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皇后的品德】 7-2 后裔司.玉右丞

珀璠 | 2021-06-19 18:47:53 | 巴幣 6 | 人氣 59




  殿裡的炭盆還暖著,黎爾就獨自一個窩在寬大的主位上,慢悠悠地壓著硯台磨著墨水,看著墨條一點一滴地被消磨,化成墨水凝結在硯台上,心臟跳動的頻率好似也跟著手上磨墨的次數,一下兩下地緩和下來了。

  黎爾很喜歡這種感覺。

  自她某年突然心血來潮,報了個書法班之後,就發現磨墨是除了洗東西以外可以讓她平靜下來的事情。

  硯台上很快就累積了一小片墨水,黎爾擱下墨條,提起筆蘸滿墨汁,在名冊上的空白處寫下剛剛記在腦袋裡的事情。

  當然,寫的字都是繁體字。

  北國的文字和現代用的繁體字完全不一樣,但用的就是和黎爾剛穿越來那天,在夢裡看到的那本破爛大書一樣的字體,要說像啥,就大約像是甲骨文。

  不過好在黎爾休養的這一個月沒有白混,春茵給她找來了大量的宗親名錄和地理圖誌之類的書,一些常用的字竟然也就這樣被她認識了個七七八八,雖然不太會寫,但勉強看的懂。

  烏紹進來的時候,就見到黎爾一個人窩在几上振筆疾書,身邊沒有人伺候,一旁的茶水早就涼透了,連小酥點都已經硬得像石頭一樣,不能入口了。

一聲不響地坐到黎爾對面,要不是眼角餘光瞄到一點飄飛的衣擺,說不定烏紹在這兒坐到晚上黎爾都不會注意到他。

  黎爾放下筆,捧起名冊,吹乾上面的墨跡。

  「陛下怎麼來了?」

  「來看看妳見臣子見得如何。」烏紹呵呵一笑,拿過她擱在桌上的名冊,只見上面空白處全被她用不同的文字填滿了。「有意思,這是妳國家的字嗎?」

  字的意思烏紹不懂,但光看字體,就知道寫字的人平時是不拿毛筆的,歪七扭八的模樣活像是字都長了腳在跳舞一樣。

  「對,陛下有興趣學嗎?」

  烏紹微微點頭,喃喃地說:「多認識一些東西,也是好的。」

  放下名冊後,烏紹環顧了一眼空蕩蕩的殿宇,讓王傳祿重新備了茶水送過來。

  黎爾剛看著王公公的背影消失在簾子後,正要提起筆來繼續把剩下沒寫完的寫好,就見簾子又被掀了開來,連同一陣香風撲鼻而至,她的肚子立刻就不爭氣地叫了。

  看見輕綠回來,更正,是端著食物的輕綠回來,黎爾心裡高興的像是盼到了星星月亮似的,如狼似虎的眼神直盯著托盤上的那砂鍋,看的輕綠都不知道是直面皇上比較恐怖還是直面娘娘的眼神比較需要勇氣了。

  「奴婢見過皇上。」

  因為面有殘疾不能衝撞了皇上,輕綠低垂著頭,就連遞粥給黎爾頭都不敢抬的,然後趕緊退到了三步開外,保證烏紹看不清她的模樣了才開口說話。

  「娘娘,御膳房知道娘娘胃疼,給燉了芋頭排骨粥,連排骨都熬的軟爛,趕緊趁熱吃了吧,等會兒才有力氣見各位大人啊。」

  「謝謝。」黎爾也顧不得燙了,直接掀了鍋蓋,一股濃郁鹹香的滋味通過了鼻腔、刺激了唾腺,拿起勺子就往嘴裡送,心滿意足地吃到一半,這才想起來,春茵去哪兒了?

  烏紹看了看桌上噴發著香氣引人食指大動的粥品,看著眼前的人吃的歡快,他心情莫名地好。

  等她吃完,擱下飯匙的那瞬間,輕綠飛身上前,三兩下就收拾好了桌面,又迅速退下,快的好像浪潮拍上沙岸,把沙地上的腳印都帶走那樣。

  「娘娘,奴婢去請后裔司的大人們可好?」

  拿起帕子滿意地擦擦嘴,黎爾點了點頭。

  烏紹看著輕綠的背影,語帶讚賞地說:「妳這個宮女,倒是個機靈的。」

  「嗯,可惜面容有損,不能在九華宮隨意走動。」說罷,又想起那日給內務府送了幾個玉環去。「已經請玲瓏坊盡速趕製面具了,希望下個月就能見她在我跟前當差。」

  「……妳去內務府就為了這個啊。」

  「嗯。」黎爾晃了晃腦袋,惹的頭上的步搖叮噹亂響,她伸出手來,順了順。

  烏紹見她面色平平,倒是覺得有趣,想他自己登基第一天上朝時,心臟跳得彷彿都要飛出胸膛了。

  「后裔司的人都是有官位品階的女官及大學士,可緊張?」

  聽見烏紹的問話,黎爾一手還抓在步搖上,睜著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對面的人。

  「緊張。」看烏紹一臉不信,她又補充說道:「剛剛見近衛隊的時候我還結巴了呢。」

  烏紹的一張俊臉差點沒繃住,好在這時后裔司的人都進來了,見到皇上也在,便齊齊行禮請安。

  后裔司的人比近衛隊整整多上一倍,除了有宮裡的女官,還有穿著官服的朝官,雖然他們都低垂著頭,但黎爾一眼望去,還是看得出幾乎全部都是女性,只有站在最前頭的一位,花鬢早已班白,十足十就是個老臣模樣。

  她們的制服顏色不一,各自代表著不同的位階品級,現在依著品階排排站好了,看起來倒也是整齊劃一。

  「微臣給陛下、娘娘請安。」「臣等給陛下、娘娘請安。」

  「都起了吧。愛卿,朕一早便讓人給你謄了份黎嬪的課表,你看過以後覺得如何?」

  玉景曜拿著玉笏版的手還微微地發抖,聲音聽起來雖年邁,但十分精神,可見得是一位老當益壯的老人家。

  「陛下的安排自然是極好的。」
  
  玉景曜站直了,臉雖是正向著主位,眼神卻微微低垂著,他向跟在一旁的小書僮看了眼,小書僮立刻會意,馬上把手裡的托盤呈了上去。

  托盤裡躺著兩本厚厚的大書,名為文官名錄與武官名錄,還有一份卷軸,名為百官圖。

  黎爾一樣是自己起身接了,心裡帶著點那麼不祥的預感。

  「微臣冒昧,為了讓娘娘盡早習慣朝堂,臣斗膽,想在冊封禮前,讓娘娘與陛下一同上朝,還請陛下答應。」
  
  黎爾聽了,趕忙轉頭去看烏紹,心想這件事情於理不合,烏紹不可能會答應的才對。

  卻沒想到烏紹只是略微沉吟,斜著眼看了她一眼,似乎看出了她的惶恐和拒絕,他伸出手,握住她放在墨檀案几上的纖白葇荑。

  入手是一片冰涼。

  「愛卿所言極是,朕斷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玉景曜看著桌上那雙交疊的手,欣慰的笑了笑,臉上盡是一片祥和之氣。

  黎爾看著眼前彷彿慈祥老爺爺的玉丞相,心裡是一驚未平、一驚又起。

  「那麼就請娘娘盡早熟記百官名錄,務必於七日內記熟,微臣會隨時考核,一次不過,抄十次;十次不過,抄百次,想必就能熟爛於心了。」

  黎爾聽了,瞪著一雙比牛蛙還大的雙眼,看了看玉丞相又看了看烏紹,後者也只拍了拍她的手當作寬慰。

  「這是老習慣了,不只朕抄過、連福端慧澤恆皇后都抄過,放寬心些,啊?」

  黎爾心裡一片冰涼,再也沒興致抬眼去研究其它人長啥樣、家住哪裡、有啥興趣了。

  「……那麼容微臣為娘娘介紹,后裔司的各位大人。」

  黎爾點了點頭,接著便看著玉景曜對著每個上前的人作出了如下的介紹。

  「這是教您禮法的許大人。」

  「這是教您律法的謝大人。」

  「這是教您稅法的王大人。」

  「這是教您農桑的楊大人。」

  「這是……」

  ……

  嗯,玉丞相的介紹……非常的簡潔俐落。

  以上種種,玉景曜共念過去了二十六位大人,也就是文官名錄上最前面的二十六位。

  他念的輕巧,黎爾卻是越聽越頭疼。

  「最後,微臣教您朝政。」玉景曜走上前,持著玉笏版向她一福。「娘娘,微臣年老體衰,若有不足之處,還望娘娘多多體諒。」

  ……到底是誰該體諒誰?

  黎爾嘴角微抽,但還是笑著說:「先生言重了。」

  玉景曜低垂著頭,笑了笑,再一福,便是告退。

  「天色不早,臣等不敢耽擾陛下與娘娘歇息,臣等告退。」

  烏紹此刻站了起來,把玉丞相扶起,說了些先生多保重之類的話,又吩咐了王傳祿好生將玉丞相送出去。

  黎爾自然也是跟了過來,站在烏紹後面,這才看清了玉景曜的面容。

  ……!

  玉丞相長的與她在現世的爺爺一模一樣!

  「……爺爺……」黎爾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輕聲脫口而出。

  玉景曜轉過身來,笑吟吟地對著黎爾看,就像是在看自己孫女一樣。

  「……娘娘若是喜歡微臣這身皮相,不如微臣給您一幅畫像,如何?」

  鬼使神差地,黎爾還微微點頭應了。

  「……好。」

  烏紹看著黎爾失神的模樣,在寬袖下的大手立刻捏了捏黎爾的手,痛覺逼得她回過了神,臉色旋即緋紅一片。

  「不是……只是丞相像極了一位長輩……本宮才……」

  玉景曜露出理解的笑容。

  「能與娘娘的長輩相像,是老臣的福氣。」接著再一福身,腳步已經跨出殿外。「老臣告退。」

  后裔司的眾人連袂離開,黎爾微微倚著門框,看著天上的雲彩,原先清澈的藍天現在已經漸漸轉成暗紫色,而靠著太陽的那側,則是艷麗的橘紅。

  像一匹流光彩溢的錦緞那樣。

  烏紹牽著黎爾的手,陪著她看夕陽,看夕陽照在她臉上的光,卻蓋不住她從眼裡流溢而出的感傷。

  「想什麼呢?」

  「在想……如果不只我一個……」她喃喃道,像是在回答烏紹的問題,也像是在回答自己的疑問。

  「什麼?」

  黎爾的視線從遠方的彩霞拉回,聚焦在烏紹那張剛毅卻又不失溫和的臉上,對他淺淺一笑。

  「沒什麼。」

  冬日裡,天色很快就暗了,掌燈的宮女像螢火蟲般飄了進來,點亮了殿宇的各個角落。

  古代的燭火不似現代的燈光,亮度較暗,即使整個殿都點滿了,還不見得有多亮,反而會覺得熱。

  少了光的迫害,星辰自然更加熠熠生輝了。

  兩人在廊下看著晚霞,此時天還不算太黑,天空是淡淡的紫色並著深深的暗紫色,星星還有大多數都沒有亮出來,只幾顆最亮的在天邊一閃一閃的,這樣靜靜的,倒是也浪漫。

  輕綠的身影由遠處到跟前,只輕輕福了福,接著乖乖站立一旁。

  黎爾看了看她低眉垂首的姿態,又瞧了瞧她端放在腰前的雙手,到底是臨床待久了眼睛毒辣,一眼就瞧出了不對勁。
  
  「怎麼是妳,春茵呢?」

  輕綠瑟縮了下,眼神裡似有懼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