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那些不屬於我的風景 Scene 1

雞縛靈 | 2021-06-18 20:00:08 | 巴幣 1114 | 人氣 164




  第七堂課結束的下午,高一的奈緒和綾瀨來到了社團辦公室。

  時值初春,天氣裡還殘存著冬天的餘寒,外頭的天空被烏雲給遮得陰鬱,灰暗的社團辦公室裡、空氣也彷彿縮起雙頰似地變得窒息。
  
  「那個……學姊,不好意思。」
  
  我停下整理相冊的手,看向顯得有些畏縮的兩人。
  
  「怎麼了嗎?」
  
  儘管從聽到腳步聲開始,我就已經對她們來的原因大致有底了,但我還是維持著前輩應該要有的模樣,和藹地問。
  
  兩位學妹互看了一眼後,總是比較穩重的綾瀨才接過奈緒手中的單子,下定決定地跨出腳步。
  
  綾瀨大大地吸了口氣。
  
  「對不起、我們決定要轉到管樂部了!」
  
  她們兩人朝著我深深地鞠了躬。
  
  「……」
  
  這分毫不差命中的預感甚至讓我想笑,但我知道、那絕不是可以在學妹面前展露出的表情。於是我看著那淡黃色的轉社申請單,擠出了一道再也標準不過的微笑。
  
  「我知道了,管樂部很棒呀。有空的話我也會過去拍幾張照片的。」
  
  其實她們大可以背著我就這樣轉到管樂社,畢竟轉社並不需要社長核准,但就算這樣、她們還是下定決心跟我當面說清楚。
  
  光只是這樣就已經讓我很感動了。
  
  我回答後過了幾秒,她們才終於敢抬起頭來。先是看了我一眼,再面面相覷了一會後,又再次低下了頭。
  
  「學姊,真的很對不起!」
  
  「……不會啦。選自己喜歡的社團比較重要,要在管樂部加油喔。」我揮揮手,把申請書還到她們的手裡。
  
  隨後,她們兩人就像是要從快要倒塌的廢墟裡逃離一樣,快步地離開了教室。
  
  冷硬的腳步聲在空蕩蕩的走廊裡迴響、然後遠去。
  
  我看著她們的身影消失,便帶上門、再次翻起手中的相薄。
  
  相薄的第一頁,是一張笑容幾乎快要把照片給塞滿的大合照,後頭的黑板上大大地寫著「祝!江香全國特優!」,浮誇鮮豔的字簡直像是不良少年在巷子的塗鴉。
  
  如今,這原本總是充滿喧鬧的風景裡,終於只剩下了我。
  
  我小心地抽出那張大合照,然後放到嘴裡、用犬齒輕輕咬住了一角。
  
  一使力,那本應該完美無缺的風景就這樣被撕下了一大塊。
  
  把殘片吞進嘴裡,原本滿溢嘴裡的苦澀只是一瞬間、就被繽紛的香甜給填滿。
  
  有奶油的甜膩,也有巧克力的苦澀、藍莓的酸甜,就跟那年的慶功蛋糕一模一樣。
  
  我靠在椅子上閉起眼,用盡全部感官去回憶這份滋味。
  
  
  ※
  
  
  「真的決定要停社了嗎?知本同學。」
  
  「嗯。」
  
  負責掌管社團運作的高橋老師看著我遞出的停社申請書,摘下眼鏡仔細地端倪著。
  
  「真的不考慮再努力一下嗎,這個學年也快結束了,到了下學年就有新生可以——」
  
  「我已經決定了。」
  
  看著試圖挽留的高橋老師,我堅定地說。
  
  而高橋老師用那長滿魚尾紋的小眼睛彷彿在確認算式有沒有出錯似地緊盯著我。一會,高橋老師才眨眨眼、把眼鏡給戴了回去。
  
  「好吧……我可以先幫妳簽字,不過要等到這學期結束後才會統一進行停社跟創社的工作。到時候、攝影社的運作才算正式停止。」
  
  「我知道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很可惜呀,是最近不流行了嗎?我記得攝影社之前可還是數一數二的大社,沒想到現在人會少到這種程度呀。」
  
  椅子因為高橋老師向後躺倒而吱吱呀呀地作響。據說高橋老師擔任社團指導主任已經超過十年,所以自然知道攝影社以往的風光。
  
  而這道風光,如今已經在我的手中散去。
  
  我壓抑著湧上眼眶的溫熱,只是應和高橋老師幾句後就逃了出去。
  
  外頭,刺骨的風夾雜著枝頭的冷雪迎面吹來,我靠著牆壁擦去落在臉上的濕冷,才發現裡頭混雜著幾滴眼淚。
  
  一旦發現自己壓抑不住,就真的停不下來了。
  
  淚水不受控制地從眼滾出來,即使擦去,也還是一下子就又打濕了臉頰。
  
  是的,攝影社曾經很風光。我也本以為自己能夠延續這道風光。
  
  但,我卻失敗了。是我沒能好好地經營它,才會讓它淪落到如今的模樣。當學長跟學姐一個個地畢業離開,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竟然是這麼無力。
  
  是不是如果我沒有接社長,攝影社就不會倒社了?
  
  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才會讓大家一個接著一個離開?
  
  彷彿一根燒熱的鐵桿刺進胸口,好熱、好痛。但現在卻已經沒有人能夠幫我拔出來。
  
  我蹲坐在地,只是在辦公室的大樓前、一個勁地大哭個不停。
  
  這時候,突然有道像是閃電的強光閃過、然後是一聲「喀嚓」的清響。
  
  我立刻聽出那是快門的聲音,於是抬起頭、但還沒看清楚對方是誰就立刻又被一道閃光給照得眼花繚亂。
  
  「是誰啊……!不要隨便拍人不是常識嗎!」
  
  我怕會被拍到自己哭哭啼啼的模樣。只是遮著臉、幾乎可以說是歇斯底里地朝著那個沒禮貌的傢伙大吼。
  
  「咦?這是常識嗎?」
  
  那道聲音一副狀況外地回答。聲音的主人是個女生,軟綿綿的腔調讓人想到融化的糖。
  
  「當然啊……!而且、而且妳沒看到我……!」
  
  但不管對方是男的女的還是老人小孩都無所謂,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只讓我感到一肚子氣,只是我正想要狠狠地罵她一番的時候,卻又因為哽咽而沒辦法好好地說出一句話,只能像個嬰兒一樣呻吟著。
  
  「算了、算了……隨便妳啦!妳愛怎麼拍就怎麼拍啊!」
  
  反正,我也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喔~那我就不客氣了。」對方依然用著那軟綿綿的語調回答:「能夠看到學姐這麼失態的模樣可是很稀奇的呢。」
  
  本來以為她只是說說而已,結果我一低下頭、她還真的又連續按了好幾下快門。
  
  到底在搞什麼啊……這個一點都不看場合的傢伙……
  
  被閃光洗了說不定有一捲底片後,那傢伙才終於停下快門上的手。
  
  「嗯……學姊,雖然我還是外行,但還是看得出來這樣拍不好看啦。」
  
  「這……這不是廢話嗎……!」
  
  聽她還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我已經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
  
  「嗯,所以為了拍得好看一點,學姊就不要難過啦。」說完,她好像才終於放下相機。
  
  積雪被壓陷的沙沙聲傳來,我看見從冬季裙下、一雙白皙的小腿佇立在眼前。
  
  然後,一隻小而精緻的手伸了過來。
  
  「學姊,我是一年級的朝比奈村,叫我小村就可以了。」
  
  順著那道聲音與那隻手,我抬起頭來。
  
  稍微撥開雲層的陽光探出頭來,照亮了她那半張宛如雕刻出來的漂亮臉孔,兩顆虎牙因為微笑而探出嘴唇,在久違的溫暖陽光下映著光澤。
  
  也許是被淚水給模糊了視線,我竟然一瞬間覺得那道光澤,簡直像是相機的閃光燈一樣。
  
  「知本學姊,我找妳很久了。」
  
  她說著、也不管我的意願,就用原本停在我面前的手抓住我、然後硬是把我拉了起來。
  
  那雙形狀漂亮的眼睛裡閃爍著水光,但緊握著我的手卻充滿決心與力道。
  
  她大大地做了個深呼吸,甚至讓我懷疑我會感到呼吸困難,是不是因為她把我面前的空氣都給抽走了的緣故。
  
  「學姊。」隨著一縷吐氣,那響亮的嗓音在銀白交錯的天空下迴響。
  
  「請讓我加入攝影社吧!」
  
  如果要說我現在的表情,肯定就像是被閃光燈照到的流浪貓吧。
  
  自稱是朝比奈村的學妹說完後,再次看著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本以為直到春天結束之前,這片曇空的烏雲都不會散去。
  
  但一切,卻就這樣被這道出其不意的閃光給攪亂了時程。
  
   






一個很久很久以前就想寫的百合中篇,在最近這兩個月休息期間把之前的舊稿全部打掉重寫。回頭看才覺得這真的是我很久以前的計畫之一。這篇應該會是我發表過的作品裡最溫馨的一部,前陣子被說不要發刀之後審視了一下自己之前的作品才發現有公開的幾乎一定都要死人,所以這次來點不一樣的。

不過因為還沒全部寫完,所以連載時間看我高興還不固定。

縮圖來自於【アボガド6 - 肉眼

創作回應

喵少爺
有點想要這張縮圖
2021-06-19 06:59:04
雞縛靈
文章最後有來源喔~
2021-06-19 07:05: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