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1-住宿

漾彩星 | 2021-06-19 20:50:29 | 巴幣 114 | 人氣 70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風和日麗的好天氣裡,季月曦拉著沉甸甸的水藍色行李箱行走。過了約莫半小時,她才停在一個小坡下方,稍作休息。

  坡道被分成三部分。最左邊是種滿不同種植物而形成的景觀小花圃,有蒲公英、薰衣草、向日葵、日日春,各種小巧可愛的花草植物。每朵盛開的花兒朝氣蓬勃、隨風擺盪,就像是在向人打招呼似地,讓人不禁有著好心情。

  中間則是方便汽車行駛的灰色柏油路。平坦的地面上,一點凹凸坑洞都沒有,甚至連輪胎痕印都不見蹤影,這裡似乎沒什麼車輛經過。

  至於右邊,則有能容下兩人並行而走的石階,石階兩側還有鐵欄杆當扶手。細看之下,杆子有些老舊,握把的地方也出現些許鐵皮脫落的現象,但做為行人走道,還是有一定的安全性。

  眼看坡道暫時看不見盡頭,季月曦便開始好奇上方有什麼,於是再次拖著行李,邁步朝中間的路而走,並不時往右手邊看去。

  八月的酷暑,以及身後沉重的行囊,讓爬坡的路途變得十分艱辛,額上的汗也不斷向下滑落,但當她越往高處走,卻也意外發現平日不會察覺到的美景──那正是能眺望夕陽落下,和一覽校園美景的絕佳位置!

  再次停下腳步,女孩盯著不遠處的夏陽高中,那正是她就讀的學校。

  校園四周被綠蔭包圍,盛夏的陽光不時從樹葉中的縫隙透進去,葉片伴隨徐風擺盪,相互觸及的沙沙聲以及夏日蟬鳴,意外譜出一首和諧的協奏曲。

  「真沒想到這樣一看,居然像與世隔絕的伊甸園。」季月曦征征地道,頓時忘記了路途的辛苦。

  雖然這段時間失去奶奶讓她很傷心,但欣賞風景之餘,不禁也將灰濁的心,頓時隨風掃去些許鬱悶。

  世界並沒有因她的難過失去運轉,生活上還是有值得欣慰的事不斷發生,而這些事情不就是在替活著的自己加油打氣嗎?

  沒問題的,打起精神。之後就要展開新生活了,一切都會好轉的!

  季月曦不斷說服自己,以提振士氣,接著將頭轉回來,更加賣力地前往目的地。

  「我看看,巷號是64號。」看著手機上的地圖導航,她突然轉了個彎,停在一棟有著兩層樓高的米白色房子前。

  從外側看去,屋子四周似乎是庭院。雖然有草地,卻毫無雜草叢生的感覺,主人應該有在定期修剪早木。草上還有石磚供人行走,是很貼心的設計。

  房子與一般建築不同的是,屋頂的設計是一個紅色三角形,而不是平常常見的方形形狀。搭配玄關的棕色木門,以及一、二樓各有四個十字樣式的玻璃窗,整體來看,別有一番餘韻!

  看似平凡卻又與獨特共存的設計,這麼美的屋子,就是她即將要入住的地方。這件事讓她除了驚嘆之外,也不禁困惑起來……

  不舊的房屋,只要六千元的便宜租金,三房兩廳的室內設計。住在這裡真的沒問題嗎?

  思及此,季月曦覺得壓迫感襲上全身,身體再次緊張起來,放在門鈴邊的手游移不決,遲遲不敢按下去。

  她沒有其他選項了,除非這間房子鬧鬼,房東對她毛手毛腳之外,她是不可能在短期之內另尋住所的。所以……

  「昨天都練習好幾次了,應該不會一下就被識破吧?」她呢喃,忽然覺得胸口的心臟聲大的厲害。

  來回幾次的深呼吸後,她終於伸出手──

  叮咚。

  屋內沒有任何回應。

  叮咚。叮咚。

  「不在家?」當她準備多嘗試幾次,裡面卻突然傳出一陣腳步聲,讓她止住動作。

  「誰啊?按這麼多次。」聲音由遠而近,聽得出來是一抹男聲。

  倏地,門打開了,映入眼簾的是位看似三十歲、穿著邋遢、頭髮亂翹、嘴角留有鬍渣,身上還帶著濃菸味的陌生男子。

  這個人,不是昨天的眼鏡男啊!

  季月曦下意識地往後退一步。

  「妳是誰?」

  「我、我是這張招租單的新房客。請問房東在嗎?還有你是……」季月曦雖然內心裡有很多疑慮,但她還是決定一試,至少先釐清狀況再說!

  「喔?阿徹講的就是妳?」男人並不給予正面回應,只是揪著一雙細眼,上下打量女孩。

  「……總之先進來吧。」他將玄關的大門推到最外,方便讓她的行李搬入,接著便逕自轉身走向客廳。「跟妳說一下屋內設備有哪些,浴室、廚房都在一樓……」

  季月曦暗自想道:這個男人怎麼只顧自己說話,也不回答她的問題啊?而且,自己真的沒有走錯間嗎?應門的怎麼不是昨天的男人,而是這位滿身煙味的邋遢大叔?

  難不成是房東的室友?她沒有聽說啊……

  「……雖然設備都是共用的,但使用完請保持原貌。租金月底時收租。上面這些有不清楚的嗎?」男人轉過頭,只見對方還呆愣在門口,遲遲沒有動作。

  「喂。」男人再次朝她走近,臉色有些不悅,「妳是要站在這裡當門神,還是進去看房子?」他用拇指比了比身後的走廊。

  季月曦回神,頓時想起自己無家可歸的境遇,明明現在的處境是不容許拒絕的不是嗎?「我、我看!那個……我的房間在哪?」

  男人挑了挑眉,「在這。」

  他二度轉身,這次往右手邊的木質階梯踏了上去,目的地是二樓。

  女孩這次緊跟在後,尾隨對方走到樓梯上來右手邊第一間房。

  開了門,印入眼簾的是如同屋外的一片米白色的空間。裡面已有木質桌椅、單人床、一組被套、衣櫃……等各種基本設備,空間不小,加上家具都還足以塞下兩個人;而窗戶邊則有一大片的水藍色落地窗,光線充足,向外看有個能賞景的小陽台,台上還有幾株小盆栽,十分療癒。

  這種房間是她最喜歡的那種!

  「妳要住兩年對吧?裡面的擺設可以隨自己喜歡做更動,但不要破壞。我的房間在妳對面,有問題就來找我,記得敲門。」他指了指身後,「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準私自打開我的房門。有任何問題嗎?」

  季月曦搖搖頭。

  「去整理行李吧。」男人擺擺手,就預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等一下!」

  「怎麼?」他轉過頭。

  「請問房東人在哪?」這是她到這以來一直存在的疑惑,為什麼眼前出現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還說一些奇怪的話,真想跟房東好好談談!

  「我就是房東。」

  蛤?

  「可是房東先生不是帶著眼鏡、看起來很斯文──」季月曦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

  「妳說阿徹?」男人沉吟半會兒,才悠悠道:「他不能算房東,是仲介吧?」

  對於一個說是為了維持工作而不得已,私自替他找房客的……摯友,他實在懶得對季月曦解釋這麼多,便如此簡單帶過。

  「但他不是『孟』先生嗎?」季月曦慌了。昨天道謝的時候,他明明還笑著說「不客氣」的!

  「孟先生?」聽到這句話,男人不禁挑眉,陷入沉思。阿徹到底是怎麼跟這女孩說的?他聽到的說詞並沒有這段啊!難不成連聯絡人都寫他的名字?

  倏地,男人的眼神緩緩轉向季月曦,只見對方陷入比自己更加混亂的思緒,不禁嘆一口氣。

  「反正我才是孟先生,我叫孟河空,妳未來的房東。」說罷,他不再多談,邁開腳步直接回房裡去了。

  季月曦看著他關上門,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只覺得自己有種上當了的感覺。

  在這種情況下,要跟一位邋遢、自我主義的男人過同居生活……這樣真的好嗎?

  可是排除房東不談,房間的部分她真的好喜歡!再者,她也已經和昨天的人簽訂好兩年的租賃契約了。契約不知道在誰手上,只知道自己目前沒有反悔的餘地。

  這下子,是不是只能硬著頭皮住下去了?

創作回應

藍飛璃
嗯~~很好,原來是另類的二房東啊~~

沒有盡到告知義務,可以提告~~詐欺!!

不過女主也是說了謊,互補了,誰也告不了誰XDDD

對不起,俺又認真惹......( ´・ω・)
2021-07-13 22:50:22
漾彩星
哈哈是呀~他們兩個半斤八兩,所以扯平!(欸

不過雙方其實也是有原因就是了~XD

另外我真的很高興還能收到心得啊啊啊,認真很好呀!表示你看的很仔細><

真的很感謝捧場!o(_ _)o (請收下膝蓋
2021-07-13 23:03: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