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13)

戴斯蒙 | 2021-06-18 21:31:09 | 巴幣 1562 | 人氣 187


  遇見什麼?要說遇見什麼的話......

  「天罪是指琳琪嗎?」

  瑪蘿的想法跟我差不多,剛剛一路上碰到比較特別的,大概就只有琳琪了,那名年紀雖小,但卻是黑幫頭頭的小女孩。

  天罪點了點頭,證實了我的猜測。

  「沒錯,不覺得在這種時候,琳琪的動向很值得調查嗎?」

  我倒是沒這樣想過,就算瑪蘿說了琳琪是黑幫的老大,但在不認識她的情況下,我感覺起來也只是一個小女孩而已。正常的話,是不會覺得一個小女孩會有什麼問題吧?

  「......天罪妳認為舞孃這個幫派也有問題嗎?」瑪蘿面色凝重地問著。

  「現在有哪個黑幫是沒有問題的呢?」

  這句話讓瑪蘿嘆了口氣。

  「唉!的確是這樣沒錯,但舞孃一直都保持著中立的態度,所以我們原本在想問題應該不是很大的。但如果舞孃也跟理想鄉有關係的話......那問題就會變大。」

  「怎麼說?」我疑惑的問。

  要說城裡的黑幫的話,我比較熟知的只有黑狼一個幫派而已,其他幫派是什麼性質,平常在做些什麼,基本上我完全都不懂呢!

  「因為舞孃是依靠販買情報維生組織,我們也有一部份的情報來自於舞孃,如果說舞孃是理想鄉的人,那麼之前得到的情報就得好好省視是不是真的了。而且我們也會損失一個情報來源,問題是真的很大......

  「我以為舞孃是靠賣春維生的組織。」

  「那是副業,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那個才是主業吧!」

  「我對黑幫還是那種行業都不是很了解就是了,不過既然天罪說了有問題,那麼是不是要回去看一下她們在裡面幹嘛?」

  瑪蘿陷入思考中,想了想搖了搖頭。

  「應該沒有必要了,就算原本有要幹嘛大概也做完了。」

  「是這樣嗎?妳是怎麼知道的?」

  「很簡單啊!直接向神詢問就好了,我剛剛問萬傑林有沒有必要回去看看,我只感覺沒必要,那就表示沒必要回去看了。」

  原來如此,是神明的啟示嗎?

  「不過我覺得可以把剛剛的位置記住,之後再派人回去調查。恩.....在外頭講這種事情也不是很適合,不如我們回去生命教會再說吧?」

  大家都同意了瑪蘿的意見,所以就先回生命教會了。

  回到生命教會後,找來了黑帝斯以及費拉斯科一起參與討論,只有艾莉亞因為覺得累了所以先休息了。

  「那麼,你們覺得舞孃也有問題是嗎?」費拉斯科如此問著,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馬上又補充了一句。「再聽到回答之前先講英雄團的想法吧!我們則是一開始就對舞孃抱持著一定程度的懷疑喔!並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咦?為什麼?」

  「施提芬,是因為舞孃的頭子是一名剛失去母親的小孩喔!這種對象怎麼想都是理想鄉很好下手的目標不是嗎?『只要創造出理想的世界,就能再度見到媽媽喔!』只要用這種話語,要騙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嗎?」

  原來如此.....這麼說起來的確是呢!

  「欸!所以你們一開始就不信任舞孃嗎?」瑪蘿驚訝的問,看來她也沒想那麼多的樣子。

  「我的話.....一開始是相信的啦!不相信是前輩們的決定,我那時候也提出跟妳一樣的疑問,然後被笑還太菜了呢!」

  「是這樣啊.....畢竟英雄團的前輩們,見過的市面還比較多呢!那麼黑帝斯,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請問。」

  「你覺得舞孃有問題嗎?」

  所有人都看著黑帝斯,等待著他的答案,我是不知道瑪蘿為什麼會突然問黑帝斯徵詢他的意見,但我突然想到,天罪曾經自稱什麼事情都知道......或者是說她有興趣的事情她都知道。所以我在想,瑪蘿會徵詢黑帝斯意見的原因,是不是因為黑帝斯也知道很多事情呢?

  「我不知道,沒有特別去調查它的事情。」黑帝斯很老實的說了。

  「瑪蘿,我們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不能老是麻煩別人喔!」

  「我知道,但我想要是黑帝斯知道的話,那不就不用調查了嗎?」

  「恩.....所以需要我幫忙嗎?」黑帝斯如此問著,正當我想得到的答案肯定是好的時候,瑪蘿跟費拉斯科卻一同搖了搖頭。

  「不,還是靠我們自己吧!但能拜託你在快要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前幫助我們嗎?」

  「這沒問題。」

  看來瑪蘿跟費拉斯科十分相信黑帝斯呢!但考慮到黑帝斯是天罪的主人,那想必能力也是十分誇張的吧?會受到如此的依賴,我想也是正常的事情。

  「所以你們今天看到的那地址給我,我之後派人去查看一下,接著我會讓人多注意一下舞孃,瑪蘿妳這邊就都不要動,生命教會跟平常一樣就好了。但我想那些祭司應該也不會完全信任舞孃的人吧?」

  對費拉斯科的話,瑪蘿贊同的點著頭。

  「畢竟都很奸詐呢!」

  痾!奸詐這形容詞用在祭司身上是不是不太好啊?

  討論很快地就結束,找大家聚在一起最後也沒講多少事情,主要還是因為英雄團自己本身早就有意識到,對舞孃早有戒心,所以我們今天這個舉動,就顯得有點多餘了。

  那之後,我跟天罪回到了家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