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太陽上升那天(上)

祈求紅茶 | 2021-06-18 14:01:00 | 巴幣 0 | 人氣 19


優庫類盧公司──全球最大的罕見疾病研究公司,最大成就莫過於製造出太陽症的治療艙,雖不能痊癒但用於緊急時刻,要價不斐,一次十五萬效用三天。
優庫類盧公司附近的咖啡廳,等著我心愛的人。
「他來了!」
揮揮手,好讓男友看見我,今天特地穿著藍色格子連身裙,灑點迷色情人香水我們經過了半年的磨合,我想讓他在今天重新迷上我。
奔跑過來,他使用內建大長腿向我飛奔,我奮力張開雙手用力抱住你
「午安呀,詩癒。」
「等很久了嗎?剛剛路上塞車,抱歉。」
「我不會介意的,因為你過來啦!」
笑容燦爛,效果對詩癒十分顯著,你臉側一邊手搔脖子,交出左手遞給我。
「鈴……鈴槴,走吧。」
微微一笑,這種害羞模樣是愛我的表現,我用右手填滿手指縫隙,緊扣住,不放你走,我也不想離開你
是的,我們就是如此令人稱羨的情侶。
「你確定就是這裡嗎?」
五分鐘後,我們來到看似很高級但確實很高級的餐廳我們只需要乖乖坐在餐桌,服務生就會主動服侍但這種餐廳普遍很貴,我不得再三確認。
「對呀,就是這家,怎麼了嗎?」
看似輕鬆,但打開菜單那深眉緊鎖的模樣,別太勉強自己呀,詩癒。
「還是我也一起出?」
「不用啦,難得半年紀念,就讓我帥一下吧。」
輕聲嘆氣,真是的……明明是個窮人還那麼囂張。
快速翻閱,我眼神不斷在文與圖之中來回穿梭,尋找最合適的料理。
「決定了,我想吃沙朗套餐。」
翻翻菜單,詩癒大吃一驚地說。
「吃你想吃的呀,不用顧慮我。」
「可是我想吃牛排。」
嘟著嘴,這是對你最具有殺傷力招式之一,通常這招對詩癒撒嬌,就會徹底征服所以趁他動搖之際,趁勝追擊。
而且等下逛街時我還想吃甜點。」
「等等還要?」
「甜點正準備攻略我的心!」
「……那我呢?」
咇咇!
可憐巴巴看著我彷彿剛出生幼犬期待得到獎賞般,太犯規了,我這邊判一張紅牌給詩癒選手。
啊~!
「啊姆!我吃、吃不下了。」
「這泡芙很好吃,你也吃吃看。」
吃完牛排後,我們到廣場散步,鈴槴幾乎將看得到的甜點店全部買一份,然後逐一餵我,如同美食車輪戰般我能確實感到懷胎十月的辛苦,雖然我肚子裏全是食物,仍舊走得十分艱辛。
太陽發橘紅照在青藍色摩天輪,上面的人像乘坐於白雲之中隨風飄搖,鈴槴目不轉睛看著不遠處的摩天輪,像極陌生人餵食物給野貓,野貓驚恐又很想吃的模樣。
「想搭嗎?」
「不不不,我才沒有那種意思。」
撇開眼睛,可誘惑還是輸給意志,鈴槴偷瞄一眼,我已經看出妳的想法,就稍微調戲一下吧
「那我不去買票囉。」
欸!
緊嗚嘴巴,妳發現自己說溜嘴,考慮一會後,放棄掙扎,比著摩天輪說「我可是陪你搭的喔。」的態度,彷彿急著去新世界探險,反而催促我去買票。
「那我先去買票。」
「有什麼好笑的。」
「你很可愛呀。」
害羞傲嬌,心頭一熱使我更加確定自己,是真心愛著這位女孩,我會一直把妳保護好。
我在心中如此許願。
月照暮光,黑幕降臨待在摩天輪最高點之處,我趁著妳趴在窗台眺望海洋上的太陽落下去的瞬間,從背包中拿出糖果將其吞下,這一切來的迅速,不被鈴槴發現。
「詩癒你看,星星出現了。」
「星星呀……」
「怎麼了嗎?」
轉過頭,我的感嘆影響了鈴槴,於是追問,這件事其實也沒好說的,多說多悲傷罷了,索性換個話題,避免再次追問。
我指著北方那個最耀眼的星。
「沒事啦,只是想到我失落時,就會用北極星來想妳,妳就像北極星指引我方向,讓我不曾迷路。」
「什、什麼啦,亂說一通。」
臉漲紅,鈴槴摀著臉邊搥打我胸口,我擁抱來回應,對上眼,青雲之上星空見證,蓋上愛情印章。
商店燈一盞盞熄掉,詩癒輕拂我臉龐,即使依依不捨,仍須返家。
「路上小心。」
「掰掰!」
將我送上公車,在你的注視下,引擎發動駛離月台,車漸遠我已看不到你,有點孤單,在第三站下了車。
寶貝這裡。」
一下車,前方身穿格子襯衫搭牛仔短褲,打扮整齊的大叔向我揮手,我逕至坐上那已打開好的車門,讓大叔將我帶走。
「寶貝今天過得還開心嗎?」
「當然開心,今天吃了大餐,還一起搭摩天輪看星星。」
「摩天輪?他要是敢做出奇怪的舉動跟我說,我把他給宰了。」
「太過分了,爸爸。」
有時覺得爸爸過於偏激,那些不懷好意靠近我的陌生人,一律先恐嚇對方,這時通常會把人嚇跑。
但這次著實把我嚇壞,不但沒恐嚇還沒干預,難道我爸爸變奇怪了?
「爸爸,為什麼你好像很信任詩癒?」
轉頭一看,那是充滿愛的眼神。
「我當然有事先調查他,要不然怎麼放心。」
「那爸爸你覺得他如何?」
「獨立生活與家庭決裂,但同時兼差好幾份工,問了幾個他的同事,都說他人品不錯,還有他志向遠大,應該是個值得信任的對象。」
「難得爸爸如此評價一個外人。」
「最重要的還不是你主動裝窮去接近詩癒嗎?」
當我大一剛進畫室時,教授就派詩癒來教導我,那雙猝不及防大眼睛緊貼我,讓我心跳亂竄,往後幾天不知不覺中想起他,我想我戀愛了。
家裡開工廠,每天爸爸開名車載我上下學,為了接近他但避免身分差距而有距離感。
於是我開始嘗試搭公車上下學,每天總能在公車上遇到詩癒,再用畫畫技巧的話題,藉此拉近彼此距離,一個月後隨便找個理由,跟他約會,幾次下來,我們訊息來往頻繁,節日時送個禮物,偶爾偷偷勾手,終於在七夕時成為情侶。
這段時間當中,我學會如何吃路邊攤,也會跟詩癒平分帳單,無論如何,我就是不想被他疏離。
寧靜,當爸爸提起這件事,意識到家規是不準欺騙他人,害怕被罵,不安摳起手指。
深深吸一口氣,為打破尷尬,像做好事先準備般,爸爸露出尖銳眼神。
「爸爸勸妳不要再隱瞞。」
遲疑,我接著回答。
「時間還早,現在才半年,沒有必要說。」
「等到他發現,就太晚了,你有想過被人欺騙的感覺嗎?」
沉寂,僅剩汽車聲,還有我的心跳聲,錯過能跟詩癒坦白的時間點,事到如今我也不知該如何說起。
「算了,已經到家,先去休息吧。」
頃刻,爸爸將車開進車庫停下我離開尷尬車內,按下電梯,只想快速回到房間,我不願再多想這件事。
「寶貝,我認真地跟妳說,我能感覺到他可不是妳所想像虛假的人。」
電梯關門前,爸爸很嚴肅和我討論。
「這些我都知道……」
雖然我知道他不會因此離開,但就是會怕,隱約之中還是會怕那麼一丁點的可能性
在蹲在電梯裡苦惱,不知如何是好。
「東邊海域在今早已經形成一個中度颱風,預計後天會進入台灣,請民眾做好防颱準備,接下來將交還給棚內主播……」
隔天一早起床,從房間到二樓客廳時,電視裡播報颱風消息,我想著如果放颱風假要去哪玩,一邊坐在餐桌旁等待雙親一起用餐。
答答答!
下樓腳步聲,逐漸變大,我看向從臥房下樓的爸爸,畏懼地跟他說聲早安。
「早、早上好。」
遲疑一下,用種羞愧的表情向我說。
「寶貝啊,抱歉昨天對妳兇。」
「嗯,我沒事的。」
低著頭,不想讓爸爸看到我的懦弱。
「你們父女倆又怎麼啦。」
從廚房出來,媽媽端著一盤菜,好奇問我和爸爸的事。
「沒事啦老婆,就跟寶貝討論詩癒,然後一不小心就對寶貝兇。」
「不行喔老公,不是跟妳說要支持女兒的愛情嗎,小心又嚇跑人家。」
「還沒啦,我還沒去找詩癒。」
「這樣不行,要等女兒帶回來,之前不是這樣對你說嗎?難道現在要反悔了?」
「對……對不起,我不會做任何事了。」
在媽媽壓力下,雖說不曉得爸爸道歉了什麼事,但暫時不會有任何干預了。
「女兒啊,我跟妳說,如果詩癒他做出對不起妳的事,沒關係盡量對我們哭訴,我會讓他瞭解生不了小孩的痛感。」
手握拳,媽媽像掐緊東西般,看見爸爸臉色不安掛著恐懼並護緊下面。
我草草進食,盡快吃完早餐後,為了守護男友,以最快速度逃離邪惡父母。
「我先去搭車了,掰掰。」
「「好,路上小心。」」
我覺得這邊這麼改,應該會比較好。」
學長不要,吼不要亂改人家的設計啦。」
一隻手突然出現,阻止我下筆。
一個不留神我的壞習慣又出現,我急忙跟學弟道歉。
「抱歉抱歉,一時沒注意就直接上手了。」
沒關係啦,學長。我相信學長你的設計能力,但我是想自己努力修改啦,真的抱歉。」
「沒事啦,是我比較抱歉,那你想要怎麼修正,我會建議從這邊開始做調整……」
「詩癒,吃午飯了喔!」
「鈴槴妳來了嗎,抱歉我都沒注意到。
突然出現的聲音,原來是幫忙帶便當的鈴槴,出現在我身後
「都快一點了還不吃飯,等等又餓肚子上課。」
「哈哈,謝謝妳啦,鈴槴。」
開懷大笑,我將礙眼的學弟趕走起身接過便當打開,菜色全是我喜歡吃的,忍不住以神速偷親鈴槴臉頰,表示感謝。
「對了詩癒,你今天是不是要去醫院呀。」
吃到一半,妳不太在意地發問。
「對呀,我要去探老友的病,妳想去嗎?」
「不用吧,我應該不認識,那就算了。」
不用也好,現在我……反正我還沒有勇氣來對妳說出事實。
心壓抑著,在我糾結時,鈴槴繼續追問。
「很嚴重嗎?」
「蠻嚴重吧,但我偶爾過去而已。」
「那也不錯了!我小時候住院時,根本就沒半個人來呀。」
嘟著嘴,不滿的抱怨,真的好可愛, 像我這種人,好像不該阻撓著……不應該一直不放手才對
「你有在聽嗎?詩癒。」
「抱歉抱歉,剛剛說到哪裡了?」
「剛剛說到……」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好了!上課了呢。」
好香,鈴槴突然起身抱我,低頭輕撫我後背跟我說。
「那明天在聊,反正明天有的是時間。」
等等我下課就去醫院喔。」
輕吻額頭,我含情脈脈突然鈴槴主動吻上來,交纏一會,依依不捨離開
「明天見,掰掰。」
「掰掰。」
下課去趟醫院後,就直接回家,其實醫院裡沒有要探病的人,我是必須去,並非是需要去,而這必要的理由讓我害怕,害怕她因此和我分開。
可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想我們應該要分手不可,要不然結果……對我們而言會是毀滅的
隧道裡的黑暗,即使害怕也要想辦法走完全程,我打開電視,讓聲音驅走恐懼,自己才得以沉澱幾分
在東邊海域今早五點形成中度颱風,預計後天會進入台灣,請民眾做好防颱準備,接下來看衛星雲圖,颱風帶起西南氣流,我們預計颱風離開後會連下至少五天的雨,請太陽症的朋友請記得……」
加倍鬱悶,我明白選擇隱瞞,只會對兩人關係產生破裂,可是我說不出來,就是說不出口……
我們才交往半年,她和我相同生活環境,一樣的沒錢,我怎麼忍心讓鈴槴去負擔我所不能承擔的事。
事到如此,我更願意獨自承受後果,寧可孤獨、寧願死亡,我不想拖我最愛的人,渾這惡水。
對不起,玲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