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4回-Vengeance 忠臣與逆賊

K.I | 2021-06-20 13:25:01 | 巴幣 6 | 人氣 78

連載中.《尋找新樂園》
資料夾簡介
你從哪來?要往哪去?為了什麼而去?

  蔚藍蒼穹倒映於無際大海,水天一色的湛藍美景。

  閣國的翡翠六芒星國旗,在水手們無精打采的國歌齊唱中緩緩升起,隨著汪洋號的揚帆啟航,旗幟也在鹹涼舒爽的海風中輕輕飄舞。

  由弗康親自領導的汪洋號已來到航行第二天,陳木蘭等人都在等待起義反叛的時刻到來。為了這命運轉捩的機會,奴隸們可是受盡屈辱,男奴任士兵戲弄,甚至凌辱,要他們脫褲子跳舞,不為別的,單純僅因「他們是奴隸」,平時官場有怒沒法宣洩,就朝他們身上發洩罷了;女奴亦是,那幫野獸一樣的將士絲毫不管是否年幼,慾望一生,見著順眼的便強捉到艙房侵犯,有時甚至會酒後發瘋,無端暴打她們。

  眾奴隸委屈與憤怒滿腹已久,敢怒不敢言,南希也同樣忍著恥辱,從沒對外人說出口,可她心裡想的是:「這幫賤人也只能再囂張沒幾天了……」

  前幾日,弗康本人只少少出現在奴隸面前幾次,反而是他的寶貝兒子弗近,時不時就出來對奴隸辱罵幾句或鞭打幾下,好像深怕沒人察覺他是個毫無才能,靠爹升上來的副官在逞威風一樣。

  眾人也注意到,弗近最近以來身邊一直都有個女人,連先前他自戕的妻子都未曾與他如此親密過……那是鄧莎,先前被他欽點的那名美艷女奴。

  『繆希,我會回來的,等我。』

  這句話,讓南希即使入眠也在腦海縈繞不絕。

  少了巫秦婷,即使將來能脫出煉獄般的閣國,南希也舒坦不起來。她要的不是自己苟且偷生,而是找到一片安定的所在,和大夥一起安心幸福的度日。陳木蘭等人雖也很喜歡巫秦婷,也為她與其他奴隸無法上船感到惋惜,但眼下必須專心一致,等待那計劃中的時機到來。

  只要時機到來,一切的局面就能徹底翻轉,一切的忍耐、苦熬與犧牲,一切的一切,都終將苦盡甘來。


  大船搖搖晃晃的航了幾天,風浪微微,氛圍很是壓抑,不只是將造反的奴隸緊張,弗康本人也是擔憂得頭疼,他並不擔憂這趟出海的目的是否能達成,因為他知道根本沒有新樂園,但他卻非常擔憂此趟回去,究竟又該如何向梁王解釋才是。

  坐在獨立艙房裡的弗康,沉重的對兒子弗近說:「坦白而言,此行我已經不知還能帶給梁王什麼了。初回我帶了異域水果,上回又帶了幾箱褐色香豆,這回不論帶什麼美物,估計都難撫平他的疑心。」

  弗近卻不太曉得的問:「可那青春之泉不就是個故事嗎?梁王難不成真相信那種鬼話,還要我們尋得那兒的泉水給他喝,他就能真的長生不老?」

  弗康扶額:「人有命危時,什麼怪力亂神都會聽信。」可他心裡卻不這麼認為:「這回到底該怎麼辦才是……」

  弗近問:「你沒有勸過他別再讓咱們出海了嗎?如果他擔心咱們造反,拒絕出航不就等於明哲保命了麼?」

  弗康苦惱道:「我曾婉轉的試著進諫過,可他為此感到嚴正震怒,認為我是不願替他找長生不老的仙丹才找藉口推託,險些遭責罰了。」

  弗近大嘆:「他還可真矛盾!這咱們說守國也不是,說出航也不是,還怎麼做人了?」

  弗康卻喝斥:「不許評論梁王!王的命令就是我們國民、軍士的生存意義,不准質疑或批判王的任何決策,即使是我的唯一嫡子也不准。」


  稍晚,將士們開始喊餓了。

  廚子們卻說都身體不適,腦子暈暈脹脹的,大夥不明白,這船都上了多久了,要暈船也不是現在暈,而且還是三名廚子一起暈。但大夥可不想讓廚子昏著頭做菜,否則把鹽巴加成砂糖,那料理估計倒進海裡餵魚,魚也不願意吃。

  於是士兵們命令懂燒菜的女奴去廚房裡幫忙,此舉正是計畫的第一步──讓廚子倒了,奴隸就能接管飯菜,而奴隸一接管飯菜,接下來什麼都是好辦。

  到晚飯時間,將士們大快朵頤起女奴們煮的菜,有的還抱怨髒東西煮出來的菜也像髒東西。這時,一名年少將士見奴隸中有個小男孩,大約才七歲不到,忽然就招手示意他過來,隨後塞了口飯給他,還拍了拍他的腦袋。

  廚門那的女奴,齊瀏海的溫柔女子,康尹菲,她見到此景後大受感動,急忙快步奔入廚房內,悄悄的拉走女奴領頭陳木蘭到暗處,小聲的問:「木蘭姊姊呀,他們看上去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壞,有些還懂照顧孩子的,我們真的必須趕盡殺絕嗎?」

  陳木蘭應聲將菜刀拍在砧板上,顏色不悅,卻仍小聲的說:「有這種軟弱想法存在,惡人就永遠不會有報應!那幫人迫害咱們的家人,侵犯咱們多少次,怎可能為了他們做點演戲一樣的好事就饒過他們?」但說完,她見康尹菲的表情有些難過,還是退了一步的說:「行唄,到時候再說,不會直接把所有人弄死咧……」

  康尹菲開心的點點頭,她的心靈同外表一樣的柔和──心思細膩而善良踏實的她,可以說是這群奴隸中像母親與姊姊一般的角色,和她講話總會莫名的感到心頭一暖。起了爭端,只要由她來勸架,雙方很快也會為了她和解。

  話雖如此,她成為奴隸的原因,是當年她為了保護年幼的妹妹不被一名酒醉的中年富商侵犯,失手殺死了那名富商,審判官念在她罪刑情有可原,才沒處以死罪,而改判為終身奴隸的。

  南希一樣坐在窗邊,她瞧見士兵們大啖著的烤魚,突然心頭一沉。康尹菲忙碌之餘瞥見她孤單一人,便放下手邊工作,靠過去問:「繆希呀。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了嗎?」

  南希發現是她,心裡總有種雪中送炭的感覺:「我看著那烤魚,想起我爹被弗康殺害的那天,我原本還撒著嬌要他買烤魚給我吃,娘卻說上了船就有吃不完的魚,結果我們從來都沒上到船,也沒能吃到那些魚。」

  康尹菲聽了,頓時眼眶又濕了,非常為她難過:「妳一直是我最心疼的孩子,辛苦妳了,有天我們終會一起走過的……」


  用餐過後,士兵們開始不適,還以為是被廚子傳染疾病了,一個接著一個的昏厥過去。陳木蘭見況後,立即在甲板上打響暗號,示意奴隸開始行動。

  除了忙於撰寫公文的弗康本人與其護衛外,其餘將士都被奴隸們悄悄綁縛了起來。雖然弗康先前的確有料想到奴隸們會心存叛意,但他沒料到的,是奴隸們真的實行了,而且實行得非常徹底。

  此時,陳木蘭帶朱周智、南希與其餘幾名男壯丁到將軍艙房,一腳踹開房門,累得昏沉的弗康才醒覺大勢不妙。

  還沒來得及出聲,朱周智便將搜刮來的火銃壓在弗康腦門上:「王八羔子,被人拿火銃指著的滋味如何?嗯?喜歡嗎?喜歡嗎?狗東西,我問你喜歡嗎?」

  其他人隨即將驚而失語的弗康綑綁,一路直押上甲板。


  方圓百里的迷茫大海中,月光照耀下,唯一航行的汪洋號成了無邊無際的舞台上,唯一的獨角。

  弗康皺緊眉頭,被押上來的路不停的遭奴隸踹打唾棄。直到發現他兒子弗近也被綁住,立即大喊出:「兒!」但馬上被朱周智用槍桿子打飛了牙齒,隨後踹進眾人的包圍之中。

  弗近慌的很,他怎樣都沒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狀況,身體顫慄的比搖晃的船身還厲害。他抖著唇說:「你們……你們在幹什麼!這是滔天的死罪,你們怎敢做出這種事來?」

  一名男童率先踹了他一腳,憤怒地喊:「混帳!是你把我爹我娘害死的吧?還我爹娘、還我爹娘!」他每罵一聲便踹一腳,即使力氣不算太大,也踢得弗近哭號連連。

  弗康想站起,馬上被另一壯丁踹彎了膝蓋,正好跪在南希面前。可他還未發覺,只疼得低頭的高呼:「叛亂乃以酷刑誅滅全族的極重大罪……你們還想回閣國麼?連活著的權利都不想保了麼!」

  南希更向前一步:「不想。」直直佇立,姿態高傲的站到他面前。

  這時,弗康才抬起頭,驚覺面前這名混血少女面貌略為熟悉。

  南希嗓音也顫抖了起來:「弗康,你作為服侍代代王室的老臣,作為一名為虎作倀的貴族,你真的明白過奴隸的生活麼?」南希那對海藍的雙瞳瞪著弗康。連她自己都沒想過,她的心牢裡一直被壓抑著的野獸,如今終於喚醒,怒火頓發,狂暴難平:「你認得我麼?我叫南繆希,父親是南瑪,就是那被你以火銃親手殺死的西洋外交官。現在回答我,你還認得我麼?嗯?回答我……我叫你回答我!你還認得我麼──!」

  弗康低頭不語,一旁的弗近發現人群裡有他鍾愛的鄧莎,想起前幾日自己可是把鄧莎帶出奴隸群,當作妻妾一般寵愛對待的,便趕緊對她求情:「莎莎,妳幫幫我呀!我一直對妳很好不是麼?快讓他們放了我和我爹呀……」

  眾人看向鄧莎,不約而同的有些笑意。鄧莎則優雅的轉過身,貼近弗近的臉龐,她身上散發出的迷人芬芳,此刻,忽然令他感覺窒息:「你還記得五年前,你親自下令逮捕一名叫做『鄧賓』的六歲男童麼?他什麼也沒做,卻因為和政治犯的孩子玩耍過,竟然被作為同謀處分,被判予牢獄之刑,後來在牢中染了重病,好不容易被釋放出來,卻病死了……你可知道,那是我的弟弟嗎?那是我世上唯一的親人!我摯愛的弟弟!」

  弗近更慌的不得了,他連忙否認:「我不曉得呀!這都是王室政策,我只是奉命行事……」

  鄧莎聽了是更怒:「我曾在弗家大宅前跪了三天三夜,求你免我無辜的弟弟一罪,但你是怎麼回應我的?你只派個打雜的傭人出來,說你不想和任何賤奴談話!而你現在居然還有臉要我給你活命的機會?」
  弗近又想哭求:「我當時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是我不懂事,嗚……誰會曉得……」但話還沒說完,鄧莎便舉起火銃,一發轟擊,正面爆裂開弗近的腦袋。

  弗康見親生獨子被殺,心痛又絕望。這時朱周智更上前一步,扯著嗓子,表情怒得扭曲的說:「感覺很苦麼?我們這船上所有人都體驗過啦!操你媽,都是你效忠的王室,還有你的愚忠招致的。昏君說什麼你都接受,你這種無知又無良的雜碎根本不配當人,不過是一條下賤的走狗!」

  同時,弗康往船邊航過的海路看去,才發現其他被綁縛的士兵,已經被奴隸們一群接著一群的踢下海去了。

  弗康低聲震嗓的怒道:「你們不可能逃脫成功……我咒你們這些叛亂賤徒不得好死,世世代代不得善終!」朱周智怒得揪起他,扇他一大嘴巴,隨後又啐了一大口在他臉上。弗康仍道:「我弗康作為皇家高將,世世代代忠心於王室,奉獻一生心力,只為君國壯盛,今日……怎會落得如此落魄下場?」

  南希沒忍住,往弗康側腦就是一腳踹來:「賤人!你的愚忠和驕傲傷害了多少人,你還不明白嗎?只尊崇那下賤的君王,卻把我們人民當畜牲作賤,你真的不曉得嗎?」

  一旁鄧莎不語,裝完彈藥,什麼也沒多說便把火銃丟給了南希。

  弗康用上最後的怒氣仰天高喊:「上帝啊、神佛啊!若祢們神靈真在,便讓這幫反賊永世不得安寧,最終全數屍骨無……呃!」和他兒子一樣,話還沒說完,腦漿便飛出了頭殼。

  與當年,他對南瑪做的一模一樣。

  至此,整艘船上的王室將士已寥寥無幾,不是被殺,便是被綁著手腳扔下海,除了康尹菲請求留活口的幾名特例,剩下的全是曾被認為完全不敢有作為,被當作「垃圾」一樣的奴隸。

  陳木蘭轉身對眾奴隸喊道:「咱們成功啦!這船是咱們的啦,現在開始咱們不再是奴隸,自己是自己的主人啦!」

  全船上下一片歡聲雷動,蒼蒼海洋上唯一的鼓譟。

  血腥的喜慶中,南希抬頭仰望著夜空上的弦月,喃喃自語了句:「我為你討回來了,我也為妳討回來了……」

  好一會過去,眾人才從宣洩完長期憤怒的舒暢,慢慢轉為對前途的迷茫。坦承而言,他們不知自己該往何處而去,雖說留了個水手活口,可他也就是聽弗康指示掌舵,大夥沒幾個人懂航行方向,自然陷入了慌張。陳木蘭帶頭把那少數的水手丟上甲板,語氣仍像大媽一般浮誇的喊:「還有弗康的手下活著咧!」大夥眼皮一睜,馬上跑來圍住他,各個虎視眈眈,隨時要撲上去馬他們給吃了一樣。

  這時,鄧莎抽出一把長刀,壓在那名水手的脖子上,說:「你有兩條路。一,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們哪裡是安全的地方,幫助我們靠岸定居,那以後我們還能和平快樂的相處;另一條是你企圖隱瞞我們,那我會把你打得半殘不死,滿地找牙,再把你的指甲一根、一根、接著一根的拔掉,割開你的頭皮,撬開頭骨,把指甲和牙齒放入腦漿裡,輕輕攪拌,用湯匙撈出一杓送入你的嘴裡,逼你細細品嘗,慢慢咀嚼,直到我說可以,你才能吞下去。」隨後一把扯出塞他嘴裡的布,他咳的吐了滿地口水。

  水手驚喘了好一會才回答:「不是……你們要靠岸也得告訴我要靠哪個岸……小的也是第二次出航,不熟海路呀……」說完,鄧莎獲得陳木蘭一個眼神,馬上就要對他動刀,水手才急忙改口:「好、好!我大概知道怎麼航!往北北西繼續航,能到一個滿是鮮豔水果的地方!」

  一旁男童聽到鮮豔水果,想起父母曾告訴自己的故事,高興得跳起身子:「那兒就是青春之泉嗎?我聽說那裏的食物全漂亮的像花一樣,水喝起來都像蜜糖呢!」

  水手不知該如何回應,只求保命便說:「那不是青春之泉,但不比那差。相信我,我若騙你們再把我丟下去得了,只是距離有點遠,沒一個半月估計到不了,而且我只知道那島上有住人,但不清楚住著什麼民族。我說的都是真心大實話,拜託別殺掉我啊……」

  鄧莎見他所言不假,才稍微放鬆:「如果你戲弄我們,你不會死,但你會希望你可以死。」


  好幾天過去了,起義成功的興奮被光陰給大大的消磨殆盡,快要一個月,南希從船艙窗外望出海洋的眼神,從懷抱希望,再次變得空洞迷惘。

  從她爹在她面前死去那一刻,她便喪失了「歸屬」一詞的定義。

  話說這一日清晨,眾人仍熟睡時,康尹菲便從船面上一路喊至艙房裡:「大家!快來甲板上看看,景色好美呀──」睡得迷糊的眾人隨即出來。

  剛登上甲板,大夥目光幾乎都呆住了──海鳥從頭頂飛過,飛向黯灰夜幕落下的地平線,那破曉而出的曙光,正好照耀著那翠綠美麗的島嶼。

  前方,正是他們期待已久的陸地。

  長著黑眼圈的水手高喊:「靠岸啦、我們要靠岸啦!我們抵達閣國以外的土地啦!」

  花了好大時間將船停下,眾人躁動般的紛紛下船。一踏上陸地,不論男女老少都像找到新樂園一樣欣喜若狂。

  南希從房裡見到船已靠岸,起身就要出發,卻意外撞落桌上一個檜木小盒,盒裡弗康親手寫下的文書掉出來,那都是當晚從弗康房裡搜刮出來的,只是她從來沒有仔細看過內容。

  說來奇怪,此刻南希有種預感,她必須閱讀那些文件,果不其然,才看了短短幾行字,便得知此條航線上有個外號「海妖的魔爪」的大型海盜組織,其名為「亙骨集團」,出沒範圍與要塞散布極廣,到處都有遇上他們的危險。

  看到這,南希急忙衝到路地上,「回來!別上岸、岸上很危險!」她完全沒時間為登陸欣喜,只想趕緊把大家叫回船上。

  卻說此時,已有男奴隸尖聲高呼:「哇啊啊──有像盜賊一樣的人馬朝咱們持刀逼近啦!」

  陳木蘭急喊:「回到船上,快咧!這島上都是海賊,趕快撤回江洋號上嘍!」才要回頭,巨聲即響。恍惚間,巨若隕石的砲彈接二連三地將靠岸的江洋號給轟炸,船桅頓時粉碎。

  眾人在樂極生悲的恐懼與尖叫中連連回頭──泡油麻繩、鋸齒割刀、長火繩槍,手持凶器的海賊們已經到來,各個凶神惡煞,蓄著大鬍,臉上不是麻子就是刀疤。

  帶頭的人尖銳的聲音喊了句話,那是外邦語言,奴隸們沒能聽得懂他說什麼,只知道下一刻他們就全被脅持住,被命令帶往島內深處。

創作回應

yona
水手還真的是不懷好意呀
2021-06-25 12:36: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