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三四

黑霧 | 2021-06-18 09:22:17 | 巴幣 6 | 人氣 44


  「改造肢體來增強戰力,理由自然是狀況危險到非得以那種方式來支援吧?畢竟『未知』不能讓『甲冑少女』死亡。」美妮總算瞭解來龍去脈,確實從現在的「第一城」看來,如果有如此大量的敵人存在於地底,那確實是九死一生的狀況。

  「不過改造是改造成怎樣?像『未知』這種非固態生物,是要變成八爪魚那種觸鬚嗎?藍蝶使用的是長鞭,感覺很有可能呢……」美妮試著在腦海裡想像那副光景,幸好的是她對獵奇方面的抗性挺高,畢竟她可是在現實中砍殺了不少人,血肉橫飛的場面在她認知中遠比怪異來得更悚然。

  「不,類型不同也不能這樣比較吧?」美妮以這個疑問作為思緒的終點,當下比起想像藍蝶的狀況,又或者與「未知」爭論所謂「健全」的定義問題,她得把話題導回到現實的層面上,始終她就是為了尋找讓藍蝶恢復的辦法才跟「未知」挑起這個話題。

  「狀況我明白了,『融合』可能導致身體改變。那麼我要確認一件事,藍蝶當前被改造的身體,是不是『融合』的一部份?還是單純為了保障她的生命安全而做的改變?」

  「肯定,這是成為全新存在的過程。」

  「即是說與你們『融合』的話,就會失去人類的所有部份嗎?我沒看過你真實的外貌,但應該是非固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史萊姆,或者用現實一點的比喻……未凝結的果凍?」

  「未知」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不知道是在思考那些名詞,還是糾結於「融合」的結果,過了一會後才回答:「否定,全新存在沒有任何可以預期的結果。」

  「看來反覆提問近似的內容也不會得到更多資訊了,還是別浪費時間試探了吧。」美妮在心中打定主意,決定直接切入這次對話的重點:「好吧,那麼這個過程是可逆的嗎?更準確來說,能否讓藍蝶恢復成本來的模樣——我指人類本身的手腳。」

  「無法肯定或否定。」這次「未知」回答得非常果決,簡單來說就是不需思考。

  「還真是意料外的回答……」美妮做好了最壞打算,也就是這個改變是不可逆的,而她當然也針對那個狀況想好了要如何「要脅」對方,但實際得到的是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唯有繼續詢問下去:「請清楚解釋這是什麼意思,理論上來說,只有做到或者做不到吧?」

  「身體改造視乎當事人的意願,在得不到妳們的同意下,我等無法進行任何物理性的改良。」

  「這算推卸責任嗎?話說回來,治療的部份就不算了?斷肢的接駁也近似吧?」

  「我等不認為改良肉體達至更完美的狀態有何責任可言。至於治療的部份,那只是激發妳們身體本身的潛能,這些能力之所以受限是因為存在著相當大的風險,不過只要我們加以管理這部份的話即能安心使用。」

  「嗯……之前在那個意識世界裡確實聽過這種說法,換言之這應該不是在應付我而是回答事實吧。」美妮輕吁了一口氣,她其實最怕的是「未知」的回應不盡不實,而她在這種意識的交流中很難從對方的反應判斷真偽,「好吧,不管責任問題,那既然改造身體需要我們的同意,換言之只要藍蝶同意的話,你們是否能夠改造回去?」

  美妮這一個提案,其實就是面對最壞狀況時打算提出的要求,假若改造身體是不可逆的,那麼重新把藍蝶的肉體改造為人類應有的模樣即可,當然這個前提是「未知」可以任意改造「甲冑少女」的身體。

  「肯定,只要連接到符合改良身體條件的深度,加上本人強烈的意念,身體就會產生變化。」

  「很好。」美妮這時候總算能夠鬆一口氣,得到「未知」如此直白的解答可謂十分好的成果了,不過她還不至於這樣就完全放心,趕緊追問確認其他潛藏的風險:「這個改造應該沒有時限問題吧?例如過了多久之後就無法變回來?」

  「否定,結果全賴『融合』的意志,只要妳對『人類』外形的意念足夠堅定,則會重新塑造成『人類』應有的模樣。」

  「也就是說全看藍蝶自己了嗎?不過人類應有的模樣,那應該是怎樣的模樣呢……」美妮不禁有點擔心會發生外表看起來一樣,但骨子裡的構造卻改變了的狀況,但她對此也無法奢求更多了,正如她所想,接下來就真的只能看藍蝶自己的造化,「當初我的身體沒有出現改變,也許就是拜這所賜,堅定地做自己吧?」

  「那麼,本次對話已經完全滿足妳的欲求了嗎,黑刀?」「未知」的語氣總是像機器一般沒有起伏,不過憑這樣的主動提問,或許已經是最大程度地表達了不滿。

  「嗯,可以了,畢竟這是為了我的精神健康著想吧。」美妮還不會無賴到繼續提出新的要求,「等會我與藍蝶接觸時,就拜託你的同伴了。」

  「瞭解。」

  「啊,慢著,最後再確認一件事。」

  「未知」本來已經要切斷這次交流,聽到美妮「又來了」,沒有立即給出反應,而是像刻意抗議一般慢了幾拍才說:「什麼事?」

  「別生氣嘛,我知道這次交流是『特例』,這屬於特殊狀況,所以我答應你之後不會再以這種方式找你。」

  「套用人類的說法,希望這不是空頭支票。」

  「突然也太人性化了吧。」美妮試圖緩和氣氛,「好啦好啦,總之我想確認的是,就算不建立這種能夠互動的交流,只是單方向的話,只要我集中去想應該能傳達給你的吧?」

  「無法肯定或者否定,得視乎連接的狀況。」

  「這樣啊……好吧,那麼這次真的結束對話了。」美妮心裡其實覺得這個反應就有不盡不實的嫌疑,一般來說「未知」應該會至少解釋為了能夠傳遞訊息所需要的大概狀況,不過對方既然不願意,她也無謂強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