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森之女-第三章:跟我回去

珀璠 | 2021-06-20 13:00:05 | 巴幣 8 | 人氣 52


在女神的悉心照護下,赫傑爾的傷終於好了大半。而這段日子裡,除了那天女神的情緒失控哭過後,就沒再失控過了。

  「好多了吧。」他們漫步在城堡不遠處的湖邊時,月荷說。

  「是,這些天,辛苦女神了。」

  「不會,反正我是整天沒事做的。」月荷看著他,微笑。

  「女神……」

  「你想永遠留下來嗎?」

  「……是。」

  「為什麼呢?這裡不比城裡,沒有繁花似錦,只有一片雪白而且寒冷。」

  月荷在湖邊坐下,手撥弄著清澈的湖水。

  「我這裡什麼都沒有,你還是回城去吧。」

  「可是這裡有妳。」

  目光驟冷,赫傑爾甚至感覺得到,一道高牆又包圍了女神。

  那一瞬間,兩人都沒有說話,月荷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縱身跳進湖裡。

  她的心,又開始結冰了。

  赫傑爾看著泛起陣陣漣漪的湖面,輕嘆了一聲,然後自己走回城堡。

  他知道,等一下又要下雪了。

  湖水冰冷,但在她身上都是溫的。世界上最冰寒的,是她的心臟。

  所以她能在冰天雪地裡穿著單薄的衣服,赤著腳走在雪地上,而不會受傷。

  他呢?心也如此冰冷嗎?

  不希望,在沉痛的悲傷與憤怒過後,她不希望他的心再次變的冰冷難以接近,與她一樣。

  人類變了,這世界變了。

  她知道,人的心是世界上最容易變化的東西,最不安定的東西。

  可是為什麼,離開已經三年了,她卻還相信他的心是不變的?她到底……在騙誰呢……

  月荷在水底張開眼睛,水裡的天空像澄澈的海藍寶石,那麼潔淨透明沒有一絲絲雜質。

  曾經她認為,愛情是時間最不可能摧毀的東西。最後她才明白,原來萬物都抵不過『消長』兩個字的摧殘。

  多麼可笑。

  鼻頭一酸,平靜的湖面開始出現輕輕的漣漪。她知道,開始下雪了。

  不要……再哭了……

  不只一次說給自己聽了,可是為什麼眼淚卻還是不停往下掉呢?

  什麼都失控了,連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

  多希望,在崩潰大哭的時候,能有一個肩膀安撫她,告訴她一切都過去了。

  寒冬,過去了……

  多麼,希望……

  赫傑爾在下雪前回到皇宮,在他踏入皇宮中沒多久,天空、大地就陰影一片,開始飄下小小的雪花,小雪在頃刻間轉成狂暴的大雪。

  他回房間抓起一件貂毛輕裘披上,就準備從大門口出去。

  但當他一靠近大門,門口兩尊巨大的冰雕武士立刻擋住了他的去路。

  「讓我出去,我要去找森林女神。」

  「沒有許可,任何人都不得出入。」低沉冰冷的聲音從冰雕武士的身體裡發出,響徹整座宮殿。

  赫傑爾又再試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索性賭氣地坐在地上,瞪著冰雕武士。

  「你別出去比較好。」

  一個散發著微光的女孩格格笑著,從階梯上緩緩走下來。

  赫傑爾看著她,似乎是在猜測她是誰。

  「月神殿下。」他趕緊站起來,並對女孩行鞠躬禮。

  「現在出去,你會死的。」

  月神睿智的銀色眼眸看著他,明白了什麼。

  「她需要我。」

  他毫無畏懼地迎向月神的目光,「我必須出去找她。」

  「如果你那麼堅持,」月神微笑,向冰雕武士點點頭,那兩尊武士便退到兩旁,大門打開了,冰冷的狂風夾帶漫天的冰雪灌進屋內,氣溫明顯下降了好幾度。「那就去吧。」

  「謝謝。」

  「朝著月光走。」女神說。

  赫傑爾抓緊貂毛輕裘,踏進冰雪之中,黑暗與寒冷包圍著他,眼前,只有一道蜿蜒的銀色月光。
  
  湖應該就在城堡不遠處,貂毛輕裘供給他溫暖,不至於讓他覺得太冷,但在狂風的阻攔下,他舉步維艱。

他的雙手早已失去知覺,裸露在外的肌膚甚至可以感受到一點點的刺痛。

  他終於在湖邊找到女神。

  月荷蜷縮著躺在雪地上,雙眼浮腫,兩頰上掛滿了淚痕。
  
  因為女神不怕冷,她穿得很單薄,雪花落在她身上,一片一片的消融消失。

  「月荷,妳還好嗎?」這是赫傑爾第一次呼喚她的名字,一剛開始,一種對女神不敬的罪惡感襲遍他的全身,很快的另一種陌生的熟悉感就取代了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似乎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經這麼呼喚過她。

  「你不該來的。」她低垂著臻首,纖瘦的手臂圈著膝蓋。「你不該出來的。」

  「跟我回去。」

  「不要。」城堡裡有某個東西,讓她窒息。

  「妳必須回去!」赫傑爾把她從雪地裡拉起來,見她又要一屁股坐下去,乾脆直接打橫抱起她。「妳好多了。」

  雪停了。

  「什麼?」

  「雪停了,所以跟我回去吧。」

  「放我下來,我自己回去。」

  放她下去?想都別想!一放下去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會在城堡看見她。

  「快點回去,妳有訪客。」

  「訪客?」原本掙扎亂動的她動作倏地停了下來。「等等!你怎麼出來的?」

  冰雕武士呢?

  「一位女神讓我出來的。」

  「是誰?」

  「月神殿下。」

  月荷倒抽了一口氣,臉色大駭。「你怎麼不早說!」

  她一彈指,一陣風將他們托上空中,往城堡方向飛去。

  當他們回到城堡,月神正在大廳等候,一隻銀色的牡鹿在大廳裡嬉戲,追逐著一顆銀色小球。

  月荷示意他先回到寢室,她自己則沿著台階,坐上王座。

  「阿爾提密絲。」

  「月荷殿下。」月神對她行禮,牡鹿停止追逐嬉戲,亦對她行禮。

  雖然月神是宙斯備受宙斯寵愛的女兒之一,但論起輩分,月荷是天空馬拉納斯與大地蓋亞所生,泰坦神族的女神,克羅納斯的胞姊。

  月荷對她微笑,用魔法變出一張軟椅讓她坐。

  「發生甚麼事了嗎?」

  「克羅納斯的力量正在增強,昨日召開冬季大會時,黑帝斯說最近經常聽到塔爾塔洛斯傳來不尋常的聲響。經過一連串的討論,眾神認為讓克羅納斯的力量增強的原因在於共鳴。」

  「共鳴?這與我又有甚麼關係?」

  「您與克羅納斯是同源親族的姊弟,不論身處何地,兩人身上都會有一定的咒力存在。大多數的眾神認為,您的失戀之痛與克羅納斯的情緒引發了共鳴,才讓他的力量增強。」

  不滿、怨恨、忌妒、孤獨、悲傷……失戀的情緒,總有幾個是和克羅納斯一樣強烈的。

  她震驚,隨之而來的還有害怕。

  宙斯絕不會允許將克羅納斯釋放出來的。
  
  「我該怎麼做?」
  
  阿爾提密絲眼神鎮定,眉角彎彎的笑著,似乎早已有了辦法。

  「能幫妳的,就只有在妳城堡內養傷的騎士。我已經將人類王城裡有關他的記憶抹除,但……有關那位騎士的身世,似乎沒有這麼簡單。」

  「妳要我下山?不,不可能,如果我不在這座山上,這座山會瓦解的!」

  阿爾提密絲斯安撫她。「沒關係,宙斯正好讓我休假,在妳回來之前我都會在這座山上。」

  「好,我甚麼時候該走?」

  阿爾提密絲看著她,說:「等妳準備好的時候。」

  「城堡三樓有許多空房間,妳自己去挑一間住下吧。」

  說完,月荷轉身走進簾幕後的通道,那短短的通道上只有一個房間。

  她的房間。

  她進到房間裡,換上便利的褲裝,將權杖幻化成一支髮簪插在頭髮上,隨便披了件披風就準備出門。

  因為魔法,只要權杖在她手上,她就能隨心所欲。

  「月荷殿下,」在她要去叫赫傑爾的時候,阿爾提密絲叫住了她,並將一個沉甸甸的袋子放到她手上。「在人界請少用魔法,而且,您的外觀需要稍作調整。」

  畢竟,正常的人類不會發光啊。

  「謝謝。」

  跟月神道別過後,月荷來到赫傑爾的房門前,輕敲了幾下門扉之後,門便自動敞開。

  赫傑爾正望著窗外呆坐著,絲毫沒發現有人進來。

  「赫傑爾騎士。」

  他嚇的立刻回神,從椅子上跳起來。

  「哦,呃……月荷。」他說,等發現自己失言,又趕緊補上一句。「月荷殿下。」

  「月神要我們下山一趟。」

  他抓抓頭髮,顯得不知所措。

  「啊……下山?」

  可是森林女神一旦下山,整座山就會……瓦解……

  「沒關係,月神說她會留在這座山上,確保這座山不會垮掉。」

  「哦,好吧。」

  赫傑爾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拿起放在床邊的行李帶往身後一揹,戴上帽子就準備完成。

  「我好了,出發吧!」

創作回應

藍飛璃
我、喜、歡、這、部、作、品。

大概我夠黑暗~~

這種虐心之作~~小菜一碟~~(啊~被端走了~((X
2021-06-20 14:56: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