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5回-Order of Ossa 亙骨集團

K.I | 2021-06-21 13:20:01 | 巴幣 6 | 人氣 73

連載中.《尋找新樂園》
資料夾簡介
你從哪來?要往哪去?為了什麼而去?

  奴隸們被成群帶到島上深處,此島氣候炎熱,濕氣甚重,闊葉樹林立,常見淺沼澤與苔癬,蜥蜴與蛇盛行,一切盈溢著肅殺之氣。

  亙骨集團的營寨,圍牆多以石頭和雜草堆砌,屋舍則茅木房居多,看上去像是臨時建造而成的,但強風吹來,卻又顯得異常整齊堅固。

  海賊把他們圍在一起,人數是奴隸的數十倍多,帶頭的對裡面的人說了幾句話,可奴隸們還是聽不懂,任憑他們怎樣兇惡,奴隸眾也只能哭著臉求喊:「不要殺我們、不要殺我們!」

  海盜很快不耐煩,下令要將這幫毫無益處的奴隸帶到處刑場用一發大砲全都殺光時,才終於有名女子用他們的語言喊出:「慢著,我們有你們會想要的東西。」海盜才暫時息怒,並揪出那名出聲的女子。

  容顏清純,長髮秀麗,眉濃瞳澈,丰姿綽約,言談盡顯飽讀詩書、處事盡顯知書達禮,舉手投足皆散發著名家子女的貴氣與高雅,但,她也是一員奴隸,其名為曹文音。

  曹文音自小受名門父母親自教導,故此精通四、五種外來語,她和南希的處境相似,父親為他國常駐的外交官,也被梁英七害怕謀反而殺害,一切都僅是去年的事。

  而這曹文音現在被海盜拉出來,立馬就用他們的語言說:「寶藏不在船上,但我們知道位置,留我所有人性命,方能領你們往之。」

  其餘奴隸同伴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但見海賊們似乎不急著拉他們上刑場了,都稍微鬆了口氣。

  帶頭海賊揚起嘴角:「丫頭,妳嘴裡說的『寶藏』是啥?」

  曹文音撇了一眼南希等同伴,說:「一片無價珍寶之地,去了便知。」

  海賊們嗤笑起來,笑罵:「他媽的,當我們三歲小孩唄?」然後又要將他們拉往刑場去。

  她卻像早就預備好一樣,這時才道出:「彼處之名,喚作『青春之泉』。乃神話傳奇裡,上帝建造的人間新樂園,正是那時間暫停流動,泉水能使人長生不老的青春之泉。」

  突然的,海賊們竟互相看了幾眼,他們這次沒有嘲笑,反而紛紛將刀放低,注意力全在曹文音身上。帶頭又問:「妳說妳知道新樂園在哪?」

  曹文音不知道,但她知道遠洋海寇由於日常於海航行,很多有著宗教信仰,乃至狂熱迷信皆有,當然青春之泉這種神話肯定是聽說過。她接著說:「我等只知道方向和大概,一定要上了船才明白怎樣航行。」這話言下之意就是:我們殺不得,只有讓我們活著上你們的船,你們才能去。

  原本以為這招只能作拖延,沒想到不僅奏效,效果甚至奇好!海盜們又哼了幾聲,隨即下令把他們先關起來,聽候發落。

  南希也將弗康遺留的文書內容告訴大夥:「在弗康以前,便有其他將領受梁英七之命出航尋找青春之泉,他們的船隊正是受亙骨集團的船艦襲擊,直到換弗康出海,他才有成功抵禦了亙骨集團,並同他們達成共同目標,先一起找到青春之泉,在那之前無須傷害彼此。可海賊們食言而肥,沒幾天就趁夜對汪洋號開火,關係再次決裂,所以這回他們一看到弗康曾駕駛過的汪洋號,便以為是弗康要打過來了,所以急著想屠殺所有人。」


  亙骨集團最初是由初代首領「波文」所組織的異域邪教,他先是到處替人行醫治病,給傷患喝其湯藥,迅速痊癒,之後又言其能替人算命改運,還可趨吉避凶,漸漸累積信徒。

  之後波文率信眾於當地王國篡權不成,便稱該國為邪靈之地,呼籲信眾尋找人類真正的歸屬,神話中的新樂園,即青春之泉。百餘年過去,波文早已逝世,而首領之位當今傳給了其曾孫波殘,波殘此人為天生的領導者,統御有方,將亙骨集團從先代還只是個大型地痞邪教,擴展為南洋一帶最大規模的海盜集團,目的卻仍舊一樣,要在荒蕪的世上,找出那片神仙遺留的美地之泉。

  陳木蘭見亙骨集團的看守暫時離去,又藉著牢房燈火昏暗,匯集其他幾名奴隸來,駝著背輕呼:「待會讓文音和他們談,剛才她的胡說八道好像給歪打正著了,那幫人對青春之泉有意思,趁這個機會唬唬他們,說要是殺害我們的人,我們就不給他們找了!」

  此時和陳木蘭並齊的奴隸之首,名為丁炳昱,代表的是男奴之首。他提道:「之後怎麼做?我們要敢說知曉新樂園,最後還找不著那狗屁地方,還不是得死!」

  陳木蘭立刻回答:「那也比現在死來得好!我們好不容易都把弗康給宰了,要是能上他們的船,將來故技重施就行啦。」

  丁炳昱說:「這什麼狗屁話?他們可是泯滅人性的邪教海盜,不像弗康還有王室的狗屁律法牽制他們行徑,成不了!待會我們就分兩頭,一邊騙說帶他們去青春之泉,一邊要求把我們送上另一艘船。」

  陳木蘭的語氣又像大媽起來,說:「你這又是什麼狗屁話?你奢望那幫海盜沒條沒件的就放人走?你傻得不輕!」

  丁炳昱罵:「妳他媽的才傻得不輕!淨對人放空話,不知道要是他們發現青春之泉是幌子,妳們會死得比妳們家人更慘麼?」

  陳木蘭當場怒罵:「你他媽的別提我家人!」

  此時康尹菲馬上插入兩人之中的安撫,作為和事佬的她說:「大哥和大姊都先冷靜呀!我相信我們都想為了所有人好,所以我們先放低聲調,稍微緩著些,先想想眼下能得救的方法,好不好呀?」所幸有她溫柔的介入,否則這兩人打起架來要是讓亙骨集團發現,可能又要惹來一發大炮。

  正要重新爭論時,亙骨集團的嘍囉便大吼進來,命手下把所有人拉出來,其中他們特別要找曹文音,要求她再一次代表眾奴隸們出面談話。


  外頭已是夜晚,圍在篝火中心前,奴隸們站成一個圈,圈外站的是更大一圈的亙骨海盜,他們各個持刀預備,隨時要將他們全員斬首。

  只有一人站在中心篝火前,是曹文音,而與他正面對談的,竟是亙骨集團的現任首領──波殘。

  其目面蒼肌瘦,細鬍如山羊,瞳若鬼魅,一開口猶如寒夜裡的催命鬼陰森,奴隸們全都不寒而慄。他說:「我的部下向我彙報,你們知道新樂園在哪,此話沒錯吧?」

  曹文音不畏懼,正直的看著他邪淫滿滿的雙眼:「是。」

  波殘嘴角微揚:「那麼的,它在哪個方向呢?」

  曹文音往陳木蘭與丁炳昱的方向撇了一眼,猶豫半晌,才答:「我無從告知,除非我們能夠上船。」聞其這般聰穎的保命之計,海盜嘍囉們惱羞成怒,奴隸們則嚇得全抖了起來,唯有首領波殘是笑得更為宏亮。

  周圍的嘍囉又呼喊著奴隸們聽不懂的話,估計是希望首領允許能快快宰殺他們。可波殘只對曹文音笑道:「那,怎樣才能讓妳開口?」

  曹文音說:「讓我們的人走一半,剩下一半的方能領你們往之。」

  平時接觸到亙骨集團的人,非死即傷,能見到首領波殘還能健全離去的外來者,有史以來數不出一隻手。可曹文音仍然不慌,她知道身後幾十條人命全懸在自己一張嘴上,要是因為害怕而退縮,讓波殘察覺到自己在撒謊,估計到了黃泉下都對所有人抬不起頭。

  波殘思考了會,最後咧起皺紋的嘴角點點頭:「行,那麼,告訴我,你們知道新樂園的方向真正有誰?」

  曹文音這回不得不確認,轉身用閣國語言問了眾人,第一個挺身而出的是南希。她舉起手放聲的說:「我爹在我小時候帶我去過。」文音聽了後恍惚了一會,見陳木蘭不斷眼神暗示,她才再對波殘等人翻譯。

  亙骨集團一知南希竟然去過新樂園,馬上七嘴八舌的追問起來。波殘則看穿她心思似的,狐疑追問:「姑娘,妳說妳爹曾帶妳去過,那麼,妳爹是怎麼知道呢?」

  南希透過曹文音翻譯,又看向波殘才說:「當時我很小,不知道原來青春之泉是世人追求的新樂園,故無追問。可正因為我爹知道卻不告訴我們國家的王,我家族才被抄斬,我也才被下放為奴。」

  波殘覺得有意思,更進一步問:「妳說,這青春之泉長得什麼樣子呢?」

  南希頓時呆住,不知該如何編造才是,這萬一世上真要有青春之泉,可和她說的不一樣,到時候也難保小命。於是她裝作聽不懂曹文音的翻譯,藉此爭取時間思考好一會,待到急中生智的瞬間,她才裝出理所當然的模樣說:「那兒簡直無法以言語形容,只能說,那裡是色彩繽紛的宛若夢幻仙境!東日不落,西月不黯,我和我爹到達時是白天,待了許久,離開時,仍舊是溫暖的日正高掛!我還依稀記得那兒的泉水若蜜,甘甜芬芳,讓人完全流連忘返……」

  亙骨集團眾人很是滿足,他們卻沒意識到這番話,就是單純的把神話中「青春之泉的會時間靜止」這句話換個方式說而已。

  波殘最好奇的問題,仍舊是青春之泉的水飲用後是否真能永保青春,長生不老的功效,此乃亙骨集團百年來的成立目的。要是南希真抵達過新樂園,那這目的也不遠了,於是又問:「那麼這位姑娘,妳今年貴庚?」

  曹文音也聽出波殘的言下之意,翻譯給南希聽時,機智的將『姑娘』翻譯成『小丫頭』,南希看了曹文音一個眼神,便知其意,作勢呼道:「你叫我小丫頭?雖說你貴為首領,可我年紀要比你來得大,我年五十有九,你怎樣也不該呼我小丫頭!」

  波殘等人一聽,為之大驚。見南希那肌膚是吹彈可破,身材亦窈窕有致,這竟是已要六十歲的女人,不禁紛紛讚嘆青春之泉的神蹟。

  其實,南希才十九歲不至,亙骨集團也有人懷疑是曹文音翻譯有誤,可她強調是千真萬確,此時波殘已顯得心動不已,又問:「那麼地,妳爹從閣國出發至那,花了多長時日?」

  腦子原本一片亂的南希忽然清晰無比,回答彷彿靈光乍現般迅速:「不記得了,只記得很久,久到船上的糧食都耗盡,只得每天撈海魚來吃,天天都是吃不完的魚,吃了好──多魚,讓我現在看到魚都覺得膩。」

  波殘心想,要是她的回答過於詳細,說記不清便是騙人,可偏偏南希這回答的確像是遙遠的記憶,波殘不想錯失這可能的大好機會,退一步問:「妳想要什麼,錢?還是什麼樣的財寶?」

  丁炳昱對曹文音靠著耳小聲地說,陳木蘭眼神飄忽。隨後曹文音替他翻譯:「我們要另一艘船,讓其他人能自由前往其他地方,不許跟蹤。」這話讓南希突然緊張了起來。

  說出「有人不想一起前往新樂園」這件事本身,就等於在抹黑那片世外桃源的美名,居然有人會不想去,這從根本上不合理。

  曹文音瞥見南希的眼光,馬上補述:「他們想先回國迎接家人,之後再同我們一起會合。」

  這時有一人從亙骨集團中站出──其名為干支,亙骨集團的海軍隊長,人送外號「南洋之禍」。

  干支行如疾風、目光如電。善使雙刃,右手長彎刀「白鯊」、左手鋸齒寶劍「怒濤」,斬人破千,堪稱人間死神,所至之處必為屠戮,大洋群島各國名將都死在他那令人恐懼的怒濤與白鯊下,甚至北洋列強大國,都得要畏懼這名男子三分。

  這名讓人聞風喪膽的悍將,對波殘的忠心堅若磐石,兩年前一場劣勢戰役中,干支甚至為波殘擋了七刀、兩枚子彈。一身華麗的布甲也遮不住健壯肉體上無數的傷疤,他甩開深藍披肩,站出來聲嚴色厲的質問:「慢著!這話就代表你們之中,知道青春之泉所在之處的人不只那女人一個。」干支立馬轉身半跪,對波殘建言:「首領大人,千萬莫要讓這幫下賤之人得逞,待我一個一個嚴刑拷打,逼問出他們新樂園的方向即可。」

  波殘抬起干支的下巴問:「哦,從不問征戰以外瑣事的你,這回為何如此關心呢?」

  干支看著波殘的雙眼,有君臣以外的敬意:「女人都是礙事禍水,我不希望她們迷惑您,延誤您偉大的願景一絲一毫。」

  波殘卻仍笑道:「感謝你的提出了,但不必了,就照他們的意思,給他們一艘船吧。我會和他們一同前行,我不在的時候,集團上下所有事就交給你了,干支。」

  干支原先顯得不解,可又多看一眼波殘,對他的信任與忠誠立刻打散心中所有質疑。


  波殘接著讓奴隸分群站,分為先帶亙骨集團去青春之泉,和要上另一艘船去「迎接家人」。諷刺的是,願意帶亙骨集團去青春之泉的人,以陳木蘭為首,全是小孩、女人和老人;反而以丁炳昱為首,正值壯年的男丁皆跑往另一艘船,也有部分的女奴跟著。南希等人至此已經不能再多說什麼,他們被分開成兩邊管理等待出航。

  出航時,南希往前看,前方是康尹菲、鄧莎、陳木蘭等人,後方是老人與小孩;另一艘船上的是丁炳昱,以及其他曾經與自己熱血奮鬥過的壯漢奴隸們,他們沒能彼此道別,毫無留戀,只想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按照原本的計畫再去尋找別的地方尋求定居。

  而南希登上這艘屬於亙骨集團的「楓江號」,頭弼上刻有一片完整的楓葉雕像。其鑑身大小與汪洋號差不多,但配有更多防禦裝甲與加農炮,船帆的材質也相當不同,儼然有著比閣國更強大的造船技術。

  由波殘本人為船長,南希為輔,亙骨集團與奴隸準備要往青春之泉啟航前進,卻說在這一瞬間,炮聲震耳欲聾,剛上楓江號的閣國奴隸們紛紛驚得回頭,只見亙骨集團的人都在笑,而波殘也是神色得意。

  另一艘男奴隸們上的船,才航行不過幾艘船身的距離,就被亙骨集團陸地上的大炮轟擊,南希等人驚覺,原來另外一群人上的那艘船根本不是亙骨集團的,是他們打劫其他國家的船隻得來的半毀船隻,現在已被炮擊得粉碎不堪。

  聽著那些逐漸渺小、遙遠的絕望慘叫,還依稀能看見一些人被炮火轟得血肉模糊的殘酷畫面,波殘靠近一旁瞠目結舌的南希,在她耳邊挑釁的輕聲說道:「我可是亙骨集團的首領,豈是你們能夠輕易愚弄的人物?」一邊的曹文音不知該不該翻譯,又聽波殘道:「我要妳帶我們去青春之泉,否則你們所有人的下場會比他們……遠遠更慘。」

  水手按著南希的指示掌舵,朝著連她自己都未知的方向再次航行。而以丁炳昱為首的另一幫人,即使從炮擊中生還上岸,也立馬被亙骨集團的嘍囉們捕殺殆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