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今生不見(6) 心與淚

亞龍蝦 | 2021-06-20 23:57:15 | 巴幣 16 | 人氣 73

連載中今生不見
資料夾簡介
在眾生都能得到祝福的大陸上,才資卓絕的少年與資質平庸的少女,他們能否披荊斬棘、克服重重困難挽起對方的手呢?

龍輪宗,當今福靈大陸的主宰者。

銜尾金龍旗幟一出,無人敢不拜服。

龍輪宗宗主,幽蘭,是大陸上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無權無勢,出身自邊陲小鎮;無依無靠,孤身闖蕩江湖。一介女流,以凡人之身、孱弱之軀,卻克服萬難、開宗立派、問鼎天下。

她的事蹟已然昇華為傳說:她的長壽有目共睹,據說她與天地共存亡,甚至有她是早已離去的神明再臨大陸的說法;傳言她的一曲〈蒼蘭吟〉曾令日月同泣、天地同悲,多情之人感同身受、無情之人亦會神魂蕩漾。

她曾以聖女之名走遍天下救死扶傷,遭奸詐小人的毒手後自谷底絕處逢生,重歸於世更創建龍輪宗,廣納天下善德良才將寄生於大陸上道貌岸然的惡植連根拔除。

那是不分男女、不論貴賤,人人神往的英雄作派。

但又有幾人知道,她堅持至此的箇中原因,只是為了再見伊人一面這樣一個渺小卻又遙不可及的願望呢?

「世事變幻,福靈大陸的風貌變得和從前有許多不同了,就連修煉之法也早非以靈魂之道為宗。若問還有哪裡和從前雷同,大概只有我特地保留的那家首飾鋪和蘭家古鎮的街坊結構吧。」

「留著回家的路,怕你忽然回家了卻找不著家。」

龍輪宗主安坐在玄色巨椅上,神情恍惚地摩娑著手腕黯淡破損的手鍊和手指底端的透亮戒指,並沒有注意底下教眾們在為何事爭執。

「時光流轉不知過了多少年,滄海都成了桑田,星斗都變換了天際的位置,這寂寞的日子卻不知還要持續多久。」

蘭芳抬起眼,金龍雖然賦予她的肉體生命,卻對那顆失去熱情的心無計可施。

「蒼清,我今天,依舊被困在等待你的時間中,無法自拔。」


今天的龍輪宗不太平靜,或許該說近年來皆是如此,只是反彈的聲浪今日再也壓不住了,請求現任宗主退位的請願紛至沓來。

「終於還是來到這個時候了嗎?」蘭芳端坐於並立的兩尊黑白雕龍御座中黑色的那座,望著底下跪成一片的下屬。

「宗主大人!求您退位享清福吧!吾等龍輪宗的後輩會接替您的位置延續我宗威風!」

髮已全白的蘭芳對他說的話不理不睬,要是自己退位了,福靈大陸最知名的人就不會是自己了,那麼萬一他回來了,該怎麼打聽自己的消息呢?

「母上大人!」一名金髮青年忽然脫離隊伍走到最前方半跪下身,他對宗主的稱謂引來不少驚訝的輕呼「孩兒知道您眼中從沒有過孩兒,但孩兒懇請您,即使您不願放下宗主之位,也至少放棄獨自承擔清濁二位的重任吧!為了維持福靈大陸的靈氣運轉,您付出的已經太多了,天下蒼生感激您,但您自己的身體撐不住了啊!」

不行不行,蘭芳搖搖頭,沒有人能做到像他們一樣做到心體合一,如果是由兩人來輔助靈氣循環運轉,萬一在某個小地方出了差錯,害他回不來的話該怎麼辦呢?

必須要自己來,這塊大陸經過她多年的奉獻,靈氣或多或少都沾染了她的氣息,如此一來只要他回來了,她相信他馬上就能察覺到包圍自己的熟悉善意。

「母上大人!」青年意識到座上之人心不在焉,她又一如往常神遊天外了。

「不肖孩兒懇請您給晚輩們一個機會吧!」

蘭芳回過神來,那雙漸漸染白的雙眼空洞地看著站起身的青年,緩緩搖了搖頭。

「宗主大人!」青年的稱呼變了,失望與決意漸漸浮上,他不能讓龍輪宗的未來葬送於此!

「我大概和他一樣,是個不稱職的家長吧。」蘭芳低語著,無人知曉她話中的對象是誰。接著,她直直望著自幼收養,如今已玉樹臨風的倜儻青年,混濁的白眼無法遮掩內心的清明。

當白髮蒼蒼的老母親開口時,他握住劍的手陡然鬆開。

「儘管你不是我親生的孩子,但我卻是絕對將你當作親身骨肉對待的。你第一次握劍、第一次施術、第一次遠行、第一次在我懷裡哭著喊疼......這些事我一樣也沒忘記,我的眼裡怎麼可能沒有你呢?」

「但是,我的心已經給了一個可能再也見不到面的人了啊!我為了能夠再看他一眼,獨自承擔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在多少個孤苦無依的夜晚想著他的臂膀等待天光,在多少個危在旦夕的時刻無比盼望他能突然跳出來英雄救美。」

「但我等了一輩子了,我依然等不到他。」

「我一直等一直等,等到親人一個個故去,等到花兒一朵朵零落,等到這大陸上的萬事萬物一代又一代更迭。」

「我等了好久好久,你為什麼還不出現!」

蘭芳的情緒突然潰堤,這名活著的傳奇第一次在眾人面前落下了軟弱的淚水......不,並沒有淚水,就如同外頭的氣象。

天地好似也感應到了這位主宰者的哀傷,烏雲迅速密佈於天際,雲層間傳來悶悶的雷聲,雨水積壓著不肯落下。

福靈大陸上的所有生靈,忽然從心底昇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傷感,彷彿一生積累的滿溢悲傷在此刻瞬間傾洩。

青年楞在原地,這位扶養他成人的母親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堅強樣子,像這樣崩潰悲嚎的行為,他敢說沒有任何人見過。

宗主突然的失控,與從心中湧起的莫名哀戚,令眾人也不好意思再提退位之事,摸摸鼻子便打算結束今日的集會。

怎知宗主抬手叫住了準備退下的眾人。

蘭芳還帶著泣聲的沙啞腔調,痛不欲生的老人一個字一個字緩慢說道:「我稍晚會給你們答覆,辛苦了,各位先去緩緩吧。」


「你呢?你也認為我該放棄了嗎?」

與還是少女時的房間幾乎同樣布置的居所,側躺在從沒有另一人睡過的雙人床上,蘭芳細聲詢問燭龍。

「吾唯一能給您的建議,就是遵從您的心聲,做出不後悔的抉擇。」

許久,久到蘭芳以為金龍厭倦每日每時例行的問題後,金龍才開口,儘管他的回答也沒有變過。

「轟隆!」

朗朗乾坤,青天霹靂,和那日同樣懾人的雷霆。從那時起,她的心、她的魂、她的身都埋入了暗無天日的泥地裡。

明明五臟六腑都在哀嚎泣血、明明內心已悲傷到無以復加,但那張哀傷至極的臉龐卻依然乾燥。

只因泣無可泣、悲無可悲。

淚已流盡。

然而那雙望著窗外電閃雷鳴的雙眸,卻有著不符衰老的明亮。

斥絕哀戚的決意。

他賦予我死寂的心生命,即使他消失了,我卻已不再孤獨,不會再回到絕望之中。

心還未死,只是沉寂。


「撲通。」「撲通。」這是起身離開幽閉暗室的老者。

「撲通。」「撲通。」這是見證老者乖舛一生的金龍。

「撲通。」「撲通。」這是邊陲古鎮突兀多出的躍動。


「多謝諸位長年對我這個老太婆的寬宏容忍,今日宗主之位便相讓於......」蘭芳忽然沉默,旁人還以為她是在思考接任人選,但其實只是因為她從沒關心過任何事。

為了等待蒼清已經耗盡了她所有的精力,分不出神去關注那些於她而言毫無意義的俗事。

格格不入的幽谷紫蘭從未變過。

「能否讓吾替您決定?」燭龍向她耳語,他比起蘭芳這個不稱職的宗主更明瞭凡間的事務。

蘭芳微不可察地點頭,心頭鬆了口氣,燭龍的眼光可比她好太多了。

澄亮的金光從蘭芳身體發出,將她裹在神聖的光芒中,氣勢雄偉的金龍形象自她身後冉冉升起。

親眼目睹宗門聖龍的現身,門下眾人盡皆垂首不敢直視。

金龍搖頭晃腦,將蘭芳的猶豫躊躇演得繪聲繪影,灼灼目光逐一落在那些才華出眾的弟子上,卻遲遲沒有下決定。

「還沒好嗎?」蘭芳小聲地問,長久的等待漸漸消磨耐性,有幾人已經悄悄抬頭偷看了。

金龍並未言語,他在等待。

等待與她共生的女子等待的那人出現。

「蘭芳!」

宗主忽然恍神,觸電般顫抖,她不靈光的耳朵已經因為思念而產生幻聽了嗎?

金龍捨下他的偽裝,不再理那些人類,視線直直望向前方。

「蘭芳!」

同樣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卻因距離接近變得更加響亮,宗主這才發覺那並非自己的錯覺。

直呼宗主名諱的大膽狂徒同時吸引了在場眾人的注意,紛紛回頭。

大殿的巨大門扉在未得許可的狀況下被推開,那是蘭芳只為一人所給予的特權。

即使逆著光看不清模樣,但那毫無疑問,就是她等了一輩子的人。

滂沱大雨,雲層卻散了開來,露出後頭被遮擋的斜陽。

黃昏時分離的兩人,重逢於另一個黃昏。

久未謀面的兩人,終於盼到彼此了。

淚水,終於落了下來。

蘭芳感到天旋地轉,卻並非當年的心死,這一次,是金石為開的生機。

「眾生有福、萬物有靈......姐姐說的是對的......我真的是福靈大陸的幸運兒......」

「感謝天地生靈,讓我見證了福靈大陸不可能的奇蹟、見證了那從未發生過的奇蹟,讓我今生再一次見到了你。」


創作回應

リシレクヮサシァ
原來你是達人
2021-06-21 05:55:02
亞龍蝦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2021-06-21 08:26: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