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聯合篇】第二一二章:再次推倒

黑霧 | 2021-06-19 08:38:03 | 巴幣 4 | 人氣 30

連載中【第五集 聯合篇】
資料夾簡介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第五集 聯合篇】

  既然無法調查,黑鴉也不會勉強,畢竟總不可能把岩石轟開。假若試著把塞子放回原位讓那平台上昇到本來的位置,他說不定可以從下方調查,但萬一在沒有滿足注水條件的狀況就無法啟動,他便會愚蠢地被關在地底。

  因此黑鴉不再浪費時間,收拾好心情之後,便重新面向不知道通往哪裡的通道,邁開了腳步。

  只是黑鴉並沒走多遠,他感覺到了前方傳來的魔法氣息,就像他以前在初入「人民共榮」時到那個礦坑探索一般,不,是比當時更為強烈的氣息。

  「看來真的中大獎了……從未有過這麼強烈的感覺。」黑鴉懷著這樣的感想加快了腳步。

  這條通道比黑鴉想像中還要長,歪歪斜斜的也有輕微的上落,不論地面還是牆壁都是凹凸不平,不論怎樣看這裡都像是自然形成的洞穴,至於瑪麗是如何發現這個地方並弄出這樣的改造,則也是叫人感到好奇的部份。

  在嘖嘖稱奇之下走了幾分鐘,那股魔法氣息已經濃烈到叫人喘不過氣來,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覺而不是實際令人窒息,到了這個程度,大概已經不是想像或者推論,而是可以確信了。

  最終,在通道的盡頭等待著黑鴉的,是一個叫人無法想像在湖底的自然洞窟中會出現的廣闊空間,不論深度還是寬度都達到十多公尺,而在照明魔法的光芒照耀底下,最深處還有兩條通道連接其他地方,實在無法捉摸這裡到底有多大。

  圓拱形的構造也增添了這種感覺,不過最叫人在意的始終是地板,和牆壁或者天花板依然有著粗糙的天然感不同,這個廣場的地板顯然經過人為的修整,平滑得甚至叫人感覺到處理的人有點偏執。

  「畢竟是直接以魔法來處理的吧,定義如此自然會得到這樣的結果……」雖然黑鴉如此想著,但他的心思早就與這些無關。

  黑鴉此刻專注凝望的,是地板上的「存在」。

  和那些小說創作者喜歡寫的幻想故事不同,在現實中的魔法於運行時不會產生什麼華麗的光影效果,也就是說魔法陣不會發出炫目的光芒告稱他人它正在發動,它就只是靜悄悄地躺在媒介上,能夠察覺到它是否在運作的,唯有親手觸碰,又或者常年與魔法一同生活而能感應到魔法氣息的人。

  黑鴉沒依賴感覺,而是伸手觸碰那個佔據了這個廣場超過九成地面面積的魔法陣,確認它確實在運作,至於到底是個怎樣的魔法,當然不可能靠這樣的方式來瞭解。

  「不過,這種氣息的程度……跑不了吧,世界級規模的魔法才會有這樣的感覺。」黑鴉甚至感慨到不只是在腦海想著,而是輕道出聲。

  魔法氣息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只是一種任何人都說不出來的感覺,誰也無法給出百份百準確的詳細定義,自然會成為講求規範的魔法師其中一個研究的主題。至今為止最多人認同的理論是魔力無法全都轉換到魔法效果上,難免洩漏出部份的狀況,至於無色無味的魔力如何成為能夠叫人感覺得到的氣息,就和人類能夠以意念操控這種神秘的力量般,歸屬於同一種概念。

  假若根據這個理論,越大規模的魔法多半需要越多的魔力,就自然會有更多魔力洩漏出來,按照現在黑鴉感覺到的魔法氣息,其程度是他前所未有體會過的,藉此判斷為世界級魔法絕不為過。

  黑鴉並沒有震懾於這個狀況,他默默地沿著魔法陣的邊緣,也就是沿著這廣場的牆壁移動,雖然不可能光是透過這種方式就能夠瞭解這個魔法陣從而確認到魔法的效果,但至少可以知道眼前這個魔法陣到底精細又或者複雜到多誇張的地步。

  其實,黑鴉在尋找某一個符號。

  這是一個在黑鴉看到魔法陣直接刻劃在岩盤上後就相當在意的問題,而能夠解答這個問題的只有某一個符號,以更準確的說法來說,是具有某一種意義的符號。

  這在魔法裡是一個基本中的基本問題,近乎是每一個學習魔法都會提出的疑問,既然魔法需要媒介並且在發動過程中消耗,那麼很自然就會想到挑選一些難以消耗,又或者就算消耗了大概也消耗不盡的媒介——大地。

  事實上不少魔法練習都是在泥地或者沙地上進行,紙張在這年代雖然遠比以往便宜,但還是需要花錢購買的貨品,拿來當魔法練習的消耗品確實是頗為奢侈的,不用花錢的大自然恩惠自然是最好的選項。

  只是這種做法自然而然會與另一個魔法基礎常識衝突,那就是以大地作為媒介的話,那媒介的面積與魔法陣的大小比例自是不用多說,毫無疑問就是令魔法無法成立的狀況,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所需要的便是某一種能夠定義媒介範圍的符號。

  黑鴉正在嘗試尋找的便是屬於這類的符號,雖說也有定義確切媒介範圍的做法,但最多使用的則是依據魔法陣本身所刻劃的面積往外擴展一定比例作為媒介範圍,這是最為彈性又能夠確保魔法陣與媒介之間比例以保證魔法效果的做法。

  只是不論當前這個魔法陣所使用的是何者,對黑鴉來說都不是重點,與其說理由不可能是以真正的大地作為媒介,他率先聯想到的是假若真的以岩盤作為媒介,這等同推倒了他一路走來所尋找到的答案。

  「永劫罪孽」之所以不會隨媒介耗盡而停止,黑鴉一直以為是利用那個組合物質作為媒介,並定義出了因應時間使用當中的不同部份,然後同時運行「永劫罪孽」與修補媒介的魔法,藉此達到永動的概念。

  可是眼前刻劃在岩盤上的魔法陣,假若這就是真正的「永劫罪孽」,那麼這到底是怎樣的存在,背後的理論又是如何,將會再度推翻黑鴉的認知。

  「師父……真的是到了最後還給人帶來驚喜啊……」黑鴉無奈地嘆了一聲,只能繼續努力尋找那關鍵的部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