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This Broken World》EP.26—作戰概要

ReN | 2021-06-18 12:57:04 | 巴幣 106 | 人氣 66



<>

  「這便是我們這次的作戰概要。」
  
  在一間關掉了燈光、只靠全息投影的光芒作為主要光源的昏暗房間之中,身穿頗具莊嚴氣息的黑色西裝的黑羽正手持著輕薄的遙控器站立在台前。

  跟往常的裝扮不同,黑羽這次身穿的服裝依舊以黑色西裝為主,只是不論是內裡的襯衫、外套的款式,還是整體的設計均有所不同。

  這是按照黑羽的個人要求,以舊式的裝束為基礎重新設計的服裝。由於是兼具戰鬥和公開場合兩方面的用途,因此就連用料等細微的細節也受到重視,採用了輕薄卻具有足夠強度的防禦物料。

  黑羽按下手上的平板遙控器,投影在黑羽身旁的全息投影瞬間切換了畫面。

  「正如各位所知曉,國家群之間不時會爆發邊境衝突。由於這些衝突都是發生在較弱小的國家中,所以即使蒙受了一定程度的損害也能夠維持國家群之間的軍事力量平衡。」

  「可是,」黑羽繼續說:「在五個月前,自由聯邦與歐協聯之間爆發的一場邊境衝突,卻成為可能打破兩國之間平衡的突破口。」

  黑羽按下平板遙控器的按鈕,一幅地圖隨即顯示在全息投影的螢幕上。

  那是一幅以自由聯邦及歐協聯兩國之間的境界線相交點為中心的地圖。憑藉地圖上的線條能夠看出在該地沒有任何高聳的山峰,亦沒有茂盛的樹林,只剩下一塊遭戰爭摧殘的土地。

  「『次級生活圈』嗎?」

  如此問道的是一頭紅棕色短髮,手托著下巴的洛德。

  他身穿藍色的強化服,在外層披上了一件棕色的大衣。

  少年兵通常都不會使用強化服,因為強化服本來就是以他們的戰鬥數據為基礎,同時將性能調節成一般人都能駕馭的戰鬥服,換言之就是劣化版的類少年兵的能力增幅器。

  對於少年兵而言,這種東西別說幫上忙,更可能會因強化服限制了自身能力而幫倒忙。

  可是現實卻是洛德的確穿上了強化服,而且比起一般的強化服,洛德使用的款式安裝了更多的強化骨骼,同時亦用上了實驗性質的技術。因應洛德的要求,這款強化服更解除了安全系統,能夠無視使用者安危作出超脫常人想象的動作。因此不可將常規的強化服的常識應用在洛德身穿的強化服身上。

  面對洛德的提問,黑羽默默地點頭回應。

  「那也難怪這場衝突能夠維持那麼久了。」洛德恍然大悟地喃喃道。

  所謂的「次級生活圈」,簡單來說就是不論是物資的供給、稅收的比重、經濟的繁榮,還是人民的生活都比不起大城市的生活區。

  為了快速重振國家的經濟,同時處理因戰爭所導致的資源不足、以及國家體系的崩解,自由聯邦在當時提倡將不同地區的重建次序以當地的價值作為基準,分開了優先度。

  比方說,作為自由聯邦的絕對核心國,美國的新首都紐約便是最優先被重建的城市。不論是糧食的供應還是經濟的重振都以紐約為先。

  被歸類為次級的人民生活領域則是與之截然相反。無論是糧食、物資、生活水平、經濟,都被自由聯邦以「該區域對國家的整體貢獻度不大」為由而被無視,只被提供了能維持生活的最低支援。

  美國或者其他自由聯邦中的強國依然能像往時屹立不倒,背後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為這些地區被不合理剝削才成立的假象。假如沒有這些「次級生活圈」作為被剝削的對象,不論是自由聯邦的哪個國家都不可能重振雄風。

  然而,也正是因為「次級生活圈」在自由聯邦中不甚被重視,才會形成了能被他國進犯的破綻。

  「次級生活圈」當然也佈置了兵力。畢竟是國境,要是連最低程度的軍力都沒有就等同於跟他國表示「快來入侵」一樣。

  可是,在人口和資源都因戰爭而大幅削減的現在,自由聯邦能夠調動的資源已不像以前能夠隨心所欲。這也是為何邊境地區經常爆發衝突。

  因為佈置在該地的兵力薄弱,同時自由聯邦亦要防範其他更為重要的地區遭到侵犯,因此爆發衝突的往往都是些沒有抵抗力的地區。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曉這點,畢竟在軍中待了這麼長時間,這點程度的知識還是有的。

  「可是,為何這次卻被上頭如此重視?」

  一隻白晢纖細的手臂突然在洛德身後舉起。

  黑羽抬頭一望,這次是來自隊上的狙擊手--艾米莉亞的提問。

  純正的金髮被以熟練的手法接連紮到後方,形成一道道美麗的髮辮,同時將及背的長髮放下來。

  格外用心的髮型配上本來端正美麗的容貌,艾米莉亞身上穿著的純白色襯衫以及紅色短裙,配合上過膝的黑色長靴,以上的打扮均使艾米莉亞的優雅氣息更為出格。

  「確實邊境衝突能夠持續五個月之久是非常罕見的事態,不過也只限於此罷了。在資料中,歐協聯的軍隊在近半年來都只作出試探性的攻擊,沒有表露出想要攻陷那裡的想法。既然如此,可必現在才派兵進行鎮壓?」

  在此前黑羽早將此次作戰的相關資訊發送給各人,不過那是在不足一小時之前。

  僅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便對資料進行分析,同時對戰局加以解讀,真不愧是艾米莉亞。黑羽在心裡感嘆道。

  同樣的問題黑羽也有思考過。只是,答案其實非常簡單,簡單得要是不仔細思考便會將之忽略的程度。

  「恐怕上層是打算將這次的衝突視為一個機會吧。」

  「機會……?」艾米莉亞不解地歪頭。

  「即使這座城市被攻陷也沒有關係,只要調動附近城市的兵力便能夠圍剿他們,奪回領土。反正只是一座沒有任何戰略價值的城市,對方想要便由得他吧。這便是軍隊一直以來的盤算。」

  「既然能夠輕易奪回,同時反咬對方一口,那為何現在卻要增加駐守的兵力?」

  「那是因為歐協聯也打著同樣的盤算。」黑羽舉起食指說明道:「對方也不笨。明知這座城市沒有任何價值,卻又頻頻出兵攻打,偏偏在有機會攻陷時卻又收手。這樣的模式是近半年來歐協聯的攻擊模式。」

  「你其實才剛親口說出答案來了,艾米莉亞。」黑羽一臉壞笑地說。

  「……對方是在藉由來回數次的試探攻勢,藉此得知自由聯邦會對此作何反應,同時駐守在周遭城市的軍隊對此又會怎麼應對?」
  
  「沒錯。」黑羽滿意的點點頭,接著說:「歐協聯是在試探著什麼規模的攻勢才會使周遭城市的軍力有所調動。一旦弄清了這點,恐怕對方便會毫不猶豫地攻下來吧。」

  「因為是『次級生活圈』,即使被攻陷也不成問題。不過問題是,一旦邊境的『次級生活圈』被攻下,歐協聯便會增加駐守在那裡的兵力,同時接連吞併旁邊的城市,直至將自由聯邦的境界線包圍……」

  「『次級生活圈』的兵力本來就薄弱,要是真被攻陷的話則需要從發達城市調動正規軍。這麼一來對方便有機可乘,一舉入侵首都。」

  「所以為了防範這樣的事態,才在這時加強兵力。」

  艾米莉亞不由得對黑羽的才智與洞察力感到佩服。

  「五個月時間已經足夠模清自由聯邦的一切。所以上層才將計就計,在這時暗地裡加強兵力,待敵人來犯時再一舉將戰線推回到歐協聯的領土中。」黑羽補充說。

  「這就是黑羽你所說的機會了吧。」

  在兩人的對話才剛結束時,一道男性的嗓音突然從房間上方的擴音器傳來。

  『本機即將抵達目的地,請各位乘客作好降落的準備。』

  黑羽一行人現在並非身處位於軍事基地的據點,而是在一架大型的軍用運輸機中。

  這架運輸機的目的地便是黑羽提及到的邊境衝突地區。換句話說,才剛開完作戰會議,連沉澱資訊的空檔也沒有,黑羽等人便要馬上踏入戰區。

  「大家都聽到了廣播了吧?收拾好各自的行李。要是遺漏了什麼,那你就別妄想能夠尋回了。」

  「是說,我們根本沒有行李吧?畢竟跟其他人不同,我們(少年兵)本身就是武器了,要攜帶的根本不多。」

  吐嘈黑羽的是一頭淺粉色頭髮,手上正頻頻敲打著平板的稚嫩少女萊拉。

  一如往常地,她表現山一般跟我無關的態度,彷彿從會議一開始便沒有在聽一樣。
  
  身穿著輕薄的外套和背心,穿著極短熱褲的雙腿正盤踞在座位上。那雙碧綠色的瞳孔即使在與黑羽對話的中途也沒有從手上的平板中移開。

  臉上罕有地戴著一副黑色眼鏡。這並非是防藍光眼鏡,而是能在鏡片中顯示各項資料和數據,在萊拉進行電子戰時提供輔助的道具。

  「我的行李……只有這把劍……」

  像是為了附和萊拉一樣,平常都沉默寡言的賽恩突然如此一說。似乎是緩和黑羽心裡的尷尬。

  身穿灰色大衣,穿著鐵製長靴的賽恩雙手抱緊懷中的太刀,有如寶物一般對待。

  賽恩身披的灰色大衣乍看之下只是一件平平無奇的外套,實際上卻具有堅韌的防禦力,普通的子彈和刀刃在這件外套面前均發揮不了長處。在大衣之下賽恩還穿著了一件黑色的無袖恤衫,不然只披著大衣感覺不怎舒適。

  「好的謝謝你的回應。」

  只見在經過萊拉一番直白的回應後,黑羽似乎也不怎麼想再延續關於行李的話題,只好適當地敷衍過去。

  「隊長,時間差不多了。建議現在先到艙門那邊集合,不然待會可能會非常擠迫。」

  任由閃爍著銀光的銀髮隨意擺放在背後,史黛娜確認現在的時間並向黑羽進言。

  史黛娜的裝束與其說是衣服,倒不如說是內衣還比較適合。這麼說的原因是跟房間內的其他人不同,史黛娜只穿著一件緊緊包裹著身驅、能夠充分顯露肉體線條的黑色緊身衣。這樣的裝扮從男性的角度來看十分煽情,至少黑羽十分希望她能夠在外面披上一件外套,不然自己的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擺了。

  只是,史黛娜也絕非只是想要吸引異性的眼球才如此穿著。

  史黛娜身穿的黑色緊身衣能夠讓布料緊貼著皮膚。由於跟變色龍相約的隱身的能力需要將肌膚暴露在外才能使用,因此若要使用能力史黛娜便必須變得一絲不掛,就好比以前跟黑羽比試時一樣。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開發部的研究員特地全新設計了一種新型戰鬥服,那便是史黛娜身上的緊身衣。

  緊身衣的布料分為多層設計,在細節部位亦使用上了科技的結晶。即使看上去不透光的衣服緊緊包裹著肉體,仍能讓肌膚與外界的光線接觸,成功發動隱身的能力。

  「好的。」

  為了隱瞞自己心裡對於史黛娜的裝扮所感到的動搖,黑羽故作平靜地回應。

  「對於我們(無色)而言,如此大規模的公開作戰是前所未有的,更別提要在正式的指揮系統下作戰了。」

  黑羽在離開房間前跟眾人說道。

  「不過我們早已經歷過比這更殘酷的戰場了。我知道這十分老土,可是還是容我一說吧。」

  黑羽裝作咳嗽幾聲,整頓好心裡的思緒,然後露出了嚴峻的表情說:

  「別死了。」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在破碎的世界中, 人命開始有了貴賤之分, 這悲愴的代入感真的有感受到[e21]
2021-06-18 19:48:23
ReN
接下來打算慢慢擴張世界觀,所以也可能會出現其他國家的設定,這方面也敬請期待www
2021-06-19 20:54: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