢後,朝著他們微笑。
  「迦勒底的Master,你們好。我是愛羅倫.萊克德,職階是Caster
  
  「欸?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和為什麼是從天而降嗎?」
  在阿爾托莉亞使用了她的寶具『誓約勝利之劍』,並且被瑪修的圓盾好好擋下之後,交由庫.夫林善後之後,從天而降的愛羅倫被迦勒底的所長奧爾嘉瑪麗詢問了這個問題。
  「這是個好問題,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不是因為想要聖杯,單純就是被丟過了。至於從天而降的問題有點難回答……因為我是被丟下來的,從空中。」
  「……從空中……?」
  奧爾嘉瑪麗一臉我不太相信的表情,疑問都被愛羅倫用打哈哈的方式巧妙的帶過了。
  「妳說過妳是英靈吧?」
  「嗯,沒錯哦?怎麼了嗎?」愛羅倫看著眼前的人,無視掉躺在地上休息恢復靈力的兩個人。
  「……妳不像是英靈,也不是半英靈的樣子。」
  「…………。」
  發現到了對方的表情有點僵硬,奧爾嘉瑪麗是想詢問到底的,但是愛羅倫像是有什麼事情一樣,直接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嗯……她,的確不像英靈。」
  這是陪著藤丸立香她們一起去尋找聖杯的庫.夫林所說出來的話,她回憶著昨天的情景,說出了這句。
  「如果不是英靈的話,她難道是魔術師?」
  「她沒有吟唱魔術就將那個亞瑟王的劍輕而易舉地彈飛了,這不是魔術師該有的能力。所以我們只能相信他應該是個英靈了。」
  話才剛說到一半,庫.夫林的身形也開始逐漸消失,他拍了拍藤丸立香的頭的同時也說出了一些具有意義的話。
  「……。」
  「走掉了。」
  「好!我們也回收聖杯回原本的時代吧!」
  藤丸立香立刻打起精神來,朝著前面前進,在前進的時候還對著身後的人說著話。
  「所長。」
  正在走神的奧爾嘉瑪麗抬起頭來看著因為她沒行動而停下腳步等她的人。
  「非常感謝,能活下來是多虧了所長。」
  「………,诶……?」
  「不是那樣嗎?來冬木後的行動方針全都是由所長來建立的,要是沒所長的話也走不到這裡。」
  就在藤丸立香說完這句話後,奧爾嘉瑪麗的眼眶中就流出了淚水。
  他們在互相說著甚麼後,準備相互握手——。
  『——止不住的想吐啊。』
  兩個人愣在原地,瑪修則是擋在他們面前,做出防備姿態。
  在她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帶著高頂帽子、一副紳士模樣的人。
  是雷夫.萊諾爾,原本在迦勒底內被認為已經死亡的人員之一。她出現在他們面前,隨後便是管制是那裏管理的羅馬尼將通訊接通。
  「啊啊,迦勒底來的通訊嗎?……而且還是羅馬尼君打來的……原來如此,你也倖存下來了嗎……?」
  看著在瑪修身後的兩個人,一個不知所措,一個不可置信的表情,瑪修也是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不論哪個傢伙都竟是些,毫無秩序的垃圾!」
  「因為甚麼也不知道,所以就放過的第四十八號適性者;成了亞從者的,瑪修.基列萊特;完全不聽話活下來的,羅馬尼.阿基曼!
   真的是盡是些預想外的事情,這之中最意外的兩個……。」
  「不知道是哪位,破壞了我的計畫之一的從者;和自己死了都沒察覺的,悲哀的奧爾嘉瑪麗。」
  「就這麼把我抖出來嗎?難得我藏得很好啊,雷夫。」
  從立香他們身後出現了愛羅倫的身影,她從虛無轉化成了實體,手中的那本書以被攤開來,不難看出她剛才其實正在優閒的看著書。而羅馬尼在看到愛羅倫的身影後露出了震驚的表情,絲毫不露懷疑的情況。
  她將書合了起來,從落石上跳了下來。
  雷夫在這個時候將迦勒底的影像給三個人看,赤紅色的迦勒底讓奧爾嘉瑪麗看得既是愣又是覺得奇怪,於是她詢問了藤丸立香和瑪修兩人這是否是真的。
  但是兩個人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那個影像留下了冷汗。
  代表著沒有任何人類存活、熊熊燃燒的紅色,迦勒底在雷夫的眼中已經變成了毫無價值的地方。
  「嗯嗯……真是困擾我呢。」
  看著被雷夫捲入迦勒底,靈魂直接崩解的奧爾嘉瑪麗,愛羅倫只是淡淡地說了這句話。
  「有點可惜時間要到了……」
  「準備要崩解了啊,這個地區。」
  地面開始出現龜裂,越擴散越大,藤丸立香和瑪修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子就受到了落石的砸擊。如果不是瑪修的速度快的話,他們現在估計已經在雷夫所操控的落石底下昏迷了。
  「想要克服……嗎?隨便吧,我已經要失陪了。」
  雷夫說完這句話,瑪修和藤丸立香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身後那個還在悠然自得的英靈則是繼續翻開手中的書看著。
  「為什麼要驚訝?說過了吧?終決已然決定,即便你們活下來了,人類也已經滅亡了。」
  他一臉平靜地對著來自迦勒底的主從說道,在羅馬尼和愛羅倫也在的情況下,又說了他的來歷和一些話。
  「這是來自於人類史的人類否定,你們既不是進化到了盡頭而衰退了,也不是因為與異族交戰滅亡了。」
  「是因為自己的無意義!因為自己的無能!因為失去了我等王的寵愛!就像毫無價值的紙屑一樣!!被部留痕跡的燒盡一切吧!!」
  「我是雷夫.來諾爾.佛勞洛斯,為了滅亡人類而被派遣的2015年的負責人。那麼,永別了,瑪修、羅馬尼,以及第四十八位適任者和不知名的從者。」
  雷夫行了禮,之後消失在了他們面前。
  而另外兩個人也消失在了冬木市,至於愛羅倫,早在他們消失之前就不知蹤影了。
 
  隔天,回到迦勒底的兩人一同來到了管制室,但是他們看到的是倖存下來的人靠在暖爐附近取暖,羅馬尼和達文西坐在暖桌內。最令人難以置信的估計是在坐暖桌內正在酗酒、可是身上卻只披著一件毯子裡面大概全裸的的銀子色頭髮的英靈。
  「…………」
 
  「呀哈~可說是第二棒的東西了吧?在日本的時候很沉迷這個……啊,要吃橘子嗎?」
  「日本的這個真的很棒……印象中沒記錯可以在裡面睡覺?」
  「……那個……好像很悠閒啊……?」
  藤丸立香看著非常之悠閒的幾個人,臉上透露出了「這沒問題嗎?」的表情。
  「討厭啦,緊急情況才要放鬆,不如說,冷靜是很重要的吧?」
  羅馬尼站了起來,達文西身旁的人也正在被達文西將衣服穿好,穿衣服的動作讓對方鼓起了臉表示不高興。
  「恭喜生還啊,藤丸君、瑪修,以及first.Order的完成,辛苦了。」
  「雖然示意點點的把全部強加給你們了,但是你們還是讓冬木的特異點消失,平安歸來了。對你們的所作所為送上發自內心的尊敬與感激。」
  藤丸立香聽到這句話時害羞了一下,不過似乎想到了什麼。
  「犧牲……很多啊……」
  聽見這句話的羅馬尼為低下頭。
  「是啊……所長自不避說,由雷夫引起的爆炸造成了迦勒底職員七成的死亡,除了你之外的master候補雖然或者但也全都不能行動了……,恢復了管制是之類的主要設施,但稱不上是恢復……」
  「雖然是這麼說,但恢復得也很不錯啊。只是有更麻煩的事就是了。」
  那個被強迫穿好衣服的女性撥著橘子,身旁的酒全被拿去丟掉或是分給剩下的職員了。
  藤丸和瑪修互看了一眼,然後又一同看向了羅馬尼……。
  「啊……他是誰你們應該都認識,在冬木市幫過你們的愛羅倫。」
  「他……不是男的嗎?」
  「……不是啊?」
  看著吃完橘子打了個飽嗝的愛羅倫,三個人的臉上都神奇的表情,由此可見藤丸和瑪修以為他是男性,但是羅馬尼是知道她是女性的。
  發現到三人沒有再繼續說話反而是看著她的愛羅倫看了回去,歪起了頭疑惑他們為甚麼不繼續說話了。
  「啊對了,你們要用的部分還挺多的,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過去幫忙。」
  「這麼說起來,你們看看這個。」
  羅馬尼展開了示巴,讓在場的人員都好好看清楚上面的東西。
  地圖上的七個點,都是被竄改了歷史的特異點,愛羅倫只是靜靜地吃著羅馬尼藏起來的蛋糕,看著上面的那些黑點不知道在想甚麼。
  就在藤丸立香決定要背負恢復人理後,她才將頭轉回來,看著羅馬尼開始指揮管制室內的所有人。
  「告知存下來的迦勒底職員!現時點羅馬尼.阿基曼正式就任司令官一職!以及正如迦勒底前所長奧爾嘉瑪麗.阿尼姆斯菲亞預定所言,完成人理繼續的遵命!」
         「目標是人類史的保護及其奪還,探索對象是各個年代以及猜定為原因的聖遺物「聖杯」;我等應當戰鬥的對手乃是歷史本身,站在你面前的是數量眾多的英靈.傳說;那既是挑戰,同時也是對過去彎弓相向的亵瀆。
   因為我等為了保護人類而面對了人類的歷史,可是要生存下來只能如此,不,是想要奪回未來也只能如此,不論……前方有著怎樣的結局在等著,以以上的決議,作戰名由first.Order改變為。」
  「這是迦勒底最後以及原初的使命,人理守護指定“G.O”,作為魔術世界最高位的使命,我等將奪回未來!」
  就在羅馬尼說完這句話後,在管制室的人也開始動起來,接回到自己的崗位準備開始下一步動作。
  而直接放空的愛羅倫因為不想聽到這麼多話,她很乾脆地就躲到了暖桌下面,任由達文西將她拖出來。
  「……是說,所以愛羅倫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終於問出內心疑惑點的瑪修看著在場的人。
  「愛羅倫嗎?她……不好說。」
  羅馬尼苦笑的這麼說,再聽見自己名字的愛羅機械式地轉頭。
  「可是愛羅倫不是英靈嗎?她是哪裡人呢?」
  「我是奧地利的。至於我到底是不是英靈你們可以猜看看啊。」
  「……你這地點也是錯誤的吧……?」
  「哎呀,達文西醬你為甚麼要點出來呢!畢竟我以前的記憶都不到,也只能這麼做嘛。」
  「但是說謊是不好的哦。」
  管制室內發出了一些笑聲,終於恢復了些活力的迦勒底在這一天重新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