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守書人:無字天書】:第四章-禹疆大陸記事(二)

珀璠 | 2021-06-20 00:00:05 | 巴幣 4 | 人氣 32

連載中守書人-無字天書
資料夾簡介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看完恐怖懸疑故事以後,或是看過那些光怪陸離的SCP檔案以後,總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這些恐懼,其實其來有自。



  天濛濛亮的時候,白鹿閣傳來了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怎麼了怎麼了,一驚一咋的,非得把陛下吵起來了才甘心嗎?」

  樓青聽見小宮女的叫喊,掀了簾子進來就是一通叱罵。

  「樓青姑姑,神女不見了!」打掃的小宮女伏在地上,哭得淅瀝嘩啦,把乾淨的地上都弄濕了。

  樓青一聽,三步併作兩步衝到床前,把被單掀落在地上,裡面只有一個被捲成長條的被子和一顆枕頭。

  她氣得差點暈厥,她瞠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陛下要是知道了,會怎麼處置他們啊?
 
  樓青越想越害怕,手心狂冒冷汗,她轉頭對自己的貼身宮女說:「妳去把昨夜值班的人給我帶來。」

  那宮女領了命,飛奔出去找白鹿閣的掌事太監詢問值班名單。

  「妳甚麼時候發現神女不見的?」

  小宮女聽見問話,暫時止住了哭泣,帶著濃濃的哭腔,一抽一搭的講得飛快。

  「回姑姑話,卯時初奴婢在殿外灑掃,曾往內望了一眼,見床是鼓的便沒有起疑。後來奴婢進殿內打掃,許久,見那被單沒有起伏,奴婢怕神女有不測,便冒昧去掀了床單,這才發現……」說到這裡,小宮女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暴哭出來。

  「才發現神女不見了──姑姑,怎麼辦呀?奴婢還不想死……」

  「閉嘴!」樓青瞪著哭哭啼啼的小宮女,心中超級煩躁。「妳還要不要腦袋了?」

  小宮女的哭聲嘎然而止,而很快的,樓青要的人被帶來了。

  看衣著,似乎是剛升上白鹿閣二等大宮女,衣裙都還挺簇新。

  「妳昨夜值班,可有注意到甚麼不尋常的地方?」

  「這個……神女說她不需要人伺候,奴婢在床邊守著她反而睡不著,就把奴婢給趕出去了……」

  被帶進來的宮女如是說,語氣還帶著委屈。

  樓青簡直都要氣吐血了,一個箭步上前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刮子。

  「神女讓妳滾就滾,現在好了,神女不見了,妳讓我們去哪裡找人?」

  那跪在地上的宮女驚恐地抬起頭來,那張臉面容,竟然與神女一模一樣!

  「妳──!」這事情的轉折讓樓青大喜過望,一瞬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

  「妳叫甚麼名字?」

  「奴、奴婢名叫蘭芝。」

  「好,妳隨我去換身衣裳,陛下等等要見神女。」

  她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計畫,反正只要讓神女待到告靈日那天就成,只要這三天不要露餡,一切就都還有生的希望。
 
  如果、如果陛下喜歡神女,那蘭芝就還有其他利用的價值。

  「其他人都管好你們的嘴巴!今日的事不能透出一點風聲,這要是讓陛下知道了,大家都不用活了!聽見沒有!」

  「聽見了!」

  樓青帶著侷促不安的蘭芝走了,隨後進來的黛青在外面也把情況聽了個七七八八,樓青一走,她便開始指揮著剩下的工作。

  話說亞神這邊,她原本只是想回現實世界看一下,順便留個字條說要出去玩一陣子不會在家,沒想到一回來就看見樓青在白鹿閣裡訓斥的場面,嚇得她趕緊換裝成宮女,躲在角落偷看。

  她看到樓青帶走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名為蘭芝的宮女時,更是驚訝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更甚者,那個名為蘭芝的宮女在離開時,還故意往她躲藏的地方笑了一下?

  是自己太敏感,還是那宮女真的有問題?

  --------

  紫陽宮,九五之尊生活起居的地方,在這裡,人們所作所言所想,一切都謹小慎微到不行。畢竟,是在帝王的眼皮子底下工作,雖是最容易出頭的,也是最容易被砍頭的。

  寢殿內,一名穿著絳紫色鑲黑帶的內官用快速但穩健的步調走了進來。

  他向正在梳髮理冠的青陽大帝請安後,緊接著說起了來意。

  「陛下,奴才有一事稟報。」見青陽大帝點了點頭,他才繼續說:「早上,白鷺閣傳來騷亂,探子來報,說是神女失蹤了。」

  青陽大帝眼眸微張,原本微開的雙手放下了,他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向銅鏡裡的內官。

  蘇穫不愧是跟著青陽大帝從小到大的老人了,他似乎聞到一股風雨欲來的味道,趕緊暗中比了個手勢讓服侍穿衣的宮女們都出去。
 
  「此事當真?」

  像是聽到了大帝語氣裡的惱怒,出於本能,內官噗咚一聲跪伏在地上,語氣卻依舊不驚不慌。

  「當真,此事樓姑姑已經在審問當晚值班的宮女了。」

  此時,殿內所有的人都已經默默在為白鹿閣當班的人哀悼了。

  只有蘇穫,他眼神帶著悲憫,偷偷看向呆立在銅鏡前的青陽大帝。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蘇穫是最清楚的。神女的出現,為乾旱的禹疆大陸帶來雨水,是否也可以看成是上天終於認可大帝所做的一切?

  不過一晚光景,神女就消失不見,這又是代表甚麼意思呢?

  意外的,大帝笑了。

  「呵呵,這時候再審有甚麼意義呢?去告訴樓青,別白費力氣了。」

  正當大家都為白鹿閣的同事們鬆口氣的時候,大帝又說了:

  「全賜死了,蘇穫,你去辦吧。」

  咚──

  大家似乎都聽到了一顆心沉進谷底的聲音,是那麼沉重。

  「遵旨。」蘇穫低垂著頭,腳步緩慢地踱向門口。

  唉,白鹿閣上下至少三十條命呢!這青陽大帝還真是太不把人命放眼裡了吧?雖說是自己創造的角色啦,但……

  眼看著蘇穫真的要離開紫陽宮了,亞神只好笑意吟吟的走上前去,甜甜地喊了聲:

  「蘇公公,上哪兒去呢?」

  蘇穫不可置信的抬起頭,看!這不是神女嗎?

  他上前摸了摸亞神的衣袖,激動得哭了出來。

  一來因為大帝的苦心終於沒有白費,二來因為白鹿閣的三十條人命得以保全。

  「公公怎的哭得像個孩子?大帝欺負你了?」

  「神女說笑呢,奴才這是高興。」意識到自己失態,蘇穫趕緊用袖子抹乾了眼淚。「陛下要是知道神女還在,肯定比奴才還高興,神女請。」


  歸亞神一進到寢殿,看見的便是青陽大帝穿著朝服頹喪坐在御床上的畫面。

  因為下雨的關係,屋內即使白天也點著蠟燭。在燭火的輝映下,大帝的身影顯得那麼宏偉又蒼涼。

  見狀,亞神有點於心不忍,開始後悔自己將青陽大帝的性格設計地過於剛硬冷冽。

  他心無所愛,只因只有權力,才能讓他由衷微笑。

  他心無所屬,只因普天之下皆是皇土。

  年方二五便收復了南北失土餘二百萬畝,坐擁帝國財富與權力,年輕的帝王又該付出甚麼樣的犧牲與奉獻?

  他,是上過戰場的,經歷了九九八十一場大大小小的戰役,最後成了威震八方的青陽大帝。

  而他的名,卻早已被世人遺忘。

  「見過青陽大帝。」端著滿腹的心事,歸亞神來到床前,這個時候她才在想,青陽大帝的名字該取甚麼才好呢?

  「神女不是走了,怎麼又回來了?」青陽大帝只是淡淡地說,語氣裡似乎還有點自暴自棄的味道。

  亞神故意瞠大了雙眼,說道:「誰告訴大帝我離開的?我只是去看看宮裡其他地方罷了。唉,我也不是故意不跟宮女們說的,就是不想要她們跟著,多彆扭。」

  聞言,青陽大帝笑了。

  「朕倒是忘了,神女在天上應該也是自由自在的吧?拿去,見此令如朕親臨,此後神女去那兒都不會有人攔著妳。」

  亞神接過那枚青玉打造的令牌,溫溫的手感代表著它已經陪伴主人多時。

  「亞神謝過陛下。」

  此時,辰時的鐘聲響起了,蘇穫推了門進來,青陽大帝也站起身往門口走去。

  亞神知道這是要上朝了,腳步一抬,她也跟了上去,卻被蘇穫攔在門口。

  「神女等等,女子之身不可進入議政廳。」

  「說的也是,請蘇公公稍等。」

  說著,她就在他們兩人眼前換成了太監的服飾,為了加強神女的神威,亞神是故意這麼做的。

  「蘇公公,咱走吧。」

  蘇穫點點頭,大喊一聲:「擺駕議政廳──」

  隊伍浩浩湯湯出發了,亞神跟著蘇穫走在轎輦旁邊,一整個路上,青陽大帝看著她的側臉,若有所思。

  雖說是神女,看起來也像是有某種神威,不過怎麼好像……

  說不上來,就是沒有仙氣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