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翡翠與琉璃

商筱靈 | 2021-06-20 13:15:09 | 巴幣 180 | 人氣 168

馬勒賽安大陸各式番外
資料夾簡介
同一個世界觀的各種短篇,就放在這裡囉~~

  人煙罕至的邊境山脈,壯闊的山巒層層環繞,那是龍巢所在的地方,龍種所安居的場所,在穹頂上觀察著子民們的鬧動,是蒼龍王最習慣的日常,而如今,明明處在同樣的天空,她卻看不到那最孰悉的景色。

  烽煙燒灼在那片曾經群龍共舞的蒼穹,死肅的氣氛取代生機蓬勃的咆嚎,滿目瘡痍的疆土與殘破不堪的山河,印入她的眼中,她飛過那片養育幼仔的山脈,焚煙與灰燼探向天空,冉冉的搖晃,在培育孩子的學院上方盤旋,那個當年她親手建立的學堂,已經被破壞成廢墟,而她也知道,倒塌的建築下方沒有任何的活口。

  她知道開啟最終防護的代價,那是歷代王脈之靈為守護龍種不被他人玷汙,而埋藏在靈殿下的心意。

  龍土崩落的開啟條件,便是龍種全體與英靈先烈的共鳴,以全體龍族的毀滅作為代價,永久的閉鎖整片龍族疆域,無差別的殲滅處在龍巢的一切生靈,再進一步引發在山毀路沉,將整座龍巢徹底毀滅,達到與入侵者同歸於盡的最終手段。

  那是龍種全族,都不堪遭受汙辱時,才有辦法發動的術式。

  當這個術式發動之後,沒有任何的生物能再進入這片土地,也沒有任何的龍種能迴避湮滅的結局。

  此刻,她還能活著,並重新能踏上這片土地,是因為她還未盡到她的義務。

  看清自己錯誤的義務。

  把握列祖列宗留與她的最後時間,她加快飛翔的速度,向著疆土的核心地帶飛去。

  年輕的龍王,降落在龍巢最中心,那是皇都所在的位置,飛舞的翠綠墜落在破敗的廣場,昔年繁華喧囂的地方,再也不見往日榮景,那湧著噴泉的水池,現在只剩髒汙的紅血,與破碎的地磚,龍族戰士的殘骸,赤翼兵將的屍體,七零八落的橫躺在地上,慘烈的風景,昭告著不久前,在此地發生的戰事。

  龍化做一名金髮的女子,化做人形的她,頭上仍頂著那對龍角,右邊那隻閃耀如常,左側那隻則從中間斷裂,留下猙獰的裂口,她金黃的雙眼黯淡無光,在她冷漠的臉上,更掛著說不出的疲倦,顯然是累極了。

  走過坐落在王宮前的廣場,來到王宮之前,那個每次都站的挺拔的孩子,現在滿身污血的靠在破毀的宮門旁邊,在他旁邊撲滿了許多的屍體,那屍堆之中,有三個穿戴著赤翼士官的服飾。

  即使他的目光早已失去了光彩,手中仍緊握著斷裂的長劍,龍王在他面前停頓了好久,才緩慢地走進破毀的大門。

  『翡翠陛下,歡迎回來。』

  隱約聽到身後有聲音傳來,翡翠加快腳步,踏入宮殿內部。

  不是的,只是幻聽而已。

  他已經死了。

  快步地跑入王宮,裡面有著跟外部同等的狼藉,那發黑的暗紅色,汙染了她最喜歡的金色,屍體堆滿了平日都保持著潔淨的走道,乾涸的血液潑灑的到處都是,血戰的痕跡,甚至噴濺到了高聳的天花板上。

  倒落的雙方,都有她認識的面孔,在他們最後的表情注視下,翡翠穿過毀壞的走廊,來到一處庭院,那顆母親栽種的杏娟樹,從中間斷裂成兩截,頹喪地垂在地上,那漆黑的焦痕,顯示著焚燒過後的痕跡。

  跨過火焚後的殘灰,翡翠邁入王廟的入口,平日警界嚴格,擺設整齊,連自己都不能擅自出入的王廟,現在多了許多不速之客,那些精緻的雕欄裝飾,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戰火摧殘,而顯得凌亂不堪,而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們,現在也只剩下屍體還失禮的躺在地上。

  赤翼士兵的屍體都集中在入口的大堂處,在他們殘破的屍身上都有著致命的刀痕,那些傷口,是因為劈砍與刺擊而留下的痕跡,而屍堆的盡頭處,是一條向著廟宇內部延伸的血痕,看著那驚人的出血量,就能想像那人傷口的嚴重程度。

  沿著血跡走入王廟的最深處,血跡的盡頭,是一個穿著青色甲冑的藍髮女子,她靠在一位身著文服的白髮女子身邊,並緊緊地握著她的手,平靜的閉著雙眼,而她最珍惜的佩刀,就插旁邊的地上。

  教導她武藝的曜青,和經常為國政忙碌的白浮,就像是翡翠另一對父母,白浮與曜青關係一向不好,兩人的意見經常是完全相反,但也就是這樣的他們,在前王與王后先後過世之際,一直指引著翡翠的前行的道路,讓她在那場激烈的內戰中坐穩王位。

  翡翠明白,是她們一同在此開啟了龍土崩落,讓龍種的子民,至少能有尊嚴的滅亡。

  離開王廟,翡翠向著王座的方向前行。

  『王,與人類接觸的事情,我非常擔憂,我覺得蘿婭與瑟緹,並不是您敘述的那般單純,雖然我們急須外援,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建議您與那兩名人類保持距離。』

  『翡翠陛下,我懷疑這次與黑王的作戰有問題,就算是盟約,也不該由您親自出戰,退一萬步說,狼潮的事情,也是人類自己該想辦法,您是否太信任赤翼了?』

  曾經勸諫的聲音,迴盪在翡翠的耳邊,她跑得更快,金黃的背影急衝出祭祀先祖的王廟,在破毀的殿堂上一路飛奔,最終停在王殿的門口。

  在那堆積的屍體中,還有一位她未曾見到的面孔。

  通往殿堂的大門敞開,翡翠雜亂的腳步聲,很輕易地就闖了進去,鋪在地上的紅毯因戰鬥而破敗不堪,豎在兩旁的梁柱,也布滿破碎的戰痕。

  穿過滿地遺留的兵器,越過橫躺在四處的屍首與殘肢,來到王座的階梯前,一個身穿銀白戎裝的女子,拄著長槍,跪倒在完好無缺的王座前,低垂的雙眼還未閉上,卻已經沒有任何的生命的氣息。

  弦歌,那是一直伴隨在她左右的銀白色。

  「我不相信。」抱緊弦歌的屍體,翡翠輕聲的呢喃著,短短數天的時間,她經歷了太多變化,讓她理不清究竟何為真實,淚水滾滾而下,抱著早已冰冷的弦歌,她想咆嘯,嘴中卻只殘留哀傷的碎語:「我不……相信……」

  蘿婭,瑟緹,那歡快的笑容,那紓心的對談,編織成美好與笑聲共演的時光,為了那份友宜與盟約,為那曾以為是共同願景的誓約,她殲滅了狼潮,甚至被黑王折斷了自豪的角,但蘿婭給她的回應,卻是透體的劍刃。

  直到現在,她仍不肯相信,那場以蘿婭與瑟緹為首的那場圍攻,會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曾經一同度過的過往與回憶浮現在腦海,胸口被長劍穿透的感覺,卻仍隱隱作痛,與她們一同度過的時光歷歷在目,而真正刻寫在眼前的,則是死亡的同胞與被戰火吞噬的疆土。

  『我只希望您與琉璃,都能夠平安,那就夠了。』

  記憶中的聲音,提醒了她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翡翠恍有所覺,再次奔馳了起來。

  琉璃,那是她為自己創造的生命,所訂下的名字。

  龍種已經徹底滅亡了,祖先留予她的時間,也將走到結果,翡翠的性命,很快也將徹底消散,在這生命最後的盡頭,她要去見見還未出世的琉璃。

  翡翠飛出王宮,來到距離王宮不遠處的湖畔,她走入碧綠的湖中,游向湖底的最深處。

  那是一處結晶洞穴,碧綠的水晶散著晶瑩的光芒,這處龍晶礦脈,是她與母親的祕密基地,自從母親過世之後,知道這裡存在的,也就只有她而已。

  翡翠邁著蹣跚步伐,進入她設下的結界內部,跨過重重的防禦,她來到水晶洞的最深處,在她眼前的,是與她身高相仿的龍蛋,它被擺放在水晶環繞的廣場上,散發著晶瑩的綠光,就像是被這洞穴寵愛的綠寶石。

  她便是琉璃,她那還未誕生在這世界上的孩子。

  龍土崩落的作用下,龍種的肉體不可避免的,將會面臨完全的衰亡,無論是身為王脈的她,還是仍在龍卵中等待孵化的幼崽,都會邁向死亡,但是琉璃不一樣,她是翡翠試圖呼喚父母亡靈時,意外誕生的產物,雖然擁有屬於龍的靈魂與魔力,卻沒有肉體,只是個依附在龍蛋上的殘缺體,所以,琉璃並不受龍土崩落的引響。

  琉璃是用她靈魂分割創造出的產物,因為天生靈魂不全,所以在誕生的初期,就一直處在深度的沉眠,翡翠將她放在這處出產龍晶的洞穴,希望藉由自己的魔力與洞穴的力量,將她孕育成一個新的生命,但琉璃靈魂的殘缺一直難以填補,這孩子始終無法造訪這個世界。

  翡翠曾經想向蘿婭與瑟緹要取她們的靈魂碎片,在琉璃混雜入她們的靈魂,用來填補這份空缺,讓琉璃成為她們三人的孩子。

  但,那已經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了。

  永遠,都不可能實現了。

  「琉璃……」

  翡翠靠在龍蛋的旁邊,輕柔的撫摸著她未出世的孩子,呼喚著琉璃的名字。

  龍種不能就這樣滅亡。

  一個念頭從她心底竄過,翡翠收拾起淚水,她將手按在龍蛋的殼上,龍角開始發揮起耀眼的光輝,殘落在龍巢各處的靈魂,開始向著湖畔疾馳,來到翡翠與琉璃的身邊,在龍王的號令下,源源不斷的灌入孕育琉璃的卵中,開始填補琉璃靈魂的空缺。

  她要讓琉璃與龍群合而為一,琉璃即是龍群,龍群即是琉璃,龍種將在名為琉璃的名號下,繼續綿延不斷。

  她無法挽救子民們的性命,但至少,要將他們的靈魂,送往龍種新的未來,繼續延續龍族的生息。

  龍蛋融入大量龍魂,開始散發出晶瑩的光芒,這是龍蛋開始孵化的前兆,確保琉璃能安然出世之後,翡翠輕輕地笑了,她將額頭靠在螢光龍蛋上,溫柔的囑咐自己的孩子:「琉璃,聽媽媽說喔。」

  「這是我們龍種能留給妳的最後遺產,要用這份力量保護好自己。」

  好多,還有好多的話想說。

  「獨自一人也沒有關係,只要妳平安就好。」

  「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隨便的相信其他人,知道嗎?」

  想告訴自己的孩子,讓她避免自己遭受的苦難。

  明明還有好多想說的事情,翡翠卻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的繼續說話。

  『為我報仇。』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為我們死去的子民報仇!』

  怎麼能將這種事情強加在孩子身上呢?怎麼能呢?

  大限將至,還有許多想說的話,卻已經說不出口,自己什麼都沒留下,更連經驗交代都做不好,對於即將降世的孩子,甚至連一位朋友或者一個負責照顧她夥伴,都沒辦法留給她。

  翡翠的母親,曾在這個地方教導她許多事情,而現在,即將成為母親的翡翠,卻沒能為自己的孩子,留下值得期許的未來。

  既不是一個合格的王,也不是一位稱職的母親。

  愧疚盈滿在心,卻是無法彌補,只能不斷的道歉。

  「對不起,琉璃,我沒辦法陪妳,我什麼都沒留給妳,原諒我,請妳原諒我……」

  似乎是察覺到她情感的波動,環伺在龍蛋上的光點,從龍蛋的表層溢出,纏繞在翡翠的身邊,似是在安慰哭泣的她,光亮與淚珠混在一起,瑩瑩生輝。

  翡翠曾在夢中,幻想過無數次琉璃的長相,也期待過,自己見證琉璃成長的那段日子,在那虛無的夢中,自己抱著她,確認著她的體溫是否健康,然後牽著她的手,在天光明媚的空中翱翔。

  只可惜,她已經沒有未來,去確認那夢中的幻想是否正確了。

  「琉璃……」彌留之際,翡翠緊握著從龍蛋內部伸出的螢光,一生破碎了無數夢想的龍王,在尚未出世的女兒前,停止了最後一道呼吸:「我的……孩子啊……」

  隨著翡翠的嚥氣,龍土崩落最後的程序,也開始徹底執行,龍巢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那滿地的屍體,開始化作斑斑的光點,消散得無影無蹤,沖天的光柱籠罩整個邊境山脈,引發天地異變,徹底的毀壞了這片土地。

  從此,邊境山脈大地終日隆動不安,地鳴與震動從未有片刻停止,天雷如無止歇的大雨,瘋狂的澆灌著這座山脈,焚燒的火焰,更是晝夜不斷地跳著死亡的舞蹈,在這極端惡劣的天候下,龍巢,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生物禁地。

  曾有一名人類,她穿越了險惡的氣候,進入到龍巢的中心地帶,她雖然見到了那裡風和日麗的景色,卻被一股強硬的排斥力量扔出邊境山脈。

  此後,一名自稱琉璃的女孩,率領著無法被徹底消滅的龍形幽靈們肆虐在馬勒賽安大陸的土地上,而即使成功驅散一批幽靈龍,過不久,就會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女孩,帶著另一批幽靈龍從龍巢再度出發,繼續地造成毀滅性的災害。

  後來,人們稱呼這種災害叫做『龍行軍』。

============

作者的一點話:

  嗯哼,出點番外篇,不然等我寫到這個進度的時候,我靈感早就散了

  大概是這樣吧?

  有空再講講赤翼良心.商落霞的視角,補齊這個段曲折的故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