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2-新生活(1)

漾彩星 | 2021-06-20 14:09:08 | 巴幣 102 | 人氣 48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住宿生活過了一個月。

  如今是九月底。開學之際,季月曦發現房東似乎真的是這位邋遢先生,因為上次面談的眼鏡男子再也沒有出現過。

  原先擔心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自己會不會有被襲擊的可能。警戒一陣子後,她才發現自己多慮了。

  最淺而易見的原因是,孟河空是個鮮少離開家……不對,是幾乎不出房門的男人。正因為多半時間他們都不會碰面,生活上也沒有什麼不便的地方,這個男人可說是完全無害的生物。

  既然房東這麼宅,那繼續住在這麼美的房子也沒關係吧?她替自己找了一個安心住下的理由,接著把當初考慮退租的事全拋諸腦後。

  想起房東,季月曦覺得他是個神秘的人,除了名字之外,工作、年齡、個性全都是謎團,而且他也似乎沒有要介紹自己的意思。

  「不與人接觸,又整天待在家,這也太孤僻了吧?」

  仔細想想,唯一看過他出門,是在八月底一個悶熱的午後。

  某次洗完澡出來,剛好聽到孟河空朝電話另一頭碎念,同時帶一包牛皮紙袋出門,直到夜深才歸來。接著又把自己關回房裡,當天的種種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該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麼說來,他好像說過不能打擾他、不能看房間什麼的。」

  「抱歉讓妳久等……小曦?」

  正當季月曦沉浸在自己的臆測時,一陣叫喊換回了思緒。她旋身看去,卻見一位身穿學校運動服、頭上綁著高馬尾的女孩滿臉疑惑的望著自己──那正是在奶奶過世後,不斷在身邊支持、關心她的朋友,唐玟星。

  「妳怎麼一個人在喃喃自語,還說什麼打擾誰啊?」

  「沒、沒什麼!」季月曦搖搖頭,「對了,妳不是說要帶我去社團打球嗎?都忙完了?」她故意地轉移話題,同時避開視線,專心整理書包。

  這麼說來,好像沒跟她說過自己正跟一個男人同居,如果說了,大概會被強行搬離吧……

  唐玟星愣了一秒。「嗯,也是啊,說好要打球打到妳的煩惱都都忘掉的,走吧!」說罷,她一把拉過季月曦的手,不等對方反應,就直直往操場的方向跑去。

  唐玟星是自她升高一時認識的同班同學,由於鄰座的關係,使她們一拍即合,馬上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然而高二分班時,雖然兩人分別在三樓跟七樓,但不管班級遠近,感情卻依舊要好。

  想起唐玟星的關照,季月曦實在有太多不足以言表的感謝。畢竟她可是在自己失去容身之所時,第一個趕到身邊陪伴,並暫時提供自家房子住的人。要是換作其他人,哪會對她這麼好?

  絕對是上輩子燒了好香,如今才能交上一個好友。季月曦不禁感嘆,一絲暖意油然而生,直搗心窩。

  正當兩位少女一路在走廊上小跑,最終抵達室外的排球場時,球場上早已聚集一堆學生,放眼望去每個人都在享受社團活動的青春時光。

  須臾之間,一名身高約175公分的男子最先發現,開始朝兩人揮手。

  「玟星,這裡!」男孩喊道,並準備遞給對方一塊記分板跟小冊子。「怎麼了?今天特別晚來。」

  「沒辦法。」唐玟星氣面露無奈,「剛剛幫老師送作業,不小心耽誤了。」

  宋楚桓點點頭示意了解,接著看見對方身後的女孩,不禁莞爾一笑,親切道:「月曦,聽說妳今年也加入排球社了,多指教喔!」

  「請多指教,桓學長。」季月曦禮貌地向他頷首,卻覺得現在的處境像在作夢似地。

  因為身為高三生的宋楚桓,既是班級領袖,長相不凡、成績優異,待人處事無懈可擊,所以總是處在人群中央,是全校最顯眼的人氣王。而這樣的人,如今是排球社社長,並因為唐玟星的關係和自己認識,就這樣站在身旁,真是想也想不到。

  「排球社過來集合,要點名了!」身為副社長的唐玟星突然吹起胸前的黃色口哨,並朝球場上的人揚聲喊道。

  社員聞言,逐一停下手邊的動作,漸漸往中間靠攏。

  季月曦凝視一旁的男孩,他正專注檢查運動器材是否有疏漏。

  嗯……怎麼說果然都太不真實了,畢竟他們沒有任何交集,高一時也是不同社團。

  想起當時的自己還待在「創作社」,幾乎很少會與室外活動的社團接觸,但因為唐玟星和宋楚桓是青梅竹馬,自己又與唐玟星熟識,她才能這樣認識這位「校園偶像」。

  優秀又完美……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季月曦忍不住看得忘我,卻碰巧對上眼,她嚇了一跳,對方則回以微笑。

  「怎麼了?」

  「沒、沒有!」她搖搖頭,有點心虛。

  「妳最近還好嗎?她家住的還習慣?」宋楚桓其實也知道季月曦暫住唐玟星家的處境,柔聲關心著。

  「嗯,玟星的家人都對我很好,住在那邊很放心,不過……」她頓了頓,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

  嗯……反正玟星也知道我搬家了,索性也跟學長說一聲吧?

  「其實這兩天我搬家了。」

  「妳搬出去了?為什麼?」宋楚桓訝異道,手邊的動作突然慢下來。

  「我想說……自己怎麼樣都是個外人,也不好一直打擾人家,就去外面找房子。」

  「這樣啊,那妳後來搬去哪?自己住嗎?」

  「不、不是,是跟一個房東租的,雖然位置離學校有些遠,但環境還不錯,也、也算滿順利的!」

  怎麼說呢?對於現在正跟一位陌生男人同居,她實在是難以啟齒,也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啊!

  「那……」他低頭瞧了瞧季月曦,只見對方面露緊張,手指不安地把玩,似乎不宜再問。「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不要客氣儘管說。」

  「好、好的,謝謝學長!」

  「不客氣。」

  說時遲那時快,點完名的唐玟星忽然拋出一顆球,被宋楚桓接個正著。

  「小曦。」她笑瞇瞇地掠過男孩,逕自道:「既然妳搬新家了,我們可以去看……」

  「不行!」話未落,季月曦狠狠打斷,只見眾人一陣愕然,她才驚覺自己將話說得太快,「不、不是,我還沒整理好行李,房間還很、很亂,所以可能……」

  「沒事。」宋楚桓摸摸她的頭,幫忙圓場,「妳慢慢來,不要太在意她說什麼,還有現在是社團時間,我們該打球了。」說罷,他將手上的球塞給唐玟星,開始朝球場跑去。

  「啊、嗯……」季月曦準備動身,卻看到一旁的女孩止步不動,「玟星?」

  「來了。」回過神,唐玟星笑了笑,隨他們而去。

  就在三人一邊練習傳接球,不時有著談話時,橘紅色的夕陽漸漸向西方落下,最後鐘聲打響,社團時間隨著晚霞到了尾聲。

  季月曦與唐玟星等人在校門口道別後,便往反方向而去,剩下的兩人則在回家途中小聊起來。

  「桓,有沒有覺得小曦最近怪怪的?」唐玟星嚴肅地看著自己面前的柏油路,若有所思。

  「有一點,剛才社團課的時候特別容易發呆,是因為她奶奶過世的事情嗎?」關於季月曦奶奶已逝的消息,宋楚桓也有所耳聞。

  「一定是!她從喪禮那天回來後,就常常心不在焉的,現在情況更加惡化了,我今天還聽到她在喃喃自語,說什麼打擾誰,好奇怪啊!」

  「別想太多,說不定她只是累了。妳啊,有時候過度煩惱只會造成反效果,而且問得太多了,下午那樣對人家很失禮的。」他糾正,不禁替唐玟星的口直心快感到無奈。

  「我就是擔心嘛!如果是平常的小曦才不會用這種口氣,一定是她還沒釋懷雲瑤奶奶過世的事情!」
唐玟星不服氣地反駁,「好歹也稍微依賴一下我這個朋友,這種時候還自己撐著,太逞強了。」

  「妳還真喜歡她。」

  「沒辦法,誰叫小曦這麼可愛,能跟我這麼要好的也只有她了。」倏地,唐玟星仰天嘆息,望著橘紅色的天空,太陽已不再耀眼,一絲鬱悶和焦躁也堵在心中,揮之不去。

  「不過,總是無話不談的妳們居然會有這種情況,實在有點奇怪。難不成在『事情』發生前,她奶奶有說什麼嗎?」

  「這我也不清楚……啊!雲瑤奶奶曾經跟我說過,她是在育幼院找回小曦的。那時候不知道怎麼了,她哭的超傷心的,回家後也是這樣,甚至食不下嚥,好像過了一個多月才漸漸好轉。」

  「這麼說來,現在會這麼逞強,應該跟待在育幼院的時候有關?」宋楚桓思索道,不禁猜測起來。

  「可能是吧?不過她什麼時候才肯對我說實話,連找到新家也不願意帶我去看,好受傷啊!」

  「冷靜點。我覺得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陪著她,等她自己願意開口。」

  「嗯……」唐玟星苦思半晌,最後只好不情願地點頭妥協。

  雖然很著急,但似乎也只能接受宋楚桓的提議,暫時觀望一陣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