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四章,彼岸的饗宴(五)END

雪爾帕斯 | 2021-06-19 00:30:05 | 巴幣 0 | 人氣 33

  「各位多慮了,其實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面對八審官以各種表情詮釋瞠目結舌的模樣,阿斯特拉有點想笑,「因為只要新艾爾卡迪亞退出星團,就沒有任何權利干涉中央任何事物,停滯十年的議案也就迎刃而解。」
  
  「混帳東西!」坐在主席臺左排、以脾氣火爆聞名的弗利札德(Flizard)拍桌指著阿斯特拉大喊,「你想與星團為敵嗎!?」
  
  「新艾爾卡迪亞沒有與星團為敵的能耐。」阿斯特拉看到坐在弗利札德左側的依那比塔(Inarabitta)將自己嬌小的身子往反方向轉開,似乎是對同僚的行徑感到厭惡。其他審官也沒有像是支援的動作,由此可知八審官彼此之間已經到互不相信的地步了。「事實上,我還請求中央放過新艾爾卡迪亞。」
  
  「放過?此話何意?」凱伯里安一手要求弗利札德回坐,一邊要求說明。
  
  「中央的影響力不單只在星團,其實遍及奧茲星系,所到處都有中央的狩獵者部隊,除非新艾爾卡迪亞放棄所有星球的統治權,不然無法離開奧茲星系,到哪裡都逃不了中央評議會的制裁,想到連無比珍貴的R級狩獵者都被派到遙遠的邊境就地正法,可見八審官為維護星團秩序不遺餘力。」
  
  會議廳再度出現吵雜,感受到威脅的元首們群情激憤:如果傳言屬實,殺戮者是站中央的一方,那麼會現身於星團邊境、並且幫助中央狩獵者部隊就不奇怪了,既然連殺戮者都派得出手,八審官還有什麼做不出來?加上現場被八審官的私人部隊脅迫,怨懟的氣氛像是漲潮的浪花不斷攀升。
  
  「過往曾有提案要求八審官不得擁有狩獵者,但中央確實需要狩獵者維持星團秩序,如何控制對武力的慾望才是真正的課題,而不是一概否定,這也是八審官應該要做到的事情。」
  
  贊成阿斯特拉的聲量此起彼落,甚至到達叫囂的層次。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會議,而是公審;受審的不是阿斯特拉,而是八審官。
  
  「中央是為了維持星團和平而存在,既然已經不需要新艾爾卡迪亞的支援,想必中央對星團未來的治理方針已經重新擬定,中央評議會的執行目標也應該跟著改變,不然沒有存在的意義。所以,希望在場的各位寬容我狂妄的提議──」阿斯特拉再度屈身,宛如勝利者對支持者的致謝,「讓新艾爾卡迪亞退出星團,或著,重選八審官……」
  
  會議廳一角傳來一聲驚心動魄的慘嚎,有人被殺了。
  
  瀕死的聲音引爆群眾的能量,維安人員抽出武器執行名為鎮壓的殺戮,然而現場仍有許多歷經戰亂的開國元勳,儘管身上因會議而不攜帶武器,但面對武力威脅,畏懼從來不是選項,縱使沒有武器仍出手抵抗,甚至奪取維安人員的武器反擊,戰鬥的嘶吼聲持續增強增高。
  
  「嘿!沒人說要動手啊!」位於主席臺右方、渾身滾圓的卡庫坦克(Cactank)脫口說道,被右手邊有陰柔外表的福克斯塔(Foxtar)瞪了一眼。
  
  忽然一陣驚天巨響,會議廳的大門被擊破,竟是外地的狩獵者大批湧入,毫無目標地見人就殺,現場頓時一片混亂。
  
  「你們、沒人聽到那古怪的聲音嗎?」最左邊的席特(Schilt)掩耳說道,「這樣根本開不了會……我以中央評議會的權利提議休會!」
  
  「附─議──」最右邊的畢伯利歐(Biblio)伸起長長的手,像是擔心沒人看到一樣。
  
  但已經沒有人關心主席臺上的狀況了,人們陸續聽到頭痛欲裂的聲音,為無來由的亢奮大開殺戒,會議廳陷入無可制止的混亂,發狂的狩獵者和錯亂的維安人員逼近主席臺,朝著沒有防衛能力的上位者出手。
  
  匡啷聲響,主席臺附近的玻璃碎裂,一道綠光衝到阿斯特拉身邊,兩道紅紫先後閃出,砍飛兩個狩獵者的人頭。「陛下,請恕屬下來遲。」
  
  「我沒事,赫爾琵亞(Harpuia)。」阿斯特拉不動聲色,任由他翠綠色的副官揮舞散發紅紫光芒的雙劍,宛如逆向的暴風逼退浪潮,將狩獵者盡數擋在數步之外。
  
  「陛下,會場內外都已經騷動不寧,必須盡速離開。」
  
  「我知道。」對混亂無動於衷的阿斯特拉看著主席臺上狼狽不堪、接連離開主席臺的八審官,眼睛對上似乎為維持主審官尊嚴、堅持最後離開的凱伯里安,「不要緊的,星團法沒有規定退出星團的聲明只能在萬國會議提出,之後我會提出正式的申請。」
  
  凱伯里安無言以對,身體不甘願地顫抖。
  
  「以中央的威名,還不會被這場混亂擊垮,相信八審官也不會因此退卻,所以還請中央放過新艾爾卡迪亞。言盡於此,請各位大人們快去避難吧!」阿斯特拉邊說邊環抱赫爾琵亞的肩膀,「只可惜這些精緻的佈局。」
  
  赫爾琵亞縱身一躍,展開手臂以翱翔的姿態,揹著阿斯特拉越過重重戰場,飛出會議廳。
  
  
  
  亞克塞爾無法確定自己被海馬克斯盯上是因為自己的威脅比較大,還是因為周圍的狩獵者都已經死光了。衝出重圍的路一直被截斷,甚至被難以處理的電光球逼退,海馬克斯的盔甲比想像中的堅固,亞克塞爾雙槍攻勢一直找不到脆弱點,連朝臉部開槍都沒有用。
  
  沒辦法,只能賭了。打定主意的亞克塞爾趁飛散的電光球破壞最後的支撐點,翻身離開崩解的高樓,落往已經無人生還的庭院,抓住海馬克斯追擊而躍下的機會,「DNA變身!」
  
  光華隨著聲音包覆全身又立即散去,亞克塞爾的身形變成另一個模樣,左右槍枝變成彎月般的刀鋒,兩手一併成為雙頭鐮刀。趁著海馬克斯似乎因眼前的變化而產生的停頓,變身成過往紅色警戒首領的亞克塞爾發動攻擊:「破闕蓮華!」
  
  起舞的鐮刀宛如紅蓮綻放,每片花瓣都是致命的攻勢。海馬克斯雙手展開,電光球變成白色光壁展開成環,擋住綿延不斷的攻勢。一陣石火電光之後,最後一刀劈開光壁,能量被破壞的衝擊撞開兩人,亞克塞爾還記得先前變身後因得意忘形而被反攻受傷的失誤,這次不敢大意,一落地就變回原形保持備戰。
  
  烏黑的盔甲出現裂痕,攻擊有用了。
  
  海馬克斯低鳴了聲,赭黃手環發出強烈電光,雙掌之間霎時出現駭人的藍紫色球體,頓時把周圍照亮,亞克塞爾被瞬間的強光照射得睜不開眼。正在思考對策之際,忽然聽見一連串爆炸的聲音,接著強光減弱,恢復視覺的亞克塞爾除了看到被逼退的海馬克斯,還看到地面插著一排冰色短刃。
  
  還有別人?亞克塞爾回頭看向短刃發射源頭,只見不遠的高處有個戴著乳白面具的漆黑身影,手握四柄短刃組合而成的十字文刃,飄盪在後的雙尾斗篷有著陰森的杜鵑紅彩,整個人在煙硝瀰漫之中恍如無形,反倒像是投射出來的幻影。
  
  「你似乎沒有受到影響。」黑影說道,「這代表聲音並非對所有人都有作用。」
  
  「呃、好像是吧!」亞克塞爾應和說道。雖然不知黑影的意圖,但既然出手阻擋海馬克斯,就算不是同伴也至少不會是敵人。
  
  「這東西是來處理沒有發狂的狩獵者。」黑影從高處躍下,「如果我破壞他的防禦,你能再變身一次攻擊嗎?」
  
  「應該……可以吧!可是為什麼是我攻擊?」
  
  「正面攻擊非我所長。」
  
  「可是你剛不就……」亞克塞爾還沒講完,雷霆萬鈞的光芒再起,逼得亞克塞爾和黑影重新備戰,只見海馬克斯掌中的藍紫色球體已經放大到籠罩全身,與星空爭輝似地毫無節制釋放電光球,像是發現還有其他倖存者,為了趕盡殺絕索性進行無差別攻擊。
  
  「朧舞空蟬!」乳白面具下的眼睛綻放紅光,忽然一陣模糊,黑影竟形成四個分身,又在剎時如瞬間移動般出現在海馬克斯四周,以千變萬化的姿態閃開無差別的攻勢,投出千百枚冰色短刃射擊電光球,爆破聲響此起彼落,「動手!」
  
  「知道啦!DNA變身!」亞克塞爾再次改變型態,「破闕蓮華!」
  
  少了電光球和光壁阻攔,雙頭鐮刀毫不留情殺入,風馳電掣地往海馬克斯身上無間斷地劈斬,隨著鐮刀飛濺的血液像是從烏黑的盔甲裡扯出銀色長絹,頃刻間沒有靈魂的人形被無情的鐮刀砍得支離破碎,就此回歸成散亂的零件,沒有悲嗆,沒有哀號。
  
  「成功了!累死我了……」變回原形的亞克塞爾高興之後氣喘吁吁,這是他第一次嘗試連續兩次變身並催動絕招,機體前所未有的高熱讓他身上的散熱器全速運轉,不得不靠換氣協助降溫,「總算…擺平了……下次不要再這麼幹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咦?」
  
  抬頭張望,四周已無黑影的蹤跡。
  
  亞克塞爾也無力思索對方的安危和去向,只想先休息一陣,然後去找身在聚會樓的傑洛。
  
  
  
  「是你搞的吧!」無視周圍的慘重死傷,傑洛用光束刀指著不遠處的金髮軍官,「連來源都不隱藏。」
  
  「遲早會被發現,何必隱藏?」金髮軍官笑道,身上纏繞的黑色流體看似火焰,卻沒有火焰應有的熱度,甚至有股異樣的惡寒,以及不屬於燃燒的詭異聲響。
  
  「報上名來。」
  
  「我叫做厄爾畢斯(Elips),來自故鄉。」
  
  「誰不是?」這笑話真冷,「所有機器人都來自於故鄉,而你再怎麼看都不像是四大守護者的任何一個。」
  
  「如果我是四大守護者,還會做這種事情嗎?」
  
  「所以你承認是你做的。」這段話要記錄下來作為呈堂證供,「在萬國宴會做這種事情,中央再混也不會放過你。要是你真的來自故鄉,現在要逃回去還來得及。」
  
  「故鄉對你們的意義是什麼?」厄爾畢斯天外飛來一筆地反問,「是原本離開的地方?還是必須回去的地方?」
  
  「與我何干?」
  
  「如果你是殺戮者,你就知道答案。」
  
  「……這跟殺戮者有什麼關係?」
  
  「我說『沒有關係』你也不會信吧!」看到傑洛變了臉色,厄爾畢斯呵笑了起來。
  
  「你先前那樣騷擾我,也是為了殺戮者?」
  
  「我以為傳說中的鬥神就是殺戮者,結果不是。看來這場試驗是多此一舉了。」
  
  「你以為會發生什麼事情?」
  
  「呵呵,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厄爾畢斯幾乎是齜牙咧嘴地嗤笑,「我只能告訴你:殺戮者不是無辜的。機器人所承受的災難,都跟他脫不了關係。」
  
  「鬼話連篇。」都說是殺戮者了,怎麼可能無辜?艾克斯也從來沒說自己無辜,不過把全星團的罪責都算在艾克斯身上就太扯了,「你還不如說一切的災難都是中央或者新艾爾卡迪亞製造的,可信度還比較高。」
  
  「搞不好噢……」
  
  「三日月斬!」光束刀迴旋斬擊,月形的刀波紛飛擊殺。傑洛受夠厄爾畢斯的故弄玄虛,自己也沒有套話的耐心,既然對方已經承認自己是始作俑者,就算誤殺也不會被論罪。
  
  「真沒禮貌。」厄爾畢斯抽出細劍,鵝黃色的能量散發墨黑色的波紋,「闇炎變!」
  
  一聲令下,墨黑波紋伴隨鬼哭神號的嘶吼爆裂般湧出,有如烏雲蔽月般將鋒利無比的新月刀波吞噎下去。傑洛見狀卻是追加速度和力道,刀勢如驟雨般衝破烏雲蠻橫劈下,厄爾畢斯隨即轉腕疾刺,恍如流星的劍勢迅速阻擋刀擊,最後螢綠色的光束刀和鵝黃色的能量細劍交鋒,發出互不相讓的喧囂。看似脆弱的能量細劍雖然逐漸彎曲,卻未被強悍的光束刀折斷,僵持之際,厄爾畢斯的能量細劍霎時竄出黑色火焰,像是靈活的黑蛇隨著刀面攀附而上,早有防範的傑洛立刻把光束刀抽回,順勢拉開距離,避開亂竄的黑火。
  
  「原來如此,製造怪聲的不是磁波,是重力。」傑洛甩開殘留在刀上的黑火。那些墨黑波紋吞噬刀波時所發出的詭異聲響,和先前聽到讓周遭狩獵者發狂的聲音頻率一致。「難怪會場的反磁波設計都沒有用。」
  
  「很敏銳,看來殺戮者選你當掩護不是沒道理的。」厄爾畢斯也沒有追擊的意思,細緻地撫摸能量細劍,「被你這麼打擾,我要找的人恐怕已經走遠了,我也沒必要留在這裡了。」
  
  「終於知道要逃了嗎?」
  
  「我也有我的任務啊!」厄爾畢斯言不及義地收劍回鞘,火焰般的黑色流體漂浮在身邊,「機器人都是為了任務而生。鬥神傑洛,你還記得你自己的任務嗎?」
  
  「……」
  
  「哈哈哈!大家都忘了自己為什麼存在了。」厄爾畢斯開口大笑,黑色的重力流讓他身子離地升起,「這就是他所期望的,所有人都無知無覺地照著他的計畫走。這樣也好,這也是一種幸福,這也是『天堂計畫』的一部分……」
  
  「要滾就快!」煩躁不已的傑洛一刀下達逐客令,浮空的厄爾畢斯笑聲不停,墨黑波紋輕易地擋散螢綠刀波,並如闔上翅膀般的包覆全身,最後消失無蹤。
  
  狠狠地收起光束刀,思索自己過於激動的情緒是不是被重力波影響,但現下也沒有追究的必要。傑洛一邊逼迫自己冷靜,一邊聽見亞克塞爾的聲音遠遠地喚著自己的名字而來。
  
  
  
  
  
  萬國宴會在突如其來的災難下提前結束。
  
  裏會場屍橫遍野的慘況被表會場的記者和民眾傳播出去,就近接收訊息的軍艦和商船趕來救援逃脫的各國元首和狩獵者們,救援組織經過市長同意後進入裏會場找尋生還者。以光速傳播的網路傳播對這場恐怖攻擊議論紛紛,也同情香格里拉遭受無妄之災。
  
  「很抱歉弄壞您的作品了,貝爾卡娜在此向您致歉。」距離不遠的船艦上,香格里拉的市長對著螢幕行禮。
  
  「無妨,那只是應付中央的作品,沒什麼好在意的。」螢幕另一邊是名身穿紫薰制服的學者,披在肩上的純白研究服有著高階層的鑲金裝飾,「不過,香格里拉發生這般慘烈的事情,身為市長的您似乎沒有很傷心。」
  
  「我只是租借場地而已,晚點清點死傷之後,我也會向中央提出賠償。」
  
  「依市長的能耐,應該能獲得可觀的賠償吧!」調侃地笑了數聲,「您的搭檔……不,您的夥伴還好吧!」
  
  「拖您的福,加雷斯(Garath)的新機體沒有異狀,我才能在他的保護下逃出生天。現在他正在和救援組織交涉。」
  
  「這樣啊。」
  
  「凱特(Gate)大人是擔心自己製作的機體會受到影響嗎?」貝爾卡娜說道,「其實我也很好奇,曾經待過中央的凱特大人,為什麼對於這次災難沒有任何想法?難道您已經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星團三大研發者跟自由都市一樣,不屬於任何國家和組織,包括中央。所以中央發生什麼事情,都與我無關。」
  
  「確實如此,是我多言了。」貝爾卡娜低頭行禮表現歉意,「海馬克斯畢竟是您的力作,請讓貝爾卡娜賠償您的損失。另外新香格里拉已經完工,開放在即,也邀請首席研發者抽空光臨,貝爾卡娜會親自招待。」
  
  「我會找時間的,通訊完畢。」
  
  螢幕畫面消失,凱特的笑容也隨即消失,「倒是你,怎麼就沒經過我同意就做這種事?」
  
  「反正你都要找對象測試,不是嗎?」金髮軍官從後面走出,「與其一個個測試,在眾星雲集的萬國宴會一次測完,不是更好嗎?」
  
  「就結果而論,讓人發狂的成功率不到七成。」凱特撇著紫瞳,「你的闇炎似乎也沒那麼了不起。」
  
  「真嚴苛,在故鄉,影響力能到七成就該歡呼了。」厄爾畢斯笑道,「怪就怪這裡的機器人種類太雜了。」
  
  「這就是你不直接進入萬國會議的原因嗎?因為各國的機體種類不同,擔心闇炎沒辦法讓夠多的人發狂,會被妨礙?」凱特轉過座椅直視,「你有這麼害怕失敗嗎?」
  
  厄爾畢斯的笑容頓時扭曲,重力波形成的黑色火焰竄起,震耳欲聾的淒厲聲響迴盪四周,整個空間天搖地動,恍如隨時崩裂。
  
  「殺了我,你也別想找星皇報仇了。」面對盤旋在周圍的闇炎,凱特不為所動,「想成大事,就不能害怕失敗。」
  
  「你以為沒有我的力量,你那拙劣的作品能殺這麼多人嗎?」
  
  「八審官想用自己的狩獵者部隊脅迫星皇放棄特權,又不想被說忘恩負義,才請求我在萬國宴會製造混亂,好讓他們以防衛之名行威脅之實。這是海馬克斯原本的用途,跟殺多少人無關。」凱特冷靜說道,「不過被你這麼攪和,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來路不明的恐怖攻擊上,對海馬克斯的行徑沒有疑心了。這點,我倒是要感謝你。」
  
  雙方沉默了陣,厄爾畢斯收起闇炎,若無其事地伸手觸碰螢幕旁邊的裝飾,讓螢幕顯現宇宙星辰的景象,彷彿剛才的騷動根本沒發生過。
  
  凱特等闇炎全部消失了才開口,「蒼穹御艦沒有往回程的路線移動,星皇似乎不打算回自己的領域。你知道他會去哪嗎?」
  
  「當然,他只會去一個地方。他們策劃很久的地方……」
  
  「『他們』是包含殺戮者嗎?所以星皇要去的,是殺戮者最後現身的地方……歐帕羅嗎?」
  
  厄爾畢斯又笑了起來,青旋的左眼閃爍惡意的殷紅,像黑洞一般掠奪被吸引而來的光明。
  

  
  ─第四章‧完─

創作回應

雪爾帕斯
第五章還在奮戰中,不過主要角色都已經出場了。
2021-06-22 00:22:50
兔子貓
冒昧請教一下,關於率領四天王的人物"阿斯特拉",是原創角色嗎?
2021-06-28 08:47:34
雪爾帕斯
嗯……名字是自己加上的,但角色是原著就有,只是礙於後續劇情發展,就暫時不明講了。(提示應該挺明顯的)
2021-07-04 00:56:46
兔子貓
原來如此。那我會期待下一部作品的,不曉得會不會有他的登場。連載加油!(๑•̀ㅂ•́)و✧
2021-07-05 09:08:56
雪爾帕斯
他會再登場的。我會加油的,謝謝。
2021-07-11 19:29: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