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64.神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6-21 20:06:24 | 巴幣 456 | 人氣 267



       寬廣遼闊的平原上,漆黑的雙扇門扉屹立於此--

       細緻花紋,雕刻著古老的神代咒語。巨大之身,連接著天與地,在世界身上劃下一條深刻的災焰之痕,散發著不容無視的至高權能。

       不知從哪、何時流傳下來的記載這麼說著。

       燃燒天空--燃盡一切--

       焚毀大地--焚盡世界--

       只遵循【破滅】;服從於絕對之【惡】。

       誕生於原初的遠古炎魔降臨於世,肆意釋放自身的一切,再將世界的所有吞噬殆盡。

       《憤怒的主宰者》--

       《毀滅之王》--

       《煉獄之王》--

       不計其數的稱呼都是祂的顯現,甚至在某些世界中被視作【神】,名為《萬炎神》而被世人崇拜。

       然而,唯獨那個【惡】是這麼稱呼祂的--

       《天獄魔》亞巴頓。

       誕生僅次於魔女希斯,手握《罪火》之能的炎之惡魔。

       咚--

       雙扇門原緩緩開啟,卻忽然從中間的縫隙中伸出了炎魔之爪,硬是將門扉迅速拉開。

       咚--

       超越常理之物踏出門外,頓時世界燃起了赤紅之火,因人造魔神而殘破不堪的大地,瞬間化為一片焦土。

       由火焰與熔岩構成的外型,下半身相似馬的四肢,上半身卻像是人的型態。長著四肢粗壯的手臂的同時,上面也都帶著兇惡的爪子。以及那位於腹部,令視者都會畏懼的尖牙裂嘴。

       頭上帶著惡魔特有的雙角,以及環繞雙角的赤之圓環。而臉上一顆巨大的銳利眼睛,此時睜大著環視周圍。

       「 亞巴頓…… 」

        熟悉的聲音從腳下傳來,祂看向下方,眨眼間就理解了契約的形成。

        契約成立的瞬間,亞巴頓張開背上一對的火焰之翼,原本巨大的身軀更彰顯的龐大。無視空間法則的祂,超過了天空、占遍了大地。比誰都寂靜的月夜,頓時染上了超越太陽的藍色光芒。

       「 什、什麼……?!」

       這世上,沒有人可以無視《天獄魔》的存在,即使是遙遠的西野也是如此。

       相隔數公里,卻仍舊能夠看到被烈火與光芒包覆的那顆眼睛,在天空直直的看著包含自己等人在內的所有一切。

       然後,一波湧起的藍炎圓環吞噬了大地,連同西野等人也一同吞噬進去。

       「 啊啊啊啊啊?!」

       「 嗷啊啊啊--!」

       巨大到比城牆還高的哥布林巨神兵,在染上藍色火焰的瞬間便化為了灰。

       「 什麼……?」

        無法理解。

       對於現在發生了什麼,西野完全無法理解。

       出現了棘手的怪物,然後出現了一個比怪物更恐怖的怪物,然后眨眼間原本的怪物就被消滅了。

       化成灰,最後連灰都不剩。僅僅只是被剛剛突然襲來的藍炎給波及就成為那樣……

       但是同樣被波及的自己等人卻沒事,或許那個是與自己等人一夥的?或許是跟克希里德一樣,是被貝爾或誰召喚的妖精?

       但是……看著那恐怖至極的樣貌,真的是妖精嗎……?

        「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腐朽世界的人造魔神,發出讓一切染上絕望的慘叫聲。並揮舞無數的漆黑藤蔓,試圖保護自己並驅趕敵人……

       但是轉眼間,巨大的藍色火焰將那些藤蔓吞噬殆盡,同時包覆在火焰之中;帶有爪子的巨手迅速伸出去,毫無阻力的抓住人造魔神,並從花朵中拔了出來。

       「 啊啊啊啊啊啊?!」

        哀嚎、痛苦、絕望、悲傷,從魔神的嘴裡不斷發出,然而抓住她的《天獄魔》卻完全不在乎。

        緊緊握住,魔神頓時溶進天獄魔的手中,被周圍藍色的火焰緊緊包住。

       接著隨著重力緩緩往下掉,同時魔神那漆黑的外表,被一層一層的剝開,直至展露出純潔的白色。

       不知過了多久,當她從手中掉落出來時,曾經的人造魔神已不復存在,從詛咒解放出來的羅莎像是沒事般的在空中墜落著。

        「 羅莎大人!」

       在被火焰侵占的平原上,哥布一人跳了起來,並穩穩的接住了羅莎的身軀。

       「 羅莎大人!羅莎大人!羅莎大人…… 」

       呼吸正常、心跳正常,僅僅只是睡著了。

      確認羅莎平安無事的哥布,高興的從眼角流下眼淚,嘴裡吐出「太好了……」這麼一句話。

       然後因為人造魔神的消滅、巨神兵及漆黑怪物的消失,西野等人趕了過去。

       西野無視心中的畏懼,靠近查看並尋找貝爾的身影。

        「 大叔!」

       貝爾站在天獄魔的身前,並且向西野露出了微笑。

       「 呦!」

        西野抬頭看向貝爾的身後,擁有絕對的力量差距,壓倒性的存在僅僅只是抱胸站著。

       「 那個……是大叔你召喚出來的?」

        貝爾瞇起眼,頓了一下後給出了回答。

       「 是的。」

       雖然有很多問題想問,但只要確認那個恐怖的存在是自己人的話,就沒事了吧?

       西野揚起微笑,一邊靠近一邊說著。

      「 什麼嘛!有這種王牌的話就趕緊拿出來呀!真是的…… 」

       西野繼續靠近著……

       「 但是沒事太好了,看來我們都活下…… 」

       咚--

       一聲巨響,強大的衝擊瞬間在西野的面前產生,甚至引起的風壓讓西野往後飛去。

       當西野一頭霧水並看向前方時,巨量的塵土揚起擋住他的視線。

       但很快的,從中發出的耀眼光芒吸引了他的注意。--同時也很快的……

       「 ……?!」

       --好熱、好燙。

       難以忍受、難以置信的高溫迸發而出,連同引起的巨大蒸氣吞噬了西野……

      然後突然某道風吹向自己,不知不覺得使自己遠離了高溫蒸氣的範圍。

       「 真是讓吾失望,貝利亞爾。」

       不可撼動的絕對存在發出了聲音。

       當西野在一定距離下仔細凝視,並塵土隨著那些高溫蒸氣一同飛散離去後,眼前的景象讓他睜大了雙眼。

        「 欸?」

       天獄魔緊緊抓住貝爾,將他抬至自己的眼前。

       「 貝利亞爾,你還曾記得上次我與你對話的內容嗎?」

       "到開戰之日時,吾會助你一臂之力的。"

       當初亞巴頓臨走前所留下的短短一句話,並不僅僅只是提醒,也是誓言。

       「 吾不僅失望,同時也憤怒。」

       比任何惡魔都憤怒的魔王,掌握【罪火】的天獄魔,生氣的樣子卻異常的平靜。

       「 比任何的誰都還要珍愛這個世界…… 」

       「 嗚…… 」

       激起的火焰在貝爾身上燃起,而本人臉上充滿了痛苦的表情……

       「 大叔?!」

       難以想像的高溫遍佈貝爾的全身,燃燒一切的火焰也要連同貝爾一起吞噬殆盡。

       「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亞巴頓無視西野,仍舊緊緊握住,並且給予了貝爾難以想像的痛苦。

       「 貝利亞爾,要我提醒你現在的身份嗎?」

        現在的貝爾並不完全。

       拋棄所有的他離開了這個世界。如今他回來了,卻還未將那些曾經的所有收回……

       --在那之中,包含了驅使所有所有惡魔的【魔帝】。

       「 比誰都要珍惜這個世界的你,比誰都還要深刻對待這個世界的你,比誰都對這個世界還要有深刻體會的你。為何……要召喚吾--!」

        伴隨著憤怒的語言,憤怒的力量瞬間高漲激昂。火焰貫穿天空,大地上遍佈著星火。用力一揮,貝爾瞬間被砸到了地上。

       「 等下!這是怎麼回事?!」

        西野衝向貝爾,試圖保護他……然而貝爾卻勉強單腳撐住,蹲著身子伸出手阻止了西野。

       「 為何,要召喚吾?」

       「 …… 」

       無論再強大,《天獄魔》亞巴頓仍舊是一名惡魔。

       無法在正常的世界待著,每分每秒都會感到無比的痛苦。尤其是出生於原初的古種惡魔,所承受的苦痛更是比像萊莎那樣的後代惡魔還要嚴重。

       那不僅是惡魔自身的缺陷,也是他們發誓不干涉這世界運行的代價。

      世界的運行不需要惡魔,是貝爾在創世時給予了他們容身之地。

       然後比任何惡魔還要強大,與貝爾一同接近【神】的亞巴頓。不論是《現界》還是《魔界》,超越法則與常理,其存在足以擾亂一切的祂,貝爾賜與了能夠容身的《煉獄》。

       召喚亞巴頓會給祂帶來怎樣的痛苦,貝爾非常明白……

       同時,會給世界帶來的影響,貝爾也明白。

       亞巴頓太過強大了,不同於上次是透過領域與結界的張開,得以實現亞巴頓的顯現。

       這一次,亞巴頓徹底出現在《現界》中,意味著原本就被邪教組織(混沌淵棺)破壞,已經變得薄弱的【天體守界】,因為亞巴頓的顯現而徹底消失了。

       亞巴頓自身強大的【神格】,已經開始嚴重影響了世界。

        因比太陽還耀眼的存在,黑夜將不再閃亮,大地上盡是被星火吞噬的景象,所有萬物即將皆化為烏有。

        即使亞巴頓回去了,祂降臨所產生的後果仍舊存在,同時【天體守界】的消失,意味著外來的侵略者將能夠隨意的降臨於世。

       「 看看那副樣子,貝利亞爾。」

        亞巴頓伸出那令人引發恐懼的爪子,指著不遠處的西野。

       「 吾以為那時第一次見面的你,身為《勇者》已經是如此的失敗。但沒想到這世上卻出現了比當初更失敗的《勇者》。那個東西被稱之為《勇者》?甚至連《勇者》是什麼都不知道?真是令吾失望、令吾悲憤,也令吾感嘆,這世界也終於走到了盡頭嗎?」

         亞巴頓用著非常的平靜……非常的平靜的語氣說著。正因如此,頭上浮起的圓環,更讓祂顯得像是【神】的樣貌。

        「 然後…… 」

       亞巴頓將爪子轉而指向貝爾。也僅僅只是如此,貝爾咬緊牙關,跪在地上並用頭撐著地面,雙手緊握胸前……

       紅色的光芒從貝爾的胸膛中迸發,煉獄之炎從他的嘴巴中竄出。

       「 嗚啊…… 」

       即使是無論多少痛苦都能強忍的貝爾,人的身軀仍無法避免痛苦所帶來的反應。出於求生本能而試圖撲滅身上的火焰,但是火焰也在一瞬間燒毀貝爾全身的神經,只有無法發洩出去的高溫在體內流淌。

        「 《勇者》墮落了、《世界》也墮落了。貝利亞爾,最後連你也墮落了嗎?」

        「 他這樣會死的啊--!」

        一道無謀的聲音傳進亞巴頓的耳裡,持著長槍的西野以勇敢的姿態站了出來。

       因體驗過魔神拜恩所帶來的恐懼。所以西野更能從本能上明白,眼前的存在比那個魔神還要強大。

       「 大叔這樣會死的啊!快住手啊--!」

       「 快閉嘴,西野!」

        亞巴頓頭上僅存的一顆眼睛,那之中帶著複雜的顏色,蘊含著無法估量的能量。

       那顆眼睛毫無感情的直視了西野……

       「 嗚?!」

       瞬間,體內爆發出了火焰,劇烈的疼痛瞬間引起全身上下感官上的警報。

       「 啊啊啊啊啊啊啊--?!」

       火焰到處逃竄,西野在地上不斷哀嚎打滾,前所未有的痛苦與刺激,以及短短幾秒的時間像是被拉長到了數天,直擊靈魂的燒灼使西野感到徹底的絕望,更是一時萌生出為何要違逆眼前這恐怖存在的念頭。

       「 住手,亞巴頓!這不關他的事!」

       只要有意,亞巴頓轉眼間就能讓西野化為灰燼。之所以沒這麼做,只是因為想給他膽敢忤逆自己這件事付出代價,給予無止盡的痛苦。

       亞巴頓的火焰不僅是燃燒物質,同時也是直接燃燒靈魂的煉獄之炎。焦灼之苦,祂能夠讓罪人在短短時間內承受數十倍時間的痛苦感知。

       一天、兩天、三天,被亞巴頓直視的西野,所感受到的時間流逝就是這麼漫長。

       「 住手--!」

       貝爾的聲音呼喊了出來,這時一尊曼妙的身姿突現,利用《暴食》的力量吞噬了西野身上的火焰。

       萊莎 · 羅爾圖 · 拉蒙,從城裡趕了出來,並出現在亞巴頓的面前,以戰鬥的姿態面對祂。

       「 久仰大名,亞巴頓大人……嗚…… 」

       《暴食》的力量的確吞噬了西野身上的火焰,但直視的目標卻也同時轉向了萊莎。

       萊莎全身開始產生高溫的蒸氣,細白嫩肉的皮膚瞬間變的通紅。《暴食》與《憤怒》正在互相對抗拉扯,但奈何彼此之間的存在差距太過懸殊……亞巴頓對使出全力的萊莎感到些許的不耐煩,所以決定再拿出多"一點點"的力量……

        「 亞巴頓。」

       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直擊並撼動了惡魔的靈魂。

       對於遠古的惡魔而言,那是被烙印在靈魂與本能上的聲音,是從魔女希斯手上獲得王位的"祂"的聲音。

       亞巴頓瞬間服從於那道聲音,猛然轉頭看向貝爾。

       眼前的男人不再狼狽,也不再展露笑容。金色的瞳孔中染上了漆黑,蘊含所有的同時也不存在任何的一切。

        那副模樣、那道聲音,除昏迷的羅莎以外,所有在場的存在都同時直視著"祂"。

       連"那是誰?"這樣的疑問都瞬間被壓在腦海的深處,自身的靈魂都發出警告不允許這樣,劍姬此時就是如此。

       然而從拜恩的記憶中知道真相的哥布,以及在場的兩名惡魔都知曉著。

       亞巴頓解除了施加在萊莎身上的神威,但身上仍舊散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高溫,龐大的能量到處流竄。--面對"祂",萊莎毫不猶豫的徹底跪下服趴在地,心中那份烙印深刻的畏懼與敬仰油然而生。然而亞巴頓卻僅僅只是稍微愣住一下……

       「 看來還沒完全墮落啊,仍舊是吾熟悉的你沒錯。但是--憑現在的你又有什麼資格命令吾呢?」

        比存在魔界的一般魔王還要強大、還要古老的憤怒之王亞巴頓,踏入至高存在的天獄魔對"祂"嗤之以鼻。

       「 現如今什麼都不是的你,有什麼資格命令吾?回答我,貝利亞爾。」

       "祂"抬頭看向被火焰點亮的廣闊天空,眼中映入星火的深處,是一點點的感情。

        「 我會遵守承諾,做我該做的事情。在那之前……亞巴頓,就先讓你履行契約吧。」

        若說第一次見面只是單純的巧合,那麼第二次見面,就只是貝爾單方面得召喚。

       惡魔是只遵從於自我慾望的種族,彼此之間不存在道德,正因如此常理的善惡觀無法套用到他們身上。友情、親情、愛情,這些在惡魔的認知中都是建立在彼此的利益上,自我奉獻的精神也是與他們毫無關聯。如果有,那也不過是建立在自身慾望上的延伸。至少,亞巴頓的慾望中不包含這些。

       明白這一切,並深知召喚所帶來後果的貝爾,用契約為媒介,並以自身為代價召喚了亞巴頓。

       正因是貝爾,所以亞巴頓才回應召喚。但當他發現自己的出現,卻不過是被用來當作處理眾多塵埃煩事的工具時,憤怒是理所當然的。

       人造魔神很強,但並不是貝爾無法解決的程度。只要輕輕揮起虛斷刀就能輕鬆討伐掉,然而貝爾的人性卻不允許如此。對此同樣明白這件事的亞巴頓,貝爾那多餘的猶豫與情感的取捨選擇,感到徹底的失望。

       是的,人造魔神很強,但不是貝爾等人無法解決的程度,但亞巴頓就不是如此。

       瞬間,貝爾的左手燃起了熊熊烈火,貝爾咬緊牙關承受著,承受著比誰都要持久的劇烈疼痛。

       【世界系統啟動。檢測目標:貝利亞爾 · 沃坦】

       【確認高位執行者:Level.907級《天獄魔》亞巴頓進行系統干涉,認可契約履行承諾,開始執行……】

       【確認獲得詛咒:等級回溯Level.1】

       【確認獲得詛咒:等級限制Level.1】

       【執行完畢】

       世界徹底停止流動,系統之外的存在降臨於世。亞巴頓那顆眼睛微微看著眼前,貝爾也微微轉向那道身影。

        手持不明黑書與白書的光頭男子,身體散發白光的同時穿著混沌漆黑的長袍,臉上也不存在任何感知器官。既像人的同時卻也違背任何人的特徵。

       宣告完畢,即將闔上黑書的神秘存在,知曉兩人正在看著自己。

       然後,那個存在將什麼都沒有的那顆頭轉至貝爾面前……

       【告:愚者:祝你玩的愉快】

       無比沉重、富有神秘威能的聲音,卻僅僅輕描淡寫的說出這般話。

       世界再次開始轉動。貝爾頓時全身感到沉重,同時伴隨著左手上的火焰消失,貝爾也失去了自己的左手。

        「 這就是吾向你收取的代價,貝利亞爾。」

        「 等、等一下…… 」

       無法理解的西野,在承受猶如惡夢般的痛苦後,強忍著心中的恐懼抬起頭……

       「 西野……不要這樣…… 」

       不知何時擔心的將西野抱在懷裡的伊琳,一臉慌張的阻止著。

       「 我什麼都不知道……也無法理解……但是…… 」

       或許是承受過拜恩帶來的恐懼,西野在精神方面有了相當程度的強韌。

       雖然變得更強韌,但生理上還是感到無比的恐懼。難以忍受的滾燙溫度,瞬間將自己的眼淚與汗液蒸發,包含其他人在內都早已陷入了脫水狀態。

       但是……西野仍要站起來說出口……

       「 我無法接受……為什麼大叔要承受這樣的痛苦……為什麼他會發生這種事情…… 」

       亞巴頓那顆大大的眼睛中,透漏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情感,但接著就被鄙視的心情佔據了全部,而且裡面還混雜了一點嘲笑。

       「 召喚吾的代價是不計其數的,倒不如說只有這樣的代價可說是萬幸。--有何不滿嗎?無能的勇者?」

       「 如果要支付代價的話!就讓我也一同承受啊!憑甚麼就讓大叔一人獨自承受!開什麼玩笑啊--!」

       西野那堅定的眼神中透漏著憤怒……

       當初被救了,現在也可以說是又被救了。兩次能做什麼卻什麼都不能做的心情,以及自我的自尊心……才不是那樣的東西。

       第一次時,小春與雅子被殺掉了。自己的性命也可以說是被那兩位最要好的朋友給拯救了。

       然而可恥的是,西野必須承認一切結束後,心頭有瞬間萌生出「太好了,不是我」這樣混帳的想法。

       即使那念頭很快消散了,但西野卻感到無比的自責……

        第二次,也就是現在,即使乍看之下沒有任何人犧牲,但西野卻無法接受。無關自尊心,而是能做什麼卻無法做什麼的壓抑感,在看到貝爾一人獨自承受所有結果後爆發了。

       雖然相聚時間比高中朋友短,但作為被波及的大叔,西野也把他當作了朋友。既然是朋友,西野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朋友這樣子。

       但這些對亞巴頓而言都不重要。

       「 就憑你?哈哈哈--!」

       亞巴頓笑了,那份低沉的笑聲讓世界感到畏懼,萬物感到恐懼。

       「 "重量"可是完全的不同,你以為你的那份"重量"可以為貝利亞爾承受什麼嗎?哈哈哈--!」

       能夠直視靈魂的惡魔,不斷發出狂妄的笑聲。

       「 但是,如果用你一人的命來換貝利亞爾的左手。或許也是可以呢?」

        「 亞巴頓?」

       貝爾睜大眼睛看向亞巴頓,他看到此時的天獄魔,彷彿展露出了笑容。

       是的,天獄魔也是惡魔。

       「 貝利亞爾,接下來都不關你任何事。什麼都不是的你也無權干涉,了解了嗎?」

       貝爾深知亞巴頓在想什麼。《勇者》在被召喚於這世上時,靈魂都被《奧林匹斯神眾》綁定了契約,才得以讓勇者那逝去的靈魂平安回去。

       但那個前提,是保證靈魂的完整才行。像亞巴頓這應當無法降臨世上的惡魔,在悠久到無盡歲月的時光中,祂早就想回味一下《勇者》的靈魂。

       若錯過這一次,可能就沒有下一次,亞巴頓便伸出那無形得手,向西野談出了條件。

       用自身的命去換取他人的左手,常人肯定是不會接受的。但身陷於火焰之中的亞巴頓,以及早早被包圍的一之瀬西野,心中那份自我奉獻的精神卻不斷的被放大。

       「 …… 」(西野)

       眼看西野的眼神中映入了熊熊烈火,貝爾急忙大聲說了出口。

       「 笨蛋!你還有伊琳啊!」

       「 ?!」

       猛然回過神的西野,趕緊左右搖晃了頭部,但也因此陷入了更加艱難的狀況……

       貝爾想繼續說些什麼,但馬上就被火焰包圍起來……

      亞巴頓身為惡魔,他不會允許任何人妨礙祂與西野之間的契約形成。西野後面的伊琳等人也早已被亞巴頓隔絕開來。惡魔的笑容正在西野看不到的地方揚起。

      「 這樣真的好嗎?拒絕的話,你認為自己身為《勇者》還有什麼價值嗎?貝利亞爾已經被我下達了詛咒。那傢伙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不測也說不定?或許……到時候你就會後悔,因為你的命只能毫無價值的浪費,但吾能夠保證,貝利亞爾活下來,肯定能夠代替你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務。」

       「 拯救……世界?」

       「 還有,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朋友這樣陷入不幸,自己卻沒有任何事情。在你的愛人……那叫伊琳 · 蘿絲的少女的眼中,會產生怎樣的認知呢?」

       「 …… 」

       「 會失望嗎?會傷心嗎?然後你呢?你會後悔嗎?」

  天獄魔的獨眼,彷彿像是看穿一切的說著,將西野心中深層的所有不安,以某種形式說了出來。

       拒絕的話,按照亞巴頓的話來看西野肯定會後悔的。

       但是,亞巴頓的話都是一派胡言,所述說的未來也僅僅是可能而非一定,如此模糊的預測,卻在可能發生的結果上清晰得展示給西野看,而把隱藏其中的"可能"給稍微模糊化。正因惡魔是契約的種族,所以他們更擅長一派胡言。

       西野正在抵抗這份誘惑,但是天獄魔所提出的禁忌卻是多麼的誘人……

        咻--

       「 老娘不發話,就徹底無視我了嗎?」

       伊琳站在西野的身前,隔絕了亞巴頓之間得距離。

       如此粗俗的話,也是從平常文靜的伊琳中脫口而出,但西野對此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伊琳的出現。

       「 伊琳?」

       「 雖然很爛,不過還勉強可用。」

       揮舞細劍的劍姬緩緩走了過來。而也是她衝破火焰,好讓伊琳趕往西野的身旁。

       細劍雖然斷裂,但是克希里德用土魔法勉強偽裝成《鍊金術》,黏補成破爛不堪的細劍,再透過伊琳的妖精魔法附加細劍上獲得強化。

        「 笨蛋,男人都是笨蛋。」

       伊琳不滿的回頭看向西野,接著繼續瞪著眼前的亞巴頓。

       亞巴頓有多麼恐怖,伊琳也是明白的。但正如西野無法理解為什麼貝爾要一人獨自承受一樣,伊琳也無法理解……

       --但正因無法理解,伊琳才更優先選擇自己認為的事情。

       亞巴頓對於外人的干擾感到不滿,甚至原本稍稍平息的憤怒,又彷彿要逐漸上升……

       「 看來,不讓世人重新感受一下力量差距的話,會越來越被得寸進尺啊。」

        巨大的爪子遮住自己的眼睛,天獄魔無奈說著的同時,體內一部份壓抑的力量開始膨脹。

        原本就是顧慮貝爾所以才壓抑的,但是現在貝爾已經被隔絕開來,所以沒問題了。

       「 看了就煩。」

        高溫迅速增長,已經快速突破生物能承受的溫度。

        「 殘渣似乎有什麼錯覺?英雄也好、勇者也罷,吾絲毫不關心。殘渣如此礙眼即是罪過,向犯下錯誤道歉,為此付出代價吧。」

       比人造魔神還強的亞巴頓,即使現場眾人聯手起來也絕對無法擊敗。甚至亞巴頓只需要短短幾秒就能瞬間葬送全部的生命。--當然,唯獨貝利亞爾祂是不會殺掉的。

       不想再多說什麼,也不想多浪費什麼。亞巴頓動起爪子,展露出自身的眼睛,腹部上的嘴巴開始大大張開……

       紅蓮之炎、煉獄之火,瞬間……

       --被撲滅了。

       巨大的藍色光束直擊了亞巴頓的身軀,宛如將天地連結的【神】放倒在地。其擁有絕對力量的天獄魔的身軀向後倒退不知多少的距離。

       --無法理解。

       正如無法理解亞巴頓一樣,剛剛突然出現的光束,西野等人也無法理解。

       然而順著光束的方向,劍姬回頭看向了不遠處……

       「 ……?」

       劍姬睜大了眼睛。


       ……


       一波藍色的火焰衝擊了城內,將士兵與冒險者共同對抗的漆黑怪物在一瞬之間消滅殆盡。而受到召喚,保護孤兒院的萊莎也離開了此地……

       但是當人們看著天邊的遠處,綻放出太陽般的光輝,以及將黑夜徹底點燃成紅蓮的顏色後,他們開始向各自敬仰的神祈禱著。因為隱藏在那光輝之中的,是猶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色。

       然後,《天獄魔》亞巴頓的強大,甚至是凌駕於大部分的魔神與邪神。

       也因此,這世界的英雄恐怕是無法擊敗天獄魔這強大的遠古惡魔吧?

        所以,正當就連弱小的生命都無法對抗的絕對存在出現時,保護世界的【神】便會出現。

       --但……那絕對不是保護人族的【神】。

       三秒後,海潮無止盡的倒退。

       三秒後,【神】從海底竄出。

       三秒後,海洋順著【神】一同朝天空邁進。

       若說《S》級魔物巨海魔蛇的體積,龐大到足以覆蓋城市的一角的話。那麼現在人們頭上正上方的那個【神】,甚至完全的將城市給籠罩在深沉的陰影中。

       同時,人們也開始情不自禁的聯想到了「深海」。

       遠比城牆巨大數百倍的海嘯;轉眼間就能將城市完全淹沒數百次的海水,此時此刻就在人們的上方。

       海洋……顛倒過來了。

       隱藏在海洋的【神】順著頭上的海洋前進著。而不過是從海洋落下的水滴,化為無情的狂暴豪雨吞噬了城市,頃刻間便沖刷著所有的一切……

       「 媽媽--!」

       漆黑怪物們造成的損害固然存在,但是仍舊遠遠比不上那位【神】經過所帶來的破壞。

       「 不要啊--!」

       不分男女老少,不論是多小的幼童,發出多麼凄痛的慘叫。都無法阻止【神】的前進。

       --無情、絕對,在無法撼動的至高存在面前都是一樣。即使是幼小的孩子,也無法在【神】之下倖免於難。

       國家最害怕、也是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八龍神》的活動開始了。


       ……


       海洋遍佈了天空,剛剛幾秒前的星火彷彿就像是假象,無盡的豪雨瞬間熄滅火焰帶來的災害。

       然而火焰還在燃燒,已經貫穿天的天獄魔看著眼前的斜上方。

       光那片顛倒的海洋,就讓劍姬與西野等人目瞪口呆。克希里德的眼鏡上也滴著無數雨滴,呆呆的看著上方那無法置信的景象。

       然而更震驚的是,在那片海洋中緩緩接近的蛇型身影,所有人第一時間都聯想到了龐大一詞。

       然而當那個逐漸接近時,帶來的陰影也不斷加深及變大,且周圍的空氣與壓力也不斷的加深。

       --在震動。世界因為【神】的活動而在顫抖著,被空氣的震動給展現了出來。

       當隱藏在海洋中的蛇身已經變大到遠超眾人所目擊之處時。他們才明白,就正如用言語形容天獄魔是多麼可笑一樣,用龐大、巨大來描寫那徹底將天空蓋住的身軀是多麼可笑。

       然後,【神】從海底探出頭來,更可笑的是,隱藏在海中的黑影,還有八個。

       --《水龍神》利維坦。

        可能是因為與地面有很遠的一段距離,所以幾乎無法看到的嘴巴變得能夠看到了,但即使如此也無法看到嘴角,緩緩張開嘴巴也看不到裡面的盡頭。

       緩緩的、緩緩的張開了眼睛,金色銳利的瞳孔,象徵著這世界上最強頂端的龍族。

        龍眼對焦直視前方的火光,看著降臨於世的《萬炎神》、《天獄魔》的亞巴頓。用明確的敵意開始訴說……

       【離開】

       那巨大的嘴巴僅僅只是輕輕動了一下,呼出的氣引起空氣的震動,轉瞬間讓地上的西野等人離開了地面,各自被吹飛至不遠處。

       但屹立不搖的天獄魔卻張開雙手……

       「 仗著"同格",就想指使吾嗎?」

        彼此的【神格】是同等的。亞巴頓知曉這件事情,利維坦也明白這份事實。

        但彷彿早已猜到亞巴頓回答的利維坦,緩緩抬起那將大地籠罩,覆蓋眾生於陰影之中的巨大身軀,用那足以看穿一切的龍之雙眼,正直直的緊盯著天獄魔的姿態,並用那令人猜不透的龍族面貌,微微揚起一抹笑容。

       利維坦頭上無數個龍族特有的角,以及遠超同族之上的層層逆鱗,在火焰的照映下微微反射出無數青翠的藍光。

       下方是遍佈大地的烈火;上方是遮住天空的深海。

       一方是遠比太陽還要熾熱,將萬物毀滅並賦予重生的煉獄之炎。

       一方是太陽之光無法穿透,賦予了萬物安眠與寧靜的深潛之海。

       兩【神】對視,過了些許的時間後,先行動作的,是煉獄之王用那酷似人馬的四腳開始往前踏進……

       轟隆。

       一瞬間,僅僅只有一瞬間。利維坦的口中聚集了藍色激光,並在隨著頭部甩動的瞬間迸發而出,化為一直線的巨大藍色激光噴射出去。

       火焰瞬間聚集化為神劍,天獄魔將其擋在面前使朝向自己的激光產生折射,讓光束只能墜落於地面。

       火與水碰撞產生的強烈蒸氣,化為濃濃的霧氣遍佈了整座平原。在地上瘋狂避開波及的西野等人,回頭看望厚重的霧氣,僅僅只有紅與藍光芒閃爍的碰撞,以及被隱藏在其中的猶如丘陵般大小的黑影,不斷產生出激烈的爆破聲響。

       吼--

       一陣龍吼響徹世界,空氣在震動,大地在顫抖。厚重的高溫蒸氣轉眼間消散而去,強烈的巨型藍色激光再次噴射而出。

       烈焰形成的神劍折射了攻擊,使其光束再次墜落於地面。而被激光貫穿的平原,轉眼間化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峽谷裂縫。

       僅僅一擊,世界的樣貌就被改變。兩【神】的魔力碰撞之間,是被徹底撕裂開來的扭曲空間。

       西野也好、哥布也罷。在場的其他人都不斷的奔跑,但狂風暴雨卻不斷打擊著眾人。

        「 ?!」

       漩渦的激流牽引到了身體輕盈的伊琳,導致雙腳突然離開了地面,直直的向上昇起。

       「 伊琳--!」

       重傷的西野試圖伸出握住伊琳的手,但兩者之間的距離在毫米之差輕輕掠過。

       這時一道風吹起,順著向上抬升的方向逆向旋轉,伊琳就像羽毛般降落到西野的懷裡。

       西野意識到之後,急忙看向貝爾……

       「 大叔?!」

       「 嘔咳咳……我沒事……快跑。」

       先前戰鬥導致的疲勞與傷口,以及詛咒讓等級突然的大幅下降。讓貝爾的身體彷彿不是自己似的無法控制。但幸好即時趕到的萊莎背著他,才沒讓貝爾成了無法行動的拖油瓶。

       但此時他們身後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天獄魔單手稱地,但又很快的站了起來。

        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條巨大的鴻溝,雖然勉強擋住了。但恢復趕不上耗損。

        正因彼此的【神格】同等,所以所在的《現界》成了唯一的差距。這裡正是八龍神的主場,而無法適應甚至會感到無比痛苦的天獄魔,是不可能在對手的地盤上贏過對方的。

        雖然在眾人眼裡還是過於旺盛,但對【神】而言,火焰已經被熄滅,僅剩一點點的火苗在燃燒著。

       《水龍神》利維坦張開大嘴,此時潛伏於深海中的其他八個無角的龍頭也伸出來並同樣張開嘴巴。

       人族對於龍神一無所知,正因如此他們僅憑流傳下來的神話碎片拼出利維坦的八顆龍頭。但事實上未能知曉第九顆也就是有角的龍頭。

       因為利維坦不必要,也不需要展現出來。就算在悠久的歷史中有人族真的看到了,那也代表侵略者的強大,脆弱的生命很快也會死於戰鬥造成的毀滅之中。

       雖然比有角的還略小一點,但不論哪顆龍頭,張開嘴巴也有將足以亞巴頓一口吞噬的程度。即使在《八龍神》中,利維坦的大小也是屬於巨大的那種。

        而知曉不利的亞巴頓,在面對朝著自己動起真格的九顆龍頭,緊緊握住手上的神劍……

        「 真是恥辱。 」

        亞巴頓隨手一扔,手上巨大神劍在半空中化為粉末消逝殆盡。而自己則是轉身離開,用火焰打開煉獄之門。

        在踏進煉獄後,回過頭的亞巴頓瞪視著利維坦。

        「 這仇吾會記得的。」

       水龍神沒拿出真正的全力,天獄魔也是一樣,亞巴頓還未釋放出真正恐怖的黑炎之力。

       雙方雖然有所敵視,但都同為世界的守護者。--並且,此處也有祂們所顧慮到的存在。

  隨著大門緩緩得關閉,火焰也漸漸在這世上消失,但不變的是地上那幾乎永遠無法誕生植物的熔岩焦土。

  利維坦用那相隔數萬年才展露而出的九顆頭,將目光對視了自身下方的眾人。

  銳利的黃金龍眼,蘊含著吸引所有靈魂的神秘力量。

        西野保護伊琳、哥布保護羅莎,面對利維坦的直視,不由得雙腳顫抖了起來,就連這之中最強的《SS》級冒險者,《劍姬》夏薇丹妮 · 絲綠蒂這樣的怪物,在利維坦眼裡也與他人無異。

       忽然的,利維坦輕輕呼出一氣,引起的暴風瞬間襲捲了所有人。

       --什麼都辦不到。

       不論是克希里德的魔法,還是劍姬的劍術。連掙扎的權利都沒有,力量、力氣、存在,皆只有被肆意玩弄的份。

       但是對至高絕對的【神】而言,這已經是最輕程度的呵護了。

        轉眼間,眾人被龍神的呼氣往後挪動,唯獨理應被萊莎揹著的貝爾,只有他一人被留在前面。

       「 等……這又是怎麼回事……?」

        西野的大腦已經受夠了,或著說已經放棄了嗎?接踵而來的事情使他徹底放棄了思考,在面對這樣的存在面前,自己到底要怎麼拯救大叔呢?

       但是西野勉強站了起來,在面對不可撼動的存在面前,想拯救大叔的想法仍舊還在。

       或許正因為自己是勇者,所以才有種激起小小的反抗吧?即使西野也明白後果。

       伊琳也站了起來,拉著西野身後略微破爛的衣角……但那不是要阻止,而是傳達自己也要一起的訊息。

        --要死一起死。

       西野當然不會同意伊琳為自己而死,但他也知道自己沒有那個資格拒絕。

       至少……如果眼前的【神】又要做什麼的話,至少自己還能辦到那渺小的反抗吧?

       不過他們不知道眼前的【神】,也就是《水龍神》利維坦並沒有任何想做的事情。

        只見利維坦用那巨大到無法一眼映進眼裡的嘴巴。以極度小心的方式微微張開,盡量輕輕的訴說著……

       【很高興與您重逢,父親】

       「 欸?」

       以為無法理解的事情已經夠多了。以為早已因無數的混亂而放棄了思考。

       但利維坦這輕輕的一句話,同時視線毫無疑問的是對著貝爾,語言裡所指的對象也是貝爾。

       說不定龍的語言不太一樣,聽到"父親"的那個聲音其實是不同意思?

       但是利維坦用那過份龐大,猶如丘陵小山般的龍頭貼在地上,甚至使地面產生劇烈的凹陷,而那個【神】卻僅僅只是閉上了雙眼。

       但步伐蹣跚的貝爾,卻緩緩靠近了那個【神】。

       「 大叔?!」

       正想說什麼,但被身後的哥布伸出手阻止了。

       天空的深海開始攪動,漸漸化為龍捲進行收縮。

       此時太陽黎明;從天與地連接的地平線中昇起的光芒,照射在龐大的龍身上,籠罩大地的陰影也覆蓋在貝爾的身上。

       貝爾伸出手,輕輕觸碰了利維坦,並緩緩撫摸著……

      「 現在還不是重逢的時候,回去吧…… 」

       貝爾的聲音並沒有傳到西野等人的耳裡,但利維坦就不同了。

      【知道了】

       貝爾勉強向後退,而利維坦龍眼再次睜開,明明理應看不到卻還是盡量朝貝爾的方向望去,同時將頭緩緩抬昇。

       【再會了,父親】

        伴隨那道輕聲細語的聲音,龐大的海流不斷捲起,利維坦與其他八顆頭藏進那位在天空的深海之中,並隨著海水回去應有的地方。

       「 大叔……?」

       西野在貝爾身後緩緩靠近,他看不到貝爾此時是什麼樣的表情。

       即使不想承認,但還是必須要面對,西野已經聽到了兩句「父親」。

      「 大叔……你……我……我不知道……該不該問…… 」

      「 沒關係。」

       貝爾回過頭,揚起了一如往常的笑容。

       「 也該是時候告訴你的。」


       ……


       作者的話:好累、好累、好累。


創作回應

星語心願
這話好長! 滿足滿足
2021-06-21 21:20:25
見朕騎姬の時刻
2021-06-22 12:40:55
小米球
這話跟作者老二一樣長
2021-06-22 17:02:23
茶貝木
這話好有電影感,聯想到"神擊的巴哈姆特"的畫面
2021-06-23 01:49:15
莎拉 沙拉
看完真開心,謝謝作者。
2021-06-24 19:49: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