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謀士對呆瓜的挑戰書(2)

瀨葉 | 2021-06-19 13:01:56 | 巴幣 4 | 人氣 74


2 目擊者的閒話

  不同於一般的社團,運動類社團的社辦不是在學生活動中心,而是集中在體育館的二樓,跟行政辦公室和儲藏室同一層。為了好動的學生,除了體育館的外面設有籃球場以外,體育館內也有跟羽球共用的籃球場地,除了是下雨時上課的地點外,也是籃球隊的練習場。  
  公共建設通常不是那種會在意隔音品質的東西,沒有合唱團練唱需求的體育館更是如此,球敲在地面上的咚咚聲越過樓層,傳進籃球隊的社辦,聲音是很響亮沒錯,但還無法蓋住正在休息的隊員們的交頭接耳。三個一年級的男生圍著二年級的學姊正在叫囂:  「什麼?真的嗎?」  
  「確定?」  
  「學姊,妳剛剛說什麼?路毅靖學長的家?」  
  顯然是學弟的反應太大,學姊立刻皺起眉頭:「噓,小聲一點!路易在樓上!」  
  「他三對三打得正上手,不會聽到啦!」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是還是要小心一點。」  
  「好啦好啦,學姊,小莢學姊,快點講啦,妳說路毅靖學長的家怎樣?」  
  不好意思啦,路易,你要成為學弟吃瓜閒話的材料了──小莢一面在心裡跟正在樓上室內籃球場打三對三的隊長道歉,一面吊起眼睛、上半身前傾,擺出準備洩漏重大機密的態勢,壓低聲音開口講話:「你們知道路易有女朋友吧?」  
  「有聽說。」  
  「跟小莢學姊同屆對不對?」  
  「我有看到過,還滿可愛的,眼睛很大,皮膚很白。」  
  「你在哪看到的,她從來沒來過球場啊?」  
  「有規定一定要在球場才算嗎?我之前有看到過路毅靖學長跟一個女生一起在橋下那間咖啡廳吃飯,普通只有男女朋友才會單獨在那邊吃東西吧?」  
  「這樣說來好像也是耶⋯⋯」  
  「好了你們不要打斷小莢學姊好嗎?我還想吃瓜啊。」  
  「對對,學姊請繼續說。」  
  小莢清了清喉嚨:「路易在學校附近跟他同學一起租房子住,就在我房間的樓下。我房間是四樓,他跟他同學住二樓。他同學上星期考完最後一科就回家去了,這個星期白天都沒有人。」  
  「然後咧?」  
  「然後啊──就前幾天而已,我第三第四節沒課,回房間去拿下午要用的講義,上樓的時候竟然聽到路易房間傳出那個!」  
  「哪個?」  
  「就是那個啊!」  
  「學姊,聽不懂啦,那個到底是哪個?」  
  「唉唷我女生來講很不好意思的說!就是在床上,嗯,那個……總之就是,超大聲的!我在門外都聽到!」  
  小莢講著自己臉紅,聽的人也臉紅,但想聽八卦的心態還是贏,有人繼續發問:「不是學長跟他女朋友?」  
  「不是!」小莢回答得非常快:「路易那個時間有課,而且是期末報告,我回房間之前還看到他在他系館外面討論報告順序,所以不是他,我非常確定!」  
  「那就是……」  
  「小莢學姊,妳的意思是……」  
  周圍的聲音都變小,是很不好意思的那種小聲,就連講話的小莢本人都住了口,社辦內的空氣變成尷尬的沉默,搭配的背景音是樓上傳來運球的咚咚聲。  
  約略五秒後,有人開口了,聲音還是很小:「小莢學姊,妳覺得……路毅靖學長知道這件事嗎?」  
  小莢還沒回答,旁邊的人插嘴了:「應該不知道吧?」  
  「這種事情,普通不會讓男朋友知道吧?我要是知道我女朋友劈腿的話,不發瘋才怪!」  
  「我比較想知道,既然已經有像路毅靖學長那樣的男人當男朋友,為什麼還要劈腿。學長沒有什麼不好啊!又高又帥,不管是功課還是體育成績都不錯,條件這麼好的男人上哪去找啊?」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不過這種事我們管不了的吧。」  
  「也是啦……」  
  恰恰就在這個沉默的空檔,社辦的門開了,一群二年級、三年級的隊員滿身汗水地進了社辦,路毅靖也在其中。他是最後一個進門的,剛剛三對三比賽的球就在他手上。他順手將球投進旁邊的儲物籃,從櫃子裡拿出自己的水壺跟毛巾。  
  「我們用完了,你們要不要也上去打個兩場?」  
  「呃、那個……」  
  學弟們的尷尬都寫在臉上,路毅靖不明就裡地皺了一下眉:「校際比賽就快到了,就算你們還不是先發,也得練球吧,籃球隊是給你們每天坐在社辦閒聊的嗎?」  
  「是、學長……」  
  姑且不論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尷尬,總之被訓了一頓還找到台階下的學弟一個個站起來,從籃子裡拿出球就倉皇逃出社辦。路毅靖看著他們的背影,有些無可奈何地撇了下嘴唇:「今年的學弟素質好像不太好。」  
  「還可以了啦,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認真看待比賽,畢竟就算是校際比賽,也沒有什麼排名或者獎金獎品之類的,打個身體健康罷了。」  
  「哈,是沒錯,但我跟路易同意見。今年的一年級裡面,我看大概有三分之一入隊的目的是釣妹妹。」  
  「每年不都這樣?」  
  「然後目的不純的學弟就三年都是單身狗,這是籃球隊的傳統。」  
  「所以像路易那樣的人才會有女人陪啊!」  
  小莢原本坐在桌邊低頭在敲手機,耳朵聽三年級的學長閒聊,講到這一段的時候,她反射性地抬起頭,朝路毅靖的方向望了一眼,後者的目光也正巧落在她身上。  
  她做了虧心事,她自己知道。  
  然後,看到路毅靖的表情時,小莢敢對天發誓說,路毅靖在笑。不管是不是她的心虛加成,總之他在笑,而且是那種令她感到「慘了大事不好」的笑法。
#BL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