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43章 曹天鉞

知閒言炎 | 2021-06-21 08:00:02 | 巴幣 14 | 人氣 118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機伶的小玲當然不會讓老瓦知道部落的事,她很清楚,部落很可能會是他們最後的避風港。於是含糊其詞的忽悠道:「副連長讓他們自己回老家,至於他們老家都在哪?我怎麼知道,我跟他們又不同連!」

老瓦見小玲不肯透露,轉頭向金富使了個眼色,隨後金富把大輪車每個人的姓名、戶籍全都背了出來,那是他第一天去馬場町兵營採訪時所獲得的情報!

老瓦:「不知道沒關係,剛才金富已經告訴妳了。」說完,他從抽屜裡翻出兩套地圖,示意小玲指出羅排和娜娜他們老家的所在地。

小玲發現其中一份是他們被繳去的軍用地圖,但地圖範圍只侷限在聯科演訓的區域;另一份圖數較多,是日本人繪製的當代地圖,有嘉義、台南和高雄地區。但不管是哪一份,她都無法指出羅排的美濃老家和阿里山部落的具體位置,因為她是真的不知道。

就在老瓦苦惱該如何逼小玲透露半點有用的情報時,小玲卻突然說:「也許過陣子就會自己回來了吧!你應該也知道,已經有兩個人先回來了。」

「確實有兩個人離開後沒幾天又回來,說是沒找到老家!」一旁的金富幫忙作證。

老瓦:「是哪兩員回來?」

金富:「是彰化二林的許浩雄,和高雄旗山的呂俊泰。」

老瓦思索了半晌,再問小玲:「他們所謂的"沒找到老家"是什麼意思?」

小玲:「我們知道的地名很多都和現在的地名對不上,會找不到家並不讓人感到意外。」

聽小玲這麼一說,老瓦這下倒是啞口無言了;他沒想到屢試不爽的威逼利誘,今晚會在她身上栽了跟斗!萬般無奈之餘,只好向金富交代:「下落不明的那兩員若哪天回來,立刻向我回報!」

最後,老瓦告誡小玲,電台的事千萬不能走漏出去;他還保證,楊主任那頭只要有他在,暫時不會有事。

等金富和小玲離開後,老瓦獨自一人留在小桌區,整理小玲留給他的筆記,仔細研讀,一晃眼,已經凌晨1點了!他起身舒展一下筋骨,把筆記本往左胸暗袋一放,點了支菸,然後離開了檔案室。

走出隊部,來到空曠的校場,老瓦抬頭仰望夜空,嘀咕:「原來今天是滿月啊。」同時心裡還尋思著”穿越時空”這四個字。由於這事已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腦洞一下開得太大,怎麼也想不明白。其實就連"穿越時空"、"未來人"這些字句,都還是從小玲他們那學來的。

在月光的照映下,今晚能見度還不錯,老瓦遠遠就看見有到道人影從隊部裡頭走出,並朝他這個方向過來。他心裡琢磨著:『都這個時候了,有誰可以不受門禁約束,自由出入?整個隊部除了他,就剩”廣元”和”家興”了,但這纖瘦的身板看上去,怎麼看都不像他們倆!』等人影越走越近,老瓦這才總算看清楚,隨即又驚又喜的喊道:「"老鐵",是妳!」

"老鐵"原名"曹湘茹",後易名"曹天鉞",34歲,南洋華僑,江湖渾名"鐵浮屠";她身形纖瘦,相貌清秀,卻總愛一身男裝打扮,若不仔細看,多會以為她是個漢子!

「妳怎麼會在台灣?何時來的?」老瓦問。

天鉞:「剛到,本想先過去找你,但見你有客人,就沒去和你打招呼了。」

兩人有段時間沒見面了,簡單寒暄過後,老瓦邀她回自己的小桌區敘舊。

老瓦:「"廣元"知道你來嗎?」

「不知道,也別讓他知道。」天鉞接著說:「此番來台是趟”踩盤子”(偵查)的活兒”,不宜讓太多人知道;會來找你,是想托你幫個忙!」等老瓦應允後,天鉞才又繼續說:「想托你明天幫我把"楊廣元"支開,能支多遠就支多遠!至於用什麼理由,憑你那顆"諸葛腦",我就不多費心了。」

「曉得咧。」老瓦還略顯感慨地說:「說到底,你們還在防著我!」

天鉞搖了搖頭,笑而未答。接著又問:「稍早托人送來一只包裹,你收到沒有?」

老瓦環顧一遍四周,嘴裡還唸叨:「妳瞧我這檔案室,東西忒多,多一樣,少一樣,沒仔細盤過還真不知道。」

「甭找了,在這兒。」天鉞從門旁的架子上取來一只包裹,拆開後,裡頭用黃油紙裹著一對”八斬刀”!那是"白條"的專屬兵器。

白條"解衍銘",字"旭初",祖籍山西,幼年生活於兩廣一代,家境富裕。師從陳汝棉,習得詠春拳與八斬刀;因水性好,擅長泳,得渾名"白條”,魚的意思。

天鉞把刀遞給老瓦,還說:「收下吧,留個念想,這玩意以後就擱你這了。」

老瓦接過刀後,感慨:「睹物思人啊。」語畢,轉頭又翻箱倒櫃,在身後雜物箱裡搬出一只木匣子,從裡頭取出一對"子午鴛鴦鉞"!那是"頭陀"的遺物。

頭陀"沙牧",字"恭彥",回族人,少年習八卦掌,師承張占魁。華北淪陷後,舉家南渡,輾轉來到重慶。某回與人起糾紛,持子午鴛鴦鉞找人尋仇,重傷仇家後遭到逮捕!軍統得知有民間武術奇才,於是前來召募;因他頂著一頭智慧禿,得渾名”頭陀”。

「原來"恭彥"的”青子”(兵刃)在你這呀,那正好,湊一對!」天鉞拾起子午鴛鴦鉞,感慨:「早勸他易容,不聽,半道讓人認出,可惜呀可惜。」接著話鋒一轉,評道:「我說你們這幫練家子,仗著有幾分能耐,就真以為自己刀槍不入!」

抗戰期間,軍統曾招募許多武林人士,其中不乏傑傲不遜的綠林好漢和血氣方剛的愛國青年。隨著戰事發展,也折損不少菁英;尤其像"頭陀"、"白條"這樣的高手,犧牲尤其慘烈!

兩人一番緬懷故人後,老瓦突然問道:「此番來台灣踩盤子,只有妳一個人?」

天鉞搖搖頭,回道:「還有另一人,但我現不能告訴你是誰!」

老瓦問:「是局裡人嗎?」

天鉞:「不算是。」她不諱言,正是奉"沈老闆"的密令,前來踩盤”大輪車”一事。

「明天我還得出去一趟,想跟你借人,不置可否?」天鉞問。

老瓦反問:「欲借何人?」

天鉞:「欲借何人,你能不答應嗎?」

兩人會心一笑後,老瓦爽快應允,再從抽屜裡取出一張字條,邊書寫邊說道:「如果妳明天需要用車,憑此字條,即可取車。」

稍晚,天鉞離開檔案室後,不知所蹤。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