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42章 檔案室

知閒言炎 | 2021-06-20 08:00:02 | 巴幣 10 | 人氣 121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小治帶著小玲,兩人頂著蒼勁的東北風,循溼地小徑回到鴨場。小玲大略算了一下,裡頭成鴨僅20來隻,足見事業正處於起步階段。再遠眺兩岸河畔,草黃色的蘆葦隨風搖曳,還有數隻白色水鳥蹴足其中。

小治指著眼前的河面介紹:「當地人叫它"擺接溪",就是後來的大漢溪。如果我記得沒錯,對岸就是新莊,以前走”64”(快速道路)經過這裡,都能看見IKEA在那裡!」

小玲望向北岸,感慨: 「這裡讓我想起馬場町的兵營,那時我們的日子過得還挺愜意。」一陣感慨完後,小玲話鋒一轉,坦承她是從老瓦那裡得知他們來到江仔嘴投靠蔡家的情報!獲悉此事後,她曾幾度思索,為何老瓦能準確掌握小治他們的動向?

小玲進一步推論:「一定有人在向大腳怪傳遞情報!雖然沒有證據,但我懷疑蔡家兄弟並不單純!」她還叮囑小治務必堤防著點。

稍晚,小玲向查理請教了1946上半年,有關東北亞地區會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

於是查理把今年會發生的幾件大事,如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成立、蘇軍撤出東北、四平街會戰、國際聯盟解散等等悉數列出;只見小玲掏出預先備好的筆和筆記本,詳實紀錄。

傍晚,三人回到隊部後,小玲隨即讓老瓦召了過去!

老瓦的辦公室藏在檔案室裡,是用層板架隔出的一塊小桌區。他為人低調,不愛大排場;有別於楊主任那樣,又是大辦公桌和全套沙發椅,他的小桌區只簡單的擺了張桌子、一盞檯燈、兩張椅子,能供他辦公、會客就行。

「車上的電台,你們取走了吧?」沒等小玲回話,老瓦又接著說:「雖然是你們的東西,愛咋咋地,但那玩意現在是軍統的證物,你們取走前,好歹也跟我知會一聲,是吧。」

得知搬走無線電一事曝光後,小玲不但語塞了半晌,還緊張得手足無措!但老瓦似乎沒打算追究,而是話鋒一轉,再問:「那天我問妳的事,現在能否答覆?」

三天前,老瓦曾把小玲單獨召來檔案室,要她列舉1946年上半年會發生的大事。

這些日子以來,老瓦費了不少心思在研究大輪車與它的車載武器;發現其做工不但精細,設計也很講究,從迷彩塗料到焊接技術,與美、英、德的工藝水平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回頭再仔細研究他們的槍械和各式各樣古怪裝備。單從槍枝零部件可相互通用這點就能看出,絕非粗製濫造的土槍、土炮;而是一整套有系統、工業化、標準製程的制式裝備!

經過考察,老瓦對未來人一說開始有些半信半疑!雖說荒誕無稽,但在既無法證實又無法證偽的情況下,他想到做一次實驗,也就是三天前對小玲的大哉問。他是想,倘若預言全都應驗,就能進一步證實他們來自未來這事是真的!

但小玲的歷史知識有限,面對老瓦突如其來的提問,一時半刻也答不上來;於是她提出要求,給她一次外出的機會,去找歷史百科"查理大哥"請教,這才從老瓦那裡獲悉小治一行人的下落。

小玲從口袋掏出筆記本,正要翻閱時,她察覺到檔案室裡頭有些不對勁!於是問:「邢科長,這房裡是不是還有其他人?」

老瓦有些驚訝,但仍故做鎮定。「出來吧,反正都自己人。」話音剛落,蔡金富從小桌區後方的儲藏室裡走了出來!這時小玲心中關於誰是臥底的疑惑,瞬間解開,果然蔡家兄弟與大腳怪之間有干係!

由於金富的記憶力極佳,耳聞則誦,過目不忘。原本老瓦是想安排他躲在儲藏室裡,一同旁聽小玲帶回來的預言;不料,竟讓敏感度更強的她給發現!

「既然你們都認識,我就不介紹了。」老瓦撓了撓後腦,同時抱怨:「小鬼子蓋得樓兒,隔音也忒差!」但金富露餡的原因並非隔音差,而是小玲聞到一股既熟悉但又不屬於檔案室該有的氣味!

隨後,老瓦心虛之餘,便和小玲娓娓道來,當年是如何與金富認識的。

1943年夏,老瓦在上海因身份曝光,遭76號逮捕!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蔡金富,他當時是新民報駐上海的記者,同時也是共產黨員;當年就是在金富和上海敵後縱隊的協助下,成功從76號脫逃!

「算一算,我這條命還是讓共產黨救回來的!」老瓦感慨道。

當時雖是國共合作期間,但政治敏感度極高的老瓦明白,他和共產黨員合作一事絕不能讓軍統知道;所以回到後方,只是含糊地交代自己憑藉輕功逃了出來!

但軍統對他的說法也存有疑慮,反而更願意懷疑他是招到76號策反,於是將他雪藏。抗戰結束前,一直把他安在後方擔任文職工作;眼看自己的同期各個平步青雲、步步高昇,而他卻只能得過且過,韜晦待時。來到台灣,算是他離開文職工作後的第一次外派任務,卻陰錯陽差的遇上來路不明的大輪車部隊!

等老瓦話完當年後,換小玲匯報筆記本內容。當他聽到"四平街會戰"時,一股涼意從尾椎順著脊樑骨一路竄到腦門!

老瓦腦子裡馬上理出一個結論:倘若如她所言,國共決裂,內戰全面爆發,那我和共產黨員合作的事一旦走漏出去,勢必大禍臨頭!

可他再轉念一想:今天問事不就圖一個實驗,反正離現在最近的預言還有兩個月,到時再下定論也不遲。

思緒走到這,老瓦後悔剛才話說得太快,把他和金富的事一股腦的全向小玲交代了,這下落了把柄在她手上!好在他腦筋轉得快,乾脆也抓她一條把柄在手,權當彼此納了道投名狀!

於是老瓦岔開話題,說道:「電台一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楊主任那頭......不好說。要不這麼地吧,妳告訴我另外行蹤不明的那兩員(指羅排、娜娜)如今人在何處?我就答應幫你們把這事擋下來,如何?」他想出這招,可謂一石二鳥。

「說那麼多,原來是想拿這事跟我交換!」小玲一臉不削地說。

老瓦笑了笑,說道:「我在敵後這麼些年,交換情報這事從未失過手!」他相信這一套也適用在小玲身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