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44章 蔣主任

知閒言炎 | 2021-06-22 08:00:03 | 巴幣 10 | 人氣 193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隔天一大早,小玲來到停車場,兩輛雲豹車裡車外尋了個遍,都沒看見弘爺和阿偉;於是她爬上車頂,遠眺整座停車場,仍遍尋不著他倆的身影!

其實弘爺、阿偉兩人就躺在車底下睡覺。雖然他們早就讓小玲給喊醒,故意不應聲,是想捉弄一下她!就在二人捂著嘴憋笑之際,車頂卻傳來歌聲;是小玲趁四下無人,放聲高歌,清唱一曲!她唱得是"鄧紫棋"的"倒數"!

人在車底的弘爺,聽到熟悉的旋律,竟不自覺地流下眼淚;因為那是他老婆最愛的一首歌!穿越前,只要弘爺開車載全家出門,每每播到這首歌時,總得循環個兩遍以上才甘心。

隨著小玲的歌聲,弘爺想家了,想起許久未見的老婆、女兒;再想到此時被困在車底,恰如困在這個時代裡,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去;萬念俱灰下,竟不由自主的啜泣了起來!一旁的阿偉沒見過弘爺這副模樣,慌張得不知所措,只能頻頻拍肩、安撫他。

歌聲停止了,小玲尋啜泣聲趴在地上,往車底一探,大喊:「哈,我找到了,原來你們躲在這!」

弘爺趕緊止住眼淚,從車底爬了出來,抹去滿臉的淚水、鼻涕,連忙解釋:「沒事沒事,八成是換我PTSD發作了!」

「這麼冷的天,你們幹嘛不睡車裡,要睡車底?」小玲問。

阿偉從車底爬出來,邊拉出睡袋邊說:「因為睡車裡老做惡夢,所以就沒敢再睡;改睡車底,睡久了,也就習慣了!」

過了一會兒,有兩名30來歲的陌生人來到停車場找他們。其中一位外表打扮較為中性,先行自介,說自己叫"曹天鉞";另一個男人沒說話,但看上去很面熟,卻又說不出在哪見過。他戴著一副眼鏡,三七分的油頭,古銅色的皮膚,人不高但很結實。就在弘爺三人還在琢磨這人到底是誰時,只見"眼鏡男"早已繞到雲豹車屁股後頭,東看西瞧了。

反倒是"曹天鉞",與當代人的反應不同,她對眼前這兩輛龐然大物不為所動,只是不斷與他們攀談。由於三人專心應付天鉞,就沒怎麼搭理那個"眼鏡男";反正會出現在這裡的不是軍人就是軍統,不用擔心會有什麼閒雜人士闖入。

"眼鏡男"圍著雲豹繞了兩圈,仔細打量,走回來的同時還不忘品頭論足一番。可他的鄉音太重,一時間沒人聽得懂他說了些什麼,但從說話的口氣中不難猜出,他是在嘖嘖稱奇!

「我們今天要出去尋個人,想勞駕你們帶一趟路,不置可否?」天鉞問道。

弘爺呲了一聲,無奈的表示:「我是很樂意,但沒假條,怕是走不出這大門!」

「這你放心,有我們在。」天鉞說完,轉頭對"眼鏡男"示意了一下,接著他們領著弘爺三人來到停車場另一頭的警衛亭,卻見狄隊早在這裡恭候多時了!

天鉞把昨晚老瓦開的字條交給狄隊,接過字條後,"狄"隨即命駕駛兵去車庫把一輛黑頭轎車開來。

對面哨亭裡,有位和弘爺還算交好的衛兵湊了過來,問道:「兄弟,你咋認識他們?」


弘爺苦笑,回道:「根本就不認識!」

「不認識還要戴你們出去?」衛兵怯聲地說:「那兩人的級別比"楊主任"、"狄隊長"都還高!」他還透露,較瘦的那人相當於"站長",另一位則是"部級主任"!

「幹嘛呢,幹嘛呢!」狄隊向衛兵吼道:「這兒沒你的事,滾回去站哨,別讓老子得罪人!」衛兵摸摸鼻子,趕緊奔回哨亭。

天鉞把駕駛兵撤走,她說:「我們這趟出去是機密,不宜讓太多人知道。」還叮囑"狄"和在場兵士們,每個人嘴巴都要嚴實點!

後來發現,這輛從日軍那繳獲的黑頭車太小,擠不下五個人!權衡之下,只好留下阿偉,僅帶著小玲和弘爺隨他們離營外出。

「這種右駕的日本車,你們會開嗎?」天鉞問。

弘爺坐進右側駕駛座裡,檢視一遍後回道:「應該沒問題。」接著小玲坐進左側副駕,天鉞與男人在後座;等轎車駛離隊部後,天鉞才說出要去的地方:「板橋江仔嘴,蔡家!」

小玲心裡開始犯嘀咕:『剛還說要托我們帶路、找人,可現在卻自己指定目的地,難不成他們知道我們昨天去過江仔嘴?該不會是為了無線電的事吧!』

小玲的思緒剛走到這,天鉞突然說話了:「還沒跟你們介紹旁邊這位,他是"蔣主任","蔣建豐"先生!」
一聽到後面那人姓”蔣”,弘爺和小玲不約而同地向後看!

弘爺因為開車,瞥了一眼後隨即把視線轉了回來,但他心裡琢磨著:『還以為這人是誰呢,怎麼那麼面熟,原來是......。』

「你是"蔣經國"!」小玲對著男人大聲喊道!

"蔣主任"被小玲這突如其來的指認給嚇到,尷尬的頻頻點頭,用他招牌的江浙國語回道:「正是,敝人"蔣經國"沒錯,但......你們叫我"建豐"就可以了。」

弘爺知道後座男人正是"蔣經國"後,瞄了眼後視鏡再確認一遍,心想:果真是他沒錯!

「小姑娘,我們這個時代,直呼人的名諱有失禮數。」天鉞婉轉地對小玲勸道:「你們稱他"建豐兄"或是"蔣主任"就可以了,在外邊很忌諱連名帶姓的叫!」

一聽到天鉞說”我們這個時代”,小玲馬上反應過來,即問:「原來妳知道我們不同時代!?」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你們的事,我們早已獲悉。」天鉞還透露,此番來台,就是要做一回"田調"(田野調查),好眼見為憑。

小治他們一早就在鴨場忙活,他與浩克、俊泰三人正在挖坑,幫鴨子造一座水池;查理則在地面幫木樁、圍柵欄,他老遠就看到金賢正往他們這個方向跑來,說家裡來客人,要他們先回家一趟。不明就裡的四人,簡單收拾一下便隨金賢返回蔡家。

才剛走近蔡家,遠遠就看到一輛黑頭轎車停在門樓前。像這種罕見的高檔汽車,庄上鮮少出現,街㧍鄰居紛紛聚過來一探究竟,都在打探蔡家今天到底來了什麼貴客!

進到蔡家,氣氛可不一般,阿春、乙妹正忙進忙出的張羅午餐,又是燉雞、又是蒸魚;就連蔡秀也進到"灶腳"(廚房)幫著看火,一時間還以為是在過什麼節慶!

再看到平常深居簡出的蔡母,難得換上一身正裝,特地粉上胭脂!沒接觸過什麼大人物的她,一看到黑頭轎車,還有穿軍服的官老爺大駕光臨,變得很是殷勤!整個上午都喜上眉稍,笑臉迎人,與初次見面時的那張撲克臉相比,判若兩人!

創作回應

a2310395
"如果想要測試一個人,就給他至高無上又不受監督牽制的權力",像袁瘸子、希鬍子、拿矮子原本當部隊主官和政黨領袖時都好好的,升到高位沒限制後就開始酒駕了(好笑的是他們最後自爆的原因都是他們年輕時就發現且避免發生的,結果人一老就忘了自己的本意直接往洞裡跳)
2021-06-22 19:25:33
知閒言炎
這就是人們最怕遇到的酒駕,都知道違法,罰則也重,但還是願意相信自己天生神力。
但我認為,轎子上的人雖要負最大責任,但是幫抬轎子的既得利益集團,也逃脫不了干係。
2021-06-22 19:55:31
a2310395
另外看要不要告訴那個台共記者,說你們家那個姓毛的未來會是一個非常好的領導人,中國人能讓他統治真是三生有幸,為了中國和世界好,請務必讓毛再活個起碼50年(認真的)
2021-06-22 19:35:20
知閒言炎
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台共的成分和中共沒有太緊密的連接,反而與日共比較有。雖然部分台共成員與中共有聯繫,但大多數台共其實就只是藉著無產階級大團結的旗幟抗日而已。要說實現共產主義什麼理想的,估計也是一問三不知。(毛自己也承認,當年他還真的不懂共產主義。)

不可否認,就當年的時空背景而論,不少知識份子都覺得共產主義是很高大尚的政治理念!張口不談兩句共產,人家都覺得你俗。
2021-06-22 20:01:56
a2310395
台共的消失(現在的9.2應該不算台共...吧?)主要原因是台灣在美國支持下成功推動土地改革,減少了社會矛盾讓台共轉向偏向左派的政黨(點到為止,再講下去就要被刪文了),理念也變為爭取社會自由民主化,和共產理念也不再有瓜葛
2021-06-22 20:18:49
知閒言炎
沒錯,當年國民黨的各項土地改革,就是社會主義那套,可以理解成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靠攏;後來中國的改革開放,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方向相反。任何政治信仰,極左或極右都不好,因為BUG太多;一定得是向中間路線靠攏才能找到BUG最少的方式運行。

多說兩句,國民黨在台灣的土地改革,之所以能順利推展,除了美國影響外,與228有著密切的因果關連。我是這麼理解的;228已經殺過一輪了,頑固份子幾乎剷除殆盡,剩下多是順民、良民。
2021-06-22 21:37:49
a2310395
當然如果要改變(惡搞)歷史的話,讓毛再活個起碼50年也可以,就像次元台灣裡面要斬首打擊轟掉希鬍子,卻讓毛活的好好的,看來這都是高層的考量
2021-06-22 20:28:29
知閒言炎
若照您說的發展下去,會寫得太宏觀,人物也會牽涉太多(事實上,我已經覺得雲豹角色太多了),若掌握不好,很容易卡死或吃書。身為一名菜鳥創作者,我覺得還是別寫那麼大得好;慚愧,功力有限。
2021-06-22 21:41:04
a2310395
我的立場是228根本就是災難,不只台灣人連很多外省菁英都死於迫害,把不同意見的人說成必須剷除的頑固份子是民主崩壞成獨裁的前兆(民主有很多缺點,不認同其他意見可以說自己反民主沒關系,不用把別人說成XX份子),228事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不過我是建議作者把自己的看法po到政黑版上,接下來的劇情就寫小治他們的遭遇就好(呃,這個好像是我先開頭的,在此說一聲抱歉)
2021-06-22 22:05:34
知閒言炎
無須道歉,對於劇情的討論,我都很歡迎;我也能對不同政治立場的朋友表示尊重,只要不口出惡言和人身攻擊都好談。

涉及劇透的部分我暫先不談。但歷史小說多少會涉及政治,尤其是近代史,所以在劇情處理上必須更嚴謹。雖然不敢說雲豹處理得很好,但我起碼是站在中立客觀的立場上去拿捏。作品是沒有表情的,但讀者可以讀出自己的見解。

228的外省人也死傷不少,這是事實,我承認這是場災難;就像中共有文革、大飢荒和64等黑歷史一樣,事實上,全球各國或多或少都有黑歷史,就連二戰最可憐的波蘭,也有黑歷史。與其掩蓋、逃避,我認為最好的作法是正視它,放下它,並達成和解。(當然啦,政治算計與操作不算。)
2021-06-22 22:25: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