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VTuber介紹】VTuber是什麼?

RY | 2021-06-19 16:00:37 | 巴幣 1014 | 人氣 136

經過上一次的大致台V介紹,是不是對於VTuber本身是什麼有點疑惑呢?他們與YouTuber到底差在哪裡?又有哪些優缺點呢?讓我們來一一分析:

匿名性:VTuber不以真實的樣貌現身,匿名性高,以扮演角色的身份來表現自我。以虛擬的身份經營,觀眾不太會抵觸太過誇張的演出。

事前準備:兩者需要準備的拍攝、軟體設備不同。

直播:對YouTuber來說來直播模式並不是主流,加上主題偏重趣味搞笑、時事解說等內容經營的緣故,後製影片的佔多數,但對VTuber來說直播才是主流的經營形式。

聲音的重要性:由於VTuber只以聲音示人,因此觀眾更在乎口條、音色、演技、錄音品質的部分,接近動畫角色或有2D形象的遊戲實況主。

活在虛擬世界:VTuber主要在網路活動,甚少有線下活動,幾乎無法離開網路,相對YouTuber在現實碰到面的機會不是零來說,跟觀眾的距離感是很高的。

代言形象合適與否:VTuber適合用虛擬形象代言的商品,例如酒類、電子書等。

和平共存的虛與實:各自都有無法取代的主題,VTuber主要和虛擬內容、網路文化綁在一起,YouTuber是以現實生活為延伸的分享。



匿名性

眾所皆知,VTuber是虛擬的主播,他們不會以真實的樣貌現身,因此必須具備「他們在扮演角色」的認知,禁止拆穿真實身份也是一項不成文規定。不過即使VTuber是在扮演角色,過程中也會隱約透露現實的人生經驗,以及所處地點的狀態,虛實的界線相對一般YouTuber來說是很模糊的。

現實的人生經驗例如為大家解惑感情、人際關係、待人處事上的問題,這部分即使扮演的角色是非人類,也能用等同的經驗來回應觀眾。那所處地點的狀態是什麼意思呢?目前最常見的例子就是疫情下令封關和地震。由於這一、兩個月進入短暫三級警戒,宣導盡量民眾在家辦公、上課,能夠在早上開台的V瞬間暴增,這段時間出道的V也是之前的好幾倍;抑或是地震,台灣位於地震帶,只要不是在國外,很容易就會碰上地震。這兩點能迅速感受到VTuber確確實實活在現實的某個角落,只是隔著螢幕跟你互動而已。

由於VTuber本身是虛擬形象,觀眾能夠明確感覺到該形象是有人在扮演的狀態,因此會著重在虛構人物的演出感,而不在真實性。相反地,YouTuber多半是本人的延伸,更強調與生活的連結,不會太超脫現實,甚至還會認為沒有虛假成分,例如情境類的短劇、生活影片等等。

台灣前五十大高訂閱數的YouTuber當中,僅有遊戲短劇的實況主舞秋風,以及動畫短劇的娛樂公司Taiwan Bar不以真人的形象示人,其他仍以現實的形象進行活動。


事前準備

只論拍片本身的話是低廉的,拿起一台相機,甚至是一支手機就能拍攝簡單的影片,但就算是Vlog這類生活紀錄,也不是完全真實的影片,事實上我們最後真正看到的成品都是經過剪接而成的精華片段,並非完全的錄影紀錄。而以虛擬、不跟現實扯上關係的內容最花時間,作品賞析、說書、動畫等等,這類主題的YouTuber在主流市場相對不吃香,也很少轉商業。

VTuber的前置作業跟YouTuber很不同,雖然不需要拍攝取景,但光是處理2D形象就會花上不少時間,取得形象後還要搭配動作捕捉軟體來輔助虛擬人物的肢體動作,來來回回一、兩個月就過去了。就算是企業旗下的V,獲得的資源僅有基礎技術支援,其他如行銷、商案洽談、直播授權等業務在成長階段都是個人來處理。知名日本企業にじさんじ便是採用這樣的方針,簽下的新V在成長到一定規模前不會投注太多資源,因此畢業消息頻傳,存活下來的V實力非同小可。

VTuber早期多採用3D模型,動作捕捉相對又是一筆預算,通常沒有資本的個人不太會直接從3D進行直播。發展至今,業界終於摸索出從2D慢慢轉3D才是正確的順序。


直播

訂閱排行榜上的YouTuber以拍劇情短片、開箱和Vlog等後製影片類為主,直播為輔,通常不與觀眾直接互動,反觀VTuber有進行直播的是多數,無論是個人勢、社團勢還是企業勢,無論是什麼主題,遊戲實況、雜談、ASMR、歌唱都是可以進行直播的類型,甚至直播效果最好。

最早以VTuber身份出道的絆愛,以強調「人工智慧」為由,打從一開始就採用直播的形式跟觀眾互動,這種以直播為重的經營方式也沿用至現在的V身上。


聲音的重要性

VTuber是虛擬角色的延伸,整體由簡單的線條與色塊構成,動作和表情的調整以人為控制,精緻度遠低於真人的一舉一動,因此降低對觀眾的視覺負擔,可以更輕易地在該畫面中篩選出必須的情報量。但虛擬角色終究少了真實的肢體動作與精細的表情變化,最後就只能靠聲音的演出來帶動整體的情緒,因此「聲音」才是他們的一切。這點也反映在業界的人才選擇,大多都是聘請配音員或曾有聲音工作經驗的人來擔任角色的控制人員。

聲音也不是單純只有說話好聽、尖叫或魔性笑聲等等娛樂性較高的單一指標,其內容也是大家關注的地方。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專業,甚至不用說話,演奏樂器也是其中一種選擇。

除此之外,VTuber的技術問題主要來自軟體操作,從Live2D動作捕捉的調整到直播軟體的控制等等,只要克服了以上問題,素人也能輕鬆扮演VTuber。


活在虛擬世界

VTuber是虛擬角色,就算他們是真人在扮演,但角色終究是虛擬的,沒有實體,他們無法離開網路,在現實和真人進行互動。

2018年3月18日,絆愛曾經在Space Tokyo辦過線下聚會,但到了現場才發現她是從螢幕投射的影像,不是聲優本人來到現場,而且幾乎只跟主持人互動,當時就冒出不如回到網路看直播的討論。

但在6月30日的生日演唱會中達成舉辦現場演唱會的里程碑,擠爆場地Nicofarre,唱跳功力點燃了現場的氣氛。

從這幾點便知道在這世界上存在著可以接受虛擬概念的族群,他們不僅是該圈子的核心觀眾,同時也包含引領社群走向的業界人士,貢獻技術與熱情,凝聚起來完成以往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


代言形象合適與否


真人代言有請國內業配大神HowFun陳孜昊來擔當。

YouTuber能接到各式各樣的商案,價位也高,但礙於真人形象問題,無法接一些可能有負面宣傳的商品代言,譬如菸酒類,除了本身頻道就是該主題之外都不適合。

相反地,VTuber就沒有這層問題,能夠輕鬆代言酒類產品,甚至還有一些更適合的類型,譬如遊戲、電子書等非實體領域的商品。


和平共存的虛與實

現在礙於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主要以到現場消費以及吃重現實互動的產業開始出現緊縮的情況,像YouTuber蔡阿嘎就在去年透露收入來源變少,更別提一些需要外出的主題,根本無法進行。

其他娛樂產業也都傳出不少災情,對偶像、歌手跟宅活動受到的衝擊也都非常大,大型活動被取消或延期,喜歡線下活動的人紛紛被迫推坑或熱情被滅掉,無法回到疫情前那樣有衝勁。不過也有產業是因此活躍起來,VTuber就是其中突飛猛進的新產業,待在家中的時間變長,有更多時間進行創作,從事這行的品質與數量也因此大幅提升。

既然YouTuber是存在於現實的創作者,以分享生活周遭的人事物為主,而VTuber是虛擬世界的住民,透過螢幕展現自我,悠遊在網路跟大家互動。各自待在不同的世界,也是主攻不同的市場,當然不是競爭的關係,他們可以和平共存。

當年的絆愛帶來了「人工智障」的風潮,使得愈來愈多人發掘虛擬的領域有擴大發展的可能性,從一開始的日本國內擴散到世界各地,借鏡真人偶像的經營之道,經過多次改朝換代,漸漸形成穩固的模式,同時台V也吸收其中的精華,原先有點不見起色的企業勢找回他們的聲望,成為向外發展的中堅成員,期待日漸茁壯的台V能有更好的發展。

下一篇將會帶來台V的細部分析,深入講解目前的發展與瓶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