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This Broken World》EP.27—意料之外的相遇

ReN | 2021-06-20 05:32:13 | 巴幣 108 | 人氣 76



<>

  黑羽等人乘搭的運輸艦想當然爾並非「無色」專用的「斯沃魯茲」。畢竟「無色」是不存在的部隊,所有與之有所關聯的事物都不應現身在公眾場合,而且「斯沃魯茲」是自由聯邦下一代主力戰艦的測試平台,因此除去「無色」的特殊性,黑羽等人也無法將技術尚未成熟的實驗戰艦帶到檯面上的戰場。

  這也是為何眾人只能夠與一般士兵以及同行的少年兵擠在同一艘運輸艦的原因。

  這艘運輸艦正如字面意思所見,只用於運輸用途,因此為了保障艦船內部有足夠的空間容納眾多士兵以及物資,船內的實用面積具有四分之三個足球場之大。同時為確保艦船的速度,運輸艦的機身沒有安裝任何重武裝,只配備了大量的推進器。船內巨大的空間也是考慮到連續航行所消耗的大量燃料而如此設計。

  不過,由於運輸艦的設計理念是為了確保補給能快速送達,因此並沒有考慮到乘客的舒適性,故不論是房間的床鋪還是座位都難以使人感到舒適。

  黑羽和賽恩本來就沒有這方面的需求,只要有地方能作休息便好,因此沒有什麼怨言。艾米莉亞和史黛娜也是,儘管對堅硬的床鋪抱有不滿,最後還是妥協下來。不過洛德和萊拉的反應卻跟被寵壞了的孩子一樣,從上機的一刻便對機內的環境說三道四、滿肚怨言,在經過了一晚的睡眠後更是因為與石頭無異的床鋪而叫苦連天。

  老實說兩人的怨氣都漫延到整支隊伍中,當中黑羽和艾米莉亞更是快要受不了兩人抱怨連連的吵雜聲而想在他們的頭上來一拳了。

  不過幸好,整趟旅程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僅經過了十小時便到達了目的地,因此洛德和萊拉總算是能夠消停一下。

  恰好在剛才運輸艦已順利降落在當地的軍事基地的停機坪,眾人現在正是為了下機而往艦船尾部的艙門前進。

  在運輸艦的側面也設有艙門,可那是搭乘者上落之用,在需要同時將機倉內的補給物資卸下的情況下,還是使用尾部的艙門較有效率。

  這也是為何先前史黛娜會刻意提醒黑羽,建議他盡早到機尾的艙門作準備。
  
  一旦運輸艦正式降落到停機坪,那麼不論是乘客還是即將卸下的貨物都會擠擁在貨艙內,如此一來便會使離開艦船變得花時間。

  「我說啊……」

  在行人熙攘的通道上,黑羽不知何故感到不好意思的向史黛娜搭話。

  「史黛娜你真的不打算披上一件外套嗎?」

  如此問道的黑羽不敢將視線放到史黛娜身上。原因無他,正是因為那身裝束使人的目光不知往哪放,這也是黑羽感到尷尬的原因。

  「如果披上外套的話,一旦遭遇了戰鬥時便要花上無謂的時間脫下來。那一瞬間的空檔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十分致命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只見黑羽對於對方的回應感到無奈,一臉傻眼的看著身體線條暴露在外的史黛娜。透過這簡短的對話便能看出,史黛娜似乎不甚了解黑羽的言下之意。

  事實上,在剛才有數名士兵與黑羽一行人擦身而過。雖然不太確定那些人是士兵還是艦艇的船員,不過他們向史黛娜投向的目光大多都不懷好意。

  直接點說,就是猥瑣淫褻的眼神。

  由於對方都是些年過三十的大人,所以對於史黛娜身穿的緊身衣抱有遐想黑羽能夠理解。可是對方卻絲毫不打算掩飾那道露骨的視線,甚至將這種目光投放到從客觀角度來看都堪稱美少女的艾米莉亞身上,這就使得黑羽心裡不是滋味。

  每年軍隊中都會傳出各種有關士兵對女性作出非禮等行為的事件或傳聞,不過由於這樣的謠言對軍心百害而無一利,再加上可能會影響所屬國家在自由聯邦的發言權,所以最後都會以草率了事收場。

  黑羽也曾聽說過這方面的傳聞,即使是洛德還是賽恩亦曾耳聞在美國的軍隊中也有類似的事件,所以在登上艦船時也提醒艾米莉亞等人要格外小心。

  不過幸好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眾人心裡的憂慮也沒有化為現實。

  只是在抵達了目的地的當下,眾人也逐漸遇上其他同行的士兵。這些士兵每次與黑羽等人擦肩而過時都會向隊上的女性投向打量的目光,這使得黑人等人再次警戒起來。

  先不論在格鬥術方面頗有造詣的艾米莉亞,即使被對方騷擾也能夠適當地應對,在肉體上尚未開始發育的萊拉也不需要過於擔心。

  問題是,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方面問題的史黛娜。
  
  不止是在裝束方面,史黛娜甚至對對方拋來的視線沒有任何反應。按照黑羽對她的認識以及剛才的對話,幾乎可以確定史黛娜沒有這方面的認知。

  再這樣下去恐怕遲早會真的惹來麻煩,而且假若跟其他士兵對著幹,最後吃虧的也只會是自己。

  少年兵的待遇不論是在何處都是大同小異,基本上可以用「沒有最差,只有更差」這八個字來概括一切。要是黑羽等人被找上麻煩,最終也只會是自己的理虧。

  也許黑羽等人是歷經死戰的強大戰士,也是自由聯邦中軍隊高層的利刃,可是現在他們也只跟普通的少年兵無異。換句話說,「無色」的種種特權在這裡均不適用。

  為了避免最糟糕的事態,黑羽想盡可能去除所有不確定因素。為此,必需先解決一下史黛娜的裝扮。

  只見黑羽脫下了自己的外套,遞給了史黛娜。

  盡管這是一件男性用的西裝外套,不過黑羽的體格和體型也只比史黛娜健碩一點,所以在尺寸上應該不會不合適。只是,史黛娜似乎無法理解黑羽行為背後的意義。

  「這是?」

  「別問了,總之先披上它。」

  「不過,要是在這種時候有敵人來襲--」

  沒有待對方說完,黑羽便徑自打斷了史黛娜的說話。

  「這裡可是友軍陣營的正中央。要是真有敵人能突然突破防線到達這裡,那自由聯邦早就毀滅了。」
  
  黑羽的語氣中隱約流露著對史黛娜的想法的無奈。從他的語調中能夠聽得出略為帶有譏諷的意思。

  「……我知道了。」

  像是說不過黑羽一般,史黛娜只好不滿地接過外套並披到身上。

  正如黑羽所想,外套的大小剛好能遮蓋到史黛娜大腿的敏感位置。這麼一來想必其他士兵也會稍微收斂下吧。

  可是,到頭來史黛娜還是無法理解這麼做的意義。

  黑羽也充分明瞭到史黛娜是一名多麽缺乏自覺的女性,因此開始在心裡盤算著待戰鬥結束後要找艾米莉亞幫忙,給她矯正一下脫俗的觀念。

  「可是隊長,」

  「怎麼了?」

  「外套中收納的彈匣以及手榴彈數目有點多,而且暗器的擺放位置使得外套的重心偏低,穿得我有點沉重。這麼一來我擔心會影響作戰的效率。」

  「賽恩給我把你的大衣拿來!」

  這人的腦袋裡真的是只裝滿了跟戰鬥有關的事情啊。在場的眾人都不約而同地心想。

<>

  眾人身處的地方是自由聯邦與歐協聯的轄屬國,它們兩者相交的邊界線。

  正如先前所說,作為自由聯邦不可或缺的絕對核心國,自由聯邦是以美國為首的國家群。以美國主導的自由聯邦就南美洲和大洋洲為中心,吸納了超過五十個國家作為轄屬國。

  當中,位於美國旁側的加拿大亦參與其中。

  在二十二世紀中,加拿大與美國、巴西等國家結成同盟,才於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倖存下來。然而本來就並非世界列強的加拿大在經歷戰爭後,國內的狀態一蹶不振,最終只好加入自由聯邦以獲得資源與援助重建國家。

  儘管在舊時美國與加拿大兩國之間保持著友好的外交關係,可是在成為自由聯邦的轄屬國以後卻因環境以及原料的產出等因素,最終兩國間的關係也從平等待遇變成上下階級之分。

  是次美國願意出兵到鄰國的加拿大進行軍事援助,恐怕也是藉此再次向對方重申自己的威望及力量,使其完全屈服在這不平等的階級制度中。

  換句話說,黑羽等人現在身處的並非美國,而是旁側的加拿大。再準確點說,是位於加拿大北部的伊麗莎白女王群島之上。

  由於群島與歐協聯的領土--格陵蘭鄰接在一起,因此在過往經常發生武裝衝突。

  對於當地居民而言早已不是些新鮮事,甚至可以說是日常的一部分,因此即使在駐紮的軍營遠方也依然能用肉眼隱約看見當地建築的剪影。

  黑羽等人才剛下機,便被告知需要前往簡報室報道。正確來說並非只有他們,所有乘坐運輸艦前來的士兵都接到同樣的指令,所以只是單純的集合和點名而已。

  跟黑羽預料的一樣,待所有士兵都集合在一間能夠容納數百餘人的大型簡報室後,先是向當地的軍官報道,然後再聽取當地的戰況簡介。

  整個過程不過一小時,可謂是非常簡短的標準流程。不過在房間中沒有足夠的座椅供應,因此幾乎所有的少年兵都只能站立近一小時。

  對於肉體接受過強化手術的少年兵而言,這點程度的體力消耗連疲倦也算不上,更多的只是心靈上的折磨,就好比每年的開學禮校長都必需到台上演說一番一樣。

  聽取了軍官的簡介後,在場的士兵在指示下井然有序地離去,黑羽一行人也不例外。

  儘管這只是臨時的營地,可是還有很多瑣碎事要處理,比如隊伍宿舍的安排、確認被分派的區域,還有對武裝進行日常維護等等。

  身為部隊隊長的黑羽自然也跟這些門面工作脫離不了關係,因此黑羽只想趕快離去,儘快解決這些瑣碎的事情。

  「那邊的少年。」

  正當黑羽準備離去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叫停了他。

  聲音的主人來自於一名臉上留有數道傷疤的白髮老人。

  黑羽並不認識他。從簡介開始直到結束,這名老人都只是站立在一旁,一切的說明都是由老人身旁的中年軍官負責。如果要談論存在感的話,恐怕這名老人是整個房中最弱。

  老人臉上逐漸變得明顯的皺紋揭露了他的年齡,再加上那頭花白的白髮,基本可以肯定他已年過六十。然而老人即使不借助拐杖也依然能踏出沉穩的步伐,看來在軍隊中歷經磨練的軀體並沒有因歲月的流逝而背叛他。

  數之不盡的純金製勳章整齊劃一的別在白色的軍服上。這是自由聯邦的軍官被分發的標準軍服,唯一不同的是老人的肩章。

  三顆星星宛如夜裡閃爍的繁星一般,於老人的肩上閃耀著銀色的光芒。那是軍階的證明,說明了眼前這名老人的階級是比黑羽所屬的尉官更加高級的將官。

  三顆銀色的星星代表的軍階是比元帥低三級的中將。即使黑羽的軍階是上層破例賦予的特尉,面對如此巨大的差距,黑羽也無法視若無睹。

  黑羽用眼神示意同伴先行一步,然後轉身往老人的方向邁開步伐。

  對方是中將,而自己只是區區一介特尉,這樣的身份差距可不容黑羽有失禮節。

  只見黑羽來到老人身前,將右手放在額頭之上,左手貼著大腿且雙腿合十,以標準的姿勢向對方行禮。

  「不必多禮,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詢問一下而已。」

  似乎是想緩解黑羽緊繃的情緒,老人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彷彿是在對待自己的孫子一般。

  「這是我的榮幸,中將。」

  說著,黑羽放下了右手,以稍息的姿態端正地站在老人面前。

  「少年,你的名字是?」

  「下官是黑羽-白彩-迪思托。軍階是特尉。」

  「……」

  然而,老人卻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是露出一副略有所思的表情,滄桑的雙眸彷彿在感慨著什麼一樣。

  由於對方沒有再進一步下達指令,因此黑羽只能夠繼續站立在老人身前,直至對方發出指示。

  老人像是在懷緬過去,一言不發露出了哀愁的眼神。過了一會,老人才終於回過神來,並示意黑羽可以離去。

  對於老人一連串奇特的舉止,黑羽沒有任何頭緒。但是既然對方都示意自己退下,黑羽也只好將心裡的困惑藏在腦海之中,任由其消散,並遵照對方的指示離開。

  「中將,請問那名少年兵有什麼可疑之處嗎?下官能馬上對他展開調查。」

  待所有士兵都離開了房間後,簡報室裡只剩下老人與中年軍官兩人。

  老人身旁的中年軍官徑自摸索老人的思考,並對老人進言。可是軍官的建議卻被老人否決了。

  「不必。」老人平淡地說:「你可以先退下了。」

  只見軍官利索地向老人行禮,然後便遵照對方的指令退出了房間。

  「白彩-迪思托嗎……」

  在空無一人的空蕩房間中,老人喃喃自語地說。

  「真是個令人懷念的姓氏。」

  老人緩緩抬頭,望向不遠的窗外。

  在玻璃窗外的位置剛好種植了一棵樹木。隨著季節的轉變,樹上的葉片都漸漸轉變了顏色。其中一塊略顯橙黃的紅葉在秋風的吹拂之下,從樹木的枝節乘風而落。

  「在那之後已經過去了二十年,想不到現在居然跟那兩人的孩子相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