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一章-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meet you.

珀璠 | 2021-06-20 16:56:05 | 巴幣 26 | 人氣 170



  「瑟菲薇亞,在看書啊?」一道含笑的男性嗓音,中斷了看著書中文字的視線。

  「二哥……」瑟菲薇亞一頓,抬起頭,十歲的稚氣臉上,有著不同於該年齡應有的成熟氣息,深紫色的眼瞳,看向神情關愛的凝視自己的班森,她努努小嘴,輕輕點頭。

  「嗯……是家族的歷史啊……」瞥了眼內容的幾行字,他笑道,「別擔心,從古至今,克里斯提安都是這樣安穩度過的,再怎樣的困難問題都不可能難倒我們。」

  「我並不是擔心,只是不懂……」她停頓,想了想,再次開口:「神之子賽希爾的血,已經因為與人類結合而融入人類之中了,就跟我們一樣。然而因為這種情況,現今的人們竟開始有了重視血統還有位階的問題……可是,古時候,我們和另外兩大家族都是一樣,只是被神選出來幫忙管理帝國而已,為何到了今天,人類竟然會有這種界線劃分呢?我們不是都一樣的嗎……」

  班森聞言,挑了眉,微微一笑,對她解釋道:「那是因為時間會讓人類遺忘內心的初衷,因此我們一族才肩負起記錄與教導的責任而血統則是因為基因的關係,會影響到力量強弱,就算再怎麼一樣,都會在基因傳承之中而有差異性。一般人民並不知道這些過程,所以自然就演變成了高低位階的區分,甚或是有血統純不純正的問題了。」

  「嗯,我明白了,但……」她闔上書本,看向班森,「我們沒辦法把這些東西完全的教給所有人嗎?也許這樣就能減少彼此的成見或傷害……」

  「這是不可能的。」他搖頭,看著她透出困惑的紫色眼眸笑道,「人們大多有只接受自己喜歡或想聽訊息的行為。不先擺脫掉偏見,就沒辦法獲取更多的知識或意見,這也是人類的盲點,可若是要擺脫這個問題,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是很困難的事,而要改善這件事,唯有讀書才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所以我們家族才會設立學校,教導魔法道具的使用及大陸的歷史等等,就是讓想精進自己的人能學到更多的知識。」

  一道低沉的嗓音,帶著無奈的語調突然介入,讓兩人一同轉頭看過去。

  「還在閒聊,我們都快出發了。」

  「大哥來啦。」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奧斯頓走過來摸了摸寶貝妹妹的頭髮,又用譴責的眼神及拳頭招呼了一下班森。

  「出發?要出發去哪裡?」瑟菲薇亞抱起書,看了眼同樣來到圖書室的奧斯頓,起身走到一旁的書櫃把書放回書架。

  「王都來了書信,萊斯特公爵的領地出現了蜥蜴巨人,雖然該領地的騎士團已經將魔物剷除,但戰鬥過程中,蜥蜴巨人噴發了太多毒液,汙染了部分土壤甚至擴散,他們束手無策,才來信向我們提出救援請求。」奧斯頓說明,並直視著才年僅十歲的妹妹,嘆了聲,他繼續說。

  「父親說,這次的事件較為棘手,因此我們三人都要前往。當然,旁系的族人也會派人過去。」

  「真的?」聽到終於有機會前往其他領地探索,早已想出去走走看看的她,興奮眼眸直勾勾地看著奧斯頓。

  「是真的,班森過來就是要告訴妳這件事,但我猜妳一定又對書中的事物感到好奇想詢問,他也肯定會為了滿足妳而開始說明解釋,為避免耽誤時間,我才又自己過來了一趟,只不過沒想到我又猜中了。」

  「對不起啦……」瑟菲薇亞不好意思地吐了舌,隨即問道:「那我去要做什麼呢?」

  班森開口說:「以見習生的身分來說,觀看是最重要的,當然妳要出手幫忙也不是不可以,畢竟多做才會有經驗。」

  看著妹妹雙眼放光,奧斯頓有點擔心,又補上了一句:「這次我和班森是指揮官,見習生的任務就是多看多學,最重要的就是聽從命令,知道嗎?」

  瑟菲薇亞清楚大哥的憂心之處,於是胸有成竹地保證:「絕對遵循哥哥的指令,不會亂跑的!」

  奧斯頓見她予以承諾,才露出舒心的微笑,一旁的班森則繼續催促:「快點準備吧,隊伍就快出發了,別忘了戴上魔晶石。」

  「好的!我馬上就去!」瑟菲薇亞興高采烈地回應,邁開步,她趕緊跑離圖書館,回到房中準備簡單的行囊。

  她離去的歡樂身影,讓奧斯頓與班森不約而同的相視而笑。

  想著他們等會將要開始的工作,雖名義上是為了她將接管部分業務而做的見習,不如說是為了讓她這個天才般聰慧的妹妹,能增加更多知識而提早帶她接觸世面。

  只希望能藉由提早面對外界的方式,來讓她知道,身為克里斯提安家族的一員,他們所背負的責任,其實遠比書本上的文字要來得難以想像。

*****

  「恭迎奧斯頓大人、班森大人。」

  於一顆散著白色光芒的巨石前,幾名身穿灰褐色長袍的人,對著透過傳送陣而出現的三人,恭敬的彎身行禮。

  「這是我們的妹妹,瑟菲薇亞,她將以見習的身分一同參與這次的救援。」奧斯頓對著眼前的人們簡單的說明,視線掃過所有人後再次開口:「道爾叔叔和南森阿姨有派人來嗎?」

  「回大人,隊伍其他人已與萊斯特騎士團的人先行前往公爵領地了。」

  「看來我們慢了。」班森輕嘆,隨即繼續說:「快帶我們去和剩下的騎士團成員會合吧,再耽誤下去恐怕會有更多生命消逝。」

  「是。」

  傳送門管理員恭敬回道,同時領著三兄妹來到早已於範圍外,等候多時的騎士團成員眼前。

  「克里斯提安公爵?」騎士團中,一名身穿銀色鎧甲且別有軍階徽章的男子,見到他們的出現,一臉欣喜地趕忙過來。

  「很抱歉,我是奧斯頓,旁邊兩位分別是弟弟班森與妹妹瑟菲薇亞,我的父親,克里斯提安公爵派了我們三人前來協助各位。」

  「原來如此……」騎士隊長聽了,早想一窺這神秘家族成員的容貌,但卻有些不如預期,忍不住內心的失落,悄悄嘆了聲,然而思緒一轉,他注意到眼前三人皆身穿以黑紫色為底的長袍,胸口別著一枚克里斯提安家族的家徽胸針,想必他們真的是克里斯提安的主家成員。

  人生中能夠見到一次克里斯提安家族的主家成員,也算是一種好運了吧。

  「久仰公子大名,我是萊斯特公爵的騎士團成員,是這次前來接送各位的小隊長──巴里特,請趕緊上馬車吧,我們這就護送各位前往受到災害的村莊。」他說著,上前伸手打開車門,恭敬的迎請他們進入。

  「謝謝,有勞騎士大人了。」奧斯頓點頭,率先走進馬車,而班森則護著瑟菲薇亞,隨著她之後進入。

  巴里特關上車門,同時跨上自己的座馬,大聲下令:「出發!」

  馬車開始緩緩行駛,讓車中第一次離開領地的瑟菲薇亞,開心的貼在窗口,看著外頭逐一閃過的樹林與花草。

  「奧斯頓哥哥,這裡距離萊斯特公爵的領地會很遠嗎?」望著窗外許久,瑟菲薇亞轉過頭看向正在閉目養神的奧斯頓。

  「不會太久,傳送陣的建造點就是為了方便我們家族的人可以快速地抵達各個領地而設置的,因此在重要的地點上,我們都有設立傳送石,當然也有負責看守管理的人。」奧斯頓沒有睜眼,只是語調平緩地解釋。

  「原來如此。」瑟菲薇亞了然的點頭,視線再次落在窗外,然而遠方不同於森林的景物卻印入她的眼簾,「那個應該就是萊斯特公爵的領地了吧?」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逐漸進入視線的建築,那完全與她所住的公爵府有明顯的差異,雖然在書本上看過,但卻不曾經眼見到過,因為克里斯提安自古就與世無爭,他們雖擁有公爵之位,也擁有領地,但他們並沒有被分配需要管理的人民,簡單的說,他們的領域除了自己,完全沒有其他的帝國子民。

  「奧斯頓大人,班森大人,這裡就是受到魔物侵襲的區域。」當他們進入村莊,巴里特的聲音便從馬車外傳了進來。

  奧斯頓睜眼,看向外頭被毀壞的部分建築,還有某一處被集中的屍體,瞥了不遠處與自己穿著不同色但同樣法師袍的人,那些是同家族的其他成員。

  收回目光,奧斯頓對著班森與瑟菲薇亞道:「班森,等等你和瑟菲薇亞一起行動,針對需要治療的人進行救助,我要獨自去檢視一下那些死去的人類還有魔物的屍體。」

  「哥,我不能一起去嗎?」聽見如此分配,沒有見過屍首的瑟菲薇亞忍不住好奇的想跟。

  「妳還小,有些事情先不要太早接觸會比較好,等妳大一點,自然會讓妳看的。」奧斯頓溫和的勸說。

  「可是我已經在書本上看過很多了啊……」嘟起嘴,她有些不滿,為什麼都已經是見習了,卻還不准看?

  「小薇,聽大哥的話,我們去找需要治療的人幫助他們,屍體那種東西看了對身體不好,尤其是那種味道,更噁心,以後有機會見識到,妳就會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希望妳晚點了解,因為這真的不是好奇的看一看、了解就可以解決的,有些事還是要先從基礎做起比較好。」班森也同樣溫柔的安撫道。

  「……喔……好吧……」清楚哥哥們保護自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就算她想超前跨越,有些事他們還是會替她攔下,只為給她更多時間去準備適應。

  「到了。」馬車的停止,奧斯頓開口,「就照剛才說的執行,小薇,大家的健康與安全就交給妳了,展現出妳的力量,讓父親知道妳已經是一名優秀的魔法師。」說完,他便在馬車門打開的同時,走了出去。

  「是!」受到奧斯頓的鼓舞,瑟菲薇亞挺直了背脊,回應的語氣裡充滿自信,目送奧斯頓往屍體集中區而去,她踩著堅毅的小小步伐緊跟著班森,一同走出馬車,前往另一個嚎聲連天的營帳。

  「是……是克里斯提安家的人……」看著班森與瑟菲薇亞的出現,受傷的村民、協助的村民,期盼的視線紛紛落到了他們身上。

  「真是的,你們也太慢了吧?」

  角落邊有個已經忙到焦頭爛額的女子,頭也不抬地發出對他們不滿的抱怨。

  瑟菲薇亞認出那是貝絲姐姐的聲音和背影,立刻向前衝去,班森想攔的時候已經晚了,小薇早就接過了貝絲手上的黃銅臉盆。

  「貝絲姊姊,對不起,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會遲到的。」瑟菲薇亞嫩白的小臉望向她,一臉的歉然。

  「原來這次你們帶了小薇來啊。」貝絲見到瑟菲薇亞,神情有些詫異,剛才的不滿瞬間消失,隨即掛上溫柔滿面的笑容,一伸手,她摸上女孩的紫色髮頂,輕輕揉了揉,「沒事沒事!看樣子應該是開始要讓妳進入正軌了。想必妳是因為在圖書館看書看到忘我了對吧?」

  她笑說,隨即接著道:「正好,那裡有幾個孩子也受傷了,你們年紀差不多,應該比較有話聊,有些較嚴重的已經先暫時緊急處理過了,不過有一個比較棘手,好像是為了保護媽媽才被魔物的毒液浸泡到,剛才已經先治療過了,可是毒性太強,目前是大家輪流抽空過去將魔力注入減少毒性的侵蝕,但我看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應該撐不了太久。」

  她一邊說明,一邊帶著他們來到她說的孩子身邊。

  「是男孩……」瑟菲薇亞見到男孩呈現紫紅色,且有血泡在皮膚表面的左手,身上其他部位也有些瘀血性班塊,小臉露出詫異之色。

  他……傷的好重……

  小薇從沒看過這麼嚴重的傷,連書上也沒有,這讓她有點驚慌,但更多的是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她仔細端詳起這傷勢極重的男孩,深褐色的短髮,細長的睫毛,與自己有著相仿年齡的樣貌,但他的臉卻因毒液侵蝕的痛苦而緊皺著。

  「這是什麼魔物的毒?」瞥了眼男孩的樣子,班森對貝絲問道。

  「是蜥蜴型的魔物,可是蜥蜴型的魔物都是細菌性的毒,但這孩子的症狀卻不太像蜥蜴的毒性。」貝絲說。

  「他身上有神經毒,有可能是突變的混合種?」瑟菲薇亞看向貝絲,將自己觀察的說出口,「手部的紫紅色與血泡,表示毒性會分解肌肉組織,可是我相信貝絲姊姊已經針對該傷勢進行治療了,所以才會一直是紫紅色的階段,再者,他的身體有輕微抽搐以及呼吸困難的情況,由此可以知道,他的神經系統可能受到傷害,照目前看來,可能因為是魔力阻斷了毒素擴散的速度,所以才只有輕微的顫抖,可以斷定,這神經毒還沒有傷及大腦。」

  聽著她的分析,貝絲凝視她的眼,瞬間露出滿滿的激賞:「不愧是本家的天才少女!」

  「小薇,那麼治療該怎麼做最好呢?」班森微笑,對於妹妹的表現,他這個亦兄亦師的哥哥是與有榮焉,果然父親與母親的決定是正確的。

  「我想……」她轉頭,看向那名男孩,伸手直接取下了頸上的魔晶石,蹲下身,她將項鍊放到男孩紅紫色的手中,將繩子纏繞在手掌上,同時對著魔晶石注入魔力,緩緩的,石頭發出淡淡白光。

  「既然魔力可以阻斷毒的擴散,那麼就先用魔晶石的魔力先把所有的神經毒全部阻隔,減緩神經毒的擴散,然後再利用解毒的藥草,把組織破壞的毒性解開,同時用魔力把神經毒的毒素逼出。」說著,她從準備的背包中取出了一把小刀,以火的魔法燒過之後,靜待冷卻,隨即在男孩的手臂上畫下一刀,鮮血滲出。

  她伸出雙手,圍住傷口,釋出魔力,動作一氣呵成。乳白色的光於手中散出,鮮紅的血也在魔力的流動下從傷口中滲出,飄上空中。

  「只要先把神經毒解決,剩下的就是一般藥草與魔力可以處理的東西了,我猜,細胞性破壞的毒素之所以一直存在,可能是因為這個神經毒,影響了身體自我修復的能力,才會導致本應該受魔力影響的治癒遲遲沒有進展。」看著血伴隨著神經毒,在魔力的驅使下逐漸離開男孩的身體。

  「原來如此,先用魔晶石的力量阻斷擴散的神經毒性蛋白,之後再透過魔力的引導把毒性帶出,然後再搭配藥草與治癒術的力量,就能加快身體的傷勢復原。」貝絲看著瑟菲薇亞的動作,讚嘆道,「好在你們來了,否則這男孩可能就只能這樣靜靜的迎接他的生命終章。」

  「這孩子的傷勢就交給小薇吧!班森,你來幫我治療其他人,有騎士團也碰到了這種毒,我們正苦無解決方法,既然小薇已經找出方法了,那我們就用這方式繼續治療其他人吧!」貝絲微笑的擺擺手,準備離去。

  「貝絲姊姊,我也可以幫忙!」瑟菲薇亞清除掉神經毒血後,起身,對著她說。

  「可以,但妳先等這小傷患醒了再說,等等我會讓其他人拿解毒劑過來。另外這男孩的媽媽狀況也沒好到哪裡去,雖跟這男孩的傷勢不一樣,可是卻也對她的性命造成了危險。年輕人恢復會比較快,只要這男孩治癒了,相信他醒來後一定也能協助幫忙照顧其他人。」貝絲說完轉身就離開,繼續忙著照顧其他傷患。

  「小薇,這男孩就拜託妳了。」班森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轉身也投入了救援的行列。

  「好吧……」想到眼前許多的傷者,確實,真正最嚴重的看起來是這名男孩,如果她的方法正確,那其他人也肯定能好轉的。

  轉頭看向他,嘆了聲,她看著散發著光芒的魔晶石,那是一顆具備保護力量的魔石,基本上帶著那顆魔晶石,就可以阻擋掉絕大多數魔法造成的傷害,甚至是這種中毒問題。

  凝視著男孩,短時間來說他是安全的,只要再喝下解毒藥草就可以了。

  她靜靜地坐在男孩身邊,看著身旁忙碌的人們,思緒轉著她在書中所看到的知識,沒想到真實面臨到的時候,那感覺竟完全不一樣,和書本上冷冰冰的文字描述是兩者不同的感受。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藥草湯被送來,並餵入男孩口中後,瑟菲薇亞持續靜靜觀察著眼前的人們,同時思索著自己知識中所能運用的東西,突然,一旁的呢喃聲拉回了她的思緒。

  轉頭望向那已躺了多時的男孩,只見他那細長的睫毛搧了搧,緩緩睜開,墨黑色的眼瞳帶著困惑直視著眼前,隨即似是在找事物般的轉了起來。

  「你醒啦?」瑟菲薇亞看著他,瞥了眼他的手,看來藥效已經發作了,而且非常迅速,那紫紅色竟然已經退了三分之一。

  「妳是誰?」男孩聞言,警覺性的轉頭看向她,想起身,但身體卻如鉛塊班沉重,難以移動。

  「我是瑟菲薇亞,是克里斯提安家族的人,你是我目前負責照顧的病人,先讓我檢查一下你的狀況吧。」她跪起身,伸手摸了摸剛才原本還有些血泡,但現在已經逐漸好轉的右手,望上他的眼,她伸出一隻手指對他問道:「這是幾隻手指?把你看到的回答給我。」

  「一……」他的眼神裡滿是戒備,但因身體移動不得,只好順從的回答了,抬起頭,他就看見女孩紫羅蘭色的眼眸閃閃的發著光

  那眼中漾著自信的神采,紫色的長髮編成了美麗的辮子,外貌看似與自己年紀相仿,但卻有著如大人般的成熟穩重。

  「很好,看來應該是穩定了。」她確認完,從旁拿起一大包飄著濃厚藥草味的東西,塞入吃力坐起身的男孩手中,「這是你的藥包,每天按時早晚吃就可以了。」

  說完,她昂然站起,微笑地看了看他:「那我去其他地方幫忙了,你先休息一下,等身體狀況更穩定一點,可以下床後,你就可以自己活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轉過身,她沒多做停留,直接離開並加入其他的治療行列中。

  男孩想開口叫她,向她道聲感謝,但她小小的身影早已消失在穿梭的大人之中。

  低頭看向手中的藥包,想著她的話,右手的觸感讓他視線移了過去。

  「這是……?」凝視著手中像石頭的東西,它是黑紫色的,卻散著微弱的白光,想必這應該是那女孩的東西,他必須還給她才行。

  男孩想物歸原主,卻無從下手,只因他遍尋不著女孩的蹤影,縱使等到身體好轉,他也嘗試要找到她,但卻一無所獲,或許是因為人太多,他們太忙了,才會一直錯過。

  他就這樣帶著這條項鍊,找到母親,並開始照料她,即使一心想將這東西還給主人,可是命運那麼調皮,讓他直到這一切的救援結束,他都不曾再見到那個女孩……

  她說她叫做瑟菲薇亞,是克里斯提安家族的人……

  男孩記下了。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