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獻戰旗者】前導-西亞多爾在沉默(下)

幻火_舞狐 | 2021-06-20 00:01:01 | 巴幣 2 | 人氣 72

連載中獻戰旗者
資料夾簡介
總有一天,我們會向這個世界獻上和平的錦旗

  「什麼?為什麼賤民中會有王室人員在內?」原本高高在上的士兵一瞬間氣勢全消,沒有人敢在動作

  這是精靈族的特點-種族至上主義,瞧不起比自己低等的存在,意味著自己也無法反抗高等的存在,尤其是統治自己的王室更是不能忤逆的對象。

  但是,他們剛剛無意間跟面前的精靈公主做對了數次,這意味著自己的處境有極大危機。

  「沒有為什麼,只是之前諫言時稍微沒克制好,讓母王不歡喜被趕出天上罷了,已經是數百年前的事了。」月湘公主豪不在乎的聳聳肩「收回你們那句賤民的詞彙,他們都是在這片土地上老實生活的同胞,不是你們可以隨意亂歧視的對象。」

  「但是夫…公主殿下…」士兵態度明顯放尊敬不少,他們很苦惱的回應「他們只是骯髒的惡魔,是我們的敵人,您要我們眼睜睜看著敵人而不能解決,這會危害精靈全體的安危,請您再考慮。」

  「你們哪隻眼睛看到他們危害精靈,這裡可是西亞多爾,三族共存的土地,大家都是一家人,在這裡沒有分別種族人人平等。」月湘公主扯住鞭子尖端,精靈士兵也同時縮起身子,深怕惹火對方

  「月湘,妳不能…」

  「你給我閉嘴,膽小鬼沒有資格插手這件事。」月湘公主瞪了鎮長一眼,已經不允許丈夫有任何意見

  「所以,還不給我放開同胞,滾出這個城鎮。」同樣瞪著精靈士兵,月湘公主施展身為貴族的威壓「用你們比較能聽話的說法吧…這是公主親自下達的命令,不得違抗。」

  「抱歉我們馬上…」

  「赦難從命!」

  同樣剛才的情形,這時中間有一位精靈士兵發出不一樣的聲音,宏亮聲音打斷試圖撤退的軍隊。

  「妳…」月湘公主三番兩次在計策要成功時,殺出一個程咬金「妳意思是要違抗我的命令?拿蒂隊長。」

  「原來公主還記得末將的名字,真是我的榮幸。」對方是兩米高的大個女將,手持黃金盾牌和白銀長槍,被月湘點名後從士兵群中走出來,像公主行皇族敬禮

  「當然,畢竟妳是首皇姐唯一提拔的守護騎士,不過也是離宮以前的事情,如果你沒出聲我還真沒認出妳。」

  「感謝公主殿下厚愛,不過末將現在已經不是隊長也不是守護騎士,沒有必要讓殿下特別關待。」

  「不是?…喔~」月湘一開始沒有意會,不過馬上想起來「『白惡魔事件』?對吧?」

  「是的,末將深刻反省沒有保護好首公主,讓白惡魔攻入王殿綁架公主一事上的過失,但是不管怎麼說公主殿下失蹤已成事實無法挽回…」前騎士拿蒂痛心說完,接著舉起盾牌「既然女王陛下寬赦末將沒有守護好首公主的過失,那我要贖罪。我向女王發誓用手中盾牌守護所有同族,用長槍刺穿所有惡魔,不讓邪惡勢力蔓延,贖過去沒有保護好主子的罪孽。」

  「所以你因為這個誓言,打算對城鎮無辜的惡魔下殺手?」

  「我們是遵從女王陛下的指示清除城鎮污穢,就算是殿下也不得違背陛下旨意。」拿蒂跟月湘對峙的同時,也帶動平復士兵們的心情

  雖然精靈士兵一開始出現慌亂的情況,不過在怎麼說是王室的軍人,馬上從新想起自己奉獻的主子是誰,穩住了氣勢。

  「請殿下移駕,我們立馬處理完這些污穢,並恭迎殿下回宮。」

  士兵們正要再次行刑,但是月湘公主也跟著擋在他們面前不讓他們前進。

  「你們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本公主不准你們動手。」月湘惱火,但是她自己實際很清楚,後台已經比不過他們,她也沒有能力一人能手撕全體精靈士兵的實力,只剩下虛張聲勢來擋住他們

  「那只能得罪公主殿下了。」拿蒂沒有任何猶豫,而其他士兵弟兄更沒有猶豫,決定無視眼前氣勢洶洶的公主,他們要履行自己的職責

  精靈士兵強制結束對,現在不能害怕眼前的公主,專心執行女王陛下的才是他們的職責,抱著得罪權貴也要完成的使命,才是王室的軍人。

  一步、兩步、三步…

  不過每踏出一步,就要花雙倍的力氣去踏下一步,直到發現時身體逐漸無法動彈,而他們剛繞過的背影發出冷徹聲音

  「我說過,我有我的對策。」月湘公主咬牙切齒,不論是士兵的無理行徑和丈夫的懦弱行為,都讓她感到惱火

  「公主殿下!?」

  「只是專門對付精靈的麻痹魔法而已,不要那麼大驚小怪的。」月湘看著精靈士兵一個個支撐不住而倒在地上,心裡總算感覺到踏實些「那麼我們就賭點大的…你們有辦法證明母王授予你們能處決王室的權利,就直到踏過我的屍首,我都會擋住你們。」

  「這…」精靈士兵的氣勢一下又縮回來了,月湘這次是玩真的。

  麻痹並不可怕,如果強制行動的話有些人還是可以做到,但意味著要繼續正常進軍,必須要先殺了施術者解除窘境,要他們在兩個方式之間作出選擇,到底是為了遵從女王的旨意必須先手刃王室成員,還是尊重這位公主以性命相保的意志而退兵。

  就如同他們迫使城鎮作出捨棄精靈與惡魔其中之一來生存的抉擇一樣

  「他們已經動不了了,趁現在趕快上啊!」

  「一部分的人先把同胞給放了,剩下部分的人快把那些混蛋給綁起來。」

  時間是不等人的,鎮民比他們更快做好抉擇,一邊壓制惡徒一邊解開惡魔的束縛。

  「可惡!區區一群賤民…」

  「風水輪流轉,這下換你們嘗嘗我們的反擊。」

  精靈士兵被觸怒了,但是當他們被其他拿著鍋碗瓢盆的城鎮人民從背後敲暈,被其他合作無間的人用繩子捆綁起來後,也一點辦法都沒有了,那些就跟他們綁住惡魔的繩子一樣有特製效果無法解開。

  不過仍有人試圖阻止這些行為。

  「不要浪費夫人製造的絕大好機會…鎮長你這是在做什麼,還不趕快讓開讓我們救同胞。」

  「你們瘋了嗎?這樣會觸怒精靈王室的,快點住手!」鎮長用老邁的身子擋住所有人面前,試圖阻止鎮民繼續救人

  「滾開!你已經不配做我們的領導者了。」鎮民推開鎮長,他們這次沒有再猶豫,他們不能再捨棄任何一位同胞選擇自己生存

  「你們會後悔,精靈的勢力比你們想像中的還龐大,你們不應該去反抗他們。」

  其他鎮民把仍然在胡鬧的鎮長給拉開,在遠處的月湘沒有參與對話,不過所有的狀況全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身為公主的她自然知道精靈王室握有的力量有多少,而自己丈夫看到只是冰山一角就如此畏懼,不過令人欣慰的是鎮民在巨大外患下也決定直面困難,那這時她更不能退縮。

  「聽到了嗎?這就是我們的選擇,不管王室是怎麼定義我們,我們仍是一群試圖在戰爭時代中找到自己利基點,三族共存的意志體。」月湘公主走到那些被捆住精靈面前,蹲在某個精靈-拿蒂面前「但絕對不是依附在某個勢力底下,選擇捨棄某些同胞換取短期的安樂,寧可選擇對得起自己良心但可能是一條辛苦的道路。」

  「但是必須除掉惡魔,否則戰爭無法停止女王無法安心啊…」

  「真的是這樣嗎?為什麼你們會先認定要徹底除掉一方才能讓戰爭停止?」月湘往後看向鎮民「至少這個城鎮的人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而首皇姐也同意這個觀點,到現在一直試圖找出停戰的方法。」

  「首皇姐…等等!難道殿下您知道首公主的下落…」

  「真是太蠢了!居然全都給我被打趴了!」

  拿蒂還沒有向月湘問出自己想要的資訊,一道粗魯的聲音打斷他們的對話

  

  ~~~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身為榮譽的王室禁軍居然拿區區幾個賤民沒辦法,太不像話了。」

  聲音是從地面傳來的。

  「實在很抱歉,月憐殿下。」拿蒂聽到聲音後,雖然身處麻痺狀態,但是還是很快的動用能移動的肌肉組織行跪禮

  「月憐…!?」月湘聽到名字後心裡一陣寒顫,低頭一看,看到了自己原本認為此輩子都不會再見到的人

  聲音出現的地面上冒出一朵芽,吐葉,長高,結苞,最後盛開怒放。

  而花朵中也一併綻放出一位美麗的金髮少女,露出比花朵還嬌豔動人的笑容,朝著月湘微笑。

  「好久不見了王妹,看到妳真的讓我感到噁心,妳怎麼還沒有去死。

  可惜開口的確是惡毒的話語,眾人眼中天仙美人的最初印象變成蛇蠍美人。

  「妳怎麼會在這裡,妳應該不喜歡地面上的一切事物才對?」

  「我當然不想來到地面,骯髒的泥土;污濁的空氣;外加下賤的惡魔和人類…全部都讓我感到噁心。」誇張的抱著自己身體,月憐公主全身顫抖「說真的你們這些污穢怎麼都不自行消失,一直污染我的精神,足以判你們死罪。」

  「那妳不來不就好了!」比起對方的反感,月湘更加憤怒「連妳都要特別來到地面,難道母王還是跟過去一樣,還是為了要對抗惡魔不惜犧牲其他無辜生命…」

  「…所以我才不想看到你,你還是跟以前一樣裝一副高尚的模樣,談那些根本沒意義的仁義道德。」

  「並非沒有意義,這是讓傷害減到最少,不然仇恨只會越增越多,最後可不只是現在的紛爭等級而已。」

  「那又怎樣,難道為了那些連蟲子都不如的賤民,就要讓母王被惡魔羞辱的惡行當作沒發生過嗎?」

  「那個理由居然可以當作開戰傷害跟惡魔有淵源的任何事物,包含那些跟惡魔住在同一個地面的人類和精靈也包含在內,誰能接受。」

  所以我才向母王上諫,最終結果是被流放到地面,不過腳踏在陸地上行走一段歲月後,看到能互相和諧相處的異族後,更加堅定最初的想法。

  「母王的想法,是錯誤的。」月湘瞪著自己的姐姐,而後往後看,自己背後的鎮民也拿起簡易的武器「我不會屈服於母王的暴政,而城鎮…看起來他們也不想。」

  「…」月憐公主露出厭惡的表情

  「請回吧!王姐!城鎮不選擇依靠精靈王室也可以活下去,對你們來說有沒有這片土地其實也沒有關係,比起衝突讓雙方都流血,還不如都各退一步如何?」

  如果是在更早以前,談判這個詞鐵定沒辦法成立,前提是剛剛精靈士兵沒有被月湘麻痺限制住行動的話,精靈軍根本不會把這些鎮民放在眼裡。

  不過現在的話,只有基礎反抗武力的鎮民和已經限制住大半能力的精靈軍,兩方對峙下鹿死誰手都已經說不準了。

  「六公主殿下,十一公主施放的限制魔法一時半載也不會解除,另一個殿下那邊看來也不會等到那時候,不如我們暫時撤退等待女王指示…」拿蒂也意識到情況已經不穩定,有建於對立方也有王室成員,跟六公主月憐建議
  

  「妳是說必須因為那個流放罪人而輕易退兵嗎?」

  「不…屬下不是這個意思…」

  「一點小事也敢提起退兵。」月憐逐漸歇斯底里「以下犯上,比起區區剔除王室資格的罪人,本宮身為繼承人居然要屈就於她的妄言。」

  「就算是流放陸地的罪人,畢竟還是是有王室血統的高貴之人,如果不是女王陛下親自命令的話,身為王室的臣民我們無法動手。」就算是月憐再怎麼咆哮,拿蒂仍然沒有辦法服從命令

  「我可是未來的女王!」月憐並沒有管下屬的無奈,繼續怒吼「你們知道這次掃蕩成功的話,母王答應會把王位交給我,到時候我就可以享受那麼多年努力的應得成果,結果因為你們的無能擋我的路嗎?」

  「…」拿蒂的表情顯得無奈和厭惡,但是她也沒有多吭聲,維持沉默是最好的反應

  「給我聽好,把那些汙穢清理掉,讓我失去王位的代價可不是你們下等存在可以輕易支付的。」月憐見其他精靈士兵也沒有動手的跡象,失去了所有耐心「否則違抗王室命令的罪行,繼位後我會修改成符合你們的需求,一個也別想逃。」

  雖然所有士兵的表情都不太相信對方說的繼位事情,不過還是抱著三分懷疑七分預防真實的態度,頂著麻痺狀態架起武器,只能說月憐的恐嚇還是有點用處。

  而原本繃緊神經的城鎮居民,更是舉起僅有的武器和術式。

  「結果還是沒有改變嗎?」月湘看著被自己放倒的精靈王軍,在自家姐姐的恐嚇下艱困的站起來,知道免不了一戰

  「我們…真的打得過他們嗎?」雖然剛剛有了勇氣反抗異地精靈,但是這裡的鎮民心裡還是有把尺

  身為統領精靈族抵抗惡魔軍的王室,旗下的軍隊不可能是和平地區的西亞多爾能抗衡的,雖然現在看起來是城鎮這邊比較有利,不過實際上能不能成功抵抗是另一回事。

  「不…我們沒必要跟他們爭鬥。」月湘這時卻說了令人驚訝的話

  「什麼?」

  「我們還有一項盟約,很久以前簽訂的盟約。」

  很久以前,在外地無法得到承認的一對惡魔和精靈戀人,來到這片三族共存的土地後,得到所有鎮民的認可,在城鎮的祝福下結為連理,而他們為了報答,離開前與城鎮簽訂一項守護契約。

  「白惡魔與黑公主的守護盟約。」月湘唸出那個盟約的名字

  「啥!?那不是童話故事的內容嗎?夫人您這個節骨眼別跟我們開玩笑了…」

  「我沒有在開玩笑。」月湘一臉認真地回答「當時我可是他們的證婚人。」

  「咦?」

  「童話是現實的改編,而我只是剛好有享受過那段時光。」月湘望著遠方,思考著過往的記憶「他們言而有信,一定會履行承諾,只要時間上趕得上的話…」

  白惡魔一定會發現城鎮的異狀,而黑公主絕對會過來支援,他們的實力無庸置疑,足以對峙已經一盤散沙的精靈軍隊。

  那問題只剩下發現的早晚和趕來支援的路程時間,只要撐到援軍抵達的話…

  「嗯…果然還是太勉強了,最終還是決定依靠強者的力量來拯救城鎮嗎?」

  「…!?」正當月湘在思考如何爭取剩下的時間換取生存,憑空出現的另一個聲音打斷他的思考

  「不要感到悲觀,依靠強者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雖然結果沒有很好,小月湘妳已經成功凝聚同胞抵抗天上的精靈,做得比任何人都好了。聲音並沒有顧及月湘的疑警戒,自顧自的說話「果然我沒看走眼,當初把城鎮交給妳是正確的決定。」

  「不對!你不會是…」月湘從一開始的疑惑,逐漸發現她認識這個聲音主人

  「唯一感到可惜的事,妳居然敢求助於那對外人來幫忙,我對妳狗急跳牆的行為感到極度可恥。」不過話鋒一轉,聲音變得咬牙切齒「城鎮有城鎮的底線,外來的勢力,只得用城鎮的力量來解決。」

  「這裡的人民熱愛和平,他們沒有對抗惡勢力的力量。」月湘反駁那道聲音,而背脊逐漸感到陣陣發涼

  「怎麼會沒有呢?」聲音倒是很見外的哈哈大笑了幾聲不就在妳後面嗎?」

  「後面…」

  月湘僵硬的轉過頭,不是她在害怕,而是後面的寒氣越來越覺得真實,視野可見的地面也開始結冰了,而受害者也包含前方的敵對精靈。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地面都結冰了?」最先尖叫的是月憐,扭動著花朵身體,神經質的大吼大叫「一群飯桶還不趕快給我解決,所以我才討厭陸地…」

  不過精靈士兵也無法顧及他們的主子,他們的腳由下到上結出冰塊把他們包圍住,他們試圖敲碎腳下冰塊奪回行動力,不過冰塊綿延的速度遠比敲碎速度還快。

  「等等!○○○!你在幹甚麼?」而鎮民們也發覺不對勁,大聲呼喊某個名字

  「她…她著火了!」

  「水!快拿水!」

  月湘隨著鎮民的喊叫方向望去,映入眼簾的一團溫暖,溫暖的火光

  啊!原來是那個孩子…

  我一直沒有機會喝到她所親自泡得咖啡的那個孩子…

  「不用感到害怕,她會為你們驅逐入侵者。」比起鎮民對眼前自燃的同胞感到慌亂,以及反應意外沒有那麼大的月湘,那道謎之音顫抖的聲音聽出對方的興奮「她將成為城鎮的救世主,我稱呼她為-冰火獸。」

  而被稱呼為冰火獸的同胞,發出痛苦的悲鳴,響徹四方。

  「○○○,振作一點!」

  「水在這裡!」

  鎮民們提起水桶潑像被稱為冰火獸的同胞,但是火太旺了,水還沒碰到火就蒸發了。

  會魔法的其他鎮民陸續用水和冰澆向去,甚至用上了地上冰霜,但是火焰仍沒有消停的打算。

  越燃越旺,如同業火,也如同西亞多爾的恐懼。

  「冰火獸啊!消滅眼前的外來者!」

  謎之音下達了審判的捶音。

  業火也隨之擴散,包圍整個西亞多爾。

  最後人們迴光返照中,在刺骨與滾燙交錯中,眼景只剩那道不知是不是救贖的曙光…

  

  ~~~

  

  在歷史的這一天,西亞多爾陷入了沉默,以詭異的形式消失在世界上。

  但沒有人會在意,更沒有人會哀悼。

  因為在這個紛爭的世界,這個世界還不缺『西亞多爾』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