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打工的風俗娘女大生其實是JK?(5) 風俗娘包夜後精神不濟

河合艾梅莉 | 2021-06-22 08:44:01 | 巴幣 1392 | 人氣 708

連載中打工的風俗娘女大生其實是JK?
資料夾簡介
誰說JK一定要搞援交的?難道當風俗娘就不可以嗎!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河合艾梅莉所持有

◆本作品於每周二早上更新



修猷館高中的體育館裡。
 
班上的學生正在上體育課,這個月的體育課有些特別,是聘請外面的講師-貴生川若木教練,來指導綜合格鬥技的防身課程。
 
「你,身體再壓低一點!頭抬那麼高是有風景可以看嗎!」
 
若木壓下一個男同學的頭,不讓他東張西望。
 
「這個動作要收下顎,然後像這樣用力攻擊敵人的要害,手肘去頂他心窩!」
 
步伐跨了出去,順勢推出手肘。
 
「對方體格比自己壯的時候也不要畏懼,直接欺近他懷裡!這樣他再怎麼壯也無用武之地。」
 
「教練,請問是這樣嗎?」
 
這個女同學擺出動作詢問。
 
「對,然後順著身體的力量,用手掌往敵人的下巴一托。」
 
若木示範手托的動作,女同學也依樣畫葫蘆。
 
「這樣敵人就會有高機率被打成腦震盪,喪失戰鬥能力。」
 
「教練,我們只是要自衛而已吧?這樣做不會太超過了嗎……」
 
聽到把對方打成腦震盪,女同學有點於心不忍。
 
「不會,癱瘓掉敵人就是最好的自我防衛。」
 
「咦咦咦!?」
 
對,若木的教學就是如此實用,和一般的花拳繡腿可不同,因此反而受到學生們的歡迎。
 
貴生川若木,今年26歲,畢業於國立長崎大學教育學系,大學期間曾參加亞運榮獲綜合格鬥技項目的金牌,現在擔任大學和高中的綜合格鬥技顧問教練。
 
 
由於是分組練習,目前尚未輪到香椎星戀和姪濱雛花她們這組。
 
兩人正靠在體育館的牆邊屈膝而坐休息。
 
「呀啊~貴生川教練真的好帥呀~那個俊俏的臉龐、精實的體格、那個充滿抑鬱的眼神,啊啊啊,簡直太棒了!這就是成年男人的魅力嗎?真想一直上他的課~」
 
一頭亮麗金髮的雛花興奮到眼睛發光,對正在指導學生的若木投以戀慕之意。
 
「呃,雛花可以不要在我的耳邊叫這麼大聲嗎?嚷的我頭都有點痛了……」
 
星戀按著太陽穴,沒好氣的說著。
 
「怎麼了星戀?妳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精神。」
 
「嗯……我昨天接了包夜的客人,有點沒睡好。」
 
她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
 
「包夜?什麼是包夜啊?」
 
「就是……有客人買下了我一整個晚上的時間。」
 
「欸?一整個晚上?」
 
雛花吃驚地眨了眨眼睛。
 
「正確來說,是從晚上十一點到隔天早上六點,這七個小時的時間。」
 
「所、所以是……一路做、做到早上!?哇啊啊啊啊!這也太太太刺激了!」
 
差點大聲呼出,星戀連忙壓住她的嘴巴。
 
「等、雛花妳冷靜點,妳聲音太大了啦!」
 
「噢、噢……抱歉抱歉……」
 
雛花轉頭看了看其他同學,似乎沒人留意到她們這裡,這才鬆了口氣。
 
「雖然說是包夜,不過沒有一直在做啦,希亞姊姊是不會讓我接那種客人的。」
 
「耶?不做的話,那包夜要幹嘛?」
 
這就讓雛花覺得困惑了,找風俗娘不就是要做愛嗎?
 
「這位客人我之前有遇過兩、三次,不過被他包夜到還是頭一遭。昨天他先是和我做了兩回,洗好澡之後就打算要就寢了。」
 
「兩回就要睡了嗎?都包夜了不是可以那個……出來很多次嗎?」
 
從嘴巴講出來『射精』這個詞對女高中生來講還是有點過於害羞了。
 
「基本上包夜就不限次數了。不過雖然不做,但是客人想一邊抱著我一邊睡,邊聊個天。」
 
「單純陪睡而已?順便問一下,包夜的價格有比平常便宜嗎?」
 
「嗯……有便宜一點,算下來大概像是打了九折的程度吧。」
 
星戀稍為在腦海中算了一下。
 
「才九折而已?那還是很貴吧,這樣包下來到底要多少錢啊?」
 
-光是平常的價錢就那麼驚人了,那包夜七個小時豈不就……
 
雛花對此真的有點好奇。
 
「……我收了十五萬的現金。」
 
「十、十五萬!?花十五萬只是想找女生陪著睡覺……這就是社會人士的財力嘛?」
 
差點沒傻住的雛花往自己臉頰一捏。
 
嗯,會痛。
 
「我自己也是覺得有點匪夷所思,但希亞姊姊說這位客人只指名我陪睡,介紹其他的風俗娘給他,他都不肯呢。」
 
星戀微微歪著頭,回想起昨天傍晚希亞拜託自己幫忙。
 
也因此昨晚就只安排了這位客人給她而已,讓星戀可以先回家休息,晚上十點再去旅館上工。
 
「也太好賺了吧!」
 
「雖然相對來說算上輕鬆,不過被抱著的我其實睡得不太好,就有點失眠……」
 
這也是為什麼今天星戀一直都精神不濟的原因了。
 
「那個我說星戀……」
 
雛花拍了拍她的肩膀,有點語重心長的感覺。
 
「嗯?」
 
「或許妳自己可能沒有自覺,我在妳跟我說妳在做這種打工之後,我有去網路上稍微查了點風俗店的行情,像是歌舞伎町或是飛田新地之類的地方,然後我發現,像星戀這種條件的風俗娘,可是很吃香的喔,也就是所謂的『紅牌』。」
 
「咦?紅牌?不不不,怎麼可能嘛,我只是個還沒滿兩個月的菜鳥,前輩們可真的都比我厲害多了呀!」
 
星戀連忙搖著手否定。
 
「因為星戀的價格比較高,遇到的大叔入都算不錯吧?收入都中上水準,似乎很有保障,很不錯!」
 
「是這樣嗎?」
 
「沒錯!童顏、小隻馬、女大生、服務態度好,啊、本體是女高中生……咳咳,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擁有H罩杯的豪乳!集這些要素於一身,就是妳身為紅牌的證明!」
 
「唔……根本沒有這種事,雛花都亂說!」
 
或許星戀本人根本沒有意識到,明明她只是抱起了自己的胸,而現在穿著體育服的模樣卻顯得相當煽情。
 
「我覺得我只是陳述事實啊,不然我要加妳店裡的商用LINE~」
 
「耶?雛花也想約風俗娘嗎?痛!」
 
「不是啦,我只是好奇想要看看妳們店裡的風俗娘有哪些人啦!」
 
雛花有些傻眼的用手刀敲了星戀的頭。
 
「嗚……雛花欺負人啦……」
 
星戀摸著發疼的部位繼續說:
 
「只加入的話應該是沒問題,首頁的貼文都有菜單可以看……啊,我手機放在置物櫃裡。」
 
她往自己的大腿旁摸去,才想到因為現在穿體育服,所以沒有把手機帶出來。
 
「不急不急,晚點有空再加我就好了,倒是好像要換我們這組上去練習了,走吧~」
 
「嗯嗯。」
 
雛花興高采烈地想要奔向若木旁邊的場地,卻遲了一步,位置馬上被其他少女同學佔據了。
 
她只好和星戀兩個人來到較旁邊的場地,在若木的指示下兩兩成對的開始練習各種防身招式。
 
「欸?等、星戀!」
 
「呼嚕……」
 
就在這時候,星戀再也抵不住睡意,身子前傾,眼睛直接就閉上了!
 
然而雛花已經出手來不及停止,手肘就這樣頂上了星戀的心窩。
 
這一擊直接讓星戀跌在地上昏了過去。
 
「星戀!!!!」
 
 
保健室裡,雛花正陪著躺在病床上休息的星戀,保健老師則是有會要開先離開了。
 
「對不起雛花……給妳添麻煩了……」
 
甦醒後的星戀,稍微睜開了眼睛看到一旁的神色焦慮的雛花。
 
「不,別這麼說,我本來就知道星戀的精神狀況不好,卻還是沒有留心,妳胸口還會痛嗎?」
 
雛花握緊星戀的左手,面露擔心的神色。
 
「是還有點悶悶的,不過雛花不要太在意啦,妳看這也表示貴生川教練的格鬥技很有效啊。」
 
「星戀……」
 
這時,保健室的門敲了兩聲後打開了,是上完課急忙趕過來的若木。
 
「香椎同學醒過來了啊?」
 
「是、是的……給教練造成麻煩,真是對不起!」
 
因為會在演練的時候被打到,星戀覺得完全是自己的責任,還造成了若木教學的困擾。
 
「造成麻煩什麼的,不會啦,總之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稍微檢查一下香椎同學現在的身體狀況嗎?我擔心要是有什麼後遺症就不好了。」
 
「好、好的!」
 
星戀說完,將體育服上衣迅速的脫掉,露出綴滿小花的水藍色胸罩,它正盡忠職守的保護著兩顆巨大的果實。
 
「星、星戀!?妳怎麼直接就!」
 
可能是因為已經很習慣在成年男人面前脫衣服了吧,星戀絲毫沒有任何遲疑。
 
反倒是一旁的雛花看得臉紅心跳的試圖想制止她,這應該才是正常女高中生該有的反應。
 
「嗯,我檢查看看。」
 
若木不帶情慾的仔細檢查星戀剛剛心窩被擊中的地方,那個部分已經開始稍微呈現瘀青狀態,接著他用手指稍微按壓了星戀的胸口。
 
「嗯啊……」
 
些微疼痛感讓星戀輕呼出聲。
 
「那個、貴生川教練,我是星戀的朋友姪濱雛花,請問她要不要緊啊?」
 
若木讓星戀把上衣穿了回去,接著開口:
 
「嗯,還好沒傷到肋骨,雖然有瘀青但應該沒什麼大礙,不過如果之後出現不舒服的症狀,要立刻就醫。」
 
「好的,謝謝教練。」
 
星戀道謝後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
 
雛花也是高興的握著星戀的手。
 
「姪濱同學,剛剛真是辛苦妳幫忙照顧香椎同學,原本我應該要繼續陪同的,可是課上到一半不管也不太妥……」
 
若木搔了搔臉頰。
 
「啊,沒關係的,這本來就是我的疏失才會害星戀受傷的,而且剛好也快下課了嘛。」
 
雖然剛才星戀要她不要在意,但雛花依然覺得十分內疚。
 
「總而言之,多謝妳了,因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學生在課堂上受傷的情形,有點傷腦筋呢。」
 
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若木剛才立刻就把星戀抱到保健室,也算是立即做出了處理。
 
這個部分讓雛花還滿羨慕的就是了,居然可以被貴生川教練公主抱!
 
「請、請問,聽說貴生川教練您在兩年前的亞運為我們日本拿了一面金牌是真的嗎?」
 
難得有可以和崇拜的教練單獨相處的機會,雛花立刻展現了她善於溝通的一面。
 
「嗯?姪濱同學是有聽誰說嗎?」
 
「啊,是!學生們之間都在傳貴生川教練原本是個國手!」
 
被問到這點的雛花,豪不遮掩地就說了出來。
 
「……居然都傳出來了……不是說好個資不外洩的嗎……」
 
若木很受不了似的扶著額頭。
 
「所以,是、是真的囉?」
 
「呃,其實那次亞運,我總共是拿了兩面金牌、一面銀牌啦……」
 
「呀啊啊~不愧是貴生川教練!超厲害的!我好崇拜您!請問可以幫我簽名嗎!」
 
雛花不知道從哪邊拿出了簽名板雙手遞給若木,也許是一開始就準備好了?
 
「簽名嗎?那妳不要亂傳我的事情,我就幫妳簽。」
 
「好的!我一定會守口如瓶!」
 
「而且我沒什麼簽過,會很醜……」
 
「沒關係!請務必!」
 
若木只好在簽名板上努力了一下。
 
「……」
 
好不容易完成了,但是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子的塗鴉一樣慘不忍睹。
 
「謝謝!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雛花很高興的把板子抱在胸前。
 
見她似乎不以為意,若木只能苦苦地笑著。
 
這時保健室的們傳來了敲門聲,雛花原本以為是保健老師回來了,沒想到進來的人卻是一頭銀色長髮的的女子。
 
「啊,若木你在這裡啊,找你好久了!」
 
銀髮女子往若木走近。
 
「妳是誰?」
 
雛花雖然知道對初次見面的人這樣問很失禮,不過本能告訴她,這個胸部超大的女子是敵人!
 
「若木,這兩個可愛的JK是你的學生嗎?」
 
「對、對啊……」
 
若木搔了搔頭。
 
「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不要無視我啦!」
 
雛花噘起嘴,瞪著銀髮女子。
 
「啊,抱歉抱歉,我叫多繪里,妳們是?」
 
多繪里身穿綠色印花連衣裙,搭配短款開衫,顯得成熟有魅力。
 
「妳好,我是香椎星戀,因為我在課堂上受了傷,貴生川教練正在替我的傷勢做處理。」
 
星戀坐起身和多繪里點頭致意。
 
「我叫姪濱雛花。多繪里小姐,妳是貴生川教練的什麼人?該不會就是傳聞中的女朋友吧!」
 
雛花看著多繪里的眼神裡充滿敵意。
 
「女朋友?哈哈哈……」
 
多繪里聽到這個詞突然望著若木笑了出來,看來是想起以前的往事。
 
「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抱歉抱歉,失禮了,咳咳……」
 
多繪里好不容易止住笑意,重新看著雛花。
 
「我不是若木的女朋友,我再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敝姓貴生川,貴生川多繪里,本業是諮商師,也有代理這間高中的輔導老師的工作,有煩惱的話都可以找我商量哦。」
 
多繪里優雅地將名片遞給雛花和星戀,上面寫著『日野諮商事務所 諮商師-貴生川多繪里』。
 
畢業於國立長崎大學多元社會學系,今年剛滿28歲的多繪里,目前正從事著可以幫人解決各種疑難雜症的諮商服務,備受好評,事務所位在博多區。
 
「貴生川……和教練同性?」
 
雛花看著名片,又看向了若木。
 
「呃、對,她是我的內人。」
 
「也、也就是說……是妻子……不是女朋友……」
 
若木的話語對雛花來說有如絕望一擊。
 
「對啦,若木是我的丈夫~JK妳死心吧。」
 
多繪里將雙手放在坐著的若木肩膀上。
 
「唔唔唔唔!要是我早出生個幾年!」
 
雛花握緊雙拳!
 
「噗噗噗~」
 
多繪里將若木的手鉤住,放進自己深邃的山谷之間夾緊。
 
「想得美啦,這傢伙早就是我的俘虜了~」
 
「等、學姊妳別這樣!學、學生都在看啊!」
 
若木難為情的面紅耳赤,甚至不小心在外人面前習慣性的稱呼多繪里為學姊。
 
因為多繪里是若木學生時代的學姊,之後又發生了很多事情,最後兩人才長跑在一起,學姊這個稱呼習慣就算是結婚了幾年也改不掉。
 
「可、可惡!」
 
雛花看了看自己的胸部,雖然她一直也很滿意自己這樣的大小,可是面對超規格外的存在,還是不甘心的發出怒吼。
 
然後她想到了,可以找救兵!
 
便站起身來到星戀的後面,雙手從她腋下穿過去抓住她碩大的胸部,將之抬了起來。
 
「欸欸欸!雛花!?」
 
「可是我家的星戀不會輸妳啊!」
 
雛花捧著星戀的大胸部在體育服下輪廓相當明顯,恣意變形著。
 
「嗯……這確實不容小覷啊……罩杯應該跟我的差不多吧,是個強勁的敵人!」
 
多繪里湊近仔細觀察著星戀的胸部,認同的點著頭。
 
「嗚嗚嗚嗚……我嫁不出去了啦……」
 
莫名受到肯定的星戀只是一臉快要哭了的樣子。
 
「……」
 
若木則是早就把頭轉到後面去不敢看了。
 
 
目送貴生川夫婦離開校園後,雛花拉著星戀的手。
 
「吶,星戀。」
 
「嗯?」
 
「果然,還是成熟的男人比較好吶……」
 
「欸?」
 
「高中男生就真的跟小孩子一樣啊。」
 
「雛、雛花,也開始覺得年長的男性比較好了嗎?」
 
「沒錯!貴生川教練簡直太棒了,話少體格精實,又很可靠,簡直帥到不行~然後其實很容易害羞~超棒的啦!」
 
「結果還是相中貴生川教練了嘛,不行啦,教練有多繪里小姐了。」
 
「沒事沒事,我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放棄呢!喔喔喔喔!燃起來了!」
 
雛花在夕陽下搖曳著那頭金髮,顯得生氣蓬勃,非常有決心的樣子。
 
雖然動機很奇怪就是了。
 
-嗯?等等,雛花不是說她有男朋友嗎?這樣豈不是……
 
不知怎麼的星戀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同一時間,金隈稔吾難得待在自己財團的福岡總公司裡,他正看著一份文件。
 
「吶,志兔。」
 
「稔吾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妳曉不曉得,八年前在長崎發生的『極樂天堂事件』。」
 
「聽聞是一種新型的毒品,會對使用者造成強烈的快感……雖然我那時候還是學生,但這轟動全九州的事件我不可能不知道的。我記得事件後來圓滿解決了?」
 
志兔頷首回想。
 
「對,雖然當時警界三緘其口,其實那是單靠一人之力就摧毀了整組黑道的誇張事件。」
 
「原來,那個傳聞是貨真價實的嗎?」
 
志兔當初也聽到過類似傳聞。
 
像是一個男高中生突入進去,大殺四方,剿滅了當時長崎最大的黑道派系。想說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但現在聽稔吾提起,不免覺得有幾分真實。
 
「是真的,我和那個長崎的黑道浪平組有貿易合作上的關係,浪平先生親口告訴我不會有錯的。他常說:『千萬不要招惹到貴生川家的人,不然有幾條命都不夠賠!那家人簡直就是長了鬼角的惡鬼,鬼生川啊!』提醒我看到這名字一定要小心行事。」
 
稔吾將十指交握,手肘靠在桌面上,嚴肅的說著。
 
「只要有在混道上的,還是在警界當官的……大家都知道,要是鬼生川下死手,當時浪平組恐怕會在短短幾分鐘內血流成河……因此不管是各方勢力都相當戒慎恐懼這個人呢……」
 
「鬼生川嗎……稔吾先生會特意提到,果然是因為他來到了福岡……是嗎?」
 
機敏的志兔看著桌上的文件,那是稔吾託人去調查的,只拍了張貴生川若木的模糊的照片。
 
「沒錯,他因為興趣使然,現在好像是擔任高中和大學的外聘教練的樣子,雖然教育界和我們比較沒有關聯,但是凡事還是該多小心一點,避免觸碰到鬼生川的逆麟。」
 
「是。」
 
說真的,志兔頭一次看到稔吾會對一個人露出這麼懼怕謹慎應對的情形,果然,這個貴生川若木是超規格外的人物。
 
接著她瞄到了配偶欄的項目。
 
「貴生川多繪里……原來是他老婆是那個近年很有名氣的諮商師嗎?」
 
「那位女士好像偶爾會上一些節目,她的談論都很有建設性呢。」
 
「夫妻倆都是名人呢。」
 
和稔吾討論完,志兔便將這件事放進了心底。
 

 
後記A:
大家早,我是河合艾梅莉。辣個若木在第一話的時候有稍微提到名字就被眼尖的老讀者看出來了,沒有錯!星戀這個故事是同樣世界觀下的產物哦!哼哼,經過金老師開釋的我,也讓辣個曾經是JK的多繪里登場啦,雖然她現在已經完全是個人妻就是了,很調皮愛捉弄若木的人妻!
不過沒看過前作的讀者也不打緊,畢竟真的沒有什麼關聯性,當作全新的角色來接受是完全沒問題的。
 
目前主要角色已經全部都登場了,稍微在這邊簡單複習一下(最近看了某大大的作品剛好學一下這種介紹方式):
 
金隈稔吾(かねのくま ねんご):35歲、身高175、深藍的髮色、灰瞳、外表精明幹練、嚴肅的臉看起來很適合戴眼鏡,不過其實他視力很好、很關心旗下的員工、是個很有『原則』的大老闆。
 
貴生川若木(きぶかわ わかぎ):26歲、身高181、黑髮、黑瞳、年輕時留長瀏海現在剪短到可以看到眼睛、眼神看起來很憂鬱容易吸引異性、其實個性害羞、但嘴巴不饒人、身材看起來不壯卻很精實、擔任綜合格鬥技的教練。
 
香椎星戀(かしい せれん):高三、側馬尾紫髮、紫瞳、紅牌風俗娘、工作時會變得很健談,平常時卻懶得與人溝通、很注意控制身材,腰部沒有贅肉、H罩杯。
 
姪濱雛花(めいのはま すうか):高三、斜瀏海的深金色直髮、藍瞳、班上現充團體的一員、比星戀稍微高一點、和人講話一定會看對方眼睛、和人走路時習慣跟在右後方的位置、喜歡甜食、最近恐懼站上體重計、F罩杯。
 
志兔由紀(しめ ゆき):24歲、酒紅的髮色、紅瞳、頭髮是像紫羅蘭的永恆花園的薇爾莉特那樣把髮辮綁在頭上的工作用髮型、身高比雛花高一點、外表是嚴肅的秘書,其實偶爾會抿著嘴偷笑、駕車的小習慣是會調整後照鏡,偷看後座稔吾的表情以此為樂、胸部大小和雛花差不多。
 
貴生川多繪里(きぶかわ たえり):28歲、銀長髮藍瞳、身高比星戀矮一點、路過都會讓人回首的氣質美女、皮膚好到堪比JK、有在從事某種運動,身上沒有半點贅肉、職業是諮商師兼輔導老師、胸圍比星戀還大一點。
 
***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在jk宇宙建立的過程中,我決定讓那兩個人出場了!
沒錯,傲嬌的男人若木,以及活潑又主動的多繪里將出場於這部作品!
相信各位讀者也回味起這兩位角色過去的風波了吧~
到底這兩人的出現,會對這部作品產生影響呢,還請大家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一二三四
不見的原因是發現原圖有幾個人頭
我好像可以改得更好
於是就重做了
2021-06-24 17:39:01
河合艾梅莉
原本的圖我有看到,第二款確實比較精緻哦哈哈
謝謝妳啦很有趣ヽ(*゚ω゚)ノ
2021-06-24 17:44:39
Gcat
看到前作的主角們出來 接受度應該很少會低吧~~
看到上面的話 知道八千穗不會登場 還是會有些小小的失望吧~~

話說www 如果多繪里早點進來 看到若木竟然摸人家JK的胸口
這位被黑白兩道都警戒的鬼生川回去應該就準備要跪算盤了吧ww
2021-06-25 00:12:27
河合艾梅莉
原來是這樣啊,還好白擔心了^^

八千穗可能要留到下一部作品出場,不過實際情況怎麼樣還是到時候再說~
畢竟八千穗登場會讓場面過於混亂

這我倒是沒想到,要是多繪里早個三分鐘進來的話,若木現在應該是慘不忍睹了(汗
到時候就是看老婆大人的鬼面了wwww
2021-06-25 00:25:48
Gcat
就像新海誠的作品一樣
在你的名字的時候 大家就發現疑似言葉之庭角色的老師
在天氣之子的時候 則是有你的名字主角群的人物出場
這些作品的主角 大家多少都會投入些感情進去
因此讓上一部作品的人客串一下通常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的
這樣說 大大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話說八千穗可能要下一部作品出場 意思是大大也已經在構思下部作品了嗎?

望彩子在上一部已經望穿秋水地等待著抱孫子了
難道過了這麼多年 還要讓人家繼續等下去嗎w
一個婆婆抱著孫子 和媳婦悠閒地聊天話家常
這樣的畫面 不僅溫馨也給讀者們一個交代 大大覺得呢ww
2021-06-25 13:13:26
河合艾梅莉
客串一下是沒問題,我明白了
不過我現在要做的是把前一作的男主女角變成現在這作的主要角色,有點挑戰(握拳

八千穗的話金永浩老師最近有想到一些東西,不過大方向還沒決定,之後再看看吧,確實是在構思下部作品XD

回去長崎找婆婆望彩子玩耍好像可以,我會慎重考慮的
2021-06-25 14:11:47
Gcat
這邊再順便提一個貌似有錯誤的點 (希望別介意我看得很認真~)

稔吾說毒品事件是六年前發生的 而若木現在是26歲
因此推算 當時事件發生時 若木是20歲
但是前篇結尾時說 事件的隔年 若木他們才剛上大學
這邊來推算 事件發生時 若木應該是17 18歲

是否應該把時間改成 八 or 九年前 這樣時間上才不會有奇怪的斷點~
2021-06-25 13:13:50
河合艾梅莉
你突破盲腸了耶,這樣說來的確該改成8年前若木18歲
20歲的確太超過了,時間兜不攏
2021-06-25 14:13:0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給雛花15萬,快請星戀一起睡(/////)
確實若木教的是正確的,即使體力與身體再怎麼強悍,只要被命中弱點基本上就能分出勝負。
但要怎麼欺近敵手這也是一門學問,畢竟對方也可能懂這戰法,但若木肯定還會教更多迎擊方式。

怎麼說呢....看著若木與多繪里出現有種懷念感諾,可能是有先補JK的關係吧。
2021-07-18 20:49:19
河合艾梅莉
給你錢快和一起睡!不用啦,兩個小女生感情那麼好,一起睡不用錢的

這就是若木的綜合格鬥技,實用、且確實,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若木那樣欺近敵人就是了,欲知詳情且帶若木教練下回分解!

讓有看過出租JK的讀者會有熟悉的感覺,知道在這之後兩位在做什麼之類的
沒看過的讀者也不會顯得突兀~(・∀・)
2021-07-19 03:05:2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