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39章 閣樓

知閒言炎 | 2021-06-17 08:00:03 | 巴幣 10 | 人氣 120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憲兵隊裡,弘爺、阿偉的第一天並不好受,白天挨了一頓狠揍,兩人現正躺在醫護室裡休養。落單的小玲,被降階為兵後,隻身處在全是羅漢腳的軍隊裡,格外醒目;好在老瓦護著,隊部暫時沒人敢對她有輕蔑之舉。晚上,老瓦以擔心隊部虎狼之兵騷擾為由,將她帶回馬場町的小閣樓安置。

「這兩天委屈妳一點,暫時先住我這兒吧。」說完,老瓦從櫃子裡取出一瓶洋酒和兩支玻璃品酒杯。「天冷喝點酒,暖暖身子。」邊說邊把酒杯斟滿。

小玲服役這些年,參加過不少餐敘,和長官們敬酒這事司空見慣,只見她熟練地舉起酒杯,向老瓦致了個意後,隨即把酒一口乾了!老瓦讓小玲一飲而盡的舉動給鎮住了,沒料到她竟如此豪爽!

老瓦勸道:「這......這是白蘭地呀,我好不容易才從上海帶回來,自己都捨不得喝呢,妳大可不必乾得那麼痛快!」

小玲尷尬表示:「不好意思,剛確實喝得有點急!」原本還有些焦慮不安的她,沒想到這酒喝下去後令她感到放鬆,心情漸漸變得愉悅起來!於是舉起酒杯,略顯羞澀的問道:「那個......酒能不能再來一杯,今天心情很煩,想喝醉!」

老瓦也樂得開心,因為平常都是獨自小酌,今晚難得有酒伴,馬上幫小玲把酒斟滿;兩人就這樣再續了幾杯,沒多久功夫,竟把那瓶白蘭地給清空了!

這酒的後勁很強,起先小玲還只是感覺微醺,但沒過多久整個人就茫了,直接倒在床鋪上昏睡過去!

老瓦熬了這麼些日子,可總算逮到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春宵一刻,千金難換!

再三確認小玲已不勝酒力而昏睡過去,老瓦的狼性再也無法禁錮,按耐不住的雙手,急切地將她身上那件中山裝的五枚扣子全解開!瞧她那殘破的襯衣底下,依稀可見的誘人鎖骨和那吹彈可破的肌膚;再掀開襯衣,瞅著那對微微隆起的胸線,隨著喘息聲起起伏伏!

老瓦把臉貼在小玲的胸口,先狠狠吸上兩口,讚道:「這就是女人的味兒!」就在他欲往禁忌之地探索時,呈現亢奮狀態的他突然打了一個哆嗦,緊接著整個人站了起來;低頭望了一眼褲襠,只見他將硬不硬的那話兒早已洩了滿褲底!

老瓦垂頭喪氣的坐在床尾,握拳搥了又搥自己的大腿,心底是幾百萬個感慨與無奈!再回頭看著上身半裸的小玲,依然躺在床上昏睡;恢復聖人模式的他,只好過去幫她蓋上被子,然後獨自來到窗邊,點了支菸,權當完事。

稍晚,老瓦更換衣褲時,得見他那精壯、結實的身軀,卻渾身傷痕累累、滿目瘡痍!刀疤、槍疤、火疤俱全,那是他半生戎馬所換得的印記。當年他在"76號"受盡各種凌虐與折磨,下體不幸遭到永久性傷害,自此雄風盡失,男女苟且之事再也無能為力!

翌日。一夜宿醉的小玲,早上醒來後是頭痛欲裂,同時還發現自己竟衣衫不整,嚇得立馬坐醒,並四處找尋自己的衣物!原以為自己遭老瓦侵犯,卻見他趴在一旁書桌上,伏案而睡!於是她轉念一想:要是他都得逞了,沒道理還趴桌子睡,應該是直接躺在旁邊才對,難不成這個時代的男人都這樣耿直?

稍晚,兩人離開閣樓,老瓦開車載小玲一同返回隊部。一路上,老瓦主動跟小玲解釋他昨晚並無輕薄之舉,脫去上衣,無非是為了幫她檢查傷勢和上藥,甚至還辯稱:「咱們在外頭過了一宿,你我的關係也算坐實了,今後不會有人敢再動妳一根寒毛!」

小玲對他這套欲蓋彌彰的說詞不以為然,同時也對他那副恬不知恥的嘴臉感到無比厭惡;他嘴裡到底在說些什麼,壓根就不想再多聽半句!

回到隊部,小玲第一件事就是去醫務室探視弘爺和阿偉,但兩人一早又讓狄隊帶去停車場了!

狄隊愁了一晚上,不知該如何安置他們三人。隊部空間有限,加上後續還有新到的兵員等著安置,實在騰不出其他房間給他們;要是安排去和其他兵士們同寢,就怕他們會三不五時往醫務室裡送!後來弘爺提議,他們可以睡車上,於是狄隊才將兩人帶來停車場。

「睡車上,這可是你們自己說的;到時邢科長怪罪下來,可別賴我唷!」狄隊告誡完後便轉身離開。

弘爺和阿偉才懶得搭理他,帶著傷,自顧自的整理車裡車外。

經過他倆一早上的忙活,散亂一地的物資很快就歸置完畢。再盤點一遍頭盔、特戰靴、戰術背心等等這類單兵裝備,數量還能配備一個班有餘;只可惜武器的部分全讓憲兵繳去,否則,憑他們倆再加上小玲,三人登上雲豹,再從這裡殺出去,也不是不可能!

弘爺和阿偉一看到小玲回來了,興奮地上前去問候她昨晚去哪了?過得如何?但小玲卻含糊其詞,語帶保留的回道:「有大腳怪在,一切平安。」

接著她拾起車裡一件迷彩服,發現上頭還繡著原主人的姓名,便問道:「這些都是從兵營裡帶回來的嗎?」

「正確來說,是被那群憲兵搜刮回來的。」阿偉回道。

小玲又問:「那......弘爺,你那一車的人呢?」

弘爺沒答話,阿偉幫他回道:「沒看到,我們回到南機場時,車裡的遺體早就讓人清走了!」

隨後,三人一起將繡有姓名的迷彩服收集起來並整齊疊好,再把頭盔、褲子、靴子這些湊齊11套,充作臨時的衣冠塚,然後雙手合十拜了拜,再將這些衣褲裝備收進車艙內,妥善安放。

「如果人帶不回去,至少要把他們的衣服帶走,好給家屬一個交代!」弘爺語帶哽咽地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