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6 三年了(二)

星鴞 | 2021-06-19 08:03:56 | 巴幣 14 | 人氣 51



  沒錯,我深信只要再一次的相處,耀壹一定會愛上我,我跟她沒說話,正確說是沒甚麼話好說的。

  耀壹沒多久後就回來,不解看著我跟她,她走到耀壹旁邊,墊腳,臉貼了上去。

  「練習加油喔。」

  我……心一瞬間糾結在一起,很痛,原來我離開的時候,耀壹也有這樣痛嗎?當時的他有好好吃飯嗎?生活能繼續嗎?

  都能吧,因為有另一個人在身邊照顧他了,不像我,一個人逃避了一切,只要我有勇氣面對,那時候我就不會逃跑了吧?

  「怎麼了嗎?我有這麼差嗎?怎麼前面的笑容都消失了?」

  我下意識摸了眼角,已經有點淚水溢出,立刻拿手帕擦掉。

  「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而已,你很像我以前的男人。」

  「是嗎?可是很抱歉,我已經訂婚了,請不要喜歡上我。」

  「今天先到這裡吧。」

  看著他離開,我慢慢癱坐在地上,我……原來我這份感情,原比我想像的沉重好幾倍,這個瞬間,我沒已了自信,我甚至連先前的從容都消失,因為從他口中說出來的嗎?

  「唉,滿身是傷了吧。」

  「茱蒂……我該怎麼辦?越是想心越痛,越是想越想哭,我該怎麼?」

  我感受到壓力,茱蒂抱住我,她的體型更偏向男性,能完全把我抱在懷裡。

  「那就先休息吧,做這種事情本身就是種折磨。」

  「可是我放不下!」

  「唉!又沒要妳放棄,慢一點好嘛!明明冰雪聰明現在卻跟沒剎車一樣一直往前衝,當然撞了全身傷。」

  「可是……」

  「贖罪的過程往往是犯罪的好幾倍,乖乖,妳有沒有想過其實妳不愛他,只是想要贖罪而已?」

  「我不知道,學校又不會教這些。」

  我深呼吸,慢慢推開茱蒂,其實我很清楚,我不是想贖罪,而是拿回曾經的快樂,曾經只要跟耀壹一起,做甚麼都能享受快樂,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我們就能知道對方在想甚麼。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原因都在我嗎?還是其實……不對!都是我的懦弱導致的。

  「唉,看來他一定有值得妳迷戀的地方,至少我能感覺到,那種默契不是單純培養就能有的。」

  「我們曾經朝夕相處。」

  「好好想想,朝夕相處就能有那種默契嗎?不可能,如果有這樣的默契,成不成為戀人只是機會問題而已,妳只是太急了。」

  我很著急,尤其是看到那個情景後,原來無力感來自於著急嗎?

  「再說了,記憶很容易扭曲,那本來就是客觀存在,想要自我控制修改記憶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記憶嗎?耀壹是哲學系的……」

  「隨便吧,人腦的奧秘本身就有很大一部份沒被探索,在特定情況下,腦袋會強制修改記憶,逃避才是人類的本能。」

  我擦了擦臉,恢復原本的笑容,未來怎樣我不知道,既然可以修改,那是不是也可以網對我有利的部分改變?

  「茱蒂,原來妳還會動腦。」

  「喔喔?看來妳是找死喔!」

  她一手扣住我的脖子,一手搔癢。

  

  回家的路上,幸有點失落,平常類似的狀況一定會一直問東問西,開心嗎?好玩嗎?諸如此類的問題,但今天卻安靜的異常,她也很少在別人面前做出佔有我的行為,她很不安,原因是甚麼?

  是歌的關係嗎?我拿起電話,打算打給坂本小姐,畢竟從經濟的角度這份工作確實不是很重要。

  「耀壹?這時候還有工作嗎?」

  「跟坂本小姐取消工作,歌的話可能只能送給人家了。」

  「為什麼!」

  「因為妳從工作室離開後就悶悶不樂。」

  「你真的不認得那個女人是誰嗎?」

  「那個女人?坂本小姐嗎?坂本這個姓氏也不是很稀有,我們有見過她嗎?」

  「可是……」

  幸很猶豫,太過反常了,平常甚麼問題都會提出來,我深呼吸,見她打算說出口,按住她的嘴唇,或許對她來說是很難開口的事,我們對對方太過透明才會有那種甚麼都應該要回答的錯覺。

  「不重要,忘記的人就忘了吧。」
  
  「為什麼可以這麼簡單的就放棄堅持的事?」

  「歌?那充其量只是夢想的一部份而已,實際上我也沒必要寫歌維持生計。」

  「我不要這樣!」

  我立刻安撫幸,聲音太大已經引起司機的注意,雙手握住她的手。

  「我不要……成為你的負擔。」

  我沒有說話,只要幸開始陷入悲觀,我說甚麼都不會改變她的想法,我們會分手的原因不多,但唯獨這點,當幸陷入鬼打牆的時候,她就會變得很麻煩。

  我一直想要改變,但都無果,我也嘗試過改變自己的行為,沒想到結果更差。

  直到下車,我們都沒有說話,我從電腦桌的抽屜拿出菸,走向陽台,沒有菸癮,但煩躁的時候菸確實可以安定一點我的情緒。

  換一個比較好處理的女人嗎?不會有比幸完美的女人了吧,除了凝雨,為什麼我們可以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甚麼?

  「唉,不要想那些,幸很完美。」

  那為什麼凝雨還殘存在記憶中?太過順利的愛情反而成為關係破碎的原因嗎?我跟她吵架的次數跟幸比的話多很多,吵架難道是愛情的必需品嗎?

  時間點很差,平常這樣基本上我們都能在慾望中恢復,但現在她不能想這個。

  手機鈴聲打斷我的思考,拿起電話看了一眼,是日下警官。

  「你好,我是千鴞。」

  「耀壹啊,那幾個人似乎是看你遊戲太強不爽才找到你,確認的方法似乎是當快遞員。」

  「確認我離開電腦桌的時間嗎?範圍被掌握了?」

  「亂槍打鳥剛好中的,目前看來是這樣,還有就是上次不是請我幫忙查資料?」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坂本凝雨已經改名,叫做坂本瑤。」

  「你說甚麼?」

  「坂本瑤,那是坂本集團大小姐的新名字。」

  我掛上電話,看著天空,已經不知道該說甚麼,這就是幸失落的原因,但我完全認不出來是同一個人,外貌變化太大了嗎?

  看著手機上的名字,坂本瑤,深吸一口氣,也對,我的才能並沒辦法支持一個工作室注意到我。

  「還以為,找到欣賞我的人了,這樣說也不對,她一直很喜歡我寫的歌。」

  我熄掉菸,打算出門,手放在門把上,深呼吸,我知道可能這次出去後,我的心態會出現變化,可能不再迷戀幸。

  回頭看了一眼,原來,感情這麼脆弱,原本可以忍耐的缺點在這瞬間都會成為我離開的原因。

  不對,我只是需要一個答案而已,為什麼要一言不發的離開?是這樣嗎?我笑了幾聲,看著空無一人的走廊,此時卻宛如深不見底,我不想去面對幸。

  出門,撥通凝雨的電話,被立刻接起。

  「晚安,請問有甚麼事嗎?」

  「我……」我聽著聲音,卻說不出話,千言萬語卻堵在喉嚨,罪惡感與理智的拉扯。

  「嗯?」

  「凝雨,甚麼時候回來的?」

  「你一直認不出我,我變化有這麼大嗎?」

  「黑長直比較適合妳。」

  「要出來吃晚餐嗎?火鍋店?」

  「發給我地址吧。」

  我發動機車,使用導航到目的地,是大學時候吃過的火鍋店,凝雨已經在門口等我,此時的她恢復了黑長直,穿著大衣在雪中用著手機。

  「頭髮能這樣說變就變得嗎?」

  「假髮啊!反正你又沒認出來,還以為會有那種漫畫中的感人重聚。」

  「進去吃吧。」

  店員拿著菜單給我們,她看了我一眼,我說出跟以前一樣的答案,一鍋、加上一些火鍋料。

  「妳食量還是很小。」

  「不過酒量沒變,店員!兩杯啤酒!」

  凝雨比以前多了份朝氣,這讓她原本冰冷的氣質多了分溫暖,幫她脫掉大衣,穿著也比以前大膽,高腰褲加上短毛伊,剛好露出一圈腰。

  「你還是一樣,喜歡盯著衣服沒有遮度的部分。」

  「冬天穿這樣是一道美麗的風景不是嗎?」

  「這是特別為你穿的喔。」

  「很適合妳,很美。」

  小火鍋上來,凝雨跟以前一樣,只會涮肉,其他還是由我來。

  「還是只會分辨肉有沒有熟嗎?」

  「要你管!有些東西又不是強求來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