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另一位天使,另一匹狼 ▲ 第四篇

Cale Wei | 2021-06-19 12:00:02 | 巴幣 1012 | 人氣 164


    



    落入海水中,狼要如何活下來呢?




    ▲
    
    
    我在戰鬥。
    

    我在與誰戰鬥?
    

    我在與夢魘戰鬥。
    

    與一場不會消失的惡夢戰鬥著。
    
    
    ▲
    
    
    拉普蘭德沉浸在那猶如失去重力的空間內,輕盈揮舞四肢的動作之中。
    
    羅德島所提供的訓練器材是安全兵器,但即使是最大一號的長劍,也不及斯卡蒂在作戰中使用的武器尺寸。她時而單持,時而雙手握柄,上半身隨著劍的揮動而保持平衡。
    
    悶沉的打擊聲就像是伴隨著訓練假人的使命而生,在斯卡蒂殘暴而粗魯的姿勢下屹立不搖。
    
    畢竟是用來承受破壞的器材,堅韌一些也是理所當然的。拉普蘭德看著對方舞劍的姿態,卻始終無法辨認出其源自何方。
    
    於迅捷劍的精準和靈巧相差甚遠,也沒有萊塔尼亞劍技的八方纏繞,與典出敘拉古的七劍姿態同樣有著差異。更不用說,她的揮砍偏離軸心,無視劍的強邊與弱邊。就像是……
    
    就像是對一個巨大而未知的謎團揮出手上的劍。
    
    斯卡蒂的動作停了下來,銀中帶灰的長髮因汗水而有幾根黏在肌膚上,顯然她運動的時間並不短。
    
    拉普蘭德坐在能夠吸收衝擊的地上,雙眸中的渴望毫不掩飾。那是帶有企圖的眼神,展現出了她發現獵物時的銳利力道。
    
    「願意來一局嗎?」她的聲音富含著喜悅的情緒。
    
    阿戈爾人所擁有的赤紅瞳孔猶如讓血液淪為笑柄一般的殘暴,這使得斯卡蒂的眼神更顯冰冷。
    
    「我現在沒有興致跟妳對練。」她將長劍扛在肩上,嘆了一口氣之後,以低沉而柔和的嗓音說道:「我累了。去找別人。」
    
    「妳看起來還不夠累。」顯然拉普蘭德的執著並沒有那麼容易動搖。
    
    斯卡蒂搖了頭,懶得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爭辯。她拿起一旁的毛巾與水瓶,逕自向一旁走去。「博士交代我,只要做規律的運動就好了。」
    
    拉普蘭德聳了聳肩,不以為意。
    
    「我不知道,妳到底想要追求什麼。」這位來自阿戈爾的深海獵人以眼角餘光看著對方,但僅僅只有停留一晌而已。她的語氣像是警告,又像是在鄙視。「海水深沉,狼難活存。」
    
    或許是不願再被糾纏,斯卡蒂僅是瞥了一眼拉普蘭德那蒼白乃至病態的臉龐,彷彿那是糾纏於某個混沌空間的幽暗產物似的。
    
    她走往器材區,思索著接下來博士幫她安排的行程。不過,那短暫的思緒只維持了寥寥的幾秒鐘。
    
    深海獵人用力地往身後甩動長劍。
    
    堅硬物體互相打擊的沉重觸感立刻在手掌中散開。歹毒與兇惡佔據了拉普蘭德的臉龐,手中的木棍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長劍的護手之上,鈍厚且冰冷的劍尖,停留在白皙的頸邊。
    
    「這真是太不幸,太沒必要了。」她的聲音之中,透露著難以辨認的情緒,像是掠食者正準備伸出爪牙來撕咬獵物似的。
    
    但有一點,斯卡蒂十分明瞭:她似乎惹怒了一匹惡狼。
    
    「我只是要照著博士的規劃來行動而已。」深海獵人以平靜的語調說著,讓那柔和的嗓音添了一份安撫的效果。
    
    儘管如此,她仍然沒有放下手中的劍。
    
    一抹微笑浮現在拉普蘭德的臉上,惡毒與殺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宛如刻劃在漆黑的靈魂深處,蠢蠢欲動的癲狂。
    
    她對斯卡蒂的反應感到滿意了。
    
    「幹什麼!妳們兩個想找麻煩啊?」此時,佐菲婭的聲音逐漸靠近。
    
    鞭刃騎士氣沖沖地衝到兩人之間,她的態度比起龍門近衛局毆打感染者時的氣魄,還要更加不可一世。
    
    「我在向她打招呼。」拉普蘭德隨便搪塞了一個理由,但顯然對方並不領情。
    
    「她想打架,但我不想。」斯卡蒂則一五一十地說道。
    
    「剛才拉普蘭德的態度可不像是被拒絕的模樣。還有妳,妳最好尊重一下別人的意願……」即使如此,佐菲婭依舊開始不由分說地斥責兩人。
    
    
    ▲
    
    
    「感覺打不起來了。」霜葉將漢堡的包裝紙揉成一團,塞進紙袋中。「我本來想壓妳的監視人贏的。」
    
    「真可惜,我覺得那個阿戈爾人的賠率比較低。」莫斯提馬看著遠方的喧囂,就連一旁的訓練班也停下來看熱鬧,不過明顯是佐菲婭扛起了主角位的責任。
    
    沃爾珀女孩把垃圾收拾完畢,決定將休息時間結束。她站起身,剝下了耳罩式耳機,並小心翼翼地與外套疊在一起。
    
    莫斯提馬看著霜葉裸露的上臂、以及鎖骨上的源石結晶,腦中浮現了拉普蘭德那亦被源石結晶所侵蝕的皮膚。
    
    「妳的礦石病也不輕啊。」墮天使有些惋惜地說道,那是帶著一股感慨的空蕩聲響,迴盪在另一個不曾經歷過的空虛世界。
    
    但這種礦石病患者,在羅德島上比比皆是。
    
    「以前沒辦法治療,所以就變這樣了。」霜葉的語氣反而讓人感到豁達許多。「反正在這邊能控制得很好。」
    
    「以前。」莫斯提馬輕輕揚起眉。「我記得妳以前是軍人。」
    
    「最一開始的確是,不過我也當了很久的僱傭兵,都要算進去。」沃爾珀女孩用手指梳過那頭銀白色的柔順長髮。「兩邊都有它的意義。
    
    是啊,一個人的過往,不會是毫無意義的。莫斯提馬心裡想著。
    
    儘管如此,有的人認為它重如泰山;有的人卻覺得它輕如鴻毛。
    
    「妳不來動一下嗎?」霜葉一面伸展著四肢,一面發出疑問。
    
    「下次吧。」莫斯提馬輕輕一笑,那份笑容看起來就像是排風扇突然高速運轉一般的,讓一切都回歸正常的微笑。
    
    
    ▲
    
    
    妳還會做夢嗎?
    
    在佐菲婭結束訓話之後,斯卡蒂這麼問了拉普蘭德。
    
    「夢境是與過往記憶的聯繫。」深海獵人說著,語調像是在深沉海水裡從口中吐出的氣泡。「如果妳的視戰如命是屬於過往的自己,那妳不正是一個活在過去的人嗎?」
    
    她抬頭仰望著,坐在地面上的軀體彷彿被浪濤捲到遙遠的汪洋之中,缺乏了活力與反應,只留下寂靜的空虛。
    
    「妳怎麼突然變得有趣起來了?」拉普蘭德扯出了一抹淺笑,看向對方。
    
    「我在剛剛想到的。」斯卡蒂轉過頭,看著眼前這匹灰狼。「我看過妳的幹員檔案。」
    
    那麼,她知道的並不少。拉普蘭德瞇細了眼睛。她意有所指,無論是指向德克薩斯,還是那些黑暗而又泥濘不堪的經歷。
    
    「如果,夢魘讓妳的過往,把妳自己殺死。」此時,斯卡蒂再度開口。「妳能怎麼做。」
    
    「很抽象的問題。」拉普蘭德感受到一股異樣的喜悅,在不知不覺中萌發的。是因為她提起了那段過去?「呵呵……我們又不會死在夢裡。」
    
    「會的哦,而且是最深沉的惡夢。」深海獵人的赤紅眼眸之中彷彿波濤洶湧,淹沒了礁岩與海灘。「有過去的自己、最害怕的東西,還有夢魘本身。」
    
    她說得很詳細,就像是親身經歷。
    
    拉普蘭德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在最近的睡眠之中做過一場夢。只是,它太模糊了,幾乎沒有在記憶之中留下任何痕跡。說到底,夢境本來就不會被大腦所記憶。
    
    「趁妳還能做夢時,好好地想一想。」斯卡蒂站起身,視線落在陷入思考的拉普蘭德身上。
    
    海水深沉,狼難活存。
    
    猶如恫嚇般的話語深深烙印在心中。她所面對的過往,已經化為夢魘,讓死亡在夢裡顯現。
    
    「聽起來就像是幻想。」拉普蘭德聳了肩。
    
    「我也希望那只是幻想。」斯卡蒂歪了歪頭。「妳靠我太近了,希望夢魘不會找上妳。」
    
    落入海水中,狼要如何活下來呢?
    
    
    ▲
    
    
    「妳很熱,而且全身都是汗味哦。」
    
    墮天使的聲音十分平靜,靜得有如緩慢飄落的枯葉,落到了不知堆積幾層的腐敗葉堆之上。
    
    「還是妳要先洗個澡?」
    
    對方依舊毫無回應。
    
    莫斯提馬輕輕靠在牆上,看著站在身前,以手掌抵著牆的拉普蘭德。從離開訓練場後,她就有些心神不定。
    
    灰狼露出沉思的表情,眼中卻沒有任何一絲的光彩。
    
    「我在問妳話哦。」這時,莫斯提馬伸出右手,將對方的嘴角撐起。「笑一個?」
    
    「啊,我在想事情呀,怕妳跑掉才這樣子的。」拉普蘭德甩了甩頭,掙脫墮天使的惡戲。
    
    「我不會逃走的,就像在訓練場那樣。」還挺好玩的。莫斯提馬在心中的喜悅突然膨脹了許多。「但妳該去沖澡了,我不想要同居人滿身大汗的走來走去。」
    
    「妳不會跑掉?」拉普蘭德以食指抵著下巴。
    
    「我一向以誠待人。」莫斯提馬點了頭,笑容在臉上綻放。「要立誓嗎?」
    
    「想來這一套?」灰狼從墮天使身前後退了幾步,欲要找尋自己的替換衣物。
    
    她突然覺得莫斯提馬今天很安份,儘管相識的時間並不長,但沒有任何舉動的話,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我在此立誓,在規範之下,不會輕易背棄對方。無論威嚇與險阻、荊棘與病疫。」那有些慵懶而又蘊含著某種未知的嗓音立刻消滅了拉普蘭德的疑慮。她轉過身,看見莫斯提馬一手扶在胸前。
    
    是拉特蘭的誓約禮儀。
    
    「直到死亡的海灘,亦無法將我們分離。以拉特蘭之名。」這位墮天使依舊是那抹笑容,但在此刻卻充滿著難以言喻的紊亂痕跡。「滿意了嗎?」
    
    拉普蘭德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也笑了。她現在確定了一件事:
    
    


    那即是眼前這位薩科塔,說不定比她想像得還要瘋。




(待續)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仰賴各位的支持讓我得以準時地更新。

比想像中花了更多篇幅來切入劇情主軸,希望之後的節奏能掌握好。

然後拉普蘭德的一句台詞Neta了教父,我覺得效果太好了。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拉普在訓練場的持續找樂子,斯卡蒂冷熱兼具的微妙預言,還有霜葉帶著認真氣息的戲謔,不愧是Cale大,拿把比例調和的很恰當,完成了跟一杯美妙的調酒很像的文章(雖然沒喝過www)

我很喜歡拉狗狗那句「我們又不會死在夢裡」,並不是無畏或是勇氣謳歌...
很單純的闡述著拉狗的思想:遠比夢饜更危險的存在終究是現實,就算沉醉在夢饜中也遠比清醒過來安全多了。

完全體會到,越是認真的話語所造成的毛骨悚然越強大@@....最後小莫那段誓文的感覺真的超微妙的詭異啊OAQ
從這氣氛來看,下一篇是小莫要絕地大反攻了(愉悅
2021-06-19 21:53:10
Cale Wei
謝謝伊凡ㄉ留言(#
這篇分配劇情的時候試著讓它們比較均等了,希望能符合段落該有的資訊量。不過我覺得整體的比例還是有待改進啦xd

拉普蘭德大概已經不怎麼會被嚇到了,所以斯卡蒂的話才會對他沒甚麼影響吧,不過這是後面劇情的前置段落,所以還是要讓她們碰撞一下(?

小莫就……她在沒有涉入主要劇情的時候,感覺就很適合調戲(X)拉普蘭德,當然她也是卯起來搞人的那種類型就是了w
2021-06-19 23:28: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