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5) 少女替雙親好好的安葬

河合艾梅莉 | 2021-06-19 08:44:01 | 巴幣 4390 | 人氣 571

連載中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資料夾簡介
在這場戰爭中,少女就算失去了聲音,也選擇堅強的活下去...

◆封面圖版權由塔可TAKO,金永浩,河合艾梅莉等三人持有

◆本作品於每周六早上固定更新



位在福山市郊外的浦上八幡神社境內的地洞。
備前銳司和井原蕗實昨夜吃完飯後,又翻雲覆雨了一番,不僅開胃菜要,飯後甜點也是細細地品嘗。
時序暮春,廣島這邊的暑氣漸至,兩人一同蓋著一條被子睡著了。
這三天來兩人都過得很疲憊,放鬆下來後睡得特別沉……
外頭是白天的話,地洞裡的明亮度也會上升,細小的透氣孔透出光線,配合上銳司點的小燈,能見度算得上是充足。
銳司爬起身子,看見蕗實還在睡,望向時鐘已是下午四點,他穿上四角褲,以及迷彩內衣,接著將卡其色的軍裝穿上,確認槍械的功能,掛在戰術腰帶上頭,背心上插了把預備使用的短柄手槍。
聽見擺弄槍枝和複合弩的聲響,以及金屬零件碰觸的聲音,蕗實幽幽地醒了過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蕗實抱歉,吵醒妳了嗎?」
雖然銳司這麼說,但手上的動作可沒停下,俐落地整理裝備。
「……」
感覺到銳司可能在自己穿完衣服前就又出去了,蕗實只得找了條大毛巾,將自己鎖骨以下的地方包了起來,避免露出重點部位,拉了拉銳司的袖子。
「怎麼了嗎?」
銳司望著全身上下只包著條浴巾的蕗實,不明所以。
此時蕗實微微一笑,吻上了他的臉頰,拿起桌上的紙筆,銳司順著她的筆觸將文字讀了出來。
「路、上、小、心。」
蕗實將寫著路上小心的便條紙拿在可愛的臉蛋旁,開心的笑著,銳司回給她一個簡單的微笑。
「嗯,我會的,今天一樣深夜才會回來,想去偵查些東西,我回來會敲幾下作為暗號,如果除了我敲的暗號以外的聲音,蕗實妳就去躲起來。」
【銳司先生,這個地洞真的安全嗎?】
如果要對話的話基本上還是用手機打字比較方便,蕗實將便條紙放在一旁,拿起智慧型手機快速地鍵入了自己的疑惑。
「很安全,沒有活人能接近吧,敲暗號只是以防萬一。」
銳司平淡的說著。
洞外的地雷和詭雷以及穿刺陷阱十分密集,即便掃雷,自己也會發現被動過痕跡的地方,不可能讓對方有機會慢慢掃雷的,要是監測到地雷減少,他就會離開地洞,再徹底殺掉掃雷的小隊。
「那我出門了。」
銳司說完便離開了地洞,並妥善的將防護蓋給蓋上。
蕗實見銳司離去後,打了個哈欠,躺回床上,捲著自己的髮梢,有些害羞的傻笑。
-銳司果然好酷呢,呵呵呵~
-昨天我也和他做了好幾次,感覺有點幸福呢~不知道銳司先生怎麼看待我,呼嚕嚕~
想到這,蕗實便覺得心底很開心,抱著銳司的換洗衣物,又再度睡了半個鐘頭,直到黃昏的夕陽從孔隙中斜射進來。
醒來後她便開始著手打掃地洞,將乾糧的包裝紙收集到垃圾袋裡。
「~!」
蕗實想到了什麼,拿著硬紙板,決定將一些平時常說的話寫上去,這樣就可以不用等自己打字和書寫了。
接著將手機插上銳司的太陽能蓄電池充電,用電子熱水器洗了個澡,沖洗掉身上的疲憊,以及昨晚被銳司射在臉上和胸部上的精液痕跡。
最後才拿出乾糧哈姆哈姆的吃著。
-飯等銳司先生回來再一起吃好了,一個人吃沒什麼意思。
等等再把被單洗一洗吧~
至於外出的銳司,拿著望遠鏡,一邊隱密移動著。
雖然自己佈下了許多微型攝影機,但,有些事情他還是要親眼確認一下,於是來到笠岡邊境的山丘上。
「笠岡,徹底變成薩摩軍的地盤了呢……這樣一來,他們肯定會建立補給線的……」
銳司嘆了口氣,自己身上的裝備不足以對應輸送隊,即使他去埋地雷,也會因為數量不夠多,無法全殲對方,畢竟沒有車輛,身上搭載量很有限,太不方便了。
但什麼都不做也不是自己的風格,於是他摸黑潛入了薩摩軍的臨時倉庫。
果不其然,一旦人多、薩摩軍的警戒心反而更容易放下,觀察了三、四個小時,確認他們的換班時間。
咻-
瞬間,將負責觀察監控畫面的士兵狙殺,同時短路了監視系統和警報裝置。
雖然薩摩軍方的警報和監視儀器不容易破壞,但銳司可是對這些東西瞭若指掌,這幾年來的經驗讓他有如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以防屋內還有警報器,他啟動身上的微型EMP,以他為中心,十公尺範圍內的電子儀器都將失效。
隨後,他悄悄的來到糧食和彈藥的地方帶走了一些,將窗戶撬開後,在門把安上一開門就會觸發的炸藥。
接著再度離開這裡。
當他走遠後,彈藥房爆破,儲存食物的地方則燒成一片灰燼……
「可惡!到底是誰幹的!」
「不可能的!警報器也沒響啊!」
聽見士兵們的咒罵聲,銳司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笠岡,準備動身返回地洞。
但回到福山,他卻看見了不應該屬於這裡的人,正在離自己地洞約兩公里處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銳司拿出了望遠鏡觀測。
「一個小隊的土佐藩軍人……?」
望著他們身上的軍服,的確是隸屬於土佐藩的白底綠邊軍裝,既然只有一個小隊,代表他們應該是屬於特種單位的高階步兵。
既然是土佐藩的軍人,應該不是來幫薩摩藩助拳的,硬要說的話應該是長州藩的盟友。
-不過他們來這做什麼?
雖然心中有著疑問,但銳司可不好事,確認對方不是薩摩軍人,那就與他無關了。
默默的繞開了土佐藩的小隊,回到浦上八幡神社境內。
此刻的蕗實聽見地洞外的聲響,戰戰兢兢的─
但外頭的銳司,立刻敲了幾下暗號,示意他回來了,蕗實才又鬆了口氣。
見銳司爬入地洞,蕗實溫暖的一笑,彷彿是在說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接著她拿出兩包雞肉飯,示意今晚的晚餐,雖然這時說是吃消夜也不為過就是了。
「謝謝妳,蕗實,我們開動吧~」
「……」
蕗實開心的點了點頭,和銳司一同倚著牆邊吃飯,這讓銳司頭一次體會到,有人等待自己回來的這份喜悅感。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快一個禮拜。
這天,兩人一同用完晚飯後,蕗實稍微將環境整理下,便倚靠在牆壁,撥弄自己的手機。
「……」
銳司瞥了她一眼後,繼續做自己的事,清點裝備和保養。
雖然先前發現了土佐藩的軍人讓他有些在意,不過這並不打緊,反倒是最近薩摩藩的進攻有些緩慢的情況,大概是要進行裝備清點和人員整編吧。
將複合弩保養完畢收回戰術背心上後,銳司瞥見了蕗實眼旁的淚痕,立刻站了起來湊了過去。
「蕗實,怎麼了呢?」
「……」
蕗實搖了搖頭,並揮了揮了手,彷彿是在表達什麼也沒有。
但銳司右手摟住了她的腰,讓她將重心靠在自己的胸口,或許是自己的生活過於血腥和暴戾,他只覺得蕗實就像易碎品一般,不好好呵護可不行。
「……?」
蕗實有些困惑地抬頭望著銳司,為什他將自己抱住了呢?
「妳的表情太容易被人看出有心事了,蕗實。」
「……」
聽見銳司這麼說,蕗實低下頭去,拿著手機,將自己與家人合照的照片給銳司看,眼眶紅紅的,滿盈的淚水,隨時都會滑落。
「這是妳的爸爸和媽媽?」
蕗實有些沉悶的點了點頭。
銳司嘆了口氣,關於這事他是無論如也是沒辦法幫忙解決的,人死不能復生,要是自己當時把蕗實的爸媽一同救下就好了呢……
-不,那樣的話就無法和蕗實像現在一樣相處了吧?
當銳司思考到這裡,他忽然察覺到一件事。
原來自己把蕗實看得這麼重要嗎,不過就是相處了幾天的女高中生罷了,她根本是拖油瓶……
-或許不應該救她的,讓她被輪姦然後被殺死……
此時蕗實拉了拉銳司的袖子,似乎是有什麼懇求似的,用水汪汪的清澈眼光望著他。
銳司立刻改變了主意─
前言撤回-
蕗實最棒了!誰都別想傷害她。
「怎麼了呢,蕗實?」
蕗實拿出手機打字。
【我想去見爸爸和媽媽……】
「妳想去到外面?」
蕗實點了點頭,接著打上字。
【我想把他們好好安葬。】
銳司嘆了口氣,抱著蕗實的肩膀,認真地看著她。
「過了這麼多天,屍體大概都腐爛了,肯定很慘不忍賭。」
「沒關係,我想我是該做好心理準備的。」
蕗實表達完自己的意志後,銳司看了看今天的日期,便簡單的穿上戰術背心。
「好,我帶妳去吧。」
「……?」
蕗實眼睛一眨一眨的,打字。
【外面很危險的吧,要是帶著我,銳司先生無法集中注意力的。】
「不,今天薩摩兵不會出現。」
「……?」
蕗實仍舊不明所以。
根據我的分析,他們這幾天應該在據點進行高裝檢。
「?」
反正他們不會出現在外頭就是了。
銳司覺得對沒從軍過的人解釋起來真麻煩,便直接拉起蕗實的小手,帶上她出門去了,更正,出洞去了對。
於是兩人一同離開了地洞,許久不見天日的蕗實再度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和陽光的沐浴,雖然反射性地伸展一下身體,但一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心情也跟著沉悶了起來。
「對了,蕗實,請跟緊我喔,別離開我一公尺半的距離。」
「……?」
雖然蕗實不明白,但還是照著銳司的話做,和他拉著手,小心翼翼的著。
一個小時後,兩人再度來到了笠岡的郊區,笠岡桃山郵局附近
「我記得,蕗實妳爸媽被殺掉的地方是在那兒,要去嗎?」
「……」
見銳司手指比防空洞的方向,蕗實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點了點頭。
一路前進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惡臭,周遭民房的居民估計也都無依倖免的曝屍於此……
在銳司的帶領下,她看見了自己父母的屍骸,雖然臉已經潰爛到完全認不出來了,但是從衣著來看確實是她的父母。
「……」
蕗實有些不忍地將頭低了下來,可怕的臭味讓她遮掩著口鼻。
眾多蒼蠅在屍體上盤旋停留,連日來的曝曬讓屍體早已腐敗長蛆,甚至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頭曝出。
噁噁、噁……
蕗實吐了。
早餐吃下去的小魚乾粥,全都從胃嘔了出來。
……
銳司輕拍著她的背,不發一語地將水壺放在她旁邊。
嘔吐了一陣後,蕗實喝水沖淡了不舒服的感覺。
然後她雙膝跪倒在地面,雙手不斷擦拭著自己的眼淚,張著嘴巴只能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音,連個像樣的哭喊聲都沒能做出。
曾經一家人和樂融融,一起吃著晚飯,如今雙親卻變成這副模樣,讓蛆蟲啃食……
「啊、啊……嗚嗚啊啊啊……」
「……」
不理會正在哭泣的蕗實,銳司拿出從報廢車輛上取出的汽油,潑在他們身上。
「蕗實,現在要埋進土裡是沒可能了,燒了吧。」
「……」
蕗實輕輕的點了點頭,和銳司對著屍體雙手合十了半分鐘。
銳司便點了根火柴,登時雙親的屍體變成一團火球,進行著簡單的火葬。
「……」
蕗實就這樣望著已故的雙親燃燒的樣子,眼角不住滑下淚水,蹲坐在一旁,銳司也跟著坐在蕗實的身邊。
現在的她很慶信自己能夠活下來……
【銳司先生的父母,身子還安好嗎?】
「也死了,被薩摩藩的軍人給殺掉了,和妳一樣。」
「……」
蕗實聽聞,也不再說話,靜靜的蹲坐在一旁,直到已故的父母燒成焦炭。
見到銳司起身,她遞出手機。
【要回去了嗎?】
「不,我有個想去的地方……好像也好一陣沒過去了呢。」
「?」
蕗實眨了眨眼睛,雖然不明白銳司想去那兒,但自己還是跟著去吧。
接著銳司從郵局的車庫牽出一台打檔的郵務機車,將安全帽拋給蕗實。
上來吧。
銳司騎著郵務檔車,後頭載著蕗實行駛在山裡的縣道一路往西,這條路遠比海岸線快速,且現在也安全許多倍,還存活的廣島人都是這樣走的。
經過了以章魚為特產的三原市,又路過了竹原市,穿過東廣島市之後,廣島市就在眼前了。
但是,雖然是泱泱大城,四周卻盡是廢墟,比起上個禮拜才遭到攻擊的笠剛,這裡破敗的更加使人嘆息。
曾幾何時熱鬧的街道上早已毀壞不堪,四周的屍體也都沒有掩埋,長年曝屍在外,也已沒有血肉,只剩下乾枯的白骨……
周遭更是完全沒有人煙,要是晚上來肯定會很恐怖吧……
【為什麼要來廣島呢?】
蕗實雖然住在笠岡,但她還記得以前曾經和家人來過廣島市逛街買東西,當時熱鬧歡騰的城市模樣讓他印象深刻。
◆JR廣島站北口 (2014年6月 自行拍攝)

「廣島市,我的家鄉。」
「……」
銳司平淡的說著,蕗實望著四周的骨骸,有些害怕的環抱著他的腰際,但銳司也沒有過多的反應,僅僅是讓蕗實貼著自己。
郵務檔車繼續在市區內行駛,騎過了破損的路面,越過了斷開的管線,最後來到了一處獨棟的房子,窗戶都破裂了,門也被撬開。
「?」
蕗實望著裡頭牆上依稀還存在著血跡,以及凌亂不堪的內部,心想這裡一定曾發生過很慘烈的事情……
只見銳司慘淡一笑。
「歡迎來到我家,要進來坐嗎?」
「……」
蕗實輕輕的點了點頭,讓銳司牽著自己,走進屋內,四周的東西都布滿了灰塵,血跡到處都是……
接著來到後方的院子,看見三個簡單的墓塚,銳司向著它們跪下後禱念著什麼,接著又站起身子,稍微打掃了一下周遭的環境。
【這三個墓塚是?】
蕗實拿出手機打了這段問句。
「我的父母、還有裕美。」
【裕美?】
「嗯……裕美。」
望見蕗實有些好奇,銳司也覺得隱瞞也沒什麼必要,便將左胸口袋中的照片拿了出來。
那是兩名高中生的合影,男孩被女孩強挽著手拍照,女孩臉上洋溢著開心的微笑,還比著耶~的手勢,至於男孩只是露出很害羞的樣子。
看起來就是一對十分甜蜜的情侶……
「……!」
蕗實看了看照片之後發覺到了什麼,這個男孩的臉孔和銳司很像!
除了現在臉上多了一股成熟感,和一股抑鬱的表情以外,基本上就是一模一樣!
……!!
蕗實用右手食指將照片上的男孩比著指向了銳司。
「嗯,是我。」
銳司簡短的回答,只是望著墓塚楞楞出神。
蕗實看著照片中的女孩子,長相甜美,又充滿精神的樣子,和銳司待在一塊笑容充滿幸福……
她頓時明白到,照片中的女孩子就是銳司提到的裕美。
【是個很漂亮開朗的人呢……】
「嗯,她很漂亮。」
蕗實撫摸著照片中裕美的面容,也若有所思的發起了呆。
過了一會後,銳司牽起蕗實的手。
「回去吧,蕗實。」
「……」
蕗實點了點頭,望著裕美的墓塚,在心中默念著。
-裕美小姐,我、會照顧銳司先生的生活起居……絕對不會給他添麻煩……希望妳能保祐銳司先生讓他平安……
騎著郵務檔車沿著原路回到了福山,車程大約90分鐘。
進入地洞後,蕗實便開始張羅晚餐,銳司則是靠著牆面,看著手中的照片,回憶著往事。
那天放學的時候,銳司正走出校門口沒多久,後方就傳來女高中生的聲響,並從後方抱上了他上半身。
 
『欸嘿嘿~抓住你了!銳司~』
『啊,裕美!』
看見亞麻色的髮絲,銳司立刻發覺到來者是誰了。
『真是的~我明明說要等我了不是嗎?銳司這個壞人。』
『因為,我不早點去的話特價品會被搶光的……裕美今天不是要來我家寫作業和吃晚飯嗎?所以……』
銳司害羞的摸了摸後腦杓,這個舉動讓裕美臉頰泛紅的一笑。
『真是的,跟我說一下就好啦,走吧~銳司,一起去買菜吧。』
兩人買完菜後走在回家的路上,這時裕美便挽著銳司的手臂。
『啊,那裡有大頭貼機,拍張大頭貼如何呢~』
『大、大頭貼嗎……那就代表要兩個人這樣貼著……等等,別拉我進去啊!?』
就這樣,兩人拍完了大頭貼,裕美開心的望著照片。
「呵呵~和銳司的合照~」
望著只是和自己拍一張大頭貼就開心不已的裕美,銳司牽起裕美的手。
「回去吧,裕美。」
「嗯~!銳司!」
兩人相視著彼此幸福一笑,堅信對方將會陪伴著自己成家立業,然而,這一切都被薩摩藩的軍事擴張政策給摧毀了……
「不要!銳、司!銳司嗚嗚嗚!不要不要不要!嗚咕!」
 
自己躲在衣櫥內,只能望著裕美被輪姦,最後被掐死的樣子歷歷在目,當時自己甚至害怕連動都不敢動。
 
當時裕美是如此渴望自己能救她,但自己什麼也辦不到,只能躲著默不吭聲的看著薩摩兵對裕美施以暴行,甚至殺害了她。
 
回憶到這裡,當時巨大的無力感立刻化為了仇恨,裹上心頭,銳司的眼神充滿了怒火以及恨意,咬緊自己的牙齒,握緊雙手……
 
「我一定要將你們通通殺得一乾二淨……一個都不留!」

後記A:
日安,這邊是河合艾梅莉。你各位啊,下禮拜高裝檢,再混啊?動量表寫了沒?
咳咳,今回詳細述說了兩位親人的死亡,不管怎麼哭,逝去的已經不會再回來了,讓蕗實更加端正了心態要好好的活下去,同時蕗實也知道了銳司之所以會救她的理由,心中對著素未謀面的裕美有了一絲的感謝之意。嗚嗚嗚,裕美是個好孩子啊!幼馴染果然超棒的諾!
對了,最近有在原創星球上同時連載本作,有帳號的讀者如果能幫忙推一下的話金先生會很高興的哦XD
***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隨著故事進展,裕美和銳司的往事也浮上檯面,蕗實也稍微得知了銳司的過去。
自從裕美遇害之後,銳司就再也不是原本的性格了……
老話一句,喜歡的讀者不妨留言點讚分享支持。
那麼,我們下回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不會說話的少女。
不見不散~

↑香噴噴的蕗實GIF

創作回應

ソケノ
因仇恨成為的幽靈真是可怕
2021-06-19 15:07:53
河合艾梅莉
銳司:薩摩藩殺我青梅竹馬不能忍
2021-06-19 15:26:52
默音水影
記得某些故事的男主角(包含一些老動漫) 原始都是好好先生 直到某些事件之後...變成傳說中的惡鬼級人物[e18]
2021-06-19 18:34:11
河合艾梅莉
時勢造英雄
不對,時勢造惡鬼才對[e20]
2021-06-19 20:36:37
一二三四
確定不寫.5?!
但這不影響我繼續欣賞這部作品(茶

是說土佐蕃的人沒事吧?
畢竟是那個銳司的陷阱,
總覺得很危險啊…

我在想,
銳司本來是不是要去偷襲薩摩蕃,
但為了蕗實就犧牲了這次機會…
溫柔是有代價的呢(不過我給銳司讚

是說這下不就有交通工具了嗎?
雖然不是軍用的,
但總比沒有好唄?
2021-06-19 19:40:27
河合艾梅莉
金老師在訓練諸君欣賞作品的能力(誤
他是說只要有一篇人氣過800他就考慮,不過想也知道現況來看是不太可能

銳司也不管土佐人死活,估計會被炸個半死不活

對啊,銳司本來想利用大好機會發動攻擊,
不過人家蕗實說要,轉念一想實在太香了,
就屁顛屁顛的順著蕗實去了

只是剛好薩摩軍在高裝檢,所以銳司才敢在福山騎機車啦
不然很危險欸,機車估計就暫時先丟著了
2021-06-19 20:41:52
弗蘭達C9K
銳司:女友被強姦自己卻無力拯救...好,薩摩軍可以全部去死了(黑化
2021-06-19 22:26:10
河合艾梅莉
所以銳司才會開始報復式的無差別殺害薩摩軍,論這個心裡陰影面積
2021-06-20 00:19:5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重要的人被這樣殺害,自己卻只能無力地躲在衣櫥拯救不了裕美.....
蕗實的出現也可能是讓他保持一點人心的關鍵,畢竟被仇恨淹沒的靈魂往往都會失去理智成為惡鬼(這篇的氛圍沉重到讓人眼淚都掉下來了,鋪得非常好呀...?(´;ω;`)
2021-06-20 07:50:14
河合艾梅莉
論銳司這個當場失去的心裡陰影面積,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如此痛恨薩摩藩

銳司要是沒有遇到和裕美相像的蕗實的話,應該很快就會變成惡鬼了吧

愛茵一個感受到金先生的力量了嘛w
2021-06-20 12:42: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